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一章 不速之客  
   
第一章 不速之客

有了錢張國忠第一件事便是完成師傅的遺願——重修通天觀為了盡可能的將通天觀恢複原貌張國忠不惜重金聘請建築設計院的專家到操場河村實地考察並根據村民的回憶以及殘留的地基確定了設計圖折騰了大概五六個月一座嶄新的通天觀算是落成了而且還通了電和自來水此外張國忠還親自到龍虎山聘請了幾名道友前來通天觀主持日常的法事這麼一折騰這通天觀的香火反倒旺起來了.

忙乎完通天觀的事張國忠開始學習駕駛拿到白本後(那時的駕照有實習駕照和正是駕照之持實習駕照安全行駛滿一年後才可轉為正式駕照那時的實習駕照俗稱"白本"正式駕照俗稱"本")直接賣了一輛桑塔納一時間街頭巷尾鬧的沸沸揚揚什麼的都有(大體上是氣人有笑人無的話甚至有造謠的)張國忠無奈干脆舉家搬遷至郊區居住順便在李村投資開了一家養雞場和一家養豬場自己當起了總經理並把李村長的兒子請來當了廠長.

白天張國忠偶爾在場里溜達溜達但大部分時間是在家里鑽修法理陣圖以前因為學藝不精險些把命送了但現在有了時間有了錢是時候該提高提高了.

老劉頭則充分的體現了老一代人"有錢先買房子置地"的心理一次性買了六套單元房干脆把陳嬸的幾個親戚都接進來住了自己住三套也算是老來得福了.

光陰似箭一轉眼的功夫.時間進入九十年代這幾年里張國義可算得上是官運亨通了≡從吳局長退休後又調來了一個孫局長沒兩個月就被張國義拍得連北都找不著了短短幾年的功夫張國義從局長秘書兼司機一下子爬到了局長秘書兼局長辦公室主任的位子張毅城的中考成績雖是一塌糊塗但有孫局長親自批的條子.還是順利的考入了一所市重點中學.學校是張毅城自己挑的當然就是柳蒙蒙考的學校.

這一天老劉頭吃飽喝足了正躺在躺椅上聽戲.忽然門鈴響起此時陳嬸不在家老劉頭只好自己去開門.

"誰呀!?"老劉頭八百六十個不耐煩.

"我!"門外的聲音好像挺耳熟的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是誰了.

"你是誰啊?"老劉頭披了件衣服開門一看立刻就是一寒戰只見門外這位一身白色中山裝短.白頭一個讓自己頭疼的名字立即浮現在眼前——秦戈後面還跟著一男一女都挺年輕但沒見過.

砰的一聲老劉頭把門關了個嚴嚴實實"你找錯人啦!走吧!"

吃了閉門羹身後兩個年輕人都是一臉的無奈唯獨秦戈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的微笑不慌不忙的把一張照片從門縫底下塞了進去然後看著手表伸出手指頭開始讀秒五,四,三,二…

當秦戈讀秒讀到一的時候門忽然又開了只見老劉頭戴著老花鏡正在看相片"秦爺俗話夜貓子進宅無事不來你想干什麼直接吧!"老劉頭手里的照片是一個漢武帝劉徹禦用的玉制酒樽如果是真品的話與傳國璽一樣也是無價的寶貝.

"劉先生這里話不方便咱們能進屋麼?我們找了兩天才找到你家."秦戈面帶微笑微微鞠了一躬.

"行吧…算我倒黴認識你…"老劉頭將三人讓進屋里.

"這位是礙爾訊孫啟林先生的私人壁"秦戈介紹道"這位是劉丹考古專家."

"哦兩位好啊…"老劉頭賊眉鼠眼的偷瞟了這兩個年輕人只見這個所謂的私人壁看挺胸抬頭的氣質應該是練過的走起路來有板有眼八成是當兵的出身而這個所謂的考古專家花枝招展的好比電影明星一樣不曉得秦戈帶他們來又有什麼居心.

"是這樣的我們消您能幫一個忙."秦戈還是以前的話風格開門見山決不拐彎抹角.

"幫成了這個就送我?"老劉頭捏著照片狐疑道.

"即使幫不成只要你肯幫這個就送你但我相信你能成功."秦戈上來就先把老劉頭的退路給封死了.

"有這麼便宜的事?"老劉頭仔細看了看這張玉樽的照片"不會是假的吧?丑話得頭里上次那種事我可不去!"

"這是孫先生的鎮宅之寶經過放射性元素的半衰期鑒定是真品.而且我保證這次不會有握的我保證."秦戈從包里拿出來一張人體胸部的x光片"劉先生你認得這個麼?"

