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八章 冥界之梯  
   
第八章 冥界之梯

"怎麼了?"秦戈湊上前眼珠子頓時也瞪圓了"真是奇跡"

只見劉丹將孫亭的羊皮按形狀對到了整張羊皮上上面的哈夫拉金字塔竟然成了倒的!

"這是怎麼回事?"秦戈不解"倒金字塔?"

這是……這不是哈弗拉的金字塔!這是代得夫拉的金字塔!通往冥界的階梯!劉丹驚歎道"金字塔被埃及人認為是通往天空的梯子!法老認為死後可以通過金字塔登上天空…"劉丹的語氣有些急促甚至一時間已經組織不出連貫的話了.

"我來替你!"秦戈畢竟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意想不到的事見得多了"法老要想上天金字塔就要建在地面上當往上爬的梯子;法老想入地金字塔就倒過來建到地下當入地的梯子!而代得夫拉如果真像傳中的那樣是阿努比斯的兒子他死後肯定要回到地獄去!所以它的金字塔是個倒金字塔而且建在地下是這樣吧?"

""對!對!我想的就是這個!"劉丹一個勁地點頭"而且按這個羊皮上的文字記載代得夫拉的金字塔就在阿朗戈城的下面!內部結構和哈夫拉的金字塔完全一樣只不過是倒著的而且…"

"而且什麼?"秦戈問道.

"而且按羊皮上畫的比例這代得夫拉的倒金字塔體積至少是哈夫拉金字塔的兩倍甚至還要多!"

"箱子里有字!"在一旁檢查箱子的艾爾訊忽然喊道"蓋子里面刻著字.阿丹尼看這是什麼意思?"

"打擾法老安甯的人將可怕的詛咒帶到這里邪惡的俄賽里斯因此降臨…他的頭顱將平息法老的憤怒詛咒將成為曆史…"劉丹柱子翻譯著到最後皺起了眉頭"這句我不太明白這個卷軸型的文字大概是書面記錄的意思.這個字和詛咒放在一起並且詛咒在前卷軸在後意思有可能是詛咒會成為曆史也有可能是一些書稿引來了邪惡的詛咒…"

翻譯到這里地個人不約而同地看了看劉丹手里的羊皮."丫頭…如果你第二個猜測成立的話…這東西…八成是各邪物啊……"

"啊!"劉丹一聲尖叫將羊皮扔在了地上"劉……劉先生…你……可別嚇唬我…"

"我不嚇你…"老劉頭撿起羊皮拍了拍上面的沙子"我早就懷疑這東西邪!艾老低音出那個影子的時候我就懷疑!"

"這盜墓賊還敢在城里住這麼好的房子…"艾爾訊拿起箱中的頭顱端詳了一下"怪了阿丹…這個城離現代大概有多少年?"

"三千年左右吧沒有確切記載只有傳怎麼了?"

"三千年不至于有這麼大差距啊沒進化好?"艾爾遜更奇怪了."阿丹我不懂生物學但人體構造我懂點你看這個人的腦袋怎麼長了個窟隆阿?"

"嗯?"劉丹低下頭拿起頭顱現在顱骨後面的確有一個奇怪的洞直徑大概與子彈差不多洞四壁很光滑"這個洞會不會是…他死亡的原因?被什麼東西打的?

"不可能!"艾爾訊拿過頭顱又看了看"雖然我不是法醫但畢竟干了這麼多年公安這個洞不可能是鈍器所傷而且從邏輯上推理此人應該死于砍頭因為根本沒必要向將其打死然後砍頭…"

"這個人的死因不重要!"秦戈想了想"大家不要在這浪費時間了既然阿朗戈就在下面劉先生我認為你和阿訊現的那個通道口可能會是入口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去看一下!"

"行…秦爺你指揮…"老劉頭沒精打采地出了屋劉丹思想斗爭了半天雖害怕但此時唯一能看懂那羊皮地圖的就是自己也只好戰戰兢兢地拿起孫亭撤下的那一片羊皮跟著大隊人馬出了屋.

一處寬敞的大房間內艾爾訊合秦戈用撬棍一嗲一點的敲開了一塊大石板石板周圍的沙子有明顯被挖過的痕跡不用肯定也是孫亭等人干的石板下面是一條黑漆漆的洞如果這真的是盜洞那麼這埃及盜墓賊的隱蔽技巧與敬業精神要比中國盜墓賊強得多為了盜墓竟然在城里買了套大宅子做掩護而且還把洞挖地還挺寬敞直徑少一米多好像還挺深這種工程量如果一個人承擔少的幾個月.

艾爾訊從包里拿出信號槍朝著洞內砰地一槍一顆照明彈直奔洞底大概有四十米來的深度照明彈落地.

