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二十四章 九尾狸貓  
   
第二十四章 九尾狸貓

不一會的功夫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黑夜中的常家營只有兩家人的房子里有燈光一家是常氏家一家就是丁家.

因為常家是後來落戶的房子蓋的和村里雜居的地方還有一段距離所以只能看見隱隱約約的燈光並不能分辯亮燈的究競是哪家舊社會的人都是很迷信的看到這鬼火般的燈光妻子羅氏基本已經精神崩潰了白天家家戶戶興師動眾的搬家全村基本上已經走乾淨了但到了晚上村里卻還有燈光難道是鬼?

想到這妻子羅氏開始央求丁一也離開常家營白天為了這件事兩口子已經打過一架了但丁一是個比較傳統的男人橫豎都是死他甯願死在鬼神手里也不願意被人用囚車拉回北京然後在老百姓的唾沫里被砍頭.

"那他就不能找個別的村子容身?"聽到這里張國忠實在覺得這些老輩子的人太死心眼了一條道跑到黑啊且不事已經過去了十年道光皇帝已經駕崩還有沒有人記得這檔子事都不一定單就這十年里自己相貌生的巨大變化(頭全白衰老度快于常人)換作現代都應該比做過整容手術還安全了況且此時天下大亂誰還有心思去管這個早就認不出來的算命先生?

"張掌教你有所不知這十年之中丁一基本上是封卦的常家營是一個消息閉塞的山村像道光駕崩,太平天國這些大事丁一一概不知.按這本《曉辰遺志》里的記述當時丁一無意中看了眼天象主星耀眼客星暗淡丁一認為大清朝東山再起了這也加劇了他對以前欺君誤國大罪的恐懼.但跟據後世的史實分析這種天相很可能明大清朝氣數將盡回光返照."這孫亭不但負責講故事還在不厭其煩的解答張國忠的疑惑.

"《曉辰遺志》?這是本什麼書?張國忠從孫亭手里接過一本破破爛爛的古書"這丁一是什麼名人?怎麼都進了古書的記載了?"

"呵呵這本書就是是丁一在常家營期間所著我剛才講的故事.有一部分就是這本書里記述的另外這本書還記錄了丁一的畢生所學從看相卜卦到觀星風水都有還有一部分醫術的記載…"孫亭歎了口氣"可惜丁一沒過多久便慘死常家營這本書並沒最終完成."

"哦?"張國忠好奇地翻著書."他是怎麼死的?跟那犯鬼神的東西有關?聽你他算出了柳暗花明的卦象我還以為他能幸免."

"沒有那個柳暗花明的卦象所指的並不是他自己而是他的家人他的妻子和孩子…"

妻子的再次哀求讓丁一也有點動搖了實在的丁一並不是神漢而是算卦的驅鬼震邪的事懂是懂但絕算不得高手至少體力上就不過關此時常家營的怪事顯然不是一般的東西鬧的隨著夜晚燈光的出現丁一也虛了但此刻是晚上就算走也得等到明天啊.無奈之下丁一又拿出了卦簽攤開了先天卦的卦局倘若那亮光不是人出來的那麼只有先天掛能估算出來.掛象一出這丁一真是又驚又喜"辰光在夜無往不安"從卦象上看只要到哪個有燈光的地方就能保證平安.

丁一利用家里找得到的東西簡單的給自己和老婆做了點防護措施把師傅傳下來的兩塊照妖鏡戴在了兩個孩子的脖子上然後用一根繩將一家四口的手腕子全栓在了一起打起燈籠向村子中間那個有亮光的地方走去

亮光的地方距離丁一的房子大概有個兩三百米的樣子放在白天就也是幾分鍾的路但此時丁一一家人走起來卻感到異常的漫長一路上風聲鶴唳別是孩子和媳婦就連丁一自己也嚇得心驚肉跳在常家營呆了十幾年這條道晚上也不是沒走過但從來沒感覺如此詭異過除了總是能聽見四外傳來類似于木頭折斷,石頭落水之類的奇怪聲響外兩個孩子脖子上掛的照妖鏡也是叮叮當當響個沒完沒了按當初丁一師傅的法這照妖鏡乃是震宅之寶並不是護身用的偶爾護一護雖也無妨但卻只能擋擋一般的鬼怪照妖鏡要是自己響就明是被東西沖了要是成氣候的東西照妖鏡會花掉句實話這丁一的師傅叫婁莫荀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傳下來的這照妖鏡亦不是什麼驚世駭俗的至寶所以這一路上丁一每走幾步都要看看照妖鏡花沒花索性直到走到亮光的地方為止這照妖鏡還是很光亮

現亮燈的地方是常氏家丁一也沒感到意外這個老太太以往指望著村里人周濟現在村里人都走了自己一把年紀了腿腳不好走也走不遠到哪都是個死換作自己恐怕也會選擇留下來沒准還能多活幾天.

