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五十七章 頓足六道  
   
第五十七章 頓足六道

按照警方提供的線索趙昆成去過的地方不是別處正是都北京.

看著陳督察私下里給秦戈的照片張國忠現那頁趙昆成反複翻的地圖是一本內地的河北省交通圖.(地圖上北京,天津,河北是印在一起的)

"秦先生…"張國忠立即從興奮中冷靜過來"河北一帶是燕山山脈…"

"那又怎樣?"秦戈不以為然.

"在整個燕山山脈找這個地方…"張國忠拿起那張山體地圖的照片"也是大海撈針啊…"

"張掌教…"秦戈湊近"這是一處寺廟.也就是咱們只需找有寺廟的地方…"秦戈頓了頓"如果趙昆成飛去的是北京我認為地圖上標的地方應該就是八大刹!(現在北京的八大處公園)"

"秦先生我覺得…咱們應該從長計議…"張國忠對秦戈這種執著是很無奈的想拒絕吧畢竟最先收了人家的錢最後卻沒有拿到和氏璧有點過意不去不拒絕吧就憑這張三筆兩筆勾出來的圖就算確定在北京八大刹找上一年也很正常看圖上的曲折徑肯定不代表人工修的山路(線路七扭八歪在每個轉彎點海畫了圈圈杠杠)而像是為躲避某種東西而必需遵從的路線或者這干脆就是某種陣法或局術的破解之法如果沒有參照物甚至根本無從找起.

"秦先生我覺得我們應該暫時把七叔的事先辦完…然後去北京一心一意搞這件事…"張國忠邊邊看七叔只見七叔眼珠子瞪的大大的一個勁的點頭"嗯對對張先生的有道理!一心不可二用!一心不可二用!…"

"我先去北京張掌教如果你幫完七叔的忙消能盡快與我彙合…"秦戈看樣子已經迫不及待了掏出本子一通翻而後用筆抄了一行地址遞給張國忠"這是我內地的一位朋友到了北京你直接找這個地址就能找到我…"

張國忠接過紙條只見上書:北京東四十條庫司胡同29號宋寬."四十條…怎麼這麼多條啊?"張國忠從來沒去過北京覺得北京古代起地名的人真是懶的可以四十條…?想必也有三十九條吧……

秦戈匆匆告辭只逝國忠一個人在屋子里按剛才老劉頭的注意張國忠實在很不好和七叔開口."七叔…關于您祖宅的地契問題我和我師兄想了個好辦法…"

"哦?快請講!"七叔立即來了精神臉上立即笑成了一朵花實話廖氏企業被趙昆成搶走了很多大客戶近一年間關于七叔家鬧鬼以及七叔本人惹上邪煞的傳在社會上傳的沸沸揚揚公司諸多高層人員一個接一個提出辭職七叔手下一些工廠甚至已經被迫關閉了而且廖氏企業在銀行的信譽也在降低很多銀行已經對廖氏企業償還能力產生了質疑而這些地契無疑能成為從銀行貸款籌措資金的最好籌碼(19世紀末2o世紀出人們還沒有房地產的概念土地價值相對有限但到了2o世紀8o年代這些土地的價值比起當初已然上揚了幾十甚至上百倍)對于七叔及廖氏企業的複興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

"七叔你聽我…事是這樣的…地契這種東西一無陰氣二無怨氣三無煞氣所以我們也不好找按您這個宅子的規模以及您手頭上的人手少得找一年而且房子肯定要被破壞的面目全非…"張國忠低著頭不敢用正眼看七叔.

"嗯嗯我何嘗不知道啊!別一年我已經找了足足十年!"七叔無奈"有時候真想干脆就拆了這房子那東西就是幾張紙能藏到哪去呢…?"

"是啊七叔所以我們想出一個好辦法…一兩天…就能找到地契而且…不破壞房子…"張國忠邊咽唾沫邊嗑巴道.

"張先生別賣關子了!需要我協助什麼盡管!"七叔握住張國忠的手仿佛地契已經就在眼前了.

"是這樣的…七叔你看這個地契本身很難找現在這個方法很好找你咱們占了很大的便宜對吧…"張國忠快崩潰了七叔信佛又是個很傳統的老人自己的想法一旦出來不知道會不會刺激到他.

"張先生…不不!張掌教…"聽秦戈這麼叫七叔一興奮也改了口了雖七叔並不知道所謂的掌教掌的到底是哪個教"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罷從抽屜里拿出支票就要寫.

"七叔您…誤會了…"張國忠趕忙攔住七叔"實際上我們想招回您爺爺的魂魄…讓他上我師兄的身出藏地契的地方…"

這招魂上身之術香港也有大多是由女性(就是所謂的巫婆大陸民間多稱"姑姑"或"仙姑")施術招死去的親朋之魂魄上身此術奇特之處在于巫婆並沒見過死者生前的樣子但招到其魂魄後"姑姑"的聲音與形態舉止會變得與死者一樣甚至死者是男性都如此然而並不是每個魂魄都能被招到如果死去時間過久或埋葬地過遠招魂便會失敗.七叔自己也找人試過消通過招魂之術親自詢問爺爺但招魂的姑姑七叔爺爺的魂魄此刻不在陰間或已投胎轉世或被束被禁總之就是招不到.

