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三十八章 巴山藏寶洞  
   
第三十八章 巴山藏寶洞

眼看人影越走越近借著手電的亮光已經能看見腐爛的衣服了張國忠大略數了數五個.

"媽的一個就夠受了她娘的五個…"張國忠咬著牙暗罵正在此時一個冒著火星的雷管嗖的一聲飛過張國忠腦袋張國忠回頭只見秦戈正在點第二個.

轟的一聲巨響整個溶洞彌漫起刺鼻的硝煙味此時第二個雷管又到了第三個,第四個…這秦戈真是扔了眼也不知道炸到沒有只顧一個勁的點雷管.

張國忠和老劉頭嗆得直咳嗽張國忠用手捂著鼻子用手電往硝煙里一照心里立馬就涼了五個人影一個不少.

"炸…炸不動?"老劉頭晃著手電也虛了.

此時張國忠把心一橫盤腿坐在了洞口用匕尖撲撲撲幾下就在前胸刺了幾個口然後把匕狠命往地上一插高高抬起了右手.

"國…國忠…你這是要…"老劉頭都帶出哭腔來了張國忠這是要使"陽魂法!"

眾所周知魂魄是屬陰的"陽魂法"則是讓魂魄攜帶陽氣在短時間內爆出巨大的力量震懾惡鬼這是茅山教同歸于盡的法術其原理是點破七脈讓全身的陽氣泄出然後吻頸自殺(利器需帶陰氣所以要先把匕插進地里陽魂法不可用毒不可窒息僅可死于物理傷害)讓自己的魂魄汲取身體中泄出的陽氣變成"陽魂"從醫學角度講只要失血不多且搶救及時自殺的人是能夠搶救的但從茅山術的角度講用過陽魂法的人魂已離體即使搶救過來也是植物人.

"你快給我住手!"罷老劉頭一步竄到張國忠跟前一把拔出插在地上的龍鱗.

"要來也應該我來!你是掌教!"老劉頭一步邁到張國忠前面跟張國忠一樣用斬鐵在胸前點了幾點一把把匕插進地里.

雖不知道這師兄兩要干什麼但看著你掙我搶的陣勢秦戈也猜個八九不離十了."都住手!"秦戈大吼"這有個洞!"原來這是兄弟搶著用陽魂法的時候秦戈不停在用手電照這個石室四周現在石室的屋頂與牆壁交彙的地方竟然有一個洞.

聽到有洞張國忠和老劉頭也顧不得搶了連滾帶爬來到石室中順著秦戈的手電光一看確實有個洞但確的可以跪著鑽是不大可能的但爬著應該能蹭進去.

要經過了這麼多的冒險三人已經相當默契了秦戈迅從包里掏出一卷繩子塞給老劉頭張國忠在下秦戈在中間老劉頭在上立即搭起了人梯比雜技團還快.只見老劉頭邊爬邊往腰上系繩子以老劉頭的一把干骨頭進這個洞還算比較輕松進洞後繩子立即甩了出來秦戈抓住繩子三躥兩躥也到了洞口.

這時那幾個人影已經走到洞口了好在走的度很慢一步一挪∨國忠用手電一照心里不免一陣惡心這幾位大叔想必就是傳中的"闐鬼"可比前兩天星吮台洞里的那位山民惡心幾十倍臉上的肉皮不知道是剛才炸的還是本來就這樣已經完全移位了本來應該是臉的地方現在成頭頂了腦門和鼻子的凸起部位此刻都是頭皮還有三三兩兩沒掉乾淨的頭身上還勒著當年捆他們進囚殉的繩子有的斷了有的還連著而原本的臉現在到了脖子上還呼扇呼扇的….

正在此刻只聽砰的一聲槍響對面一個闐鬼"臉"上的頭被打的嘩啦一散闐鬼晃悠了一下仍然緩緩往前邁步.

"張掌教!"正在往洞里鑽的秦戈回身開槍大喊張國忠"快上來!快!"

張國忠真的被這幾位的長相驚懵了秦戈這一喊張國忠緩過神來抓緊繩子開始往上爬.

"快進啊!"秦戈大喊!

"繩子拽不動!"老劉頭也想往前爬用斬鐵插進洞壁(原來這個人工石室四周的牆壁很厚但屋頂很薄也就2o厘米厚的石頂石頂外是類似于墓葬的封土)狠命的往前蹭但繩子繃的結結實實的就是拽不動.此刻張國忠爬到洞口了現自己身子下面的繩子也繃的很緊回頭一看差點嚇死"闐鬼"也順著繩子爬上來了!

"這東西會爬繩子!"張國忠都喊跑調了.

"快!快割繩子!"秦戈此刻想退出去但這個洞實在太了轉身是不可能的

眼看"闐鬼"的手已經夠到張國忠的腳了張國忠眼里都鉚出血絲來了一手拉繩另一手抽出腰里的龍鱗開始割繩子但秦戈來帶這美國登山繩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做的放任寶刃龍鱗蹭蹭的割就是不斷.

洞里老劉頭的腰都快勒斷了呲著牙緊握著齊根插入洞壁的斬鐵秦戈也掏出隨身的軍用匕插進了洞壁身體最大限度的撐著洞壁用肩膀扛住老劉頭的腳分蹬一部分的力量.