一家人進了屋之後這常氏已經嚇得在炕上哆嗦成一團了現進來的是丁一一家子才一下癱倒在床上.

丁一看這老太太仿佛已經一天沒吃飯了餓得夠嗆便拿出干糧讓羅氏生火准備熬點粥就在這個時候院子里忽然傳來一聲慘厲的貓叫隨後便傳來一陣刺耳的撓門聲聽的丁一頭皮緊這村里貓狗雞鴨早八輩子都跑光了怎麼還有貓?

聽見貓撓門常氏急忙一地一瘸一拐的去開門要也怪這常氏是瘸子歲數也不了且少一天沒吃飯了但看她下地開門這勁頭卻好像二十來歲的伙子∨被打開後只見一只碩大的黑斑大狸貓從門外一瘸一拐地進了屋鼻孔,嘴角,眼角都帶著血絲好像剛跟別的什麼東西打過架一樣常氏看到這景哭哭啼啼的把這貓抱到懷里一瘸一拐的又回到了炕上把自己那床破被讓給貓蓋.

聽常氏大概兩個月前家里莫名其妙的來了只大狸貓常氏自己一個人過日子也寂寞就把這個貓留下來給自己做伴雖自己的口糧不富裕但每餐還是要勻出來一點給貓吃這貓也頗有靈氣雖每天吃的也不多一天比一天瘦但是常氏養的老母雞孵出的雞雛子就算在它眼皮底下溜達它也不會多看一眼每天常氏吃什麼它吃什麼白薯,山藥,玉米面甚至糠皮這些人吃難以下咽一般的貓連聞都不會聞的東西只要是常氏給的這大黑貓肯定照單全收連食盆都舔得干乾淨淨一點不糟踐這次常家營出事這狸貓也不見了常氏頓覺得大勢已去連貓都不管自己了誰還能管?鄰居常五勸常氏逃走被常氏一口回絕這只貓的失蹤也是主要原因之一但沒想到在這深更半夜猛鬼出巡的時辰這貓反而回來了.

聽常氏這麼一丁一便想給常氏卜一卦順便也看看這大黑貓的來頭可是這先天卦剛卜到一半屋外忽然陰風大作窗戶和門被吹的哐哐直響大兒子脖子上的照妖鏡忽然當啷一聲嚇的丁一差點把卦簽掉在地上:起照妖鏡只見鏡面上橫豎五六道劃痕丁一的手當場就哆嗦了不是無往不安麼這是怎麼回事?

外邊的陰風越來越大這大黑狸貓好像也越來越緊張丁一讓羅氏抱著兩個孩子和常氏一起擠在床上然後從包裹里拿出一罐香灰在窗台和門坎上撒了一層把孩子脖子上的兩塊照妖鏡摘了下來一面掛在了門上一面掛在了窗戶上門窗的噼哩啪啦聲立即就停了過了大概半個時辰看著這貓漸漸的也安靜下來了丁一才戰戰兢兢的從鍋里盛了一碗粥端給受傷的媳婦和常氏(常氏家只有一個碗).

就在丁一准備自己到鍋邊准備用勺舀著也喝幾口米湯的時候這只大黑狸貓忽然又喵的慘叫了一聲蹭的一聲站在了門屋門的正對面,渾身的毛全部紮立好比要打架一般只見門檻上的香灰好像是人吹的一樣從左至右被吹了個乾淨門上的照妖鏡當啷一聲就掉在了地上.

丁一的兒子此時一聲尖叫嚇的當場就尿了大兒子干脆紮進了羅氏的懷里什麼都不敢看.

"娘…"兒子指著貓一把鼻涕一把淚"那個貓怎麼那麼多尾巴啊…"

兒子這句話讓丁一也吃了一驚在畜牲中不但有蛇,狐,狸,黃鼬刺猬,兔子貓也會修仙但比較少但修成氣候的貓相傳是有九條尾巴的只不過一般人看不見罷了.

"莫非這只狸貓是修仙的畜牲?"丁一站在狸貓身後戰戰兢兢的舉著一段桃樹枝注視著屋門只聽著門咯咯作響就好比有人從門外用幾個手指反複的彈一樣丁一知道這叫鬼敲門所謂的"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就是指這個不過話回來方圓十幾里可以就事這四口人了村里人的離奇死亡加上這三更半夜的鬼敲門聲一般人若真遇到這景做沒做虧心事都夠喝一壺的…

上篇:第二十三章 誤國之謊     下篇:第二十五章 煉尸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