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二十五章 玉碹  
   
第二十五章 玉碹

實在的此刻張國忠對這個王子豪可是打心眼里的瞧不起典型一幅利欲熏心的商人嘴臉.且不管它手里這塊玉是什麼東西明知道是邪物還賣給別人賺錢害別人家里出事單憑這一點這忙就不應該幫讓他家死幾口人也是活該.

但瞧不起歸瞧不起弟弟的面子還是要照顧的"王先生你不要著急有話慢慢我需要知道你家里到底出了什麼事你的家人遇到了什麼樣的狀況."

"張先生你不基道我祖父喜歡古玩啊把所有的心血都投入了那些東西啊一生的所有積蓄啊你基道有多少錢嗎…?"

張國忠無奈這個王子豪跟李隊長一樣能跑題問他碰到了什麼邪事他倒賣弄起祖產來了.

"有兩億多塊啊!"看張國忠不搭話王子豪自己開始天南還北的白話起來.

"我爺爺系做皮革生意起家地後來往美洲賣中藥材你基道的噢那個美洲銀系多麼信服咱們中國地中成藥噢最開喜系租用那個萬噸的貨輪噢綴後干脆至己買了一條噢…專門跑美洲噢…"

"王先生我想知道這塊玉在您府上究竟有過什麼邪事那些買主是怎麼死的…"張國忠實在不願意聽他用這種語比常人慢三分之二的蹩腳普通話來描述他爺爺的家史了"還有您祖父他老人家現在是否健在從誰的手里買到的這塊玉…?"

"噢噢你系這個噢讓我想想…"喝了口水王子豪又道:"這個玉系爺爺從一個英國爵士那里買的了啦花了一百多萬噢叫什麼麥克什麼啦不過那個銀不重要噢已經早洗掉的啦他系被人殺洗地跟這個玉沒關系了啦!"

"王先生你是以前從你手里買玉的人都不是被人殺死的?"

"嗯!嗯!出來嚇系銀呐!"

張國忠得知這個王子豪的爺爺王忠健曾經是香港有名的藥材大亨但晚年忽然玩起了古董把以前的所有積蓄差不多都折騰進去了王忠健手頭上的古董大多從英國人手里買有不少是八國聯軍火燒圓明園的時候搶去的其中不乏國寶級的東西前幾年剛剛改革開放時王老爺子將不少珍貴文物斥巨資買回來後便直接捐給了內地的博物館這讓張國忠對這個王子豪倒是不那麼討厭了畢竟他爺爺是個有良心的中國人做著所有中國人都想去做的事.

關于這塊玉是王忠健前些年從倫敦一個叫麥克里斯的沒落勳爵手里買的當時並沒什麼問題而自從王家搬到了一處新的別墅里後便怪事頻出先是閣樓上天天傳出古代吹竽的聲音後是地下室天天有一隊人整齊走路的聲音攪的家里雞犬不甯甚至連王子豪的父親都患了輕度的精神分裂前後找了不下十位有名的道長來看沒一個見效的開始家里以為是房子問題就換了一處別墅但這種現象非但沒有減少反而變本加厲最後全家人在中環最熱鬧的地方買了兩套高檔公寓搬了進去才算消停但自從樓上有一個被人包養的姑娘跳樓自殺後家里就又出現了怪事總是莫名其妙的聽見有人哭還有唱戲的聲音而且類似于貓狗一類的寵物都莫名其妙的死了最離奇的是狗死的時候兩眼通滿臉淚水.狗是靈物狗莫名其妙的哭著死這明狗死之前已經現了某種對主人存在巨大威脅的東西.

後來王子豪采用了一個笨辦法就是把老爺子的所有古董大到屏風石碑到懷表飾一古腦搬到了一間租來的倉庫然後家里清靜了一陣子本以為這樣就好了但沒過幾天家里又出現了怪事但更怪的是當王子豪打開閉櫃的時候嚇的差點當場尿褲子這塊玉就在閉櫃里放著.閉櫃的密碼只有王子豪一個人知道所有邪事的嫌疑一下子便集中在這塊玉上.

後來王子豪利欲熏心曾經想把這塊玉賣給別人還搞了個拍賣會一位馬來西亞土財主買走了玉但沒過一年就把玉送回來了這是塊邪玉家里死了好幾口人死因都是心肌梗死(俗了就是活活嚇死的)王子豪也是做賊心虛就把錢退給人家了後來這王子豪又經人介紹把這塊玉賣給了一位台灣商人結果忽然有一天這塊玉又出現在了王家的閉櫃里王子豪一打聽那位台灣商人全家都在同一天晚上死于心肌梗死警方懷疑是有人高科技作案正在全力追查.

王子豪也曾經想把玉埋掉甚至丟到過公海但每次扔掉這個玉都會莫名其妙的回來有時在閉櫃有時在書架有時在妻子的化妝箱搞的他扔也扔不了砸又不敢砸騎虎難下.

