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六十章 十八冥丁  
   
第六十章 十八冥丁

這棵大樹距離露營的地點並不是很遠但路非逞走張國忠拿著手電高一腳低一腳的走到大樹底下剛舉起手電想查找樹干忽然感覺背後一陣陰風仿佛有什麼東西飄過去了.

"誰!?"張國忠抽出匕猛然回頭現沒什麼人而不遠處的幾束手電光還是跟剛才一樣照著自己.

記得當年師傅跟自己交待過所謂"荒山無燈火行人自掌燈.燈燃無忌處燈熄莫再行."意思就是荒山野嶺並不像城鎮一樣燈火通明而(荒山中的)行人本身就是一盞燈火(所謂人身三盞燈左右肩頭各一盞頭頂一盞人猛然回頭的話不論從哪邊回頭左右肩頭的燈都會相應滅一盞便會導致人體陽氣減弱尤其是在子時之後此時天地間陰氣正重如果冒然回頭便會吹滅左肩或右肩的燈燈滅後即便是童子也更容易著道)當燈亮著的時候可以肆無忌憚的趕路而燈熄滅之後就不要再走了(也有"就休想再走了"的含義)‰到這里張國忠心里猜測了一個大概其這似有似無的惡鬼似乎是當年老趙家布下的障眼法其真正目的顯然是想先讓人們自己滅掉身上的一盞燈著道是再往深處更容易中降才是真.

登上樹根張國忠現有一個不大不的樹洞用手電一照黑漆漆什麼也看不見.

"莫非…"張國忠伸手進樹洞一摸感覺硬梆梆一個球狀的東西再往下摸心里忽然一緊圓弧的下面是兩個洞再往下是一排的鋸齒明明是一個人的頭骨∨國忠用兩個指頭摳住兩個洞用力往外一拽只聽樹洞中啪嚓一聲一個頭骨被拽了出來卡在了樹洞口.

打起手電張國忠掏出羅盤現羅盤指針不時輕微抖動好像不是什麼厲害東西.順著羅盤所指的方向張國忠又走到了差不多一百米外的另一棵樹的樹下僅僅兩三匕便又在樹下挖到了一具人骨埋的相當淺也就蓋了一層浮土.

"莫非…十八冥丁?"張國忠用匕在地上大概描繪了一下附近的地勢現這龍潭外邊空間相對狹窄再往深處走再往兩邊的山壁越來越開闊應該是一個漏斗形的地勢"漏斗口"則正對著自己露營的石崖子按茅山術的法石崖子所處的地方是"虎口"就是白天的陽氣與夜間陰氣的集中區.

"師兄諸位明天暫時不要進龍潭!"張國忠回到露營地邊話邊用礞石的粉末在露營地前面擺起了一個巨大的尖頭(這個尖頭叫"分陰戟"如果在煞氣或陰氣集中的地方呆久了人容易受其影響輕則產生幻覺重則喪失理智而"分陰戟"的作用便是分流這些陰氣或煞氣最大限度避免陰氣或煞氣對人體產生影響)"咱們就在這里不要動也不要睡覺!"

"為什麼?"秦戈不解"莫非那老趙家在這弄了什麼機關?"

"里面有古怪…"張國忠道"我懷疑是布了十八冥釘現在我和宋專家的燈都破了進龍潭的話一旦咱們觸某種機關很容易中降!"

"十八冥丁是什麼?"宋寬驚魂未定當年隨中日尼聯合登山隊去登珠峰時候也曾碰到過一些科學無法解釋的所謂自然現象一些隊友頃刻間喪失理智或死于非命的景象仍曆曆在目沒想到現在在內地也有這些東西.

"十八冥丁是從眾閣的十八脈演化而來的…"老劉頭開始為大伙解釋起所謂的"十八冥丁".在古代眾閣教的葬地陣中有一種未成文的山葬陣法叫十八脈是一種以猴子,猩猩等靈獸為祀物的靈陣在盛行開山為墓的唐代頗為流行其原理是以異術為主,機關為副異術侵闖陵者之身機關護陵槨之固和"鏨龍陣"一樣整個十八脈也要分成十八個脈眼同護墓主安甯但這種以動物為主的葬地陣法最大的缺點就是有效期短多則百年少則十數年即告失效.然而在當時布"鏨龍陣"所需的巨大花費並非每位官貴都能承受得起所以這種成本低廉的"十八脈"在中低級官員與實力一般的地方貴族中還是很受歡迎的即便其有效期很短.

