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三十章 席子村  
   
第三十章 席子村

回到大陸張國忠第一件事便是把趙樂肚子里瓷瓶中的絹絲拿了出來一頭紮進了老劉頭家起初張國忠對這個老劉頭印象一般本不想讓他知道還有這麼個東西但現在看來這個師兄還算不錯而且現在兩個人是一條線拴著的螞蚱也無所謂了.

"師弟啊你不該瞞我啊…"老劉頭用放大鏡仔細的看著絹絲上的殄文對張國忠此前撒謊騙自己頗為不滿.

"我只是怕你擔心…"張國忠此刻也不知道怎麼了趕緊以研究地圖的名義岔開了話題.

經過重疊張國忠奇怪的現趙樂版地圖上正面的山圖和那個晉朝古圖的山完全一樣但正好是反著的就像照鏡子一樣.將絲絹的正面覆在晉朝古圖上兩張圖的山脈竟然完全重合.

"難道是拓的?"老劉頭不解.

此刻張國忠打開了老劉頭桌上的鹵燈蹲下身子用背光看著這張圖.此時晉朝地圖的正背面線路都能看見.

"兩條路?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師弟你會不會是一條進一條出?"

附上秦戈那張絲圖現圖上的黑點和趙樂那張絲圖背面的十叉完全重合.

"好像是看來秦戈那張圖對于九台的位置完全正確."

"師弟有件事我必須得跟你那塊玉如果真是個鎮台那九個台不簡單."

"什麼?"

"從那個玉碹來看鎮這九個台的並非什麼煞物而是邪物.如果王忠健買了個煞物回家家里絕不會鬧鬼鬼躲那些東西都躲不及.依那個王子豪的形容他家里不但鬧鬼而且玉也很怪……."老劉頭皺起眉"師傅曾經告訴我有殄文的東西不要碰你咱哥倆這次算不算惹火上身了?"

張國忠此刻心里也沒譜因為這"鏨龍陣"的鎮台並無定數打個比方如果把馬真人封那個清朝進士的死玉擺在鎮台的位置以山河之靈沖允那麼動鎮台的人畢竟會著了那個清朝進士的道因為"鏨龍陣"的每個鎮台都會設在山脈上極陰之處在這種環境下即使是死玉也很有可能困不住那些惡鬼.然而這些鎮台又必有玄機讓這邪物放在上面的時候安然無恙一旦被挪動便會觸邪道.

"師兄你別嚇我偷出那塊玉的盜墓賊不是也好好的麼?"

"你聽誰的偷玉的就一定是盜墓賊?"老劉頭點上煙"聽誰的他偷完玉還是好好的?"

張國忠此刻無語了如果偷玉人的也是能人或者十個人進去偷只出來了一個這誰又知道呢?

用"金牛星"把父母的反對聲一律砸沒後張國忠從學校辭職按約定的時間與老劉頭准時來到了陝西南正按秦戈的交待這里是距離藏寶洞的地方.

南正在當時而是個偏遠的縣地處大巴山腹地交通十分麻煩三天才有一趟從西安開往南正的汽車.

此刻在南正縣城秦戈已經先到一步了顧了個人舉著牌子天天在汽車站等著.

秦戈對張國忠與老劉頭近乎逛公園的輕裝感到不解.

"兩位不是來旅游的吧?"

"你別來勁該帶的我們都帶著呢°那個什麼掃描掃出啥來了?"老劉頭道.

"一些古代密文.我請美國最好的密碼專家看過他從來沒見過這種符號."

這句話的老劉頭心理咯噔一下"怕什麼來什麼…"老劉頭嘟囔接過兩張模糊糊的影印照片看過第一張老劉頭徹底死心了殄文毫無懸念.

不過第二章卻完全看不出來是什麼東西∏個年代所謂的國際尖端技術也就那麼回事成像質量跟現在的同類設備是沒法比的.

"好像也是張地圖."張國忠拿著照片"也像是個篆體古印…"

"我認為那和我們這次的計劃沒有關系."秦戈有些不耐煩.在他看來張國忠和老劉頭仍舊在操心王家的委托當然他並不知道這些所謂的殄文之中隱藏的巨大威脅.

"請跟我來."秦戈起身帶著張國忠老劉頭來到了床鋪前從鋪底下取出一個巨大號的皮箱.

打開皮箱老劉頭和張國忠徹底傻眼了.除了奇形怪狀的手電,鏟子和頭燈外還有微型照相機,手槍和雷管不知道這秦戈咋過的口岸.