"阿丹代得夫拉當權的年代里這個阿朗戈程差多少年?"艾爾訊問道.

"一千五百年之間吧怎麼了?"

"你那盜墓賊怎麼找到的?"地上是城市地下是沙子他怎麼就知道幾十米深的地下有墳墓?"艾爾訊此刻真是服了這幫古代人了.

"盜墓者都是曆史學家甚至比我們還專業!"劉丹無奈道"有的時候他們找墳墓並不依*表面特征而是從曆史文獻中找線索甚至憑借其他墳墓中的線索順藤摸瓜……有很多東西我們都自歎不如……"

"是啊人家也得搞科研啊對不?"劉老頭也來勁了……

"我先下秦教授你看我的信號!"艾爾訊固定了繩子戴好了防毒面具打開沖鋒槍的閉順著繩子就要下洞.

"等等!"劉老頭從布兜子里掏出了一個盒子取出一塊品相極爛的玉佩掛在艾爾訊的脖子上"下去吧!感覺不對勁就把這塊玉佩掰成兩半!"

"恩!"艾爾訊點點頭開始順著繩子往下爬.

"劉先生我消你帶上這個!"秦戈把一把手槍塞給劉老頭"這樣打開閉瞄准目標扣扳機明白麼?"

"哎秦爺上次你還沒有吃夠虧啊!"劉老頭抽出龍鱗"以後你要是真有閑功夫砸炮槍倒不如下點心思去搞一把真家伙!比你那玩意有用多了!"

"不是我不想……"秦戈一歎氣"這玩意實在是可遇不可求……"

"阿訊沒有握!"劉丹低頭看洞內只見艾爾訊揮著手電示意可以下去.

劉老頭,劉丹,秦戈依次順著繩子下到了洞底.

地下的氣溫不知比地上低了多少劉丹直打噴嚏.打來手電一條捎帶下坡的典型古埃及式墓道呈現在眼前墓道四周刻滿了壁畫與浮雕墓道前方一片漆黑看不清究竟有多長這讓秦戈不禁想到了當年的八山藏寶洞.

"沒錯……"劉丹撫摩著墓道牆壁的壁畫"這是金字塔的入口那個盜墓賊的確不簡單竟然一點都沒挖錯……順著這里下去會分為兩個通道一個通往法老的墓室一個通往王後的墓室主通道和通往那兩個墓室的通道大概為'F’型構成這兩個墓室一般況下是封閉的但地上的金字塔會有通風道與外界聯系我不知道這個地下金字塔是怎麼解決通風問題的而且代得夫拉是否有王後也沒有記載!"

"咱下來干啥?"劉老頭忽然莫名其妙的話了.

"就孫少爺啊!"秦戈有點急了心想這劉老頭也太沒譜了開玩笑也沒有這麼開的啊!

"咋救?"劉老頭倒是不著急.

"這……秦戈一時間也沒有詞了是啊地方找到了原因也找到了稀里糊塗下來卻不知道要干什麼.

"連他們埃及自己國的老鄉都跑得沒影了咱現在這兩眼一摸黑的咋救?"劉老頭手一叉腰皺著眉頭問秦戈.

我們可以炸掉這個金字塔!我這里帶了至少一公斤炸藥至少能夠毀掉法老的墓室!艾爾訊開始出餿主意.

"不行這里是古跡怎麼能夠毀掉呢?我們會成為曆史罪人的!"

劉丹強烈反對.

"都不要吵!"秦戈此時腦袋里一團亂麻"這種東西就算炸也不一定能解決問題…劉先生…我想問你巴山藏寶洞里那個畸形嬰兒的詛咒你是怎麼破解的?"

"第一巴山那個是降術不是詛咒;第二那是解的了一時解不了一世最後不是又活過來了麼?第三那個時候有個寶貝玉碹現在沒有第四…第四…反正這他娘的萬千是兩碼事!"老劉頭也郁悶了現在都不知道敵人是誰除了艾爾遜碰上那個沒什麼能耐的影子外基本上也挺順利也沒碰到所謂的什麼詛咒大伙一切正常就算是要救人從那救啊……"就在這個時候艾爾遜忽然突突突的開起了槍沖著黑暗的墓道深處就是一梭子子彈嚇得劉丹差點暈倒在地上."怎麼回事!?"老劉頭和秦戈各自抄起家伙."這次沒看錯…"艾爾遜咬牙道"絕對有人!""是有況!"老劉偷掏出羅盤現指針大幅度的轉了一下又不動了"埃及這玩藝太怪好像能隱藏自己的陰氣…好像只有他活動的時候盤子才有反應…"

上篇:第七章 盜墓者之顱     下篇:第九章 阿皮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