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一部分 第19節:第二十九夜 蠱(1)  
   
第一部分 第19節:第二十九夜 蠱(1)

“沒別的意思,我看你誤會了,我已經有了新的男友了,就快結婚了,我不想再和你糾纏下去,我也不恨你,也不愛你,你我之間沒有任何的羈絆了,至于你的悔恨,我接受。”說完我就要走。他默然無語,我好像依稀聽見他在抽泣。

我頭也不回地往外走,忽然耳邊好像聽見了小孩的笑聲,咯咯咯,非常的清晰,我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

正好一束光不知道從哪里射了進來,他正回頭往畫展走,光照在他的腳上,我看見了。

一個嬰孩。

胖胖的,抱著他的小腿,正回過頭看我,滿是笑容的臉上,兩個大大的黑洞,還對著我揮了揮如蓮藕段樣的小手。我已經不會動彈了,全身的血液如同凝固了一樣,直過了十幾分鍾,我才緩過來。我摸索著牆壁走出了過道,重新回到陽光下。

隨後的日子里,我經常得知前男友的消息,他過得非常落魄,甚至窮困潦倒,而且還問我借過幾次錢。最後一次見他,他已經不成人樣了,哪里還有畫家的風采。

再後來,我就沒有他的消息了,他仿佛失蹤了一樣。

她的故事停頓了一會兒,我忍不住問道:“後來呢?”

她轉過話題:“你知道下蠱麼?”我一愣,的確,經常聽說,但到底是怎麼回事卻從來不得而知。

“難道,你知道?”我問她。

沉默許久,她回過話來:“是的,因為我就是苗人的後代,不過這里面很複雜,我今天還有事,下次再談吧。”說完,她下線了。我望著顯示器有點茫然,看來我只好等她以後再來聯絡我了。

第二十九夜蠱

里面的東西很冷,我不禁打了個哆嗦,阿姨坐在我對面,閉起眼睛,不知道在念些什麼。開始並沒有發生什麼,但過了數分鍾後,我感覺壇子里有東西在慢慢拱出來。

下午剛打開QQ,就見上面一個頭像閃個不停,原來是昨天和我聊天的女孩子,全都是問我在不在,回了一句過去,她也正好在線,自然又繼續昨天的話題。

“昨天說到哪兒了?哦,是下蠱。”她自問自答了句。

你知道麼,我的原籍是云南苗族,只不過我的外公在年輕的時候去了上海闖蕩,所以從我母親開始便居住在上海了。但是,在老家的家譜上,還是有我的名字的。

我見過家譜,有些特殊,所有的男性全部寫在左邊,所有的女性全部寫在右邊,夫妻兄弟姐妹又要重新注釋。在家族里,男性的名字我記不太清楚了,只知道女性的姓的發音時啊土啊不哈呀多。而且這家譜只從宋代開始。因為我的祖先也是從別處遷徙到云南的。

(我想了想,沒想到宋代有什麼大規模的遷徙事件,于是只好繼續看她解釋。)

知道宋金戰爭麼,1127年,金軍滅北宋,並把徽、欽二帝和眾多皇族宮女大臣金銀財寶掠回北方。在那場浩劫中,後宮的女人其實已經在之前就開始送走了,總共分成三批,持續了兩天。而我的祖先,在當時逃出去的人中是地位最高的,好像是大宋貴人吧,當時就是後宮中的一位嬪妃。她在戰亂中和自己的家人逃到了云南苗人的居住地帶。你要知道,像這種後宮深閨里的女人,怨氣都很重,互相之間經常猜疑,也經常爭執,有的還會學習些下蠱啊、降頭之類的來害人,可惜手法大都不對,下蠱哪里是那麼容易的,所以也就害人害己。我的那位祖先到了苗家,當時苗族的巫師說,這個宋朝的貴人很適合繼承下蠱,因為一來蠱術需要繼承者,二來也可以保護當地的族人。

可惜,這麼多年來,下蠱已經慢慢衰敗了。因為族內對使用蠱的人選有嚴格的要求。(看到這里我很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要求,居然嚴格到使蠱術慢慢衰敗了的程度。)

首先,必須是女性,即便男性會,也不過是一些皮毛,而且,這個女孩還要非常聰明,並且發誓永遠不結婚,她們可以有情人,但一旦孩子出世的話,他們就要分開。所以總的來說,蠱術的傳承者的命運相對來說比較悲慘。而在我們那一族,好像也只有一位可以真正使用蠱術的,按照輩分,她是和我母親一輩的,我尊稱她為阿姨。她的房間常年都很陰暗,有很重的草藥味道,大概是為下蠱吧。我每年都要和家人回去看看,但今年回去的時候,向來不太和我說話的阿姨卻始終望著我。

上篇:第一部分 第18節:第二十八夜 開眼(3)     下篇:第一部分 第20節:第二十九夜 蠱(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