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三十二章 馬陽的報複  
   
第三十二章 馬陽的報複

打掌勺的伙子去打電話報警後柳東升開始詢問老太太為什麼要給這些人錢."你別提了…"老太太歎了口氣原來錢尚貴犧牲的時候局里倒是給了一筆撫恤金至少夠把孩子供到中專畢業再給他買套單元房結婚的(當時還沒有房地產的概念房子便宜的很位置稍微偏點的平房兩間才一千多塊錢單元房也不貴上學也是公費的自己掏伙食費就行)但沒想到禍不單行喪事剛辦完連一個月都沒有錢家就讓偷給偷了上萬塊的撫恤金一分沒剩都給卷走了案子雖然不大但卻驚動了局里的領導連烈士家都偷就算當偷也得講點職業道德吧?案後局黨委下了死命令限期半個月破案否則這筆錢就從包括局長在內所有人的工資里扣當時辦案民警也怒了聯系其他分局及下轄派出所的同志把整個市區翻了個底朝天陣勢不亞于抓全國通緝的重犯.

作案的偷叫馬濤當時也不知道自己偷的到底是誰家作完案後不到一個禮拜就把錢揮霍光了後來馬濤的胡朋狗黨被叫去局里問話這馬濤才知道如此大規模的全市排查是沖自己來的當時就嚇尿了即後悔自己不長眼偷了不該偷的人家又後悔自己花錢太快現在想跑連路費都沒了.

不過後悔歸後悔逃跑是必須的但這一跑不要緊正讓埋伏在火車站的干警撲了個正著經審訊民警得知馬濤作案之後除了花兩千多塊錢給女朋友買了塊電子表以外其他的不是賭博輸了就是請朋友吃喝全揮霍了.

出于私人感把馬濤修理了一頓以後民警便押著他找他女朋友要手表能追回點是點啊但沒想到其女朋友已經失蹤了找了幾天沒見動靜後民警也便放棄了尋找直接把馬濤移交給了檢察院.當時正執全國嚴打馬濤的案子由于性質惡劣一審判了十五年這子不服結果上訴很快就被駁回了按當時看守所民警的話:烈士家都敢偷你還好意思上訴?沒給你加兩年就不錯了…

後來由局長帶頭全局的民警又給錢家捐了幾千塊錢(當時一個人一個月工資才幾十塊錢…)孤兒寡母啊老頭子工傷癱瘓在床還有心髒病一個月6o多塊錢退休金還不夠吃藥的老太太沒工作沒退休金媳婦是合同工孩子上學撫恤金還沒了局里要是再不管這一家人以後怎辦?

"後來我們用大伙給捐的錢開了這家飯館…報國(錢尚貴的兒子)上的是廚師技旋好掌勺…"老太太無奈道…

"那他們…"劉東生指了指牆根蹲著的一窩子人"干嗎給他們錢?"

"以前我們不在這…在鞍山道…當時那個房東忽然死了新房東就是他…"老太太指了指剛才拿錢的大漢"死活也不租給我們房子…非讓我們搬家沒轍我們就搬這來了…我兒媳婦這附近飯館少正好這有房子出租租金也低就在這了…後來…後來…"老太太看了看牆根的幾個人好像有點難之隱.

就在這時候門外兩輛警車開到幾個民警一進屋就明白怎麼回事了押上這幾個大漢就往外走."哎?你們抓我干嗎啊!?我是房東!你們就是袒護你們警察自己!你們是官官相護!不租房子也犯法啊!收房租也犯法啊?我怎麼了我?"為的大漢剛才一不此刻反倒來勁了.

"少廢話!馬上你就知道你怎麼了!"柳東升轉頭道.

"您是…柳隊長吧?"一個民警上前握手"我叫王正是派出所的副所長一聽抓住四五個人我們所全部警力都過來啦…"

"呃…你好!是這樣的這幾個人好像在勒索這家飯館你們先把人帶回去審審我在這了解一下況…"柳東升道"這老太太的兒子以前也是警察犧牲了這是烈士遺孤…以後你得多照顧照顧啊…!"

"噢!好!好!沒問題!…哎呀老人家你怎麼不早找我啊…"王所長一揮手幾個大漢被如數押上警車.

"老人家他們都抓起來了您接著吧…"看著警車開走了柳東升繼續和老太太聊了起來.

