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四十八章 中計  
   
第四十八章 中計

七叔這祖宅大體上還保留了原有的擺設人雖搬走了但大件家具基本上沒少.進了屋張國忠現從家具的擺設看這似乎是一個傭人的房間從家具的質量,款式上看比前兩天剛排除過的"書房"差的太多了.

"他娘的怪了…"張國忠打開燈喃喃道剛才明明看見一個人影的這間屋子最多有二十平米陳設也比較簡單一眼望去地上一層塵土並沒有人來過的痕跡窗戶也關的死死的不像有人跳過窗但看著手中羅盤指針仍崩崩的跳個不停.

抽出"問天"張國忠心翼翼的打開了衣櫃的門什麼也沒有而後一步一步往里走又看了看床下空的.

抄起羅盤張國忠在屋里好一通轉悠來也怪出了這間屋羅盤就不跳了進了屋羅盤就又開始跳."就是這了…"張國忠喃喃道…"師兄你過來吧我找到了…在一樓東頭第二個拐彎…"這是阿光給的對講機張國忠還真是不太會用喊了無數次直到老劉頭都跑到自己跟前了也沒聽見回話原來老劉頭也一個勁的喊"知道了"但喊的時候沒按"通話"鍵這可好對講機成單向的了…

找了整整一宿兩人從屋里的一塊地板下找到一個半寸來長也就有圓珠筆筆芯一樣粗細的玉石柱放得極為隱蔽在燈光下仔細看好像現代的"微雕"一樣密密麻麻刻了一大片不借助顯微鏡很難看清刻的是什麼.而在石柱周圍則有一圈白色的粉末形狀好像是一個人臉.

"這…"老劉頭仔細碾起白色粉末放在鼻子前聞了聞"骸陣…."老劉頭嘬著牙花子"他娘的現代社會了還有人用這種陣法真他娘的狠啊…怕鬼門陣嚇不死人還布上這個陣當替補…多大的國仇家恨啊這是…"

"骸陣"也叫"火孽陣"是降術中一種邪門且極為逆天的陣法冤魂惡鬼只能在自己的尸身附近作祟觸犯尸身要麼犯怨孽之氣大病大恙要麼鬧撞客鬼氣沖身而在遠離其尸身的地方是沒事的而"骸陣"的原理就是先讓一個人慘死(大部分是燒死或水熏就是先扔到盛滿冷水的容器里然後給容器加熱把人活活煮死)然後利用死者的骨骸為其重塑一個"假身"並使其魂魄依附其上簡單來就是人為給惡鬼制造一個假的尸身墳墓所以在"骸陣"周圍往往會聽到有人話,哭泣等等聲音甚至看到人形若在"骸陣"周圍呆的時間過長興許也會鬧出撞客.這種陣法即便在降術中也屬于"瀆神戲鬼"的大忌之術布陣者必蒸壽且折的比直接在活人身上下降還要多.

"師兄…你這廖家會不會有內*啊?"張國忠道"這宅子里都開始掀開地板布陣了這麼大的動靜七叔能不知道?…"

"不曉得…"老劉頭沉思"但這件事得告訴他一聲真有內*也是他廖家自己的事……反正現在鬼門陣已經破了下一步就等那兔崽子自己上門了…."

第二天張國忠和老劉頭來到七叔家剛進大廳就差點暈倒只見七叔和一個人聊的眉飛色舞正帶勁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秦戈.

"秦…秦…秦爺…?"老劉頭揉揉眼睛恐怕自己認錯人香港這幫有錢人可真是里勾外聯.

"張掌教我就知道你會去找我…"秦戈抽著煙斗"事比我預想的麻煩所以我只能找你了你弟弟你在香港我就一路找到這了…."

"我也沒想到你們竟然認識阿戈!"七叔眉飛色舞到"我早就看出來了二位絕不是等閑之輩!"

"不認識!堅決不認識!"老劉頭一臉正經地走到沙前落座故意把臉扭向別處.

"張掌教這些日子我一直在通過孫先生給的一些線索調查那幾個清朝盜墓賊的事現在遇到一些問題需要你幫忙."秦戈也不理老劉頭.

"是這樣的秦先生我們也有一些猜測…"張國忠看了看旁邊的七叔顯得有點不自然"那個印…"

"張掌教不必隱瞞了我已經和七叔過了…"秦戈道.

"是啊張先生阿戈已經把你們找和氏璧的事跟我過了現在咱們是一家人我可以盡可能為你們提供幫助!"七叔興奮道"只要你們能幫我擺平那個姓趙的!"

張國忠哭笑不得這都哪對哪啊?繞了一大圈怎麼又成和氏璧了?

"是這樣的…我回到香港後和孫先生通了電話在他的幫助下我從英國找到了當時拍賣那塊毒玉的資料並找到了當時出售毒玉的傳教士的孫子…"秦戈不慌不忙"他給我看了他爺爺當年的日記日記上面玉是一個叫趙明川的道士手里買的≡明川只是音但姓趙可以肯定交易地點是在廣東一個叫落鴻觀的道觀里."

