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二十二章 丁神相  
   
第二十二章 丁神相

"盧嬸請沏一壺茶拿到樓上謝謝!"走出祠堂孫亭帶領張國忠來到二樓的露台上坐在了圓桌旁邊而艾爾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拎來了一個大皮箱子箱子打開全是舊社會的毛筆字書信,字條,黑白照片,舊書籍一類的東西.

"您是茅山道派的掌教?"孫亭親自給張國忠倒上茶.

"如假包換."張國忠此刻不知道孫亭這葫蘆里賣的什麼藥"家師馬淳一真人是茅山,全真兩教掌教在下的師步茅山一百五十一代掌教馬思甲真人因戰亂早逝所以將茅山掌教交于家師暫任後來家師為救在下而仙隕兩教掌教之職現由在下暫任."

"哦兩教掌教那你認不認識這個人?"孫亭拿起一張泛黃的老照片遞給張國忠照片上是一位道人與一個外國人的合影從外國人一直連到胡子的大鬢角看這張照片的拍攝照片應該是十八世紀.

"不認識."張國忠都快哭了就算自己是兩教掌教拿一張一個世紀前的照片讓自己認也有些過火了.

"這個人的道號是…云凌子…"孫亭歎了口氣好像有什麼難之隱.

"云凌子!?"一股強烈的似曾相識感立即湧上張國忠心頭"這個名字…怎麼這麼熟?"一陣思索之後張國忠猛然想起當年師傅提起過個人對其修為非常肯定甚至還略帶幾分崇拜但對其所下的定論卻是"認賊作父,賣國求榮"並斥之以"道門敗類有辱師祖"不過當張國忠問及其前因後果的時候.馬真人卻一個勁的搖頭不願意細只其幫日本鬼子盜取國寶引抗日將士莫名身死.

"這個人好像是…漢…*?我記得好像是…"張國忠也不知道這孫亭口中的云凌子是不是和師傅的那個云凌子是同一個人因為看這張照片大概拍于十八世紀這個道士好像還挺年輕那陣子日本人好像還沒對中國動侵略.此時如果錯了一個字那後果只有一個就是丟人.

"對沒錯…"孫亭無奈道."就是這個人張掌教你並沒記錯."

"哦…"張國忠長出一口氣"這個人…我師傅對他的評價…"一看對上號了張國忠剛准備把當年師傅罵這個云凌子地話全盤端出來忽然感覺老劉頭一個勁的偷著用腳踹自己"我師傅…對他評價不是很好…"張國忠也不傻一看老劉頭眼神不對.話鋒就收了回來罵人的話沒怎麼.

"沒關系我理解…"孫亭微笑"但張掌教有些事並不是您和您恩師想象的那樣.既然您是道

門中人我想趁這個機會給您講一個故事不知道您是否感興趣?"

"洗耳恭聽!"這句話可正中張國忠下懷了張國忠這人沒什麼別的愛好就是喜歡聽故事尤其是打聽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史這種心態若放在當今社會.可能應該算是比較"八卦"吧.

"您知道'煉尸窯’這種東西麼?"見張國忠好像很有興趣孫亭也放松了很多立即打開了話匣子.

在湖北省施恩縣星斗山附近有一個叫常家營的山村全村一共四十八口人可以算的上是真正的山村了平日里村里人自己種點地從山里挖點藥材,采點山貨去縣城賣或直接跟別人換東西也算是過著世外桃源般地生活在這個酬自給自足的村落甚至貨幣意識都不是很強烈看見金元寶沒有看見成麻袋的大米親——村里見過元寶的人基本上沒有;大部分生活用品都是直接用藥材或山貨直接換來地村里根本沒有所謂的地主甚至連村長都沒有村里大事都是村里輩分最大的人了算這個大輩分的人要是死了就換個輩分第二大的主事在常家營只是輩分大不管智商如何只要不是傻子總有一天能熬到最高領導人的位置其實白了他們所謂大事無非是婚喪嫁娶生孩子四十來口人地山村還能有啥大事?

然而有這麼一天真的出大事了這件大事並不是誰家娶媳婦生孩子而是來了一家人.

道光廿一年年末(1841)村里來了一架馬車趕車的似乎是個念過書的人頭戴瓜皮帽身穿青緞長袍車里坐的是一個年輕女子懷里還抱著兩個孩子看起來和趕長的是一家子♀家人到村里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人蓋房大件件從車上搬下來一大堆東西有不少東西都是這個村最有見識地去縣城次數最多人連見都沒見過的東西.

舊社會村里人都是很樸實很熱的雖不認識但對這家新遷到村里的"見過世面"的人確是歡迎得很當時村里主事的常老喜不但親自擺灑給這家人接見還打村里的壯丁們給這家人蓋了兩間房而且分文不取這家人也是感動的很從此這趕車地"老板"便在自家開起了私塾不但免費教村里的娃子們讀書識字還免費給村里人診脈看病代價是娃子們的家里給點糧食能讓全家人糊口就行.

