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五十三章 夜守趙宅  
   
第五十三章 夜守趙宅

眼看二更天了宅子四周依舊是死一樣的寂靜屋里站"八陽陣"的壁各個哈欠連天除了七叔,阿光,張國忠和老劉頭外此刻不困的還有一個人秦戈.

雖與七叔認識但秦戈與其之間的關系遠沒到兩肋插刀的地步之所以此次冒死替七叔出頭參與對付趙昆成只不過是因為自己那個猜測如果傳國璽真的在趙昆成手上那他現在要得到的這個東西究竟又是什麼呢?

古代有一種藏寶用的印刻叫"手足印"根據秦戈的認識中國現存最古老的手足印刻于北宋其道理有點像現代銀行金庫的大門有兩把鑰匙由兩個人同時插入鑰匙同時擰大門才能開這"手足印"也差不多在寶藏由兩方或更多人馬共同擁有的時候為了防止掌管藏寶圖的人獨吞財寶一些人便差使能工巧匠想出了這麼一個辦法把地圖刻在兩枚銀章上由雙方共同保管單獨一枚銀章印出來的東西狗屁不是必須要兩枚銀章重疊才能還原藏寶圖.

後來王室或顯貴也曾利用這種方式保存或傳遞機密文件就這塊古玉而顯然是把這個"手足印"刻在了同一塊玉上由于這種方式過于冷門所以其本身就有很好的避功能如若不知道有"手足印"這麼個東西沒准琢磨一輩子也看不出破綻.

反複端詳著手中這張所謂的地圖秦戈不斷琢磨這個東西究竟是什麼?是地圖還是某種暗號?為什麼會藏在七叔家而七叔本人卻一無所知?趙昆成拼了命想要這個東西難道是為錢?……一連串的疑問讓秦戈越感覺這件事似乎並不像想象的那麼簡單.

琢磨著一腦袋的問題秦戈忘了自己還打著吊針一挪身子只覺得左手一陣刺痛地圖掉在了地上.

"madam!"秦戈喊女傭"p1easehe1pme!"但門外一點反應沒有.

"madam!!madam!?"秦戈感覺有點不對勁七叔安排了三個女傭24時伺候秦戈往常只要喊一聲就會立即有人進來但目前整個房子仿佛死一般的寂靜只能聽見鍾表的嘀嗒聲.秦戈一下靠在墊子上腦袋里一團麻莫非自己又開始做夢了?

秦戈用牙咬掉了輸液的塑料管一只手撐著床咬著牙猛一鉚勁從床上坐了起來右肩立即一陣劇痛.

下了地秦戈頂著黃豆粒大的汗珠子咬著牙走到了桌子邊從自己的包里摸出了手槍悄悄打開了房間門.

七叔家的宅子大概有上中下三層秦戈所處的正是二層只見一個女傭邪躺在椅子上一動不動睡的很熟"madam!"秦戈用手推了幾下根本沒反應.

再往外大概兩三米就是樓梯扶手外面是挑高直到屋頂的大廳秦戈順著大廳往下看了一眼只見七叔躺在沙上一動不動周圍躺著幾個人都是就地躺倒阿光則像條死魚一樣干脆直接躺在了茶幾上隱隱還能聽見其腰里對講機出的絲絲拉拉的聲音.

蹭著扶手下到一樓秦戈心翼翼的湊到七叔跟前只聽見七叔隱隱約約的打著呼嚕看來是睡著了推了兩下也推不醒.

"莫非又是那個呆降?"秦戈暗道.

走到大門口秦戈剛要伸手開門忽然門嘭的一下自己開了嚇的秦戈趕忙後退了三四步舉起槍對著門口.

"秦先生!?"只見張國忠大汗淋漓的站在對面一臉的狐疑"你怎麼下來了?他們呢?"

"張掌教?"秦戈也是一陣吃驚"外面生了什麼事?里面的人都睡著了!"

"睡著了?"張國忠沖到七叔跟前推了幾下果然沒反應."媽的!中計了!"張國忠一拍大腿此時老劉頭也進了屋"他娘的!這子看來已經沒什麼能耐來硬的了開始出陰招了!"

"張掌教到底生了什麼事?"秦戈問道.

"剛才我和師兄看見一個人影好像是趙昆成就追了幾步沒想到這子給我們做了個迷魂陣(就是人為制造一個鬼打牆的環境)在里面繞了半天才繞出來再回來就出了這種事…"張國忠無奈.

"這兔崽子估計沒什麼大能耐了厲降已經下不了了只能弄弄這睡覺的把戲…"老劉頭點上煙"咱也不用怕估計他折壽折的也差不離了實在不行咱免戰牌高掛耗死他得了…"

"師兄你咱能不能跟他直接攤牌?他不是要這玩意嗎?給他!從此井水不犯河水省的天天折騰的一驚一乍的…"張國忠試探著出自己的想法.

"嘿嘿國忠啊這東西不能給!"老劉頭剛想往下秦戈接茬了"的確不能給…"

"為什麼?"張國忠不解"得到了他想要的東西莫非他還折著壽報複咱一下?"