這一來王子豪更是心神不甯了在請過幾位全香港最有名的先生都沒有結果後只有將這塊玉戰戰兢兢的帶到大陸這王子豪再貪財對家人還是蠻在乎的由其是他妻子剛給他生了一個女兒他擔心自己妻子女兒的安危才帶著玉一個人來到大陸名義上是投資實際上是想找點能人把這塊玉處理了這一路王子豪走的也是心神不甯坐火車怕出軌坐飛機怕失事甚至還怕這玉從自己手里再飛回到家中的閉櫃不過好在這玉目前還好好的在自己包里放著本來王子豪想雇個人來辦這事但仔細想了想還是覺得自己親自來比較放心.

前些日子張國義一位同學到廣州開訂貨會時認識了王子豪聽這回事後直接就把張國義家的地址給了他這個人認識個大仙這王子豪一不做二不休當天就坐火車從廣州到了天津起初張國義也不想給哥哥惹這個麻煩但看在金燦燦的港幣份上還是把哥哥吹了一通這王子豪也是被張國義忽悠的云山霧罩立即把張國忠當成救星了.

"王先生這樣這塊玉能不能暫時留在我這我需要研究一下…"

"好!好!沒問題!當然可以!"王子豪就跟甩掉了膏藥一樣匆匆告辭.

晚上張國忠開了一次慧也沒瞧出這塊玉有什麼特別此時張國忠唯一能指望的就是那位老爺子師兄了畢竟起古玩他比自己在行的多.

來到老劉頭家張國忠先吃了一驚這老劉頭可真夠能折騰的屋子里原先被抄家的痕跡已經完全看不見了全套的古董家具;八仙桌,太師椅,文房四寶一應俱全而老劉頭本人頭也剪了胡子也刮了穿著一身氣派的唐裝一臉的油光剛放出來時間也不長倒是牲口槽改棺材——成*人兒了…

拿著張國忠遞上的玉老劉頭好一陣把玩"兄弟啊這玩藝可是好東西你從哪弄來的?"

張國忠把那個王子豪的故事給老劉頭講了一遍當然王老爺子的家史被省略了.

"這個玉好像沒啥特別師兄你會不會是他家別的地方有問題?"

"這是塊好玉而且有年頭了依我看很有可能是那幫倒斗(盜墓的行話稱呼)的折騰出來的不過這玉來頭可不一般"老劉頭喝了口茶拿出放大鏡舉起玉給張國忠看"你看這里…"

順著老劉頭手指的地方通過放大鏡確實看到這玉的邊沿有一塊及其不明顯的細痕不仔細看還會以為是日久天長淤的泥印子.此刻張國忠不得不佩服老劉頭的眼力自己憋了一宿也沒瞅出個子午卯酉這老劉頭不出五分鍾便看出了破綻.

"既然有口子就有有口子的道理來…"著老劉頭帶張國忠來到一展台燈前打開了台燈要這專業就是專業張國忠算是開了眼了這盞台燈看似普通但實際上確是一盞高亮度的鹵燈亮度和街上路燈有一拼拉上窗簾老劉頭把玉石放到了燈下的一個架子上借助燈光從玉石背面看整塊玉石通透水滑但中間卻有一塊深色的部分與其他地方的晶瑩剔透很是不協調仿佛夾著什麼東西.

"師兄這是…"

"這叫玉碹是古代用來隱藏機密文件的一種手法一般人不借助放大鏡很難看出其中的道道."老劉頭關掉了台燈"但聽你所的這塊玉碹里藏的好像不止機密文件那麼簡單."

"那還會有什麼?莫非是鎖魂玉(禁錮著畜牲活惡鬼的玉器茅山術稱為鎖魂玉前文提到的馬真人禁錮那個清朝進士的死玉就是鎖魂玉)?"

"不大可能.古人不會用這麼好的玉干那種事而且這又不是死玉效果也不一定好我看是另有他用≈在關鍵是問那個王子豪這個玉究竟是哪來的如果搞不清來曆恐怕誰都沒辦法…"

王子豪坐在老劉頭家中兩只眼睛都花了自己爺爺也是玩古董的從在古董堆里長大但到了老劉頭的家里還是開了眼牆上的字畫年頭的也要數齊白石了就連董其昌的畫也被掛在不怎麼顯眼的地方正堂掛的一律是閻立本,李思訓這種宗師級人物的作品若在歐洲這種量級的寶貝放在瑞士銀行都嫌不閉沒想到這死老頭子就把這畫堂堂正正的掛在客廳.

看著燈下玉石中的陰影王子豪對張國忠和老劉頭立即五體投地雖然沒找到解決方法但看出了玉石里的破綻也已經是一大突破了.

"王先生你一定要弄明白這東西的來曆否則我們無從下手."

"唉呀這個要去問我爺爺的啦但系我爺爺他現在身體不好的啦可能問不出什麼東西啊…"

"你爺爺什麼病?"

"癡呆症的啦不過看到讓自己興奮的東西還系會有一些理記(理智)."

"那你看我屋子里哪樣能讓他興奮?"老劉頭滿臉輕佻的抽著煙.

"不基道的啦不過我可以把他帶來…"

上篇:第二十四章 港商     下篇:第二十六章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