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一部分 第15節:第二十七夜 合唱團(8)  
   
第一部分 第15節:第二十七夜 合唱團(8)

紀顏看了看我,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要上去了,雖然我是極不情願的。

我們幾乎是摸索著上去的,三樓的排練室果然亮著燈,里面還有歌聲。走進去一看,居然有兩個人。

一個是那個叫遙遙的女孩子,另外一個,就是呂綠。她們仿佛根本不對我們的到來感到吃驚。

“我知道你還會再來的。”呂綠望著紀顏笑道,和白天不同,完全沒有那種青澀感,仿佛變了個人。旁邊的遙遙也只是笑著站在那里不說話。

“你到底是誰?”紀顏厲聲問道。

“沒必要這麼凶,反正姐姐已經回來了,該死的,都死了。”呂綠口氣平穩,清脆的聲音在排練室回蕩。

“你才是風鈴的弟弟?”我也驚訝,不是弟弟麼?呂綠笑了笑,把衣服脫去,他居然是男的,但就算男扮女裝,他現在也30多歲了啊。

“巨大的悲痛或者刺激,可以使人停止生長,連聲帶也不會變化。”呂綠仿佛知道我想什麼,依舊笑著解釋。

“我不過是按照姐姐的意願做罷了。我和姐姐既要複仇,讓那些人知道喪失親人的滋味,同樣,姐姐也要再次回來,不過,姐姐需要一個身體,所以她才托夢給那個女人。”我看了看遙遙,她和白天時相比好像有了些變化,似乎更漂亮了。

“你知道到底是誰把姐姐和那個男人的事傳出去的麼?就是那個遙遙的母親,還真是恬不知恥啊,嫉妒使她出賣了最好的朋友。她給女兒服下的藥都是按照夢中姐姐告知的方法去配的,她天真地以為姐姐原諒了她,其實只是她的女兒最適合做容器罷了。”我和紀顏都駭然無語,沒有比把親人之間變成漠然路人更好的報複辦法了,簡直生不如死。

“我很奇怪,下午的時候你似乎就看出了我來。”呂綠終于換了種表情。

“手表,當我問你時間的時候,你的手表是塊男式手表,或許你自己也沒察覺?當時我心里也只是有點不解,但沒有多想。還有,顧鵬是被你利用了吧?”

“是,我告訴他,那火是凌水源放的。他居然輕易地相信了,30多歲的人居然這麼沖動,于是他答應和我聯手,我要報複那幾個人的後代,而他對能殺死凌水源的女兒也十分高興。整個的排練室都安排成了巨大的咒陣,只要我願意,踏入這里的人,都可以被殺死。不過沒必要,平息了姐姐的怨氣,我就可以讓她再次回到這世界上,我可以帶著她去一個沒有人的地方隱居起來。”呂綠驕傲地敘述著,說到後面,他的眼睛居然冒著興奮的光,仿佛看見了美好的未來。

“其實,那場火是你放的吧?”紀顏繼續平靜地說,“我問過當年的人,有人看見一個孩子從排練室慌張地跑出來,隨後,排練室燃起了大火,門被人封死了。”呂綠不說話了,面部開始猙獰了起來。

“唱完這首歌,姐姐就會回來了,我的一切也算沒白費。”呂綠不理會我們,繼續和遙遙一起唱歌。歌正是今天錄音機里放的那首。

“帷幕已經拉開,一個接著一個,美麗的姑娘在風中舞蹈,卻無法唱出歌來。當白色變成紅色,公主沉默了。粉碎了的心刺穿了我的咽喉,望著你我無力說愛。我期待,像鳥兒一樣,馳騁在天空。從天國飛下,再次回到這世上,把你我的手,永遠連在一起。”歌聲完了,遙遙茫然地望著前面,忽然哇地哭了一聲。偌大的排練室忽然響起了一聲很沉重的女性的歎息。呂綠大驚,抬起頭來大喊道:“姐姐!姐姐!你在麼?”但回應他的不過是回聲而已,反觀遙遙,她正一臉疑惑地望著四周,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別喊了,你姐姐回不來了,死去的人本就不該再回到這世上。”紀顏說。呂綠憤怒地走過來,他本來俊秀的五官已經完全扭曲了。

“你到底做了什麼?”他企圖去抓紀顏的衣領,但紀顏輕松地躲開了。

“你在排練室設下咒陣,你就成了踏入這里的女生的死神。你想讓她們怎麼死,她們就如同木偶一樣按照你的劇本去死。而你則想把這些推到二十年前被燒死的那些人身上。你和你姐姐導演了一場好戲。可惜,當我第一次踏進這里,就已經發現這里不對,雖然我沒來得及破解掉你的咒陣,但遙遙的身上,始終有根針我沒有拔去,在她的後頸,一根如頭發絲細的針。附有銀針的身體,是無法被附體轉生的。其實我本來是打算晚點拔,本意是治療她的喉嚨,結果卻歪打正著了,或許,這一切都安排好了。”紀顏說完,走到遙遙面前,從脖子那里拔出一根針,要不是借著反光,哪里看得到。

上篇:第一部分 第14節:第二十七夜 合唱團(7)     下篇:第一部分 第16節:第二十八夜 開眼(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