"張掌教我覺得趙昆成之所以不惜折壽想要得到這東西肯定不是為錢或許這東西能給他某種力量或是有什麼東西能把他折的壽補回來總之他似乎有恃無恐現在把這東西給他等他恢複以後恐怕不會善罷甘休的."秦戈雖然不知道這東西究竟是什麼但有一種知覺這東西不能給他.

"對呀再了他有能耐的時候咱跟他硬碰硬命險點搭上才把他整垮了咱反倒要東西給他虧不虧啊咱?再了用這個玩意萬一能找著點啥寶貝呢…?"老劉頭的狐狸尾巴終于露出來了原來一直惦記著寶貝……

三人歇了口氣開始挨著個的救人雖只是惡作劇式的"呆降"但中的人多了也麻煩從七叔開始直到最後一個女傭被弄醒張國忠和老劉頭臉都累白了.

既然趙昆成不是為地契七叔干脆連祖宅都放棄了直接把剩余的私人警衛全部派來守現在的宅子一共三十來人每人荷槍實彈分三班24時巡邏.

白天相安無事到了晚上事又來了老計量——讓人睡覺沒造成什麼傷亡而且一連幾天如此.不知道是趙昆成故意擺出破綻誘敵深入還是他確實不行了只想騷擾敵人但從這幾天施的幾次"呆降"而威力明顯弱了不少據張國忠分析這種"呆降"的威力是不能人為把控的呆降弱了裝是裝不出來的分析原因只有一個就是趙昆成前兩天跟自己硬碰硬確實大傷元氣但自己用的是名門正道的法術元氣傷了能養回來但趙昆成那可是折壽的道道而且再那晚看來這種折壽並不是大家想象中的短命或猝死而是直接加衰老元氣能補這老去的身子骨咋補?

在老劉頭的建議下七叔這邊既不采取任何行動也不做任何過火的防禦老劉頭張國忠白天晚上輪流值班就是看書下棋打撲克有中降的干脆連解都不解了直接抬到床上讓其隨便睡反正以趙昆成此時下的降用不了24時就能醒.

就這麼死皮賴臉的拖了十多天張國忠自己都煩了雖趙昆成折壽了但一年的壽命總有吧?萬一他折騰一年難道自己就在這耗一年?這天晚上張國忠抽著煙在屋外散步此時秦戈的傷勢基本上快好了也陳地溜達兩個人在花園里碰上了.

"張掌教我不知道你們在等什麼…"秦戈平時不愛跟老劉頭話但對張國忠還是不避諱.

"咱們在明他在暗如果他要真來硬拼我倒是歡迎啊…"張國忠也沒轍雖自己也不想這麼耗著但那個趙昆成不露面自己有什麼辦法呢?

"這太簡單了…"秦戈微笑"我知道他家的地址…"

"別別別…"張國忠把頭搖得像撥浪鼓"秦先生你忘了他是干什麼的?他家沒准比後晉那個寶藏還握去他家就是找死…"

"難道你想進他家的房子?那是謀殺…我的意思是…"秦戈用手比劃了一個姿勢"張掌教明白?"

"這……"張國忠陷入沉思…讓秦戈自己去肯定不行白天肯定不行晚上去吧萬一趙昆成回光返照老劉頭一個人能擋的住嗎?"這個…得容我回去和師兄商量一下…"

其實老劉頭自己也煩得不行了七叔是個臭棋簍子跟他下棋讓兩個車一個馬能堅持五十步就算贏就這樣七叔都贏不了老劉頭一天天的窮極無聊讓老劉頭也指望這個趙昆成能早點出現是死是活來個痛快.所以張國忠提出去趙昆成家蹲點老劉頭也沒反對反正這個趙昆成已經不行了……

做就做此刻張國忠恨不得明天就把香港這點破事搞定拿點勞務費回家陪媳婦所以就在第二天晚上秦戈張國忠裝備妥當繞道偷偷摸摸的摸到了趙昆成家門外.

趙昆成雖也算個大富翁但此人好像沒有七叔這麼鋪張甚至連秦戈都不如只住在市內的一座兩層樓里外表看上去怎麼都不像趁幾個億的.

為了隱蔽起見秦戈並沒開自己的車而是讓阿光找人租了一輛吉普車停在了趙昆成家不遠處滅掉車燈兩人開始像公安機關蹲守犯罪嫌疑人一樣蹲趙昆成.

此刻七叔家.

老劉頭下午睡了個午覺晚上精神頭十足因為張國忠不在老劉頭干脆就在七叔的屋子里坐著心想只要扛過這個晚上你趙昆成回家的時候就讓你回老家!

但老劉頭萬萬沒想到一直是風浪的趙昆成今天似乎也察覺到了不對頭.大概二更天老劉頭正在七叔屋里打盹忽然嘩啦一聲玻璃被風吹碎了.

這可是防彈玻璃七叔立即嚇的渾身哆嗦"來人呐!"以阿光為幾名荷槍實彈的壁立即把七叔圍了個嚴嚴實實老劉頭拿出羅盤只見指針嘣嘣亂跳時不時三百六十度大轉圈看的老劉頭即眼熟又心虛"他娘的…怎麼偏偏趕在今天動真格的……?"

上篇:第五十二章 死玉疊影     下篇:第五十四章 雷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