"我們家就是掃帚星啊…"老太太無奈到"我們搬到這來沒幾個月這間房的房東也忽然死了然後這幫人就又竄出來了不過這回倒是沒轟我們走…而是把房租漲了一倍…原來一個月一百八包水電費現在一個月三百五啥也不包…"

"這家房主也死了?叫什麼名字?"一聽這房主離奇死亡的事柳東升忽然想起了那個張悅(劉長友家隔壁的前任房主也是離奇死亡房子被死者陳俊生低價買走).

"叫王百福…他一死弄的我們也不敢再搬了自己苦點就苦點吧…別再方死誰家人啊…"到這老太太眼淚下來了"你我們家到底是造了什麼孽了怎麼這麼倒黴啊!"

"老太太您別著急房租的事我想辦法解決!"柳東升歎了口氣拉開手包看了看還有一百多塊錢干脆全掏出來了.

"哎…同志您這是…"老太太驚訝的看著扔在櫃台上的一百多塊錢"這錢我們不能要!"

"這是他剛才勒索您的錢!"柳東升道"一個月就一百八!這房子敢租三百五…要瘋啊他…"

"可是…"老太太還是猶豫.

"老太太他的工作我來做!您先忙吧!"話間柳東升拉開了飯館門"對了派出所怎麼走?"

"出門右拐見口再左拐就到了…"雖老太太不好意思但錢尚貴的媳婦倒是滿臉的感激.

派出所內為的那個大漢正在跟民警扯皮由于那個人確實是房主所以民警明知道里邊有問題也沒轍♀時柳東升開門進屋了自己搬了把凳子坐在了民警的旁邊.

"喲柳隊長您過來啦…"王所長一臉的無奈"這個人叫武斌好像的確是房主啊…"

"我知道他的確是房主…"柳東升把嘴湊到了王所長耳朵邊上"您和這位同志能不能回避一下我想單獨和這個人聊聊…"

"哎…行…"王所長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點了點頭便和另外一個民警出了屋.

"告訴你!想讓我降房租沒門!他愛租不租!我還不願意租給她呢!"看派出所的民警不能把自己怎樣這個武斌還來勁了.

"別跟我扯皮…吧!王百福怎麼死的?"柳東升向來喜歡開門見山.

"這…"一聽王百福三個字武斌的臉色立即一變"他…他怎麼死的…關我什麼事…?"

"你們老大是誰?"柳東升接著問.

"什麼…老大?我們家就我一…一個兒子…我就是老大…"武斌明顯有點傻.

啪的一下柳東升拍了一下桌子嚇的武斌渾身一抖"你的罪過夠槍斃兩回了你知道不知道?"

"我…我有什麼罪過?"武斌雖然還是嘴硬但腦門子上明顯多了一層汗.

其實一開始柳東升也是在使詐當年錢尚貴活著的時候也抓過不少人還都是毒販子難免有仇家現在家屬遭報複跟眼下的文物案有沒有關系還很不一定雖那個飯館的前兩任房主都離奇死亡了但也不定真是巧合啊不過此時武斌腦門子上的汗卻加深了柳東升的懷疑俗話做賊心虛眼下的案子就算和文物案無關多少也得有點貓膩.

"不是吧?"柳東升看了看表"那咱去分局…"

"哎…警察大哥…"一聽分局武斌也有點傻眼"我…我…咱能別去分局麼…"

"吧…"柳東升也沒想到這子看著五大三粗的怎麼這麼不禁嚇唬啊看樣子是常進局子知道一旦進了分局想扛著不難想出來更難…

"這都是馬哥的主意…"武斌道"他用我名字買房子讓我把那家人轟走就行…"

"買房子寫你名?我怎麼碰不上這麼好的事啊?"柳東升有點不信.

"哎警察大哥你不知道當年他弟弟要不是那家人不至于判十五年啊!"武斌道"他爹媽都死了他對他弟倍兒好為這事倍兒生氣!"

"他是馬濤的哥哥?…你們這幫***混蛋王八蛋瞧你們這點出息!偷人家烈士的撫恤金還有臉報複人家孤兒寡母!?你們還是人不是?"柳東升一嘬牙花子差點氣樂了這都什麼邏輯啊…"那個馬哥叫什麼?"

"馬陽!"武斌道.

"馬陽!?"柳東升渾身一激靈這個人不就是張健供出來的那個掌櫃的嗎!"你認識馬陽?"

"是啊…我們打一起玩起來的…"武斌一臉無辜"警察大哥我可什麼都不知道我就負責收房子轟人而已…"

上篇:第六十八章 遺憾山中     下篇:序 洞徹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