據這個車老板自己交待這家人姓丁名叫丁一因為其有學問又懂得號脈治病不出半年在村里的威望很快就和主事後的常老喜不相上下了這常老喜也是個愛交朋友的人也不管自己一把年紀了直接就和這個丁一拜了把子從此村里人便開始稱呼這個丁一為丁當家常老喜干脆就退居二線了村里大事一律由丁一拿主意.

道光廿二年年關(1842)村里幾個去集上換年貨忽然看見城門口里三層外三層圍的全是人施恩縣是個縣交通閉塞.長年累月也沒什麼大事現今這里三層外三層地人莫非是縣里又有招上門女婿的?幾個人湊上前一看原來是張畫影圖形的緝拿罪犯的布告布告下面印著鮮的大印這幾個人雖不識字但布告上地人可認得這不就是自家村里的丁當家嗎?

這一下對于這幾個樸實的山里人而可真猶如晴天霹靂一般村里當家主事的人是朝廷欽犯!?我的娘啊.犯的啥罪?殺人放火?打家動舍?不像啊那丁當家的就是個讀書人手無縛雞之力別打家動舍.村里的山貨天天就在當街晾著也沒見少啊?

這幾個人里有個叫常四山的膽子比較大為人也豪爽他爹娘得病都是丁當家給治好地自己的兒子也在丁當家的那念書所以覺得布告上的人至多是長地像丁當家肯定不是丁當家本人.為了證實自己的想法常四山便找了個看上去似乎有點學問的人問布告上到底寫的什麼那個畫影圖形的欽犯姓什麼叫什麼犯了啥大罪這布告咋都貼到施恩來了.

其實常四山問的這個人也不識字.但當著這個鄉下人又不好意思自己也不識字便開始跟常四山胡編濫造布告上地人姓下(丁字跟下字差不多這哥們想了半天只想起了個下字大概是這形狀)犯的是謀反的大罪要斬立決還要株連九族.

常四山也不知道什麼是斬立決什麼是株連九族但一聽布告上要抓的人不姓丁.心就放下了和幾個人換了一些白面便一起回了常家營但這常四山多了個心眼回村後讓這幾個人先別跟村里人提布告的事而是自己一個趁半夜偷偷摸到了丁一家把這事了一遍.

而讓常四山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丁當家一聽布告的事.還要株連九族臉色一下子就青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差點背過氣去♀一下可把常四山嚇壞了俗話做賊才心虛莫非布告上地人真的就是丁當家的?

喂了兩口水以後丁一漸漸的恢複了意思撲通一聲就給常四山跪下了聲淚俱下的哀求常四山千萬不要把這事出去當家的給自己下跪況且人家還有恩于自己這在舊社會來講可是折煞陽壽的事丁一這麼一跪嚇得常四山馬上跪下磕起了響頭連呼當家的不敢當家的不敢.

和常四喜互相攙扶著站起來後丁一聲淚俱下的講述了一段讓人哭笑不得的曆史.

原來這丁一本是北京城最有名的算命先生此人生性聰明十三歲便學得洞徹陰陽之術丁四歲已經在天橋擺攤給人看相了這丁一本不姓丁丁一這個名字只能算是個"窺名(所謂窺名主是窺探天機時用的假名)"至于自己的真實姓名丁一從來沒跟任何人除了爹娘和師傅以及幾個密友以外基本上沒人知道但整個北京城的人幾乎都知道天橋有這麼一位丁神相看相測字百卦百靈.

丁一看相先要給客人約法三章第一不卦生卒第二不卦子嗣第三不卦恩怨因為這三種問題都屬于一等一地天機不論是不還是瞎客人都會你算不出來或算的不准砸自己家牌匾了的話就折自己陽壽所以丁一干脆就不算用句現代的名詞應該算"自我保護意識強烈"了.

俗話閉門家中坐禍從天上來.道光廿一年十一月的一天丁一大清早一睜眼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本想給自己卜一卦猶豫了半天還是決定算了心想自己就是一算命先生能有啥大事?(算命先生一般況下不願意給自己卜卦就如中醫都不願意給自己號脈一樣)穿上鞋剛准備下地洗臉忽然外邊亂哄哄一陣腳步聲.

"開門開門!"敲門者的聲音就跟債主可算找著了躲債的主一樣恨麼把這兩記扇破木頭門砸爛完事.

"誰啊?"丁一自己下地開門(當時媳婦剛生完孩子還在月子里所以不便不地)"哎…你們這是…?"丁一傻在了當場兩條開始不由主的哆嗦…

上篇:第二十一章 牌位     下篇:第二十三章 誤國之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