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七章 盜墓者之顱  
   
第七章 盜墓者之顱

"出來!"艾爾遜端起槍緩緩的走進一根很粗很粗的石柱子猛然間繞到柱子後面什麼也沒有.

"別太緊張……"秦戈從柱子另一側心翼翼的繞了過來"這不可能有人可能是你太緊張了……"

"但願如此……"艾爾遜鎖上閉"不過我覺得還是兩人一組比較好我覺得有點不大對勁!"

"好!我跟你一組!"老劉頭比較同意艾爾遜的看法憑借自己以往的經驗也覺得這座古城有一種不出來的怪異"丫頭秦爺就麻煩給你了……"

"劉先生您好像和秦教授有些誤會……"艾爾遜把槍背到背後跟著老劉頭往古城深處走去.

這座古城從露在沙子外面的部分判斷其整體規模大概相當于十來個足球場大在當時來講絕對是都城級別的所有外露的建築都比較恢宏而且城市布局也比較寬松功能分區也很明確從一些建築遺跡判斷外露的部分大概是一個市場從市場的規模不難看出這個城市在興盛的時候其規模並不于當時的芙斯塔德(開羅)甚至還要大.

廢棄這樣一座城市而且要修神廟來祭奠不曉得是什麼原因.在劉丹看來有可能是因為某種未知的傳染病或天災但秦戈並不同意這種看法雖天災可以解釋城前的神廟但一來這座宏偉的古城並不像是遭遇了天災的樣子二來如果有天災的話人們很可能等天災過了在搬回來從地圖上看此城的遺址可以很科學與尼羅河之間的距離正好是洪水泛濫不到的距離所以洪水的可能性可以排除.而且過了三千多年此城仍未完全被沙漠淹沒所以像樓蘭那樣面臨沙化威脅的可能性也基本可以排除如果是瘟疫的話雖可以解釋城市為何荒蕪但埃及人不可能傻到分不清疾病和詛咒.在秦戈看來倒是戰爭的可能性大一些但一樣解釋不了城前的神廟唯一有可能解釋一切的就是整個城市都受到的詛咒.

"難道真的是詛咒?"現在的秦戈對所謂的自然現象可是蠻信的.

"不應該!"劉丹也在邊找邊琢磨."法老的詛咒沒那麼惡毒!"古埃及人非常熱愛且尊重生命古埃及的帝王對待臣民十分仁慈即使是修建金字塔的奴隸和工人也會受到良好的飲食和醫療待遇最新的研究顯示王室還會定期向他們支付工錢只有打擾法老休息的人才會受到法老的詛咒這些詛咒只是針對進入墳墓的人不可能有法老無緣無故詛咒一個城市而且不是每一個法老都會詛咒別人因為根據一些記載法老的詛咒是由僧侶或巫師執行的法老本身並沒有詛咒別人的能力.

"哪你覺得有沒有可能是巫師給這座城下的詛咒?"秦戈雖也是考古學家丹對埃及的曆史並不是很了解.

"沒可能埃及的詛咒並不像傳中的那麼厲害詛咒一個人都很難更何況是整個城市了.如果真有這樣的人法老也不會容忍他的存在."

正在探討著忽然手中的金屬探測器響聲有所加快(秦戈這次所持的是當時最先進的軍用金屬探測器探測半徑達到15米探測深度也接近三米)一個已經被沙子埋到一半的屋子里好像有一些況.

"進去看看……"秦戈抽出手槍低頭進了屋子.

這好像是一處貴族的住所房間面積很大屋頂已經沒有了屋內空空如也——至少露在沙子外面的部分如此牆上似乎有雕刻的痕跡但已經完全沒辦法辨認了在這個屋子的中心點金屬探測器的響聲達到最快看來東西就埋在這中間.

"秦教授這里好像有點怪……"劉丹走進屋不停的左右看.

"哪里不對勁?"秦戈也感覺有點怪丹卻不出來哪怪.

"這里好像近期被人挖開過不知道是不是孫亭他們干的."憑借著多年的埃及考古經驗劉丹現屋子中間的沙子明顯比四周要低雖孫亭出事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但此處的風沙並不厲害所以還能看出一些痕跡.

"很有可能……他們挖這里干嗎?"秦戈從背後拿出折疊鏟開始挖砂子沒挖幾下就碰到了一個硬梆梆的東西.

"這是神廟?"秦戈放下鐵鏟開始用手挖逐漸的一個鐵箱子呈現在二人面前大和一台電烤箱差不多但很重.

"古埃及人的箱子!這家肯定是個貴族阿朗戈快毀滅的時候冶鐵術才剛剛傳入埃及而且當時埃及的國內鐵礦並不是很多所以鐵的價值跟黃金相差無幾擁有這麼大的鐵箱子這家人是個很富有的貴族!但不知道為什麼把這麼貴重的鐵箱子留在這!"劉丹仔細觀察著鐵箱子外的花紋"這個箱子好像並不完全是鐵的外表好像還有某種神秘的防腐層過了三千多年竟然沒什麼腐蝕真是奇跡……"

"箱子外面刻的什麼?"秦戈問道.

