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六十六章 死玉的秘密  
   
第六十六章 死玉的秘密

張國忠想起的自然是那塊敲門磚.記得當時秦戈曾經分析過這個敲門磚其實是一塊"腹背印"印出來的圖形正好是一個觀音像;而這塊敲門磚埋在七叔兒子的房間時那個浪蕩公子竟然連做了好幾天的觀音吃人的噩夢——這一切之間究竟有什麼聯系?是必然還是巧合?

此刻張國忠腦袋里一團亂麻按理單單一塊死玉埋在地里是絕不會讓人平白無故做夢的;而且秦戈曾經分析腹背印可能是地圖也可能是鑰匙就現在的況而地圖的況已經可以被排除了另一個可能性便是鑰匙如果這塊死玉真的是鑰匙的話該如何開啟這把鎖呢?

想到這里張國忠又快窒息了拼命伸直了脖子把嘴探出水面換氣÷面這位黑爺爺簡直就猶如石頭人一樣抱得緊分量足任張國忠拼命的掙脫紋絲不動.

就在換氣的一刹那借著水底透上來的依稀的手電光張國忠從仰視的角度無意中瞄了一眼觀音像"嗯……!!"張國忠差點把水吸到肺里去——從這個特殊的角度觀察這哪是什麼觀音像明明是一個"冥渠"!

何謂"冥渠"?

冥渠是一種供陰氣流動的媒介々山術認為一個器物僅可封禁一個惡鬼或其他冤孽多了的話便又恐其逃脫.在古代很多茅山傳人驅鬼鎮邪的法寶都是祖輩或師徒相傳的(所謂法寶至多是一塊成色不錯的死玉罷了並非是托塔李天王的寶塔那樣精雕細琢的東西)不可能為了某一個不足掛齒的鬼怪而舍棄師傳的寶貝所以便有了冥渠這種東西.其作用就是將惡鬼從一個器物轉移到另一個器物中當施法者用師傳的寶貝封過惡鬼以後可以用冥渠把惡鬼轉移到其他物件上封起來如此一來師承的寶貝便可以重複利用了.

在《茅山術志》中專門有這麼一段"承允子曰:師承之器何以複用邪?劉沫答曰:束之以同物解之以渠.意思就是師傳的寶器怎樣才能重複使用呢?劉沫答道:用相同(屬性的)物品束縛他們以冥渠來轉移他們"這段記載就是專門用來明冥渠用途的.

冥渠有兩種一是以物二是以陣.以物的方法就是以一些屬陰的材料按一定的排列方式構成冥渠;而以陣的方法則是以一些符咒(大體上是以"殄文"為主的"引鬼咒")為媒介.眼前這尊觀音像明顯是第二種也就是以"引鬼咒"為媒介的陣渠.只見一條大概有一指寬的糙線從觀音托玉盒的手背面開始密密麻麻一直蔓延到了觀音像身後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殄文所琢的"引鬼咒"其位置隱蔽直至若非躺在地上仰視是很難看到的.

這個現甚至讓張國忠忘記了此刻的窒息怪不得廖家少爺做噩夢原來這塊玉上雕著的殄文就是"引鬼咒"的一部分!

把腦袋盡量往旁邊斜了一下張國忠仔細的看了一眼這尊觀音像只見塑像左手(本該托玉瓶的手)托玉盒右手施無畏印而右手的子口凹進去了一塊——若非現了冥渠的話這凹進的口很可能會被理解為是一種細致的雕刻技巧但此時看來那口內的凹進部分其高度與那死玉的寬度仿佛極其接近!

"心眼還挺多……"張國忠此時不得不佩服這個趙明川的心機倘若不知道有冥渠這回事就算手里有敲門磚也休想看出這其中的破綻.要麼怎麼來的怎麼回去要麼被這圭鬼活活困死在洞里就算你能找到這這傳國璽也別想這麼容易拿走.

而照現在的況看唯一的方法就是先把傳國璽放回玉盒再把敲門磚放到觀音像的口里但這對于被死死的抱在水里的張國忠而無疑比登天還難.

雖此刻自己的胳膊一下都動不了但腿還是能動的再三琢磨後張國忠決定冒一次險.因為身後的圭鬼大概比自己高出半頭如果自己的雙腳能夠夾住匕利用這圭鬼比自己高出的半頭的空隙戳他一下也許有消讓他松手呢?想到這張國忠一鉚勁兩條腿就像體操中的"直體屈身"一樣呈18o度彎到了頭頂然後手腕猛的一抖手中的問天飛起來二尺多而後兩腿順勢一接啪的一下問天正好落在兩腿中間.

雙腿一陣抽*動之後問天終于從膝蓋部位一點一點的蹭到了兩腳的腳尖.壓低雙腿後張國忠運足了真氣咬破舌尖撲的一口真陽涎噴了上去.

