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五十二章 死玉疊影  
   
第五十二章 死玉疊影

七叔一直守在電話旁見張國忠和老劉頭進屋了急忙把聽筒遞給張國忠.

"喂…"

"喂…廖先生?"對面的聲音充滿痞子氣雖然有幾分蒼老但比起王子豪話的那股子漢*勁只能有過之而無不及.

"你好我姓張你可以直接跟我…嗯…請問你認識廖少爺麼?"張國忠皺著眉道.

"不是一般的認系啦光著屁股長大咯不過後來他洗掉我很難過噢…"對方到.

"我想請問你…在他死之前有沒有跟你提起過他做的惡夢?"張國忠道.

"請等一下的啦我回想一下…"對面的人思索了一會"有啦!他他夢到了菩薩哦!"對面的人這麼一張國忠頓時來了精神"嗯!然後呢?"

"唉呀邪門的啦他同我他夢到菩薩在他的床上的啦開喜我以為他笑的啦但他非常認真的啦夢見菩薩在他的床上陰森森把他嚇醒的啦…"對方的語氣似乎有點急促"後來他跟我完這件系沒幾天就出車禍的啦嚇洗我啦…"

"就只是在床上?"張國忠奇怪很難想象菩薩在床上是什麼樣.

此時對面的聲音又仿佛有點疑惑"嗯…對了還有還有…他那個菩薩是個雕像七銀(吃人)的啦…那一個銀吞掉的啦!我一想也很系恐怖的啦沒有細問噢…"

"菩薩?雕像?吃人?"張國忠一頭霧水這他娘是個什麼夢?難道趙昆成竟會為了這麼個無聊的噩夢殺掉他而不惜折煞自己十年陽壽?

"耗…子先生…"張國忠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對面這位"他沒過什麼別的?"

"沒有噢當時我們在三溫暖的啦後來的話題都系關于女銀的啦…"

"謝謝你對了還沒問你怎麼稱呼…"出于禮貌張國忠覺得應該客氣一下.

"我姓李叫我李桐好了啦…"一陣客氣後張國忠掛掉了電話.

"師兄那個耗子當年廖少爺夢到的是菩薩雕像會吃人你覺得有什麼古怪?"張國忠點了只煙.

"吃人…"老劉頭也陷入了沉思"這樣先把床搬開往下挖挖看…"

十多個工人費了牛勁才把廖少爺這張美國進口的"雪橇床"搬開叮叮當當一通破壞地板被撬開.原來廖家這祖宅只有一半的面積有地下室另一半面積地下只有大概一米高的封閉空間用以防潮並沒有地下室而廖少爺的這間房間恰恰就在沒有地下室的地方.

近一天的亂砸之後地板被鑿開一個和以前擺床位置大差不多的洞下方則是潮濕的地基土與三三兩兩的承重柱子.

"繼續挖!"張國忠下到防潮空間和工人們一起挖了起來.直到挖下去一米多再往下越挖越硬已經不大可能藏東西的時候一個工人大叫"這里有東西!"眾人一起湊上去現該工人用鐵鍬往下用力一墩即出"當"的一聲.

張國忠湊到近前用鐵鍬慢慢挖掉了上層的浮土一個鐵箱子埋在地里.

打開鐵箱子張國忠多少有些失望.只見這個鐵箱子內壁鑲了一層桃木蓋子的縫隙都是用橡膠密封的而里面裝的並不是什麼地契而是一塊破玉經張國忠的眼一看這玉是塊死玉而且就死玉的標准(雜質越多,成色越爛越好)而成色甚好而老劉頭則把這塊死玉仔細端詳了好一番"有年頭了…少是宋朝的家伙…"老劉頭道.

"這……"老劉頭也犯傻了"廖家怎麼會埋這東西?"

"莫非這不是廖家的?"張國忠忽然想起了師傅和自己在李村埋死玉的事興許這塊玉也是早先的能人埋的呢.但這個設想立即就被旁邊一位年紀稍大的工人否掉了按那位工人的經驗像廖家祖宅這種三層(每層層高至少四米)的建築地基至少挖四米以上這種一米左右深度的土一定是要都挖掉的所以可以肯定如果設計廖家祖宅的建築師不是傻子那麼這個盒子畢竟是祖宅蓋好以後埋進去的.

"這就怪了…"端詳著手里這塊方方正正的死玉張國忠不知所以這是一塊近乎磚塊的死玉兩面仿佛打磨過但並不平整凹凹凸凸有些花紋但絕對不是廖思渠夢見過的菩薩像亂七八糟的也看不出像什麼東西."莫非廖家少爺做噩夢的原因就是這個?"

對于這塊死玉七叔也很是奇怪尤其是聽張國忠介紹過一番死玉在茅山術中的用途後更是一頭霧水"不應該啊…"七叔瞅著這塊死玉左右端詳"這房子是我爺爺蓋的我祖上沒聽做過驅鬼的法事啊…而且照你們所的就算做過法事這種不吉祥的東西怎麼可能埋在自家屋子底下呢?"

