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十八章 墮落之井  
   
第十八章 墮落之井

大約有那麼十幾二十幾秒的樣子艾爾遜緊閉著雙眼感覺意識越來越模糊"我為什麼還沒死……?"艾爾遜還勉強維持著一絲的清醒但兩只眼睛就好像揉了沙子一樣此時已經是死活都睜不開了.

冥冥之中艾爾遜仿佛聽見撲的一聲悶響就好像把一麻袋大米扔在地上的聲音"青龍赤血陣乃更陰改陽之乾坤大陣!顛倒日月江河逆流……"悶響過後緊接著傳來的就是老劉頭人五人六的嘮叨聲音大概就是剛才那人胄站的地方傳過來的.

"劉先生!?"艾爾遜努力想睜開雙眼但眼皮始終不聽自己使喚就好像夢魘一般意識清醒但身體似乎不聽自己控制.

"又少了一魂一魄……"艾爾遜感覺老劉頭在扒拉自己的腦袋"鎖魂針……又崩飛了……這埋埃及皇上的地方陰氣比剛才埋娘娘那地方也差不多……秦爺咱倆把他搭過去就著這青龍赤血大陣我現在除了他身上的東西把魂先招回來……"

"劉先生……這些東西對您的身體不會有損害吧……"秦戈的聲音又傳了過來此時艾爾遜感覺被兩個人抬著走了一段距離撲通一聲就摔在了一塊硬石板上但此時手腳溫度感基本上已經沒有了這石板究竟是熱是冷也感覺不出來.

"有損害無非也就是養兩天的事……秦爺你幫我把他衣服撕開……丫頭你用手電給我們照著……!"老劉頭從布兜子里翻出用塑料袋包著的毒牙和蛇膽秦戈則用軍用匕割開了艾爾遜的衣服劉丹想看但又不敢看一只手顫抖的打著手電一只手捂著延又偷偷的從手指縫里偷看.

只見老劉頭將四五顆毒牙硬生生的按進了艾爾遜的肉里然後用龍鱗割開蛇膽把一塊死玉在蛇膽的黑水中沾了沾.塞進了艾爾遜的嘴里.

"嘔……劉……劉叔叔我……不會也得這樣治療吧……?"劉丹強忍著陣陣惡心問道.

"嘿嘿丫頭暫時不用什麼時候你跟他一樣人事不省再…"老劉頭低頭數著銅錢嬉皮笑臉道"來秦爺你拿著這個…"老劉頭把一根帶著利茬的雞骨頭遞給了秦戈"秦爺聽我信號我喊動手你就把這個插進他身子里就在這…半寸足矣別插多了…"老劉頭用手指頭在胳膊上蹭了點血用手指頭比劃著距離在艾爾訊後背上點了一個點之後自己往水道地下水口走去.

不出一分鍾只見本來已經漸漸平息的水道又開始沸騰了墓室里是不是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就好像往熱油中倒水一樣與此同時只見艾爾訊身上開始冒出騰騰的蒸汽秦戈甚至忍不住用手摸了一下石棺感覺熱乎乎的好比用火烤過一樣.

"咚咚咚…"艾爾訊雖然觸覺已經很麻木了但聽覺還有此刻自己的姿勢是趴在石棺上面》是側著的耳朵正貼在石棺上這三聲響顯然不是秦戈和劉丹出的莫非這棺材里的人也會像那些"萬魄魑祟"一樣複活!?

想到這里艾爾訊拼了命的喊出來提醒大家快離開但無奈自己的身體已經不聽控制了連眼皮都睜不開怎麼可能話呢?

"秦爺動手!"不遠處傳來老劉頭的喊聲秦戈舉起雞骨頭噗哧一下插進了艾爾訊的後背.

雞骨還沒插的時候艾爾訊便感覺後背上有幾個點出奇的熱帶的全身都火辣辣的這雞骨頭一插艾爾訊忽然感覺似乎有一根燒了的鐵條插進了身體五髒六腑隨即翻江倒痕的一口黑水一團通通的還一跳一跳的肉團連同死玉一塊被吐了出來.

"吐了嗎!?"老劉頭一路跑回到棺材邊.

"是不是這個?"秦戈打起手電照著艾爾訊嘴邊一下一下跳動的肉團.

"嗯…!"老劉頭拔出匕噗哧一下把肉團釘在了棺材上一股黑水濺了老劉頭一身味道比人胄洞里的四壁的粘液還要難聞.

"丫頭…你要不要…我就手把你身上那東西一塊辦了咋樣?"老劉頭一股壞笑從布兜子里拿出一把香一根桃木劍.

"劉叔叔…我甯願死…!"劉丹咬著牙眼淚都快出來了心自己為什麼這麼倒黴啊…"

"丫頭你放心你劉叔叔肯定給你琢磨個不受罪的轍…"老劉頭點上香用桃木劍在空中揮了幾下嘴里開始嘀嘀咕咕的念了起來三炷香的煙氣立即向三個不同的方向飄去.

