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六十四章 人胄  
   
第六十四章 人胄

看見手電光的地方也就幾十米遠以老劉頭的腳力沒幾步就竄到了跟前.

老劉頭剛要伸手去扶秦戈忽然宋寬從後面呼哧帶喘的跑上來了"別碰他·!"此刻只見宋寬看了一眼老劉頭立刻變得面目猙獰對著老劉頭舉起了槍.

老劉頭也不是吃素的宋寬的手剛一抬老劉頭便下意識的覺察到了槍口的指向條件反射般的飛出了手里的匕當啷一聲宋寬的手槍應聲落地.

"劉前輩!!你後面!!"宋寬捂著流血的手驚慌失措的喊道...

聽宋寬這麼一喊老劉頭猛一回頭立刻也傻了.只見身後站了個人影用手電光一晃現這個人影腦袋的大和身體十分不成比例而且周身上下繞著一團霧氣所以只能看清一個輪廓.

那人影見了手電光身體周圍的霧氣仿佛莫名其妙又多了一層不時的出"咝咝"的聲音也沒理老劉頭慢慢走向倒地的秦戈.滿地的雜草這人影走起來竟然沒有一點聲響.

看著人影朝這邊走了過來宋寬也顧不得手上的傷了慌里慌張的從地上撿起手槍照著人影砰砰砰的就是一梭子子彈.然而直到彈夾打光了人影也沒有什麼反映舉著空槍宋寬張大了嘴下巴動了幾下沒出話來連緩緩後退邊哆哩哆嗦的望向老劉頭.

"人胄..."老劉頭心翼翼的偷眼找地上的匕同時觀察人影的動靜.

宋寬並沒聽見老劉頭的嘟囔就算聽見也不明白"劉前輩....!"宋寬把所有的消寄托于老劉頭"這.♀個人.♀是什麼?"

老劉頭此刻已經心翼翼的挪到了宋寬的旁邊"你盯著這東西我找家伙..."罷老劉頭用手電照了照草叢一把撿起匕."那個車老板呢...?"老劉頭問道.

"跑...跑了..."宋寬磕磕巴巴道"剛..≌才..♀東西在您畫的圖案邊上站了半天...怪我沒沉住氣..一開槍.∏子就跑了.."

"你.∪回去...到我畫圖的地方等我...我馬上過去.."老劉頭用手一推宋寬"對了那個車老板要是再看見他.就喊他名字喊三遍不話就直接斃了...千萬不能走出我畫的那個圖....!"

"那..劉前輩..→一個人..."宋寬轉身想走但還有點不放心.

"快走!"老劉頭回頭怒道宋寬無奈從包里拿出子彈換上.三步一回頭的往回撤."劉前輩別碰秦教授他的身上..不能碰.."宋寬臨走還不忘囑咐一句.

"這荒山野嶺地有人胄.."老劉頭現在覺得以前地一切推理似乎都有問題.人胄是一種天然形成的怨蘖如果尸體充滿怨氣且尸分離一些修仙的畜牲便會從腔子直接鑽進死者的體內以怨體的內髒為食並以此怨體為穴而借助畜牲修仙地陰氣.被占體為穴的尸身也不會腐爛.日久天長畜牲之體會與怨體合二為一也就成了所謂的人胄≤體來人胄可歸為修仙畜牲的一種但與一般修仙畜牲不同的是人胄擁有人的怨氣比一般的修仙畜牲要厲害很多.由于必須是死于"斬"的尸體才有可能在為人胄所以在民國(死刑犯開始執行槍決)以後基本上就沒聽哪出過這種東西而現在都八十年代了在這荒山野嶺里忽然碰上這麼個玩意弄得老劉頭也很是納悶不用肯定跟他老趙家有關否則就算民間搶劫也不可能把人劫到如此僻遠的深山老林里行凶啊..但就算這個斬地尸體是出于趙昆成父親之手他斬的又是誰?

而眼前的況是顯然已經容光煥不得老劉頭慢慢分析了此刻秦戈趴在地上雖然身體一動不動但一條腿卻在不停止的抽搐且時不時的彎曲一下不知道是手電光線所致還是什麼別的原因秦戈的臉黃的象米一樣嘴里不斷吐著黃呼呼粘沫仿佛隨時都會斷氣.

而在秦戈前面也就半米開外的地方那個人胄站了半天也沒什麼反映.

"他娘的他站那想干啥啊..."此刻老劉頭也不敢冒然上前"要麼就過來要麼就滾蛋這秦戈再不救恐怕性命難保呀...啊!!"想到性命難保老劉頭恍然大悟這個人胄並非是沒反應而是在等著秦戈死!相傳人胄身邊的霧氣是怨氣加尸氣所生吸入者會很短的時間內死去一旦活人因吸入這種霧氣而死人胄便會食其五髒(也有傳是食其雙目)以加強自身人的怨氣.

"認識他算倒八輩子血黴了."看了看瀕死的秦戈老劉頭也認命了把心一橫運起真氣用匕割破手指撿起一塊石頭蹭了鮮血照著人胄的腦袋就扔了過去.