張國忠不禁暗自佩服秦戈的辦事能力短短一個來月時間這秦戈竟然把線索查到廣東了……

"後來我去了廣東聽落鴻觀的于百川真人在文革時期逃到了香港."秦戈繼續道"後來我通過一些朋友的關系很快找到了于百川真人得知確有趙明川其人按輩分算應該是他的師叔祖但此人民國以後便開始云游四海."

"然後呢?"張國忠追問.

"沒有然後了…"秦戈聳肩道"本來我來找你和劉先生是有另外一件事的但今天見到七叔好像又有了新線索!"秦戈詭異的笑了笑.

"趙昆成!?"張國忠低聲道.

"不愧是張掌教!"秦戈微微一笑"這個人我早就認識如果不是張掌教你告訴我明朝那個誅九族的大學士也姓趙我絕懷疑不到他!"

"得啦!你趕緊另外的事吧……不對!哪件事你都別…"老劉頭一擺手"七爺你怎麼能認識這個人呢?不務正業啊!"老劉頭一臉假模假式的驚愕……

秦戈干脆和張國忠一起搬到了廖家的祖宅里而老劉頭則留在了七叔身邊專門負責七叔的安全.按三個人的分析廖家動用建築工隊破"鬼門陣"這麼大的動靜趙昆成不可能不察覺的眼下只能等他采取下一步行動.但轉眼一個月過去了七叔那里和廖家祖宅一切正郴有任何動靜.

這天夜里張國忠正在和秦戈喝酒忽然阿光氣喘籲籲的跑進屋子"不…不好啦…劉先生他…他…"

"他怎麼樣!?"張國忠一聽這話急了.

"他昏迷不醒了…"

回到廖家只見老劉頭好像睡覺一樣躺在床上幾名大夫正在周圍手忙腳亂不知所措"我們檢查過這位先生沒有生命握但要送到醫院做進一步檢查!"大夫滿頭是汗.

秦戈一把攥住老劉頭手腕一號脈怪了沒病啊…

"都睡了一天了…"七叔也不知如何是好"開始以為是累了但後來也叫不醒…我也不敢擅作主張把劉先生送醫院…就讓阿光先叫你們回來…"

張國忠輕輕扒開老劉頭眼皮只見瞳孔上有一道白圈圈里好像隱隱約約套著一個人臉不仔細看還會以為是光線反射.

"中降了…"張國忠咬牙道"快阿光兄弟幫我准備點東西…"

東西大部分都是現成了不一會黃紙,銅錢,朱砂和一塊死玉擺在了桌子上張國忠抽出問天脫下老劉頭的上衣在"七脈"上各刺出一個口然後用朱砂在黃紙上亂七八糟的畫了一陣而後把黃紙撕成片貼在了七脈的破口上.

隨後張國忠又抓起一把銅錢圍著老劉頭的身子擺了一圈然後又在地上用銅錢擺了一個縮的人形.

"他娘的祖師爺保佑…"張國忠邊念叨邊將一塊死玉心翼翼的放到了老劉頭嘴里然後用問天在地板上畫了起來.

秦戈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來張國忠畫的是什麼但只見張國忠畫完最後一筆地上的銅錢忽然立了起來老劉頭身上七脈鐵的碎紙片開始冒煙.

"來了…!!"張國忠大吼把在場的人嚇的渾身一激靈罷雙手握緊匕嘭的一聲插進地上銅錢人形的中間只見立起的銅錢啪啪的又倒了此時老劉頭忽然坐了起來哇的一口黃水連同死玉一塊吐了出來.

"我敲死你個姓秦的…"老劉頭仍處于半昏迷狀態坐在床上睜開眼一看秦戈就在自己身邊站著♀秦戈也郁悶了都中了法術了怎麼還忘不了跟自己較勁呢?

周圍的人無一例外的瞪著眼張著嘴尤其是七叔此時的心無疑是又驚又喜以往請的先生都是耍來耍去跟唱大戲一樣這種近乎特異功能的現象還是第一次看見看來自己算是碰上真正的能人了.

"我咋了?"老劉頭看著床上自己吐的一攤黃水和死玉問道.

"中呆降了…"張國忠擦了一把汗.

"呆降?"老劉頭氣的徒呀暴叫"他娘的兔崽子敢拿我開刀!?"

"什麼是呆降?"秦戈問道.

"不是什麼厲害的降術就是讓人睡覺但叫不醒今天即使我不出手師兄睡個三天三夜自己也能醒.古代人打仗時用這東西拖延時間…"一提到拖延時間張國忠自己也是一愣幾乎心照不宣的和秦戈一對眼"是調虎離山!"秦戈道.

"師兄這交給你了!"張國忠也顧不得喘氣了抄起家伙拉上秦戈直奔廖家祖宅.

上篇:第四十七章 廖七     下篇:第四十九章 以命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