"我秦爺你不會是美國特務吧?要是借著找古玉的名頭盜取國家機密這罪過我們可擔不起."老劉頭假模假式的驚訝.

"哈哈哈…"秦戈的笑簡直比哈雷彗星還難得一見"這是咱們這次用的到的裝備不知道二位都帶什麼來了?"

老劉頭從破包里拿出一個羅盤幾捆香一打子黃紙,一面畫的亂七八糟的黃旗張國忠從後背的包里拿出了那把古刃"龍鱗"往桌上一擺.

秦戈的眼睛第一時間便被這把匕吸引了摘下牛皮套握著匕在屋子里揮舞了幾下.俗話內行看門道就憑這幾下張國忠和老劉頭心理各自暗暗欣慰這秦戈原來也是個練家子起初二人還擔心帶著這麼一個老學究進山會成累贅呢.

"龍鱗…!"秦戈的陰冷已經蓋不住心中的激動了.

"秦爺好眼力."老劉頭一把拿過匕."就是龍鱗."

休整了一天之後三人便將家伙帶齊秦戈拿著手槍老劉頭拿著折疊鏟子龍鱗匕則纏在了張國忠褲筒里.秦戈自己背著裝有睡袋的旅行包而張國忠則負責拿干糧幾個人雇了一輛大車往元壩進.

在當時而元壩雖掛著鎮的名號卻充其量只有村的規模也不知道這趕車的抄的哪條所謂的近路准確的基本上算不上路和現在的越野賽道有一拼雖然張國忠在農村時坐慣了大車但這一天的山路下來還是顛的直反胃老劉頭和秦戈雖然身子骨還算不錯但臉也綠了.

這一天晚上三人來到一處山村聽趕車的這個村叫席子村之所以叫這個名並不是因為村里產席子而是因為村里太窮就算冬天也沒有棉被炕上只能鋪一張席子.

席子村的村長也姓李熱的很把家里最好的東西都拿出來了雞蛋,燉雞,燉野兔子(無非也就那幾樣).雖沒什麼調料但這種純天然無汙染的東西也算是可口№上幾個人就睡在了李村長家.

李村長的熱讓張國忠不禁想到了自己第一次到李村的景兩位村長都姓李還都那麼熱這讓張國忠對眼前這位李村長天南海北的白話起來.而當張國忠談及自己當年在李村的經曆時這位李村長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我張同志你你能治鬼詐子?(京津地區的撞客在當地成為鬼詐子)"

"嗯咋啦?"張國忠也是一愣.

"唉呀張同志啊大救星啊我孫子讓鬼詐子鬧了好幾年了你可得幫啊!"著李村長就要下跪.

這一來張國忠也懵了怎麼但凡碰上姓李的村長都有這麼一出啊?"別別李大叔我肯定幫你!"

這些山里人樸實的很要吃的有要錢沒有所以李村長看張國忠不讓自己下跪馬上進屋掀開褥子(席子村是舊社會的稱法改革開放後雖然還是窮但畢竟不用一年到頭睡席子了)把所有錢都拿了出來一共十幾張大團結想必這便是李村長的全部家當.

"張同志你一定要收下!"看來這李村長久旱雖未逢甘雨但至少也看見陰天了.

"李村長您先別著急錢您收回去我一定幫您."

其實張國忠和老劉頭心里對這件事也是沒底因為按李村長的法他孫子鬧鬼詐子已經有好幾年了比當年李大明身上那個時間還長這種東西時間越長患者的身體就會越弱也就越不好處理弄不好還會傷及患者甚至害其喪命但面對這樣一個樸實的老大爺張國忠又能什麼呢?

張國忠三人在李村長的帶領下走了幾步山路來到了一間破屋子院子的圍牆是用石頭搭的高度基本上連鵝都防不住.

"惠琴!出來!我帶人給二壯瞧病啦!"

李村長的孫子叫李二壯雖鬼詐子已經鬧了好幾年了但在這種荒山野嶺的地方大部分巫婆神漢是騙人的即使有一些有點真本事的也是開口天價這對于席子村的經濟條件來基本上負擔不起所以在李村長孫子出事的這幾年里僅請過一次先生結果讓犯了病的李二撞以如牛的蠻力直接舉起來扔在地上後便沒再請人看過.

到了屋里李二壯並沒犯病好像症狀比李大明輕不少但骨瘦如柴的程度卻是一樣的.

看到李二壯老劉頭的臉立馬就綠了偷偷的拽了拽張國忠的子"師弟你加心這子不大對勁八成不是撞客…."

上篇:第二十九章 毒玉     下篇:第三十一章 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