然而此種陣法像"鏨龍陣"一樣並無定數到鼠犬,大到虎豹甚至是活人都可為之脈眼.所以到了唐朝後期有一些見利忘義的能人干脆開始嘗試用童子來代替靈獸以此加強陣法的威力並延長有效期限用童子布的"十八脈"便是所謂的"十八冥丁"由于此種做法有違天道所以自"十八冥丁"誕生之日起便被眾閣曆代掌教所明令禁止使用甚至連"十八脈"也一起被禁止了這也是此種陣法在《眾閣真》中未有正式記載的原因但在利益的驅使下仍然有一些叛教者在民間以此陣法造墓營塚並私下將這種缺德陣法記錄成冊且代代相傳直至唐末.

"劉前輩果然博學…"宋寬對這些聞所未聞的東西顯然很感興趣"那張掌教所的燈滅了又是什麼意思?"當張國忠把"滅燈"的前因後果了一遍後宋寬臉上的汗也下來了"照你的話如果中了法術會有什麼後果?"

"就像剛才李師傅所的來四個回去一個三天後全身爛死…"張國忠此刻已經擺完了"分陰戟"想找李瑞雪進一步問問那個爛死的人當時是什麼狀況好估計一下用的什麼降研究作戰對策可當自己回到露營地後忽然現不對勁.

"李師傅!?李師傅人呢?"張國忠現李瑞雪此刻並不在營地在座幾人也感覺到了不對勁紛紛拿起手電四處亂找只見到出是亂七八糟的石頭和植被順著幾個人上來時的路照下去在手電光的范圍內也是不見人影.

"怪了剛才還在這!李瑞雪!!李師傅!"幾個人扯著脖子喊了好幾聲周圍一點動靜都沒有.

"會不會是這子害怕自己跑了?"老劉頭用手電照著山溝子里道.

"不可能呆在這人多再害怕也比自己一個人跑踏實…"張國忠道"我在周圍找找大家呆在這不要動…!"罷張國忠便想順著上來時的道往下找≌下了十幾米只聽龍潭深處又是一聲刺耳的"歿瞋"緊接著便是老劉頭的半聲喊"國…"後面的"忠"字就硬是沒喊出來便又沒動靜了等張國忠回頭現連營地的手電光也沒了.

"誰!?"張國忠趕忙往回爬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覺得自己腳脖子被一雙手嘭的一下拽住了"啊!"這一下就連張國忠也嚇的喊了出來右手一把抓出了匕回身一看原來是李瑞雪.

"噓!點聲!"李瑞雪的聲音像耗子一樣趴在草坑子里一個勁的釋義張國忠躺下.

"李師傅?你怎麼在這?"張國忠看了看李瑞雪的眼睛不像是著了道的.

"張大哥別過去…閻王爺在上邊呢…咱們快逃跑吧…"李瑞雪都快哭了"閻王爺吹喇叭來收人了不跑就是個死啊…剛才我看見閻王爺的車馬隊了嚇死我了快跑吧…"

"李師傅你…"張國忠關掉手電慢慢趴到李瑞雪旁邊"什麼車馬隊?你看見什麼了?"

"你們在那…話的時候我就找了個旮旯想…想方便方便結果就在旁邊那塊大石頭後面一大排的吊…吊死鬼嚇得我一…一…一跟頭就栽下來了…"李瑞雪嚇的磕磕巴巴連句整話都不出來了"當…當時我嘴里不出話來本來還以為自己死了呢現在還…還沒死…哎喲嚇…嚇死我了…"

"你在這呆著別動…拿上這個…"張國忠把一張活符遞給李瑞雪"這張符要是冒煙你就喊我…"

"喊你…要是閻王爺聽…聽見咋辦?"

"閻王爺想找你還用得著聽你自己喊啊?"張國忠抽出匕開始心翼翼的往上爬本來對于上面四個人的安全張國忠並不是很著急因為按憑剛才羅盤的反應上邊的東西應當僅屬障眼法的范疇不會對老劉頭他們三人的生命構成威脅那趙昆成不過那兩把刷子活人都栽了幾年前布的東西怎麼可能讓師兄吭都沒吭一聲就撂倒?但後來一聽李瑞雪看見了什麼閻王爺車馬隊讓張國忠也頓覺心理沒底只恨自己趁天亮沒仔細觀察一下周圍的山勢從剛才"虎口"的地勢看這塊石崖子地形確實比較特別萬一隱藏了什麼能影響羅盤的東西誰又知道呢?

正在往上爬的時候張國忠耳朵里忽然傳來隱隱的歌聲聲音時尖時低像是和尚唱經但仔細一聽又不像亂七八糟也不知道哼哼的什麼內容只覺得後背直起雞皮疙瘩而且越往上爬聽的就越真.

就在張國忠在原地站住想仔細聽聽這歌聲唱的是什麼,聲音從哪來的時候忽然覺得自己的腳脖子嘭的一下又被人攥住了.

"李師傅我不是讓你呆在原地別動麼…"張國忠很是不耐煩的一回頭頭根唰的一下全豎起來了…

上篇:第五十九章 霧靈鬼影     下篇:第六十一章 敲門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