洞里是秦戈下面是"闐鬼"已經無路可走了.此刻與李二丫在李村的纏綿生活在張國忠心中一閃而過莫非二丫年紀輕輕真的要守寡?

"唉!"張國忠無奈此時"闐鬼"砰的一把抓住了張國忠的腳脖子.

"也罷!"張國忠收回匕開始割自己上邊的繩子."師兄!茅山教就交給你了!"

此話一出老劉頭腦袋甕了一聲."國忠!你別干傻事啊國忠!"但自己目前也動不了只能干著急.

此時秦戈也急了騰出一只手掏出了手槍打開閉從褲襠下面遞給了張國忠然後打開了手電架在了褲襠下."張掌教!用這個!"

張國忠將龍鱗銜在嘴里接過手槍無奈的笑笑"死馬當活馬治吧!"想罷對著抓住自己腳的"闐鬼"手砰的就是一槍.

雖這"闐鬼"貌似刀槍不入但這畢竟是大口徑的"達姆彈"如此近的距離即使"闐鬼"也不免一驚迅縮回了手.此時張國忠照著"闐鬼"的腦門又是一槍但這牆似乎打在了橡皮泥里只聽"噗哧"一聲"闐鬼"臉上的頭嘩啦一下沒有任何反應.

"張掌教!"秦戈聲音都哆嗦了"我是讓你打繩子!"

張國忠這才恍然大悟拿手槍照著自己身下的繩子砰的一槍底下的"闐鬼"連同半截繩子撲通一聲掉到了地上.

老劉頭忽然覺得身後一輕"國忠?國忠!?"

"我在!我在!"張國忠滿臉是汗的爬進了洞臨進洞時用秦戈的手電往下照了一下只見四五個"闐鬼"聚集在洞下不時出悶雷般的低吼.看來這些"闐鬼"雖會爬繩子但好像還不會上牆∨國忠長出了一口氣.

"看來這就是清朝那些盜墓賊挖的盜洞!"秦戈邊爬邊分析.

"我這幫兔崽子哪來那麼大的本事把這個鎮台偷出來呢"老劉頭搭腔"原來他娘的是走後門…!"

也不知道爬了多遠老劉頭忽然停了.

"劉先生?"秦戈不解.

"到頭了…"老劉頭邊邊打開手電外面是更大的溶洞盜洞就是從這里打到真仙台的.

為了防止萬一大伙爬出盜洞後秦戈往盜洞里扔了一個雷管轟的一聲悶響盜洞被徹底封死.

三人在這個溶洞里打開了手電現地上竟然有路明顯是人工休過的痕跡.

"別走路!當心陷阱!"老劉頭深知在不用修路的地方修路用現在的話就是非*即盜路邊也挺平坦但卻非得修出條路來明顯有貓膩.

三人順著路邊心翼翼的走了大概幾百米前面越走越窄到了最後干脆就變成了人工修的通道.

"別進!"老劉頭又掏出了黃旗子但這次黃旗的表現非常的奇怪竟然原地轉了起來.就連老劉頭也懵了"要麼晃要麼折這轉圈是啥意思?"

"無定數!"張國忠道老劉頭跟馬真人的時間雖比張國忠長但天天偷*耍滑真本事相對有限.黃旗子原地打轉的況非常少見馬真人曾經教導過張國忠碰到黃旗子轉的狀況就要加千萬分的細心多一份仔細沒准相安無事少一份仔細興許就是滅頂之災.

"張掌教你看這里!"老劉頭琢磨時秦戈一直在旁邊轉悠顯然是現了什麼東西.

順著秦戈的手電光只見三個人齊刷刷躺在地上.看見這景老劉頭迅掏出羅盤現沒什麼反應."沒事就是普通死尸."

走道死尸前現這三具尸體因為洞內的特殊環境還沒完全腐爛但臭氣熏天從頭上的大辮子可以看出是清朝人.

"看來他們也不是全身而退的…"張國忠道"尸體整齊的擺在這看來活著出去的人沒受什麼傷."

"這他娘到底是什麼地方?"老劉頭邊用手電照尸邊道.

張國忠掏出地圖"怪了真仙台離陣眼很近莫非這就是…"

聽張國忠這麼一秦戈心理也一驚立即掏出本子和指南針對照剛才來的方向琢磨起來."沒錯!這…就是寶藏的入口!"秦戈的聲音已經顫抖了.

"看這!"老劉頭把手電光束定在死尸腦袋上只見黃吧拉唧一片"好像是張符!"

"這幾個傻冒被人利用了!"張國忠蹲下看著死者腦袋上的符冷冷道.

"秦爺看來其他的幾座台咱用不著去了!"老劉頭出乎意料的正經起來了."這幾個人被行家利用了!既然死在了這明其他幾座台已經都被破過了!"

秦戈也不理他鐵青著臉徑自走到入口前大口深呼吸.

"別動!"張國忠用手電照著石廊兩邊的側壁"有蹊蹺…"

上篇:第三十七章 以毒攻毒     下篇:第三十九章 逆入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