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二十六章 香港  
   
第二十六章 香港

一個多禮拜後這王子豪真把他爺爺從香港搞過來了玉放在老劉頭家王子豪膽子也大了不少直接坐飛機從深圳飛到了北京看來這王子豪也是個不肖子為了自己老婆孩子的安全不惜讓快八十的老爺子來回折騰.

到了老劉頭家王老爺子哆哩哆地坐下滿嘴胡八道所答非所問一會自己當過馮玉祥的手下一會英國相接見過自己壓根就不聽你問他什麼♀一來老劉頭臉上也無光了本以為自己滿屋子寶貝能在這對香港人面前沖沖威風沒想到這老爺子好像沒看見一樣.

"王先生你真認為你爺爺能清醒嗎?"

"有過這種先例啊上一氣(上一次)有一位朋友給他看那個王羲基(王羲之)的字啊他一下子就從椅子上坐起來了整個下午神志清醒的啦."

到這張國忠忽然想起了弟弟曾經抄出的展子虔的畫不如用那個試試.

張國義自從聽哥哥那個畫是寶貝也沒敢怠慢直接在家里的立櫃里做了個鐵皮夾層即保證了防鼠又安全隱蔽♀次聽哥哥要用張國義便把這寶貝拿了出來開著局長的"伏爾加(改革開放初期中國比較時髦的進口轎車蘇聯高爾基汽車廠生產)"一路曲來到了老劉頭家.

正在這王老爺子一個勁號稱自己在南洋殺過日本鬼子時張國忠打開開畫軸一幅帶著微黃的古畫呈現在其面前.

"這…"王老爺子的眼珠子忽然凝住了嘴里的口水也不流了"這…這…這…展…展…冬…"

只見這老大爺一不做二不休兩眼一翻直接休克.

這下子可把王子豪嚇壞了語間很不友好."我張先生你什麼意系?我爺爺大老遠從香港趕過來你們這系什麼意系?"

張國忠忙著給老爺子按人中沒搭理他張國義直接站到了王子豪跟前(張國義身高一米八八站在王子豪前面的景不難想象)"你跟我見著真東西老爺子就能清醒我把真東西拿來了他暈了這個責任應該你自己負我倒想問問你什麼意思……"

王子豪本想逞逞外商的威風但眼前站了這麼一尊鐵塔也癟了"我不系那個意系但我爺爺暈倒了你們應該叫救護車才對你們看現在連個醫生都沒有…"

"醫什麼醫?我哥就是醫生他要看不好就得直接送火葬場!"

兩人就這麼你一句我一句開始扯皮.

此時王老爺子醒了一口氣喘上來竟然淚眼朦朧.

"踏雪圖啊!終于讓我找到啦!"老爺子看著張國忠長歎一口氣"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啊…"這王老爺子的普通話的比王子豪倒是標准不少.

此刻老劉頭也傻了看著張國忠手中這張展子虔的畫雙手哆嗦著拿著放大鏡仔細看著"兄弟你從哪弄來的?…"

展子虔的《游春圖》號稱全世界最值錢的中國畫也是迄今為止保存最為古老的中國畫但據野史傳這展子虔一生最有名的作品是《四季圖》《游春圖》只不過是《四季圖》中的一幅此外還有《童子戲水圖》,《落葉圖》與《踏雪圖》眼前這幅《踏雪圖》是展子虔的晚年作品雖收藏價值不如《游春圖》但其證明了野史的真實性其學術價值要遠遠高于畫的本身.

"老人家這個什麼《踏雪圖》我可以讓您看個夠但您先要告訴我"著話張國忠拿過了那個玉碹"您買這塊玉的經過告訴我那個英國人是從哪里弄到這個的您什麼時候買的越詳細越好…"

老爺子的注意力根本沒被張國忠吸引背課文一樣的出了買玉石的全部經過而兩只眼睛始終被老劉頭手中的《踏雪圖》所吸引.

原來賣這個玉的麥克里斯勳爵是當年英國東印度公司一名船長的兒子家里本來非常有錢可自從其父親遭遇貉後便逐漸沒落這個麥克里斯也是個吃喝嫖賭的浪蕩公子仗著自己有個世襲的爵位天天跟著一幫上流社會的公子哥瞎胡混很快敗光了家產後來便把家里的東西偷出來賣後來王忠健去英國學麼古董這個嗅覺靈敏的浪蕩公子很快便經人介紹與王忠健見了面拋出這塊玉張嘴就要15o萬英鎊這是玉皇大帝用過的東西(他以為玉皇大帝是中國某位出名的皇帝)但這謊也分跟誰撒對面坐著的不是外星人而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中國老油條結果麥克里斯的謊被當場戳穿不過謊歸謊經王忠健的眼一瞧這塊絕世好玉雖不值15o萬英鎊但15o萬港幣還是綽綽有余的于是經過一番討價還價最終以18o萬港幣成交(這近乎15比1的殺價率跟中國某些批市場的地攤也差不多了).

王忠健拿到這塊玉後便找人用一等一的紫檀木做了一個相當講究的架子將玉擺在了家中的財位上(玉石,翡翠,水晶等物吸收天地精華擺在財位上有聚財的功能魚缸也有類似功能但作用稍弱聚財最好就是天然紫水晶的晶洞其次就是翡翠與玉石).