"來了…!"老劉頭從布兜子里取出一根線繩好在紮了個扣往空中一套這繩套竟然平著飄在了空中仿佛地球沒有吸引力一樣不過秦戈和劉丹此時已經是見怪不怪了和渠水倒流的奇跡比起來這點怪事簡直是太兒科了.

隨著老劉頭把繩套住艾爾訊身體上一放艾爾訊頓時感到渾身一震雙手雙腳立即恢複了知覺緊接而來的便是渾身各種各樣的傷口傳來的鑽心的痛.

"啊…!"艾爾訊睜開眼秦戈趕忙上前扶"大家…快走!這個棺材…有問題!!"

"啥!?"老劉頭湊上前"艾老弟你是不是讓照明彈給燒糊塗了?"從這個墓室的地形而整個棺材被一條水道包圍形成了一個人造的"聚陰池"棺材所在之處正是脈眼只要水道的水不干聚陰池的防腐效果便會一直存在.雖尸身環水有"殍地"之勢但這法老的墓室跟王後的墓室可不一樣一棺一尸遠遠夠不上殍地的規格所以在老劉頭看來棺材中雖然很可能是濕尸但基本上是沒有起尸的可能的.

"劉先生…相信我…剛才我的聽覺還在我聽見…棺材中在不停的響…"艾爾訊用手捂著胸口的燙傷喘著粗氣道."咱們…最好快走!"

"嗯…就算沒事我也不想多呆…"老劉頭把匕插回腰里"再給個照明彈咱們一鼓作氣沖出去…應該不會有什麼東西…"

"好…"艾爾訊舉起信號槍把最後一枚照明彈射了出去幾個人跨過水道開始往木門走就在秦戈最後一個跨過水道腳剛落地的時候.忽然聽見身後咔嚓一聲巨響.就好像山崩一樣幾個人的身上不約而同的驚出一層冷汗.

"先出去再!艾老弟准備炸藥!"老劉頭緊跟在劉丹後面跑到了墓門前劉丹在剛要低頭進洞的時候無意中瞟了一眼墓門頓時驚愕的下巴直抖愣了足有五六秒嘴里才蹦出四個字"墮落……之……井…?"

"丫頭!快出去呀!"雖不知道後面到底有什麼但此時此刻可是不能有半點耽擱"快!"老劉頭也顧不得別的了捏著劉丹的脖子把劉丹硬塞進了洞里"什麼井不井的!快爬!快!"

"劉先生…我斷後吧!"秦戈是個很好強的人.在如此的生死經曆中自己幾乎沒有揮任何價值這對于一個習慣了叱詫風云的人而顯然尸一件不能接受的事所以秦戈一直消能做點力所能及的事哪怕事最後一個出門呢…

"噓…!!"老劉頭剛想罵街忽然感覺背後一陣陰風猛地回頭只看見霧蒙蒙的一片什麼都沒有.

"你他娘的還墨薦屁呀!"老劉頭怒斥道"都什麼時候了還想當董存瑞!快走!"

"好…"秦戈夜沒了脾氣蹲下身子鑽進洞剛一進洞忽然聽見北歐兩聲槍響"劉先生!"秦戈又退了出來只見老劉頭單手舉槍正在用手電照嘴里不斷念叨"成精了…成精了…"

"什麼成精了…!?"秦戈舉著沖鋒槍和老劉頭站在了一塊"是鬼麼!?"

"你記得…巴山那個'千魂魈’不?"老劉頭四外亂看.

"哪個?"巴山的點點滴滴秦戈還曆曆在目但那些稀奇古怪的名字卻始終對不上號.

"就是那個村長的孫子還有個幫凶…最後讓國忠背回去的那個…!"

"記得…還是那個東西?"聽老劉頭這麼一秦戈反倒有點放心了因為時至今日和老劉頭一起碰到的所有鬼怪在自己印象里能力最差的就屬那東西了.

"類型差不多…能耐不一樣…跟今天這個比起來巴山那個基本上算廢物…"

"這話…什麼意思…!?"秦戈腦袋里始終沒有概念廢物這個形容詞到底代表什麼樣的差距.

"怎麼了!?"艾爾訊也鑽回來了"為什麼還不走?有什麼東西?"

"惹上官司嘍…咱們的最後一個人肯定出不去了…"老劉頭咽了口唾沫"剛才的青龍赤血陣…擺得有些魯莽了…弄死了兩個嘍啰沒想到倒把它們的領導給折騰出來了…艾老弟照明彈伺候!!"

"沒……沒有了…!"艾爾訊一歎氣"我沒想到會用到這麼多……!"

就在這時候秦戈忽然覺得有液體滴在了頭頂本能的舉起沖鋒槍照著上面劈頭蓋臉的就是一梭子子彈還沒等老劉頭反映過來只見一個黑影從天而降一爪子撓向老劉頭.

"握!"秦戈反應還算快飛起一腳把老劉頭踹出兩米多遠這一爪子算是沒撓上見自己的攻擊落空了那黑影立即把目標轉向了秦戈兩只手嘭的一下抓住了秦戈的胳膊朝著秦戈的脖子就是一口…

上篇:第十七章 引龍符     下篇:第十九章 真相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