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五十六章 秦戈的發現  
   
第五十六章 秦戈的發現

來到七叔的書房里只見秦戈正在和七叔喝茶兩人表怪異七叔那張大到誇張的寫字台上擺了一大堆照片.

"這是啥?"老劉頭拿起一張照片上面的圖形非常清晰拍的似乎是一張張的地圖.

"這是在趙昆成家里找到的."秦戈表平靜又拿出一本手寫的書"還有這個…"

"你去趙昆成家了?"張國忠哭笑不得雖然這個人的作風很難讓人理解但這種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作風卻著實值得敬佩如果生在大陸八成也能撈個全國勞模當當.

"沒你們的那麼可怕…"秦戈抽著煙斗"那里是碎尸案的第一現場警方已經把那里封鎖了警察沒什麼事我怕什麼?"

"警察都封鎖了那你是怎麼進去的?"老劉頭邊看照片邊問"我早就懷疑你子是特務出身這些照片八成都是你用那個特務專用的微型照相機拍的吧?"

"我怎麼進去的並不重要…"秦戈站起身開始在屋里來回溜達"我懷疑傳國璽並不在趙昆成手上!而他的所作所為和傳國璽有很大的關系!"

此一出張國忠和老劉頭都是一愣就連七叔也把眼睛睜圓了"阿戈你的意思是…傳國璽就在這里?這些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去了趙昆成長大的孤兒院當時負責照顧他的嬤嬤已經去世了但從孤兒院的資料里我查到了一些線索."

在場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沒想到這個秦戈的辦事效率如此之高僅僅十來天的工夫不但從趙昆成家里偷*拍了如此之多的照片還偷出本書而且還去孤兒院查了趙昆成的老底還要刨去蹲局子的時間…

"其實我一開始就懷疑和氏璧並不在趙昆成手上"秦戈繼續道"他是從孤兒院長大的怎麼可能帶著和氏璧進孤兒院呢?再有從他的檔案上看他進孤兒院的時候一歲都不到而且沒有名字嬤嬤們通過他身上的一封信得知他父親姓趙才給他起了趙昆成這個名字那信上他父親可能會回來如果回來便會捐給孤兒院一筆錢但此人最後卻始終沒回來我猜測此人是死在什麼地方了而且…"秦戈頓了頓.

"而且什麼?"七叔耐不住性子了.

"而且我懷疑他父親就是為了這個!"罷秦戈從寫字台上拿起一張照片照片上是一張宣紙上的印記不是別的正是八個蟲鳥篆字:受命于天既壽永昌.

此刻張國忠也注意到了這張照片看來這就是傳國璽的印跡.

"唉呀…"老劉頭也看著這張照片因為是黑白的所以看不出宣紙的成色新舊."能看一眼印出來的也成了…秦特務能不能麻煩你再辛苦一趟?把這個原件偷出來?…"

"所以我設想清朝那個趙明川曾經想把和氏璧出手但卻中了計!但趙明川也不簡單雖然自己中了埋伏但對方也沒沾到什麼便宜!"秦戈並不理老劉頭繼續分析到"最簡單的設想就是趙明川在交易的時候遇害而他自己也早提防了這手所以害他的人也沒有拿到和氏璧!而且我懷疑…"

"你的意思是…?"七叔可是人精中的人精秦戈這話一臉色立即變了.

"你懷疑什麼?"張國忠也沒七叔那麼敏感到現在為止還是一頭霧水.

"我懷疑趙明川和那個買家都想殺掉對方只不過趙明川被對方搶先了一步…"秦戈微微一笑看著七叔.

"唉!"七叔感歎"不愧是阿戈…不愧是阿戈啊!"七叔站起身慢慢在屋子里走了起來"當年我爺爺是去做一筆大生意沒想到回到家時還好好的當天晚上就死了阿戈你所指的買方就是我爺爺吧!"

"原來是這樣…"張國忠此事恍然大悟怪不得廖家祖宅會埋著一塊死玉原來這是那個趙明川的東西看來這個東西可能也是施過降的但好像把廖七的爺爺折騰死之後就失效了.

"現在看來…"秦戈眯著眼睛又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趙家後代肯定知道這個東西藏在哪但沒有那塊玉連他們自己都進不去!趙昆成的父親可能就是吃的這個虧!所以趙昆成拼了命不要也想得到這個東西本來他想用一些詭異的招數不傷不病就把玉拿了但咱們的出現打亂了他的計劃!"秦戈想了想表及不自然"七叔請恕我直…"

"阿戈有話就現在咱們是一家人!"七叔倒是不見外.

"拿玉只不過是趙昆成的目的之一…搞垮廖家才是他的真正目的!或者七叔您…"

"唉!"七叔拍了拍秦戈的肩膀心這個秦戈可真夠得上福爾摩斯了"當年我爺爺有一筆大生意白銀五百萬兩良田五百頃那可是我廖家的全部家當啊結果後來沒做成人還沒了…唉沒想到就是為了這東西!"