"俄塞里斯(osiris)這是古埃及神話中邪惡的神傳如果法老的靈魂沒能通過金字塔的縫隙飛向天空那麼他的木乃伊就會變成這種邪神."劉丹拿出放大鏡仔細看著箱子外圍的圖案"俄塞里斯帶領著他的軍隊在屠殺殺人的方式很奇怪好像強迫俘虜喝下某種毒藥然後俘虜便會喪生本性.成為俄塞里斯的奴隸……這些人力大無窮而且……"劉丹瞪大了眼睛"而且沒有影子!"

"沒有影子?"秦戈也湊了上來"阿遜我們現了一些況請到我們這里來!從咱們進來的地方往東北方向……"

"我們也現的重要況!"對講機里傳來艾爾遜的聲音"我們現了一個通往地下的通道!"

"通往地下?"秦戈一皺眉"我們現了一個鐵箱子箱子表面的內容好像與阿朗戈的詛咒有關你們先來一下那個通道咱們一起下去!"

"要不要咱們先打開?"劉丹道.

"不行!這個先要讓劉先生看一下是否能打開!"經曆了上次那些事後秦戈也信邪了認為這種東西還是找老劉頭先確定一下比較好.

大約過了十幾分鍾老劉頭和艾爾遜一路跑進了門.

"沒啥事……好像……"老劉頭拿著羅盤看了半天."這個箱子是鐵器鐵器不透陰陽所以這里面有沒有握我不能確定."

"我來打開他!大家退後!"艾爾遜上前就要開箱子.

"等等!"老劉頭湊到艾爾遜跟前抓出一把銅錢在地上擺了個奇怪的圖案又從不兜子里拿出張符腋在了艾爾遜的腰里"不知道管用不站在這個圈里開箱子腳別出圈!咱們退後!"老劉頭著和秦戈劉丹退出屋子又在門口的地上畫了一通"日出東方赫赫大光.五兵鎮庭為我金剛!急急如律令!"念罷抽出龍鱗匕砰的一下插在門中央.

"艾老弟身邊的那個叫'兩界符’門口這個叫'定門陣’就算箱子里真有那東西應該也傷不了艾老弟↑出不了這間屋……"老劉頭道"不過這茅山陣法對付埃及這東西管用與否我心里也沒底."

"您所指的'那東西’……究竟……是什麼東西?"劉丹嚇得話都哆嗦了別看她是干考古的但卻最怕那些神鬼的東西.

"鬼啊!還能有啥?"老劉頭也很驚訝.心怎麼折騰了半天這丫頭怎麼連對手是誰都沒整明白啊?不過這句話一出劉丹倒是徹底崩潰了.

艾爾遜蹲下身子先是取出護目鏡和防毒面具戴上了橡膠手套以防箱子內有毒.而後開始檢查鐵箱子周圍有沒有什麼特殊的機關在確定的箱子外沒什麼握後將折疊撬棍尖插進了箱子縫.

砰的一聲箱子被撬開了.

箱子內放著一個死人的頭骨和一卷羊皮羊皮缺了一塊看形狀就是孫亭拿的那塊可以肯定孫亭打開過箱子.

"好像沒什麼問題!"艾爾遜沖門外的人喊道"這個箱子孫亭打開過!"

"確實沒啥問題!"老劉頭看了看羅盤沒什麼反應.大家進去罷!

"天呐!"劉丹拿起羊皮"這位大俠是個盜墓賊!"

"你怎麼知道?"秦戈問到.

"人家這叫科學研究!"老劉頭嬉皮笑臉的逗劉丹"這不是盜墓純粹是為了研究……"

"這張羊皮上面記錄了不下十五座金字塔的內部結構……這里還記錄這從各個金字塔里都偷了什麼東西……"劉丹撇了一眼老劉頭氣的滿臉通"這是胡夫的這是傑德卡拉的天連圖坦卡蒙的金字塔他也光臨過這是哈夫拉的……咦?"

"怎麼了?"秦戈皺眉.

"孫亭撕下的也是哈夫拉的金字塔的內部結構圖這羊皮上也有!這個盜墓賊為什麼要把哈夫拉金字塔的結構圖畫兩遍?而且孫亭撕為什麼要撕走其中一個?"劉丹一腦門子問號"快把孫亭包里那張羊皮給我看看……"

艾爾遜從包里取出了孫亭身上的羊皮地圖遞給了劉丹.

"我的天……"劉丹倒吸了一口氣瞪大的眼珠子"難以置信……"

上篇:第六章 失落的古城     下篇:第八章 冥界之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