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三十三章 宿魂台  
   
第三十三章 宿魂台

要張國忠是個初生牛犢那老劉頭可算得上是根老油條了.先是畫了兩張活符貼在兩人身上這樣的話惡鬼便會先對活符下手可以為迎敵或是逃跑爭取一點時間;再者看著張國忠大搖大擺的朝洞中央走老劉頭一把將他拽到了洞邊上.因為如果這地方倘若真的有陷阱肯定是在中間擦著牆走稍微安全些.

在老劉頭的示意下張國忠每走一步都要先往前探探腳踩踩有沒有空膛以免落入陷阱.由于洞兩邊全是天然的鍾乳岩所以也不必擔心有什麼飛鏢暗箭這種天然的洞穴除了地上都是碎石渣外牆上若有一點點的人工痕跡都會很明顯.

走了大概十幾米張國忠忽然現洞壁忽然向里而去原來這個洞是個"凸"字形的他們進來的地方正在"凸"字頂端.

在手電光能照到的地方始終是一片漆黑老劉頭此刻把折疊鏟掛在了腰里從包里把羅盤拿出來了邊隨著張國忠走邊看羅盤.也不知道這洞里到底有什麼東西羅盤始終亂啰嗦個不停.

走著走著張國忠忽然看見前面仿佛有一叢光亮像是手電照出來的♀個洞里的確有些奇怪按理就沖這種手電奇怪的形狀也應該是一種軍用手電且亮度也不弱但在這洞里光照范圍好像很短借著有限的手電光觀察這洞里仿佛有一股霧氣有時候張國忠要是走快點看後面老劉頭的手電只有幾米遠卻顯得很弱.

"秦先生!"張國忠大吼.

對面沒有應答.

張國忠此時稍稍加快了腳步現秦戈正站在一個石柱子後面張望.

"你們改變主意了?"秦戈冷冷道.

"為什麼不回話?"張國忠氣的聲音都直哆嗦.

"回話?回什麼話?"秦戈反倒滿臉不解.

"我大聲喊你這麼近你不可能聽不見的!"張國忠厲聲道.

"你喊過我?"秦戈的聲音也顫了"那麼剛才的人不是你?"

"剛才…?剛才…什麼人!?"老劉頭滿臉冷汗的走到了跟前壓低聲音道.

原來老劉頭的羅盤剛才劇烈的晃了一下這一下晃的老劉頭心驚膽戰.實話老劉頭不怕死那是假的但更要命的就是比起死他更舍不得家里那一屋子寶貝.

原來秦戈自己走進洞後也知道貼邊走的道理順著牆走到"凸"字形的里邊時忽然在手電光的范圍內看見一個人這人衣服看不太清但從體型上看絕不是李二壯一閃就沒有了秦戈喊了兩聲也沒回音便快步追了上去追到這個石柱子的地方人就再也找不見了.

"張掌教我想問個問題你一定要認真回答…"秦戈擦了一把汗並沒理會老劉頭"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麼…?"

"秦先生這個洞很邪我消你能跟我們出去咱們從長計議!"張國忠並沒回答秦戈的問題.

沉默了一會秦戈漸漸冷靜下來剛才的奇怪人影確實給了他很大沖擊.

"好吧…"秦戈無奈.

三人轉頭往回走可是越走越不對勁走著走著秦戈忽然毫無底氣的喊了一聲.

"別走了!"秦戈噓聲到.

"怎麼了?"張國忠和老劉頭也覺得不對勁來的時候走了幾步而已怎麼回去走了這麼半天也不見洞口?

"這個柱子…這個柱子是你們剛才找到我的柱子…"

鍾乳石的柱子形狀各異這個奇怪的柱子張國忠和老劉頭剛才也看見了不會有錯.

"鬼…鬼打牆!"老劉頭似乎要作"你…你非得進來干嘛!?"老劉頭沖秦戈怒吼.

鬼打牆是一種民間的法且經常在類似墳地,刑場的地方生大都是在晚上碰上鬼打牆的人會不停繞著同一個地方轉圈但當事人卻會覺得自己走的一直都是直線.對于這種現象科學上並沒有相關的解釋而茅山術中的解釋也僅為"鬼迷心竅"破解的方法就是沿著原來的方向9o度轉彎雖方向可能不對但卻可以脫離這個無窮無盡的圈子.

作歸作但呆在原地總不是個辦法此刻三人都緊張到了極點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一調頭往洞中間走去.

這一走才現這個洞並不大至多有兩三百平米幾個人沒幾步就走到了對面的牆壁.

秦戈拿出指南針"咱們來的地方在北邊往這走."

老劉頭也不理他專心看著自己的羅盤忽然羅盤針又一劇烈抖動.

"停!"老劉頭喊道他這一喊秦戈和張國忠立即抄起了家伙.

"慢點…"老劉頭咽了口唾沫看了看周圍沒什麼動靜.

此時走在最前的張國忠忽然被腳下的東西絆了一下撲通一下摔了個馬趴.