此一出張國忠更是琢磨不透了是啊當年跟師傅埋死玉挖了十幾米的深坑而且是在遠離村子的荒郊野外這七叔的爺爺再傻也不至于傻到把這種東西埋在自家屋里吧…

"隔壁那個挺尸的…"老劉頭忽然想到"他不總號稱玉石專家嗎…拿給他看看…"對啊秦戈這個現成的古玉專家不就在隔壁養傷嗎?

"這塊玉是一副地圖…"秦戈那著這塊死玉端詳了足有兩個鍾頭忽然開了口∨國忠老劉頭都快睡著了秦戈這麼一二人不約而同一愣."什麼意思?"張國忠不解.

"就是進入某個寶藏或開啟某種機關的地圖…"秦戈此刻還不能坐起來只能用一只手拿著死玉躺著話.

"地圖?"張國忠湊到秦戈跟前看著這塊奇形怪狀的死玉"這個是地圖?"

"張掌教你扶我起來…"秦戈齜牙咧嘴的坐起來用一只手拿著死玉大拇指念著玉的一面"請拿宣紙和印泥來…"

不一會宣紙和印泥被一個女傭端了過來秦戈用手指把死玉的一面塗滿了印泥一下印在宣紙上亂七八糟一大片有點斜紋的網狀但看不出是什麼東西.秦戈微微一笑又在玉的另一面抹上印泥重疊著剛才印過的輪廓印了一下當玉抬起來只見兩個重疊的印跡中一個清晰的觀音像在死玉兩面印跡的重疊印畫中活靈活現觀音像的中間有一道粗粗的印跡不知道是秦戈印的時候力量沒用均勻還是玉上本來就有的代表什麼特殊寓意的東西.

"快把玉放下!"老劉頭一見觀音像立即跟觸電一樣"這里面有東西!"只見老劉頭邊邊抄起羅盤湊合到玉的跟前怪了沒反應.

"國忠你開下慧…"老劉頭向來頭疼開慧.

開了慧張國忠現這就是一塊普通的死玉好像沒什麼東西只不過玉中間部位有一點點的黑塊.

"中間有點黑塊…"張國忠邊自己邊納悶以前開慧也不少次不管是陰是陽看見的全是霧氣騰騰的一片這黑塊到底是個啥玩意?

看了半天羅盤啥反應沒有老劉頭也不知所以"廖少爺是夢見菩薩吃人而這死玉上刻了個菩薩明這塊死玉封過東西…不過…好像也沒啥…"老劉頭收起羅盤"最好還是加點心……"

"七叔看來你誤會趙昆成了…"張國忠道"他要的並不是你祖上的地契直至很有可能他壓根就不知道還有地契這麼個東西也在您家祖宅里藏著…"

"你是他為的是這個?"七叔拿著這張印著觀音像的宣紙連連稱奇.

"對!"張國忠道"不但為了這個而且他好像很不消您知道家里還埋著這麼個東西"張國忠拿起死玉.

此刻七叔也是一陣無奈滿以為地契能找到呢然而此刻找到的卻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晚上張國忠正琢磨著這張沒頭沒尾的所謂的地圖忽然聽見樓下一陣大亂而後緊接著便是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請進!"張國忠收起地圖只見阿光推開門滿頭是汗"張先生…不好了那些雇傭兵全昏倒了現在都在醫院搶救可能趙昆成又來找事了!"

"什麼?"張國忠心理一寒這個趙昆成到底是不是人?雖然自己當時也受了傷但畢竟是軟傷而那厮中了秦戈一槍可是硬當當的槍傷怎麼這麼快就卷土重來了?"別管那祖宅了!劉先生呢?"

"已經在樓下等您了!"阿光道.

張國忠收拾家伙跑來到了樓下只見阿光已經把車停在門口了."阿光先生今天不用去祖宅了!"張國忠抽出匕"那子會自己找上門的!"

此刻老劉頭也已經開始在門口布陣"子敢來?爺爺我今天送他進火葬場!"

"那用不用我找些人?"阿光滿頭大汗.

"不用!"張國忠掏出一把香點上"你去保護七叔!把報話機給我!有任何異常馬上告訴我們!"張國忠深知此刻的趙昆成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了雖然不知道這個觀音像到底有多麼重要的秘密但如果趙昆成現自己要的東西已被取走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慢著!"老劉頭叫回阿光"還記得上次我找那八個人站的地方嗎(老劉頭上次擺金鍾罩的地方)還找那幾個人站在那!讓七叔也坐回那天那個地方!……國忠啊你跟他上去萬一他直奔七爺呢…"

"有這個在我就不信他先找七叔!"張國忠從懷里淘出死玉掂了掂"到時候大不了把這個玩意給他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此刻張國忠的想法還是偏于天真的他認為這趙昆成拿到這個東西便會就此收手……

上篇:第五十一章 蛛絲馬跡     下篇:第五十三章 夜守趙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