這王忠健雖然是個生意人但對古玩的造詣也很深曾經請過幾位專門玩玉的朋友鑒賞過這塊玉除了一位叫秦戈的人搖搖頭一句話沒外其他幾位朋友都是馬屁大拍把這塊玉誇上了天但那位秦戈的表現卻引起了王忠健的注意雖然心里不痛快但也想問個究竟但沒想到這秦戈第二天便去了馬六甲從此音信全無此後王忠健把這件事也就忘了.再後來王家搬家就出現了以後王子豪的事.

"那個英國爵士就沒過這個玉是他老爺子從什麼渠道弄來的?"

王忠健只顧搖頭兩只眼睛始終盯著那副《踏雪圖》.

"我已經去過英國的啦那個叫麥克什麼的已經系啦…"站在一旁的王子豪此刻搭話"在酒吧和別銀打架被別銀用槍斃掉的啦.我問過他家人這個玉在他家放著什麼系都沒有的啦好的很他家人干垂(干脆)就不基道還有這麼個東西在的啦我就不明白為什麼我家就那麼倒黴啊!"

"秦戈是誰?"張國忠注意到了這個人.

"他系我爺爺的朋友啦博物館的專家噢不過這個銀已經很久沒聯系過的啦如果你要找我可以幫你聯系…"

張國忠哭笑不得明明是在幫他這會怎麼又成幫"我"聯系了?

"那好王先生這塊玉可以暫時放在我師兄家你聯系到秦戈立即通知我我想見他!"

"沒問題我這就去我爺爺委托你們的啦他的房間在友誼賓館你們去是香港的王先生就可以的啦…"王子豪罷轉頭就出屋此刻張國義往門口一橫"哎哎王先生我們這可不是敬老院啊你把老爺子扔在這出點什麼事誰負責?"

"噢我忘記的啦…"王子豪一摸兜拿出一打子足有五萬塊港幣放在桌子上"這些錢一點意系我現在著急啊這個玉自己會跑噢…"著用手比劃了一個飛的姿勢….

錢錢還是錢看著桌子上仿佛散著金光的"金牛星(港幣一千元面值鈔票稱為金牛)"就連張國忠瞳孔都放大了自己一個月工資六十九塊五這五萬港幣夠自己干多少年的一時半會還真算不明白了…

兩個禮拜後王子豪給張國忠拍了一份電報自己已經找到了秦戈消他能去一趟香港.一去香港張國忠也有一陣興奮但還不能帶出樣來與老劉頭打點了一下行裝以後二人坐火車去了深圳.

此時一個王子豪派出來的年輕人已經在火車站等著了.

張國忠和老劉頭被安排在半島酒店的一個雙人套間里由于王子豪的新家在九龍附近所以離這家酒店比較近.(自從家中出事後王家已經遷址數次九龍附近這個住處是相對清靜的住處之一)

第二天王子豪開著一輛也不知道什麼牌的轎車接張國忠和老劉頭到了自己家連北京都沒去過的張國忠兩只眼都看直了但還不得不裝出一幅滿不在乎的樣子有的建築或穿著入時的女郎想多看幾眼也不好意思多看用句現在的話:人世間最大的痛苦莫過于此…

在張國忠看來秦戈是個陰郁的老人就是那種不愛話不愛脾氣惹急了直接用刀捅人的類型張國忠平生從來不愛與這種人打交道但這次沒辦法看在"金牛星"的份上還是硬來吧.

"秦先生……我叫張國忠我這次來想必王先生已經過原因了"張國忠拿出了玉碹"您認不認得這個…?"

接過玉碹秦戈眉頭一皺"我見過."

"我聽王老先生當初他請朋友來鑒賞寶玉您是唯一一個沒有表意見的人"張國忠抽了一口帶過濾嘴的煙的確好抽"我想知道您當時看出了什麼門道?"

秦戈鎖住眉頭一陣思索"我忘記了…."

張國忠無奈"那您能不能現在看看這塊玉有什麼特別?"

"我只能告訴你兄弟別碰這東西."秦戈把嘴湊到張國忠耳邊"這個東西來頭不乾淨王老爺子請過很多人沒人敢碰…."

"秦先生我消您能給一點線索."

"告辭!"這秦戈抬起屁股要走□子豪也傻了臉上一陣一陣白費了那麼大的勁動用了警界的關系才把這秦戈從美國找了出來怎麼沒兩句話就要走啊這也太不給面子了吧.

"慢!"沒等王子豪話老劉頭站起來了從懷里拿出一個玉片在秦戈面前晃了晃"秦爺你要知道這玉不乾淨想必也認得這個吧?"這老劉頭拿出來的玉不是別的正是馬真人給的玉同樣的玉片張國忠也有一片.

秦戈看了老劉頭的玉片先是一愣立即又恢複了一臉的陰郁"不認得."罷揚長而去.

晚上張國忠和老劉頭對著喝悶酒誰都不話.好不容易來了趟香港卻碰上一個陰蛋子.

"國忠啊你那個展子虔的畫能不能…"老劉頭臉上露出一股貪婪的微笑.

"那是我弟弟的你想要跟他去…"

正著一陣敲門聲陰陰的想起就像耗子敲的.

"媽的誰啊這麼晚了…"打開門張國忠酒勁當場就醒了"秦先生快請進!"

上篇:第二十五章 玉碹     下篇:第二十七章 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