幾束手電光立即集中在了張國忠絆倒的地方老劉頭和張國忠並沒有什麼感覺只是秦戈用手捂著嘴差點吐出來.

只見一個人斜著嵌在地里看身上已經腐蝕得破爛不堪的衣服應該是個古代人由于"落宿崖"的氣脈特質所以衣服雖然爛了但人並沒完全腐爛還保持著死前痛苦的表張著嘴半張臉斜著埋在土里半張臉露在外面只不過兩只眼睛已經是黑窟窿了.

"國…國忠啊…"老劉頭語調已經哽咽了"這…這是個宿…魂…台…!"老劉頭一字一歎的又把目光惡狠狠的瞪向了秦戈.

宿魂台並不是茅山,眾閣或宿土任意一個派別的陣法而是偶然形成的東西在古代任何一個帝王修建陵墓都會將工匠全體處死或陪葬以守秘密這些冤死者身上的怨氣可以在幾千年中凝聚不散任何人侵犯陵墓先會受到這些怨魂的攻擊這便形成了一道保護墓葬的自然屏障.

到了隋唐更有一些見利忘義的高人直接利用這種原理修墓干脆連機關陷阱都不修讓壯丁在崇山峻嶺間直接把建築難度極大的墓室修好然後把這些壯丁直接殺死或封閉在里面再在周邊布上一些陣法或是修一條水渠人為制造一個"殍地"或是用一些別的方法加強這些怨魂的怨氣以此來扼守墳墓既省成本又省時間.

後世的人為這種缺德的方法起了個名字叫"宿魂法"如果應用到了這種方法或是湊巧這種原理起了作用是墓的話就叫宿魂塚是洞的話就叫"宿魂洞"而現在碰到的是鎮著"鏨龍陣"的鎮台自然也該叫"宿魂台".

順著尸體嵌入地里的方向三人又用手電仔細的在地上照了起來此時不免一驚地上三三兩兩都是人臉,有的臉上半部分都埋進了地里地面上僅露著一排牙齒.

"啊!"秦戈一聲大叫張國忠和老劉頭趕忙回頭能把秦戈嚇出聲的東西可要命了…

沒想到秦戈碰到的是一具並不是埋在地里的尸體這具尸體斜躺在地上一柄利刃從前胸豎直插入顯然是被別人殺死的.

老劉頭俯下身子用手電照著仔細看了看"好像…是明朝的打扮…"

"這不可能!"秦戈也伏下身子只見此人頭戴忠靖冠身著烏黑色的緞袍單單從帽子上已經可以斷定是明朝"從三品"級別或更高職位的官員.

在這具明朝官吏尸體的正對面四五米開外張國忠又找到了一具仿佛明朝官吏的尸體但這具尸體和前幾具尸體不一樣腐爛及其嚴重除了衣服勉強能辨認外身體基本上已經只剩白骨了肋間插著一柄匕仿佛是和對面的人同歸于盡的.

"秦爺這地方有人比咱們先到啊…"老劉頭譏諷的著不停擺弄著從這具明朝死尸肋條里拔出的匕.

秦戈此時陰著臉一句話不心翼翼的用手去摸這具明朝官吏尸體的衣服.

"秦爺咱來晚了…"老劉頭此刻也在遍地的找此刻蹲在了一個一尺見方高出地面僅一寸余卻空空如也的石台子.

秦戈湊了過來只見老劉頭正在用手抹著石台子上的泥一串怪異的圖案漸漸呈現.

"奇…偶…坤艮,甘,信…"老劉頭嘟囔著.

"劉先生你的話…是什麼意思?"秦戈緩緩道.

"秦爺你看這便是鏨龍陣鎮台此刻已經空了."老劉頭用手撫著石台仍在思索其中的奧秘.

"這有可能是放王家那塊玉的地方."秦戈不以為然掏出照相機對准鎮台咔嚓一下在照相機閃光燈的強光下一個黑影在手電光照不到的地方迅閃了一下.

"有況!"這一下閃光沒逃過張國忠的眼睛正當張國忠把匕橫在胸前擺好了姿勢時只覺得一陣陰風吹脖頸子冷不丁一轉身一刀劃去只見一個黑影迅躲閃而後嗷了一聲退到了離自己幾米遠的地方.

砰砰兩聲槍響秦戈也站了起來老劉頭手里拿起了折疊鏟將鏟柄另一面的鎬頭也折了出來幾束手電光曆時四處亂照.

張國忠的手電光定在對面點人影上正是李二壯但與以前的李二壯不同的是此刻的李二壯是雙腿站立而不再是四肢著地了而且臉上的表似乎是笑著不停的磨牙.

秦戈剛剛把槍口調轉向李二壯忽然覺得後背一陣陰風秦戈本能的向前一探後面背包里的東西嘩啦掉了一地秦戈回頭只見一個山民打扮的人站在自己對面表和李二壯一模一樣正眦著牙盯著自己.

"怎麼…兩個…!?"老劉頭也傻了.

上篇:第三十二章 星吮台     下篇:第三十四章 千魂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