這沾了陽血的石頭砸在人胄的腦袋上顯然比子彈厲害得多只聽這人胄出了一聲讓人脖頸子麻的尖叫立即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老劉頭身上.

"來呀..來..來..."老劉頭晃悠著匕挑釁另一只手在背後偷偷的把裝滿"赤硝"的鐵罐子的蓋打開了.

只聽嗷的一聲人胄猛的撲向老劉頭度之敏捷比巴山的"千魂魈"也差不多眼看著這人胄撲到跟前了老劉頭閉住一口氣拼命往旁邊一閃嘩的一聲把多半罐子的赤硝都揚到了這個人胄的身上只聽一聲刺耳的慘叫人胄立即倒在地上打起了滾身子周圍的霧氣頓時散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其身體表面散出來的陣陣白煙夾帶著一種燒腐尸時才有的焦臭味不出的刺鼻.

老劉頭順勢竄到人胄跟前想補上一刀但沒想到這人胄好象不只是擁有人的怨氣用句現代的詞彙形容智商好象也比一般的畜牲高出不少痛苦歸痛苦但看著老劉頭過來了躺在地上伸手就是一下正撓到老劉頭腿上老劉頭頓時覺得痛入心髓一條腿立即失去了知覺"啊"的一聲慘叫便倒在了地上而人胄反而冒著白煙緩緩的站了起來離老劉頭只有兩步遠.

此時老劉頭忍著劇痛用手電一晃終于看清了這個人胄的腦袋看輪廓似乎是一只黃鼬所化其大和身體很不成比例而且"臉"的部分已經扭曲到了惡心的地步有如一塊被刀戳爛了的牛肉除了一個大一點的縫隙象嘴以外根本看不出哪是眼睛哪是鼻子哪能是耳朵.

"你他娘的給我死吧...!"老劉頭咬著牙翻過身照著人胄的大腿就是一戳但此時一來位置和姿勢都不占優二來一口真氣已被腿傷打破這一刀不論力道還是度都差了很多人胄敏捷地往後一閃一刀刺空.

劇痛在身老劉頭也不知如何是好了此刻一條腿已經不聽使喚站都站不起來而眼前這個人胄顯然傷得不重至少將此時的自己置于死地是綽綽有余的...

正愁時老劉頭忽然聽見旁邊的草叢嘩啦一響徹云霄而人胄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東西猛的把頭轉向草坪...繼而後退了好幾步從後退的姿勢看仿佛是在害怕什麼東西.

見此景老劉頭也掙紮著拿出了羅盤只見指針又開始36o度旋轉了.

"完蛋..."自從上次在巴山遇到過羅盤轉圈轉的現象後老劉頭這心里算是座下病了但凡一看見羅盤針轉圈頭皮就緊....

龍潭密室內.

張國忠在玉盒周圍觀察了半天確定了玉盒沒連著什麼機關埋伏之後用匕尖插進了玉盒的縫隙輕輕撬開了玉盒借著手電光一看險些被氣吐血原來里面還有一層木盒.

"真他娘的神經病!"張國忠氣得直罵"怎麼淨整這脫了褲子放屁的事啊?弄得里三層外三層的有他娘的屁用啊?"

看了看好象沒什麼握張國忠干脆用手去掀愛個玉盒的蓋子可是就在自己的手剛一碰蓋子時忽然聽見身後"砰"的響了一聲.

"誰!!"張國忠猛一回頭把匕橫在了胸前用手電一通亂照.

這一聲響讓張國忠立即心跳過聲音都跑調了心想自己不是帶著那塊敲門磚呢麼?怎麼還能出來這種怪聲啊?

一陣心驚肉跳過後張國忠並未現可疑的東西就這麼一個密室犄角旮旯都照過了沒東西莫非是自己太緊聽錯了?

想罷張國忠回過身不敢再用手摸玉盒了直接用劍尖把玉盒蓋向上挑就在這時候忽然聽見身後稀里嘩啦一陣響嚇得張國忠急忙把短劍換了出來轉過身用手電一照只見對面牆壁上塌下來一堆碎石石頭上癱了一灘黑乎乎的東西.

走近碎石張國忠低下頭用手電一照是一具死尸.半倚著癱在牆的凹入處好象是先被嵌入牆里而後用碎石砌在里面的雖沒完全爛掉吧但也已經爛的分不出前胸後背了這一幕又讓張國忠又想起了巴山的"囚殉"深身上下頓時直冒寒氣.

"不會....他娘的這麼巧吧.."張國忠膽戰心驚的掏出羅盤看了看沒什麼動靜.

"嚇死我了..."收起短腳國忠三步一回頭的又回到了玉盒旁邊就在最後一次回頭看的時候借著手電光張國忠剛放下的心立即又提到了嗓子眼只見對面那位的腦袋好象動了一下.....

上篇:第六十三章 觀音像     下篇:第六十五章 圭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