"張掌教這個方法我已經試過但那位madam我爺爺的魂魄不在陰間…怎麼?你們有什麼別的辦法?"雖是種很普通的方法沖張國忠這一通支支吾吾七叔也覺得有些奇怪.

"是的招不到是正常的所以我才來和您商量…"張國忠咽了口唾沫"這兩天根據秦先生提供的這些照片我們推測您的爺爺是中'囚降’而死…"張國忠開始細致的為七叔解釋"囚降".

"囚降"又叫"花身降"在降術中被歸為"死降"之列是施降者以生身性命為代價下的惡降若有人中得此降施降者會比中降的人死的還快但中降者三個時辰內如不破降則亦會爆斃此後中降者更要承受一種比死亡更恐怖十倍的痛苦——其魂魄不能離開他的尸身用句佛教術語就是頓足六道(所謂六道指"天道""阿修羅道","人道","畜生道","惡鬼道"和"地獄道"頓足六道俗了就是"在六道中停止輪回永遠停留在人道與惡鬼道之間".)

道教認為人死後七天靈魂便會相信自己死了而中了囚降的人其靈魂永遠都會認為自己還活著會繼續留在自己死去的身體中傳還會像活人一樣有各種感覺會眼巴巴的看著親人把自己埋進土里會感受自己的身體一點點的腐爛被蟲鼠踐踏啃噬直至成為白骨永遠都不可能離開.在"洛降"也就是宋末洛有昌創立的"降教"中此降屬于"禁術"即便是降術最鼎盛的元朝也沒幾個人會.

張國忠拼命的渲染中囚降的人死後是多麼的痛苦七叔聽的直起雞皮疙瘩"張…掌教……你真的認為…我爺爺是被那種法術害死的?當時的醫生診斷可是心髒衰竭啊…"

"是真的七叔你要相信我…所以…"鋪墊鋪的差不多了張國忠覺得也該進正題了湊合到七叔嘴邊"所以一為了救您祖上于水火二為找到祖上藏的地契我們認為得開館破降,啟尸招魂…"

這句話一出口七叔腦袋翁了一聲直挺挺的坐在了椅子上.

"您別激動!您別激動!"張國忠也心虛香港人最講究這套祖宗禮儀挖自家祖墳可不是鬧著玩的事.

"張…掌教…"七叔也不知道什麼好了"你能…讓我考慮一下麼?"此刻七叔內心的矛盾簡直太大了實在的剛才聽張國忠忽悠了半天雖半信半疑但人死了之後怎麼會事畢竟只有死者自己知道雖解除爺爺死後的痛苦在目的性上占一點分量但不論怎麼都是找地契的理由在先如果為了幾份地契就把自家祖墳刨了大逆不道不自己這把年紀不定什麼時候就去了以何臉面見祖宗啊!

"那您慢慢想我先出去了…"囚降只對一個人有效且非常好破這點張國忠倒是不擔心關鍵問題就在于七叔是否應允.

第二天一早張國忠跟老劉頭象征性的帶著一幫工人挨著屋的找忽然阿光來了"張先生,劉先生老爺請你們去一下…"

"張掌教…你確定我爺爺…真的是中了那種惡毒的法術嗎?"七叔皺眉道.

"七爺…俗話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沒等張國忠話老劉頭先搭茬了順手從隨身的布兜子里掏出一張照片"七爺你看這個…"

"這是什麼?"七爺接過照片只見一個彎彎曲曲的黑線畫在紙上中間好像有點麻麻紮紮的老劉頭打開了寫字台上的台燈順手遞過去一個放大鏡七叔接過放大鏡仔細一看這條彎彎曲曲的黑線竟然是由一些密密麻麻的字構成的由于照片大有限所以具體是什麼字看不太清了.

"這就是那種法術?"七叔問道.

"對就是這個您再看這個…"張國忠遞上祖宅中挖出的死玉用手指指了一下側面邊沿上的一串很不明顯的印記.

"真的一抹一樣…"七叔感歎道用放大鏡一看這是一串從沒見過的文字(殄文)"二位真是神人啊…趙昆成他…是否也會這種妖術?"

"不知道…應該不會.即使會好像沒有這個東西他也沒法弄."張國忠接茬道"否則咱們之間很可能已經有人不在了…"

"那好!"七叔握起拳頭一砸桌子也管不了什麼孝道不孝道,禮數不禮數了"阿光!准備車…!"

七叔家的祖墳在一個山的半山坡上順著公路有一條人工修繕的水渠具七叔介紹祖上尚未跡的時候便埋在這座山上後來到了自己的爺爺一代便開始大興土木,修渠鋪路而自己的父親干脆將這座山整個買了下來以便進一步折騰.

張國忠一聽不禁暗自感歎這地方雖先天風水一般但經過大量的人工的修繕和改造其風水已經非常不錯這種開山鑿渠的浩大工程可能也只有七叔這種頂級富豪搞的起…哎…有錢人啊…

————————————————

此篇現已由原標題"頓出六道"更為"頓足六道"感上一位不知名的朋友為我指正錯誤險些寫出笑話感謝了.

此外消大家常光"茅山後裔吧"

post.baidu/f?k%c3%a9%c9%Bd%Ba%F3%d2%e1

我也會常去灌水的再次對一直支持鼓勵我的朋友們聲謝謝!

上篇:第五十六章 秦戈的發現     下篇:第五十八章 啟尸招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