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四十五章 鬼門關  
   
第四十五章 鬼門關

本來老劉頭自己也不知道玉為什麼能自己回來只是想撤個話題訛王子豪點錢到時候隨便找點什麼東西砸了糊弄糊弄完事但沒想到拿出羅盤一看立即傻眼只見指針崩崩的亂跳和接近藏寶洞里那個"八仙局"的局眼時頗為相似.

"國忠!"老劉頭喝到"抄家伙!真有東西!"

張國忠心想你個老不死的還真會演戲沒轍從腿上抽出龍鱗匕湊到老劉頭的跟前一看羅盤也傻了.

拿著羅盤老劉頭直奔走廊邊上的儲藏室□子豪嚇的腿肚子都轉筋了一個勁的問到底是什麼東西.

"王先生有燈沒有?"張國忠回頭道.

"有!有!"王子豪立即打開燈昏暗的燈光下一間足有二百平米的儲藏室呈現在三人眼前.

"他娘的有錢人啊…"張國忠暗罵"一個儲藏室都能當停車場了…"

此時老劉頭走到一個大箱子下只見這是一個清朝風格的大木箱子但看漆口似乎是現代制造而後做舊的.

"王先生這里…是什麼東西?"

張國忠和老劉頭走到這的時候王子豪臉就已經白了此時一問這王子豪差點一屁股坐地上"里面…沒什麼東西啊…"王子豪掏出手帕擦了一把汗"這個箱子系我爺爺地里邊就放了些亂七八糟的啦…會不會…里邊有鬼啊…?"

"這好像不是鬼…"老劉頭用子蹭了一下臉"國忠你看這東西不會也是他娘的降頭吧…?"

"不像王家現在人都平安只是鬧鬼好像沒有這種降頭…"張國忠也拿不准但從羅盤上跳動的指針看不像是惡鬼或畜牲"王先生我們能打開箱子麼?"

"可以可以…我去找鑰匙…"王子豪著轉頭要出去.

"不用了…"老劉頭蹲下用斬鐵的尖插到鑰匙孔里用力一擰啪的一聲鎖彈開了這種仿古的鎖基本上沒什麼防盜能力是個片狀的東西就能捅開這點老劉頭太有經驗了.

老劉頭退後張國忠哐當一腳踹開了箱蓋只見箱子里放著一些古書畫卷可能都是王老爺子折騰來的看上去不像太值錢的東西張國忠湊到近前借著燈光王里看了看里面黑咕隆咚的全是書犄角旮旯也看不清.

張國忠剛想湊過去把書往外搬忽然被老劉頭一把拽了回來只見老劉頭滿臉是汗直勾勾的盯著箱子一角王子豪早已嚇得跑到門外偷偷往屋里扒頭.

"國忠…你看……"順著老劉頭的手指頭一看張國忠也咽了口唾沫只見一個雪白雪白的蛇頭探出了箱子吐著烏黑的信子正盯著張國忠和老劉頭.屋子里回蕩著一種奇怪的嗡嗡聲.

"他娘的…又是這玩意……"張國忠暗暗握緊了龍鱗前不是別的正是"虯褫"當年師傅就是被這東西咬死的今天又看見了這東西雖然恨的牙根癢癢但因為上次吃過虧一時也不敢輕舉妄動.

此時"虯褫"忽然張大了嘴沖著張國忠吐舌頭身體開始緩緩爬上箱沿∨國忠慢慢後退用龍鱗一晃悠這只"虯褫"仿佛比李村那只聰明的多見張國忠拿了把厲害家伙立即把頭轉向老劉頭老劉頭也知道這玩意不好惹一只手晃悠著斬鐵身子也是一個勁的後退.

"我終于整明白了就是這玩意弄的…"老劉頭攥緊了斬鐵"國忠你在藏寶洞里吸引注意力的那個陽陣是咋弄的?"

"我…"張國忠剛要話這"虯褫"忽然蹭的一聲從箱子里鑽了出來直接從張國忠的腦袋上竄了過去看個頭可比李村那條大的多.