"認得這不是胸透的片子嗎?告訴你我可不懂西醫找我治病你可找錯人了.

雖假裝漠不關心但盯著玉樽的時候老劉頭的眼角里還是露出了一絲難以掩飾的貪婪.

"劉先生你看著里…"秦戈指著片子心髒部分的一個點"這並不是異物而是一個腫塊."

"然後呢?"老劉頭也注意到了在x光片上的心髒部位有一塊暗暗的陰影只有逆著日光燈管才能看出來.

"這是啥?瘤子?"老劉頭舉起x光片"良性的還是惡性的?"

"錯劉先生我們懷疑這是一種詛咒."劉丹忽然開口道"不瞞您x光片上這個人是孫啟林先生的兒子也是我的朋友前不久他要去埃及考古但後來被人現昏倒在開羅街頭現在我們甚至不知道他去的是什麼地方."

"詛咒?"老劉頭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埃及的詛咒尤其是法老詛咒♀東西自己倒是聽過在西方傳得神乎其神的但一直以為是以訛傳訛."逆怎麼能確定這不是病?"

"他的脈搏和心跳都正常但在美國最好的醫院醫生卻沒辦法讓他醒過來"秦戈若有所思點燃了煙斗"而且最離奇的就在孫少爺出事後的第五天一艘渡船從尼羅河打撈除一具尸體〃過其身上的護照確定那個死者就是玉孫少爺一同出去埃及的好友經過尸檢現那個人的心髒位置也有這樣一個腫塊.而且此人並非死于溺水……"

"莫非尸他殺?"老劉頭也有點奇怪這和前兩年遇到的降頭術倒有點像只不過聽起來更怪.

"法醫也不能確定他的死因…"秦戈默默道"但法醫死者的腦漿已經變成了橙黃色而且像桔子汁一樣的稀…"

到這多年未出山的老劉頭一抬眼正好看到窗台上放著半瓶桔子水汁不管從顏色上海市稀釋程度上都跟秦戈的描述十分吻合這股惡心勁就甭提了.

"此外這次同行的還有三個人也失蹤了埃及警方懷疑他們已經死了但到現在為止還沒找到尸體特別是其中一個英國人曾是大英博物館的席顧問他的失蹤在英國的學術界引起了很大震動…"劉丹繼續道看來這名女子雖看著像花瓶但起話來卻有著十足的學術氣質有板有眼一絲不苟像個辦正事的."我們這次來主要想請您去救孫少爺如果真的是詛咒的話孫少爺的症狀顯然比他朋友輕了不少經過一聲的腦部cT檢查他的大腦病沒有異常身體對外界刺激有反應有腦電波明他還是有意識的只不過是深度睡眠但讓醫生束手無策的是他的腦電波在一天天的減弱醫生估計如果照這樣展下去最多三到五個月即使能薄命也會成為腦死亡."

"埃及我不去有在先!"老劉頭伸出一個手指"這是第一條還有一條詛咒那東西我沒碰過只能看看不行的話我可就不管了但這玩意我得帶走…!"老劉頭手里拿著玉樽的照片晃悠著.

"沒問題!"看老劉頭答應了秦戈長出了一口氣"劉先生孫先生給您的邀請函我們帶來了消您明天能辦一張護照大使館的朋友我們已經打好招呼了可以志軍誒辦理簽證.我消您能在後天做好一切准備!"

"你別那麼著急啊!我得跟國忠打個招呼順便問問他去不去…"提到張國忠老劉頭恍然大悟"對了秦爺這事你怎麼不找國忠直接來找我啊?"

"你覺得張掌教會對那照片上的東西感興趣嗎?"秦戈微笑道.

"咳他娘的又讓這老子給涮了…"老劉頭嘟囔.

第二天一大早天剛蒙蒙亮老劉頭就騎車去了張國忠家結果卻讓他大失所望原來張國忠和張毅城還有一位公安局的同志前兩天去山東了而且是帶著短竭的但酒精干什麼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也不知道;往哪怎麼聯系還是不知道.

"嘿!這個兔崽子翅膀硬了去干啥也不打個招呼…"老劉頭一肚子郁悶的騎車回了家剛到家門口就現昨天那個私人壁艾爾訊坐在一輛轎車里正兩眼警惕的四處亂瞟現老劉頭回來了立即一本正經的走下車"劉先生秦先生安排我開車送您辦出國手續他消我們明天這個時候能坐在飛機上…"罷擺了個"請"的姿勢.

"開啥玩笑欺負我歲數大不懂行啊?"老劉頭把自行車一支看都沒看轎車"光開證明少得一個禮拜!明天走夢話哩……"

上篇:序 洞徹殄文     下篇:第二章 瑟琳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