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十三章 尸穴  
   
第十三章 尸穴

劉丹接過石塊現上面烏烏塗塗的一片整塊石頭顏色一邊深一邊淺借助這種冷光軍用手電觀察石塊上顏色身的部分很像血跡.

"這…的確是…血"丟了一魄的艾爾訊話多少有點磕巴憑借其豐富的偵查經驗判定石塊上的痕跡就是血液.

"還有…"秦戈也撿了幾塊碎石用指甲扣了扣一些半干不干粘黏糊糊的東西被扣了下來"著到底是什麼?"跟老劉頭擁抱後秦戈的筆記已經基本上算是失靈了聞了半天也沒聞出來是什麼東西.

"好像是…人的內髒…"雖然艾爾訊的鼻子也聞不出什麼味了但這地方除了人和蛇基本上不會有別的動物而眼前這臭烘烘一坨坨的東西顯然不是蛇身上的.

掏出羅盤老劉頭的眉頭有皺起來了只見指針直挺挺的指著爆破洞的方向不論老劉頭身子怎麼轉指針的方向始終不動儼然變成指南針了.

"聚陰池?"老劉頭自自語"不像啊…"理論上講羅盤的指針是通過陰陽氣息的偏差來知識陰陽的只有陰氣或陽氣出現壓倒性的偏差時才會失靈而眼前這被眉過的盤子竟然再次出現了失靈的現象明其陰氣強度已經達到了難以想像的地步甚至可以是一個陰氣的反應堆.

此時艾爾訊已經把爆破洞挖通了」門並不厚大概只有一米不到里面黑洞洞地就算不用羅盤憑借人的生物本能也能感覺到洞內呼呼的陰氣拂面就連秦戈也產生了一種隱隱的恐懼感.

"咱們最好…先不要進去…"劉丹作為女孩子⌒覺本就比男人敏銳加之先前的恐怖經曆以及艾爾訊挖出的一坨坨的人內髒已經不敢想像洞那邊到底有什麼東西了.

"來者不怕怕者不來…"艾爾訊少了一魄反而成了個傻大膽從包里拿出信號槍裝了一枚照明時間為一分鍾的懸浮式照明彈對准洞口嗖的一聲了進去.然後探頭往里看了看"什麼都沒有我先進!"罷把沖鋒槍從背後摘了下來拉了一下槍栓爬了進去.

"咱們別全進去!"老劉頭抽出龍鱗匕破天荒的從秦戈腰里把手槍拔了出來別在自己腰里"秦爺外面應該不會有握你也丫頭在外面等著.等我們信號你們再進去°這把槍好像能大赤硝彈吧?"

"劉先生果然高明!"秦戈沒想到老劉頭就憑自己開槍大人胄時的硝煙就能斷定子彈中有赤硝"這槍後坐力很大開槍時握緊免得…"

"得啦得啦.教過八百六十回了猴也學會了…"老劉頭跪下身子開始進洞"對了…如果我喊封洞…你們就把洞堵上…!"

"劉叔叔!"聽見這句話劉丹又不放心了"我們不會堵住洞口的!死也要死在一起!"

"傻丫頭你當我是王成啊*!?我是怕那些東西跑出來!"老劉頭這個郁悶啊.雖自己也沒什麼把握但也不像還沒動手就聽見這種喪氣話.

"劉先生!快來看!"艾爾訊此刻已經出了洞口用手電照著洞口正對面地上的一團黑乎乎的東西.

"啥玩意?"老劉頭快爬了兩把出了洞口來到艾爾訊跟前用手電一照差點又嘔了出來只見"半個人"趴在洞口正對面下身基本上是完好的但上身卻呈爆炸型"噴"向洞口從腰以上的部分開始皮膚統統變成了一條一條地仿佛身體內部有一枚向上爆炸的炸彈被引爆了上半身基本已經被炸成碎片"噴"出去了.

"剛才那些"下水"(北方地區稱豬內髒為"豬下水")就是這位老弟的吧…"老劉頭蹲下身子挽起死者褲腿仔細看了看由于這個洞內的陰氣異常強烈所以雖然氣溫並未低到能夠冷藏的地步但其殘留的腿部並未腐爛.

"這是…"老劉頭現此人的腿部皮膚是黑色的用手指按上去還有彈性仿佛剛死一樣漆黑地顏色表明此人很可能死于劇毒上身爆炸很可能是死後的事.

"快看周圍!"艾爾訊並未在意這個死者而是一直在四處觀察.