"唉呀…"只聽撲通一聲王子豪兩腿一軟跪在了地上"我的腿…我的腿…"只見王子豪上身拼命爬兩條腿卻像癱瘓了一樣一動不能動.只見"虯褫"不慌不忙的爬向門外的王子豪.

"報警!快報警!!"王子豪大喊只見褲襠已經濕了想必已經是嚇尿了.聞訊趕來的傭人看見這陣勢一陣尖叫跑開了.

張國忠一看"虯褫"奔王子豪去了二話不從旁邊抄起一個大花瓶嘩啦一下就砸在了"虯褫"的身上這一下砸的連老劉頭都一閉眼官窯的青花瓷啊這一下砸掉幾十萬…

"虯褫"唉了砸立即把腦轉向了張國忠此時老劉頭從旁邊迂回繞到了"虯褫"背後兩人一前一後把"虯褫"夾在了中間.

畜牲畢竟是畜牲張國忠剛才那一砸顯然激怒了這東西張著嘴嗖的一聲竄起老高照著張國忠胳膊就是一口張國忠早有心理准備往回一側身"虯褫"啪一聲落地趁這工夫老劉頭上前嘭的一刀紮進了"虯褫"身子的中段把"虯褫"釘在了地板上張國忠順勢又抄起一個花瓶往"虯褫"脖子後面一墩壓住了"虯褫"的身子蹲下咔嚓一下把"虯褫"的腦袋砍了下來噗哧一下子黃水濺了張國忠一子.

王子豪的腿忽然又能動了濕著褲子戰戰兢兢的進了屋看見剛才的白蛇此時已經變得漆黑整個屋子臭氣熏天."沒…沒事了…吧?"王子豪紫著嘴唇"兩位…兩位真是…真是神仙啊…"

"哎呀…王先生…你怎麼流了這麼多血啊?沒受傷吧?你們家傭人呢?趕緊找大夫…"老劉頭盯著王子豪濕漉漉的褲子樂的都快躺下了……

"那條蛇叫虯褫玉自己回來就是這個東西弄的…"坐在沙上張國忠喝了口水"玉的確是塊邪玉里邊更刻了邪東西但無論如何玉是不會自己回來的."王子豪聽的兩眼直一個勁的點頭.

"這個東西肯定就在你家附近是那塊玉把它引過來的那東西可以助它修仙但你後來賣了玉幫助修仙的東西沒了它自然會想辦法把玉弄回來你幾次搬家這東西也一直在跟著你們."

"嗯兩位真是神仙啊!"王子豪千恩萬謝."那以前鬧的鬼…"

"王先生你放心鬼是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存在的只不過咱們看不見有怨氣的鬼才會影響到人的生活.而那塊玉並不是普通的玉而是一塊毒玉…"張國忠把自己在真仙台的現告訴了王子豪而且指出了他爺爺把玉立著放所導致的嚴重後果."那塊玉本來就會影響周圍的魂魄而玉中的束魂符又阻止了魂魄向外游散所以你在一個地方住的時間越長被困住的鬼就會越多至于你的吹簫的聲音或是整隊的步伐…"張國忠彈了一下煙灰"很可能你當時住的地方是古代的戰場吧…冤死的人並不是每個人都會成為惡鬼有的只是普通的魂魄有時候也會四處游弋如果你困住他們那麼怨氣就會加深加上毒玉的作用聽見他們走路聲也不新鮮…"張國忠盡量用通俗的語解釋.

"要不是我們你家里就好比有個定時炸彈我師傅這麼能的人就是一不注意被這個行子咬死的…"老劉頭又開始狠敲竹杠"被這玩意咬上一口你底下流的可就真成血了…"

"嗯…嗯…劉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王子豪邊邊走到寫字台蹭蹭的寫起了支票又是二百萬."張先生那現在我家系不系什麼事都不會再生了?"

"那當然…"老劉頭一把拿過支票揣進兜里"以後來曆不明的東西可別亂買…"

"哦明白的啦劉先生張先生今天的事還消你們能避啊…"王子豪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自己的褲子"對了那箱基(箱子)書該怎麼處理啊?"

"燒了!"老劉頭搭腔"連箱子一塊燒一本別留…"

"噢明白的啦那這個呢?"王子豪比劃了一個花瓶的手勢"這個也沾過那個怪物是不是也要丟掉?"