看著匕尖朝下一點點的被抬高而刀尖正好對著自己的腦門張國忠也有點心虛這可不是普通的西瓜刀而是問天萬一落下的位置稍微偏差了哪怕一厘米完蛋的可就是自己了.

"一……二……三……"張國忠猛得一縮頭雙腳一松勁帶著真陽涎的問天匕撲的一下豎直插進了圭鬼的臉中央一直沒動靜的黑大爺此刻渾身一抖雙臂仿佛有些松動.趁著這機會張國忠爆吼一聲把吃奶的勁都使出來了咔嚓一下圭鬼的胳膊干脆被齊根掙斷一股刺鼻的臭味頓時彌漫在整個密室.

以最快的度站起身後張國忠也顧不得找問天了第一時間把和氏璧放入了玉盒砰的一下蓋上了盒蓋;剛一回身又是一哆嗦只見這位圭鬼大叔不知道什麼時候又無聲無息的站在了自己身後臉上的問天已經不見了而臉上此刻又長出一張嘴來.

"三……三口孽魄……"張國忠沒想到這個趙明川竟然會擺弄這種東西.道教認為人有三魂七魄所謂的惡鬼是擁有完整的三魂七魄的整體雖然也沒什麼智商但畢竟知道怕什麼不怕什麼.而在元代的洛降中相傳有一種絕頂秘術名曰"離魄術"就是將死者的魂魄分離;無魄之魂稱為"無臚"無魂之魄稱為"伾臠"也俗稱"孽魄"這種東西沒有任何忌諱什麼都不怕似有金剛不壞之身.而且一旦用傳統的降妖除怪的方法攻擊"孽魄"一次他便會長出一張嘴每多一張嘴其破壞力便增加一層.在茅山術的記載中曆代高人斗"孽魄"的最高紀錄是長出了三張嘴或者古今茅山沒有人能扛到"孽魄"長出四張嘴.本來張國忠以為這東西就是傳最初的那張嘴只不過是原本就有的自己沒看見而已但現在看來可真是長了見識看來這東西不但確實是有而且到了民國竟然還有人會弄.

與這個圭鬼孽魄對面而立雖對方沒有出手攻擊的意思但張國忠仍是一身的冷汗≡明川弄的這個東西顯然是在這"離魂術"的基礎上又自行創新搞了個人造的圭鬼出來巧妙的讓這個尸身以孽魄之力加以圭鬼之怨來守護和氏璧.對于孽魄這種東西曆代先人尚且堅持不過"三口"倘若不是自己有這開門磚在手可能在剛進洞的時候就已經一命嗚呼了.

繞過圭鬼張國忠戰戰兢兢的觀察觀音像右手的子現實際況並不像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口大概凹入了四五寸的樣子內有三道隱隱的凹槽"引魂咒"子外面的口分出三條線分別通向這三個凹槽∨國忠掏出死玉比劃了一下每條凹槽的寬度正好都是死玉的厚度也就是這三個凹槽都可以嚴絲合縫的豎直放入死玉.

"選擇題……?"張國忠的汗又出來了心自己要是懂殄文該多好——這三個槽中肯定有兩個是假的如果懂得殄文找到真正的"引魂位"並不難;但如果不懂殄文死玉塞錯了封在和氏璧里的三魂便會被放出來一旦這三魂與圭鬼身上的七魄合一那便至少是個"千魂魈"級別的東西而到那時敲門磚肯定也就失敗了死得更慘……

蹲在水里張國忠咬牙切齒就此打道回府?和氏璧就在眼前這麼回去太窩囊了;不回去吧萬一蒙錯了憑自己這兩把刷子想出這個洞基本上是不可能.

"唉!命里該有八角米走遍天下不滿升……"老劉頭的話張國忠也學會了年輕就是年輕腦袋一熱什麼都干得出來——如果此刻在洞里的是老劉頭在沒有確切答案的況下是絕不會貿然行事的但張國忠不同此時的他已經打定了主意決定蒙一次……

按張國忠的想法要趁這個圭鬼一動不動的時候先在其周圍布一個陣然後塞死玉——蒙對了當然最好即使蒙錯了這個陣也應該能把這東西困上一兩分鍾而以自己的身手在這期間拿了和氏璧爬出去是沒問題的;而惡鬼與圭鬼,孽魄都不一樣基本上不會上牆自己出去後把洞口一封溜之大吉至于洞里這位黑爺爺就要誰碰見誰倒黴了.

但此刻的屋子里都是水地上很難布陣唯一的方法就是牆但在牆上布什麼陣能困住地上的惡鬼呢……?張國忠邊從包里一樣一樣往外拿東西邊琢磨這時候忽然感覺身上一陣寒戰低頭一看原來自己的手正好拿著趙昆成的父親遺留的瓶子……

上篇:第六十五章 圭鬼     下篇:第六十七章 人陣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