借助照明彈的強光老劉頭抬起頭仔細觀察了一下整個墓室:這個墓室大概有二十多米見方至少有十米高幾個位置並不規則的大柱子在墓室中三三兩兩的立著每個柱子底下都有一個好像水缸一樣地東西好像里面還有水;在墓室中間擺放著一口人形的埃及棺材牧師四壁並不像進來時的墓道一樣滿是壁畫和浮雕而是布滿了奇怪的文字雖老劉頭不動古埃及文但憑借剛才的記憶不難看出這些文字或者符號跟墓道牆壁上的明顯不同更像是咒文或其他什麼經文最怪的就是在大概離地一米高地位置有一圈大概三十厘米寬的突出的平台平台上整齊的擺放著很多怪異的黑色雕像跟易拉罐差不多大形狀像是鳥圍著墓室整整擺了一圈.

"這是…!?"老劉頭站起身湊合到突出的平台旁邊用匕尖敲了敲雕像聽聲音好像是石頭的.

"進來吧!"艾爾訊看了看似乎沒有什麼握干脆把劉丹和秦戈也喊進了洞四個人在一起怎麼也比分開安全.

劉丹在嘔了一陣後很快便憑借地上的尸體褲子口袋里的一些東西斷定其就是和孫亭一起出的羅德·蓋姆博士."他們到底遇到了什麼!?"劉丹帶著哭腔"為什麼羅德死的這麼淒慘他們還能有時間還能有心把爆破洞封閉的這麼好!?"

"丫頭你先別著急!這個老弟是中毒死地!"老劉頭搭腔"他是先被毒死後又被炸碎了!"

"劉先生你認為這回是什麼東西弄的?"看完尸體後.秦戈也感覺有帶內不大自然"按照咱們剛才的分析蛇若是在人體內孵化至多是從腦袋上穿個洞出去但現在這個尸體怎麼被弄成這樣了…?"

"我也納悶…"老劉頭雙手叉腰皺著眉頭道"按理∏長蟲蛋在人身上怎麼也得孵上一陣子而且人要是死了那東西也就死了如果這個人跟孫少爺是一塊的那不可能他就這樣了孫少爺還能活著回到開羅啊!"

正在這個時候忽聽見墓室中傳來"砰"的一聲好像自行車爆胎一樣.續而是"啪"的一聲.好像什麼東西掉在地上了.

"怎麼回事!!?"老劉頭正在思考問題這兩聲響差點把苦膽嚇破了在旁人聽來可能沒什麼大不了了但在老劉頭聽來後一聲可能是物理現象出的響聲但前一聲太熟悉了那是天破聲稍微懂疑點茅山術的人都能聽出來那根本不是人為能弄出來地聲音那是某種力量場被破壞的聲音制服某些妖怪的時候.可以聽到天破聲聲音非常大通仇耳欲聾但如果憑空聽到這種聲音而且聲音不是很大的話便很可能是某種機關被觸的征兆.

"劉…劉叔叔我…不是故意的…"作為考古學家的職業習慣劉丹竟然用手拿起了墓室周圍石台上擺放著的雕像聽到天破聲後嚇地一松手雕像又掉到了地上.

"你…丫頭你…"老劉頭氣的都快忘了自己姓什麼了就少囑咐了一句"什麼都別動"這婁子就又捅出來了著幫什麼考古學家怎麼見了什麼都新鮮啊…

此時照明彈忽然熄滅了也不知道從哪傳來一陣水的聲音.

"真是他娘的麻煩!"老劉頭出乎意料的把匕塞給了秦戈自己打開了手槍的閉"輕易別出手出手的話最好先沾血…"

"劉先生!這…"眼前的一切簡直太出乎秦戈意料了一向看不起手槍地老劉頭竟然自己把槍留下了.

"我告訴你!你這把槍有大用但你不會用你知道往哪里打不?"老劉頭看了一眼秦戈秦戈搖頭.

"俗話打蛇打七寸!活人有穴位死尸也有現在這個地方陰氣太大龍鱗可能不好使了但這赤硝子彈應該還管點用…"老劉頭用手電四處亂照"打不對地方不但沒用反而容易把那些東西惹怒…那可不是一般地婁子…"

"嗖"的一聲響一枚照明彈又打出去了幾個人同時把目光集中向了柱子底下水缸樁的東西.

"丫頭認識那玩意是啥不?干啥用的?"老劉頭指了指柱子下的水缸看了看劉丹.

"不清楚…"劉丹臉色慘白搖了搖頭憑自己地見識從來就沒聽哪座金字塔里擺過這東西.

就在這時候忽然又一聲水響聲音不大但在這寂靜的墓室中顯得極為刺耳♀一次及格人都沒聽錯這聲音就是從那些水缸的方向傳過來了…

上篇:第十二章 代得夫拉之死     下篇:第十四章 萬魄魑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