"這個……嘛"老劉頭來了精神頭"我來給你處理你就不用操心了……"

第二天老劉頭和張國忠來到了秦戈家但那個東南亞女傭老爺剛剛出門什麼時候能回來也不知道但臨走的時候交待過如果張先生到訪請兩個月以後再來還有重要的事商量∨國忠無奈只能跟老劉頭帶著青花瓷的瓶子回到了天津.

這趟香港著實沒白去臨走時還兩清風回來就成百萬富翁了張國忠哼著曲敲門心想李二丫要是看見自己給她買回來的大金戒指金手鐲還不定多高興呢但沒想到剛進屋李二丫就一幅哭喪的臉.

"怎麼了?"張國忠不解.

"你三天兩頭出門這日子還過不過了?"李二丫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摔摔打打的.

"我這不是回來了嗎…"張國忠邊邊掏出了足金的金手鐲"看一萬多港幣啊…"

看見真東西李二丫多少緩和了點"回來什麼啊!你看看."隨手又扔過來一張電報原來他和老劉頭還沒到天津王子豪的電報就追到了短短幾個字:張先生人命關天請務必來香港萬分謝意□子豪.

"難道他家還有別的玩意又出事啦?"張國忠暗道倒黴怎麼每次都是沒完沒了啊不過又想了想現在買雙鞋還實行三包呢自己收了人家那麼多錢應該把事辦利索.于是拿著電報找到了老劉頭兩人第二天便又去了香港.

王子豪開車拉著兩個人到了一處豪華別墅與其是別墅不如是莊園張國忠真是沒想到香港這麼個巴掌大的地方竟然有這麼大面積的土地供這幫富翁蓋宅子.

進了屋張國忠徹底傻了這哪是家啊簡直跟皇宮沒什麼區別到處金碧輝煌.三人坐到了沙上傭人端上來三碗茶離著老遠老劉頭就聞出是上等的龍井了.

坐了一會一個老爺子讓人架著顫顫巍巍的從樓上下來了王子豪趕忙起身張國忠和老劉頭也站了起來."快叫七叔…"王子豪聲嘀咕.

"七叔你好…"張國忠一抱拳老劉頭也抱了抱拳但沒話.

"二位就是張先生和劉先生吧?"七叔座在了對面這香港好像老一輩人的國語都比年輕人要好不少.

"正是."張國忠也坐下了"不知道七叔您找我們來有什麼事呢?"

"是這樣的我聽子豪你們很有本事.我有一件事請你們幫忙如果你們辦成了價錢你們開…."七叔點上煙斗."拿過來!"

七叔一擺手傭人拿過來一張照片照片上是一個很舊的老式別墅但規模從照片上看也很是不.

張國忠從七叔手中接過了照片仔細看了看"這座房子鬧鬼麼?"

"這是我的祖宅父親臨去世的時候告訴我拼了命也要薄這所宅子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前幾年這所宅子開始鬧鬼已經到了住不下去的地步了我搬了出去從泰國請了幾名雇傭兵看房子但後來雇傭兵死了一個其他幾個也不敢住了…"七叔到這里一陣的歎氣.

"我找先生看有的這房子是聚陰池還有的是鬼門關沒辦法♀房子建的時候請的非常有名的風水大師怎麼可能是鬼門關呢?"到這七叔有些激動"而且住了幾代人都沒有事為什麼到我這代就成了鬼門關呢?"七叔用拐杖用力的戳了一下地板眼中似有難之隱.

"您不要激動…能不能先帶我們去看看這房子?"張國忠道.

"當然可以阿光你帶張先生他們去!"七叔回頭一個畢恭畢敬的青年站在七叔背後似是壁.

"幾位請在門口等一下."阿光轉身向後走去.

幾分鍾後一輛黑色勞斯萊斯從屋後開了出來其實從車的顏色可以看出這七叔肯定是被英女皇封過爵位的但張國忠並不知道這幫香港人人老點也就算了怎麼專挑著種老式汽車開啊還是國內的皇冠漂亮…

上篇:第四十四章 逃出生天     下篇:第四十六章 鬼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