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二部分 第37節:第三十二夜 縮頭(4)  
   
第二部分 第37節:第三十二夜 縮頭(4)

“王醫生,這……”女醫生面帶難色。但王覺一再堅持,她只好拿掉了。

王覺呆住了,手指著女醫生半天張不開嘴。王覺終于知道為什麼醫生的眼神那麼熟悉了。她分明就長得和前不久死去的那位產婦一模一樣。王覺發瘋似的退到角落里,大喊了起來。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你別害我老婆和孩子,我求求你了!”說著居然跪在了地上,不停地磕頭。女醫生很尷尬,一面讓護士去喊人准備剖腹產,一面攙扶起了王覺。

“王醫生,我姐姐的事不怪您,我也是學醫的,有些事可能無法避免。我之所以要求調到這里接替您,也是想讓更多的產婦能健康地產下孩子,避免我姐的悲劇。”說著女醫生竟落下淚來。聽完後王覺才緩過神,原來這位醫生是那名產婦的妹妹。

在擔心中,王覺還是抱到了他的兒子。當聽到妻子也平安的時候,他才把提到嗓子的心放了下去。孩子很可愛也很健康,這讓王覺非常高興。不過,事情並未結束。

王覺的兒子開始長大,但王覺越來越發現兒子身體的奇怪之處,開始年紀小並不覺得,可是當孩子和同齡人一比,不同的地方一下就看出來了。

王覺兒子的頭小。

是的,其他地方都沒什麼,唯有這頭出奇的小,在王覺看來幾乎像從他娘肚子里出來就沒長過一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樣下去孩子就會變成怪物了,大大的身體卻有個嬰孩的頭顱。王覺以前看過一些書籍,說有些部落會縮頭術,死者的頭顱會被縮成很小的球體。但現在他兒子就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頭還是那麼小。

不能再這麼下去了。經過了幾乎傾家蕩產的治療,夫婦倆被折磨得半死,孩子也試過很多方法,結果一點用也沒有。孩子一天天長大,遭遇到的卻是他人怪異疏遠的目光,于是性格變得越來越孤僻,不愛說話。王覺撫摸著兒子比拳頭大不了多少的頭,再看妻子黯然落淚的樣子,心里如同刀割一樣難受。他問孩子,是否覺得頭部有什麼不適,但兒子卻總是搖頭。

一天夜晚,王覺起來小解,路過兒子的房間,天氣漸涼,他擔心兒子踢被,于是把門打開想進去為他蓋被子。

門只開了條縫,但王覺沒進去,因為他看見了。

借著窗外的月光,王覺看見有個人正站在兒子床前,彎著腰用手大力地按著孩子的頭。兒子面帶痛苦地閉著眼睛,卻根本沒醒過來。王覺大驚,正想要沖進去,那人卻直起身子轉過臉來,正對著王覺,深深笑了一下。這一笑,王覺呆了,沒有再進去。

第二天早上,王覺被人發現吊死在自家的廁所里。

聽到這里,我和紀顏不禁好奇地問,到底王覺看見什麼了。林斯平笑笑,轉過話題說:“你們知道王覺是怎樣讓本來順產的孕婦卻弄得難產而剖腹麼?”我們自然搖頭。

林斯平繼續說:“其實很簡單,他雙手按住出來的孩子的頭顱又把他塞了回去。然後就說難產,准備剖腹。

“王覺其實看見的是自己。他看見自己按在孩子的頭顱上,孩子的頭蓋骨非常軟,正在生長,長時間擠壓,自然長不到應該成長的大小。或許王覺明白,其實使他兒子的頭長成那樣的罪魁就是自己,不,或者說是另一個自己,一個為了錢竟然將本來順產的孩子重新塞回去的那個王覺吧。當我從旁人口中聽說這個故事的時候,我本來不信,但他們執意帶我去看那個孩子,那個被縮頭的孩子。

“我在鄉親的帶領下,來到王覺的家,我吃驚不已,原來竟是真有其事。在房間里面,我看見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正在喂一個婦人吃飯。那少年在夏天還帶著巨大的草帽,根本看不見什麼樣子。只是那婦人,一臉毫無表情的樣子,眼神呆滯地望著前方。少年見我們來了,熱情地和大家打招呼,然後帶我來的鄉親和少年說了什麼,少年摘掉草帽。

“我第一次看見那樣小的頭顱。雖然據村民說這孩子的頭已經比以前大了很多了,但我還是無法接受人類的頭顱變成這個樣子。我清晰地看見他太陽穴的兩側有明顯的凹痕。他的頭從遠看就像一個‘工’字。”

林斯平沒有再說話,紀顏過了會兒說:“希望像王覺那樣的人少點吧,終究害人害己。不過王覺的故事卻令我想起了一個故事。”說到這時他微微停頓了一下,然後故作神秘地道,“不知道你們聽過龍蛇麼?”

林斯平笑道:“我只聽過龍蛇混雜,還沒聽過龍蛇。”說完又看看我,我自然搖頭不語。

紀顏說:“那就聽聽龍蛇的故事吧。”他往爐子里加了把炭,火燒得更旺了點。

上篇:第二部分 第36節:第三十二夜 縮頭(3)     下篇:第二部分 第38節:第三十三夜 龍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