"所以趙昆成認為廖家今天的產業本應該是他趙家的…"秦戈繼續分析聽的張國忠和老劉頭都瞪大了眼珠子.

"照你這麼…"老劉頭用手撚著山羊胡眼珠子亂轉"咱們現在得了這塊玉豈不是漁翁得利了?那和氏璧傳國璽豈不是近在眼前?"

"先不要高興太早…"秦戈的表又恢複了凝重"你們知道這是哪嗎?"

老劉頭從秦戈手中接過照片現也是一長山體的地圖在山的中間有一座建築畫的很粗糙仿佛是座廟."這…"老劉頭搖搖頭.

"後晉的藏寶圖我爺爺和父親找了兩代我爺爺在巴山生活了二十年才最終確定位置這張圖上標的地方如果沒有新的線索恐怕很難找到."秦戈抽了口煙皺起眉頭.

張國忠此刻也沒詞了真是按倒葫蘆瓢又起為什麼每一條線索都走不遠呢?

"這件事可以交給我調查…張掌教劉先生你們可以先幫七叔的忙我這次回來主要是把這些東西帶給你們消你們能從中找到新的線索."罷秦戈又遞給張國忠一本手寫的古書"這是在趙昆成家閉櫃里找到的想必是什麼重要的東西但我看不懂可惜我沒有找到當時趙昆成父親送他去孤兒院時留給他的信而當時的嬤嬤也已經去世了如果有那封信在我相信應該能找到更多線索…"

"連人家閉櫃都撬啦?"老劉頭瞪大眼珠子"我秦爺你到底是研究玉石的還是研究擰門撬鎖的啊?…"

"閉櫃是警察撬開的我只不過是從警察手里借來看看而已…"老劉頭這麼一秦戈臉上也有點掛不住了.

晚上張國忠翻來覆去睡不著覺因為這本書太怪異了有篆字有殄文而且前後文字驢唇不對馬嘴跟老劉頭研究了半天也沒研究出來個子午卯酉最後只能得出一個結論:就是書上可能是一種密碼或暗語本來想全用殄文來寫但寫書的人對殄文掌握也不全面所以只能用點殄文用點篆字了.但這個猜測實際嗎?既然漢字間的語句都驢唇不對馬嘴那麼這種本就已經很沒邊的暗語用得著這麼費勁殄文嗎?

胡思亂想了一會張國忠困勁上來了這兩天卻是也夠累基本上兼職了半個長工整天低頭貓腰竄床底爬屋頂的剛一閉眼立即睡著一覺悶到了天亮.

"國忠我有個轍但得冒點險…"老劉頭一早就找到張國忠的房間好像又有了什麼大現"國忠你看這樣行不行…"

"什麼……?"張國忠一愣"師兄你瘋了吧?弄不好會出事的…"

"沒事我年輕時又不是沒弄過…"老劉頭一臉壞笑右跟張國忠嘀咕了幾句然後哈哈哈一通笑都快岔氣了∨國忠一聽也樂了"師兄你這招…損了點吧?"

"沒事…羊毛出在羊身上反正廖爺他祖上也不是什麼好鳥國忠啊就這麼定了…我去預備材料你去跟七爺打聲招呼咱明天就出!"

老劉頭剛出去阿光又進來了"張先生…秦…秦先生又來了在老爺屋里等你呢…"

嘿張國忠郁悶了這個秦戈有什麼話不能一次完非得三天兩頭興師動眾呢?

到了七叔的書房只見秦戈一臉的春風仿佛中了彩票一樣.

"張先生你那里可有進展?"秦戈如沐春風卻又面帶詭異.

"我…暫時還沒有進展那本書我們也看不懂慚愧…"當著七叔的面張國忠也有點不好意思"秦先生你那邊莫非有什麼新線索?"

"當然有!"秦戈胸有成竹"陳督察是我的好朋友也是七叔的朋友我這里有警方的第一手資料."

"警方的資料?"張國忠有些奇怪那個趙昆成滿腦子的邪門歪道警察能調查出什麼資料來?

"今天早上陳督察給我打電話他們從趙昆成家找到了一本地圖經過指紋鑒定有一頁是指紋最多最雜亂的證明是他經常翻閱的!還有他們從航空公司調出了趙昆成曾經先後七次坐飛機前往內地的記錄!而且…"秦戈抽了口煙"而且他坐飛機去的地方和地圖上的那頁標的都是一個地方!"

"哪里!?"張國忠也是一陣興奮沒想到自己和師兄拼了命跟著趙昆成硬碰硬這最後的突破口卻是警察找到的……

上篇:第五十五章 強弩之末     下篇:第五十七章 頓足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