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三部分 第45節:第三十四夜 錢眼(4)  
   
第三部分 第45節:第三十四夜 錢眼(4)

“電話?”我好奇地問,“知道和誰麼?”吳夫人不屑地搖手,“還不是以前那些老來家里的藥商?他們經常提著古錢來找我們家老吳,說什麼……”吳夫人忽然自覺失言,沒有再說下去,我也識相,便去喝茶了。喝完茶,她問我有沒有發現什麼,我說暫時沒有,她便退出去了,還一直說要留我吃飯。

在吳局的床頭,擺了很多《參考消息》和一些藥品局的內部讀物,他不是退下很久了麼,怎麼還這麼關心啊?

我又看了看手中的古錢,那錢紅得非常瘆人,我依稀記得上次看並沒有那麼紅。我不太願意相信剛才看見的東西,但又沒勇氣再看一次,于是我想到個辦法,把銅幣立起來,然後用照相機在很近的地方拍了張照片。也不知道曝光時對古錢有無影響。

匆匆告辭後,我便立即去洗照片了。

很快,照片洗了出來,我把它放大後,拿到燈下。

基本上是完全對著那錢孔照的。一看之下,我幾乎驚駭得說不出話來,我把所有的照片都洗了出來,每張的圖像幾乎都差不了多少。

在那方形的錢孔里,居然有一張人臉,一張面無表情的人臉。不過從角度來看,似乎是離著孔口很遠。那張臉我再熟悉不過了,正是吳局長。但是由于黑暗的緣故,他的臉總是殘缺的,看不清楚,能看見的只有那只半開半閉的眼睛而已。

我把所有的照片和底片都燒掉了,沒人會接受一個退休的局長居然失蹤在一枚古錢的“錢眼”里面的事實。過了幾天,新聞報道出來說,原來經過吳局審批的藥品出了問題,在臨床用藥中居然死了兩個人,還有幾個正在加護病房。相關人等都被抓了起來。不過新聞里並沒具體點出吳局的名字,但地名說出來了,還有藥品的名稱。出事的時間,正是前段日子,我忽然明白吳局非常關心藥品局的用意了。

我再次找到吳局的家,想看看那枚奇異的古幣。但吳局夫人和我說,就在昨天,那個奇怪的客人居然回來了,要走了那枚大齊通寶。吳夫人還是一臉愁容,向我說報警了,可是依然沒有吳局的下落。我暗暗想,如果真告訴你了,恐怕你又不相信了。

那次的藥品事故不了了之,吳局長和那個神秘的客人以及那枚價值不菲的古錢都渺無音訊。不久,吳局長的接班人上任了,據說這人比吳局長好打發多了,他喜歡紙幣,而且最好是美鈔。

我又抽完了根煙,煙霧散去,故事也結束了。

“那枚古錢究竟是什麼?中間的孔怎麼像黑洞一樣,居然能把人也吸進去?可其他人看卻沒事啊。”林斯平奇怪地問我。我攤開手,無可奈何地說:“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說出我曉得的。早知道該把照片留一張,可惜那相片看久了很邪門,我想都沒想就全部銷毀了。”林斯平轉看紀顏,紀顏不知道從哪里拿來枚仿制的古錢,在手里拋弄起來。

“人是不會掉進錢眼的,掉進去的,不過是人的貪欲罷了。”說完,古錢在空中翻轉了好幾個圈,落回了紀顏的手掌。屋外已漸漸有了青色,看來天就快亮了。三人又喝了會兒酒,互相枕著睡去了。

第三十五夜樓

幾乎是同時,我看見一個人飛快地掉了下來。他通過陽台的時候我看見了他。我們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離,但很快我和他便會在兩個世界里。那一刻仿佛定格了一樣,我相信他也看見我了,因為我看見他笑了一下。

早上醒來,發現林斯平和紀顏還在呼呼大睡,無奈我卻還要上班,估計他們倆這幾天還有的聊,而我就沒這麼多空閑來參與了,畢竟我還要保住飯碗。

洗漱停當,剛剛回到報社,發現大家正在討論最近多起年輕學生自殺事件。我也看了看,似乎今年大學生跳樓自殺已經和礦難、醫療事故一樣,大家見怪不怪了。不過這幾起還是非常的可惜,大都是因為求職壓力太大。剛想准備一天的工作,卻意外地接到了陶濤的電話。

作為大學不多的幾位好友,能接到他的消息我還是非常開心的,他比我小一屆,在同一個系,兩人因為都喜歡探險和奇異故事而相識,不過自從我畢業就再也沒見過他了。但這次,他卻告訴我他正在醫院里。

上篇:第三部分 第44節:第三十四夜 錢眼(3)     下篇:第三部分 第46節:第三十五夜 樓(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