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二十五章 煉尸窯  
   
第二十五章 煉尸窯

這鬼敲門的聲音大概持續了半炷香的功夫狸貓的叫聲也在這半炷香的時間里又怪叫轉成了嚎叫就好像嬰兒的啼哭聲一般把屋里這五口人叫的心驚膽戰常氏干脆跪在床上向屋外嚎著嗑起了頭連呼大仙饒命.

人最懼怕的並不是死亡而是瀕臨死亡時的恐懼雖這常氏已經打定決心一死了但面對這種足以致命的未知力量還是顯露出了動物與生俱來的求生欲.不光是常氏就連丁一此刻也開始恐懼了本來丁一自知身為朝廷畫影圖形舉國緝拿的要犯能活到現在已經很不錯了從來就沒把死當回事;之所以不惜東躲西藏苟全性命也全當是為了老婆孩子但在此刻丁一有生以來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瀕臨死亡的恐懼前日常四山一家僵硬的尸體立即浮現在腦海里尤其是常四山的爹死的時候眼珠子是睜著的睜著眼吊死且面目猙獰這在丁一來還是頭一次見到雖人已經硬了但眼神里的那種瀕死時的恐懼仿佛僵在了瞳孔里開始丁一還想不通但此刻已經完全明白了那老爺子根本就不是自己想上吊他被繩子吊上時意識很可能是清醒的很可能是親眼看著自己把自己吊死的…

就在丁一胡思亂想的時候鬼敲門的聲音忽然停了也不知道是狸貓的嚎叫起了作用還是常氏的響頭感化了那東西屋子里除了禮貌的悶哼聲和常氏的抽噎聲外再無其他聲音緊跟著常氏也嚇傻了〃也不哼了只事死一般的寂靜氣氛比鬼敲門地時候更加詭異.

就在丁一擦了把汗准備把掉在地上的照妖鏡掛回去時.忽然哐當一聲屋門大開巨大的力量一下子就把丁一頂了個跟頭腦袋正磕在桌字角上禮貌噌的一下竄過丁一地身子敖的一聲站在了門口丁一捂著腦袋緩緩抬起頭猛然間看見門口的貓身子仿佛大了數倍碩大的身軀幾乎擋住了整個大門九根尾巴呈扇面狀打開全身的毛散著黑氣.丁一閉上眼晃了晃腦袋又定睛瞧了眼貓就是貓沒變大尾巴也只有一根.

"莫非我冥冥之中開了天聰!?"丁一扶著桌子站了起來一把抓過桃樹枝.就在這個時候狸貓忽然把頭轉向丁一用嘴咬住丁一的衣角.拼命往門外拽力量大的就好象一個大活人一般.

丁一明白這貓並沒有惡意而是讓自己跟著它走"或許這貓知道怎麼破這東西?但如果自己去屋里這老少四口如何是好?"

丁一正在躊躇的時候自己的兒子忽然白眼一番瞳孔立即變成了紡紗的錠一般.或者變成了一雙貓眼"丁公你隨我來你地妻兒與我的恩公自可平安!"完這句話兒子一口白沫吐在床上一頭紮在了羅氏懷里人事不省.

聽見這句話.丁一徹底明白了這貓是來向丁一常氏報恩的想必不會假話"你照看好孩子我去去就回…如果我回不來……你明早帶著常嫂與孩子離開常家營一定要把孩子拉扯大!"對著羅氏交代完丁一一步跨出了屋子反手帶上了屋門和黑貓消失在了夜幕中.

來也怪這丁一平時手無縛雞之力柵欄縫里跑出只雞雛子都要抓半天但這一晚上卻感覺自己渾身都是使不完的勁躥房越脊如履平地一般再就是自己天生夜盲症天剛擦黑看東西就費勁了沒有燈火簡直就是寸步難行但這天晚上看東西格外清楚跑在前面四五丈開外的黑狸貓一舉一動都能看清.

躥來躥去丁一跟著黑狸貓老到了常四山家見狸貓停在了一口大水缸前.

"這是什麼意思?"丁一來到水缸前仔細看了看水缸明顯不是當朝的玩意水缸形狀和怪有點像葫蘆在缸地中段和上段分別有兩個凸出的"肚子"缸沿四周刻著一圈獸紋好像並不是盛水用的東西而是古代地某種祭皿以前自己也到過常四山家就那麼幾件破家具根本就沒見過有這東西"莫非是這幾天從山里挖的?"

丁一正琢磨著忽然見這狸貓向著水缸猛然一幢頓時頭破血流而聲音就好比山崩一般震的常四山家這破房子都搖了三搖但狸貓並不肯罷休而是往後退了幾步繼續用頭撞水缸又是一聲巨響撞過這兩下狸貓已經站不穩了但還是晃悠著往後退准備繼續撞.

"原來常家營出事就是因為這個…"丁一長歎一聲"天佑我妻兒!吾丁一去也!"歎罷丁一往後退了幾步猛的一頭撞向水缸只聽天崩地裂般一聲巨響就連哆嗦成一團的常氏和羅氏都嚇的一激靈…

"哦…!這是煉尸窯!"聽到這里張國忠可算聽出點眉目來了當年聽師傅提過這東西自戰國伊始煉丹術開始盛行于世人們堅信可以通過服食丹藥的方式達到長生不老或成仙的目的漢朝以前煉丹術主要以黃白術為主其原料大都是汞,鉛,錫等重金屬物質到了秦漢逐漸有了"金丹術"其原材料增加了一些非金屬物質但大部分仍以重金屬為主時到隋唐金丹術仍為大多王公貴族所喜嗜但眾所周知丹藥是要配合眾多道教學派的"心法"來服食的(茅山,全真皆有心法雖細節之處有所差別但基本上可以是大同異)懂"心法"者服丹可增元補氣延年益壽但若普通人服食這種重金屬含量嚴重標的東西其後果跟直接喝農藥沒什麼區別不但不能長生反而容易被毒死.

由于越來越多的人因服食丹藥而中毒身亡時至唐末以金丹為主的傳統丹藥漸漸失去了王公貴族的信任這就意味著一些專門靠著給達官貴人煉丹而爆橫財的方士們沒有了飯碗為了重新博取這些王公貴族的信任這些方士們便明了一種駭人的丹術——赤靈丹.

所謂赤靈丹其原料並不是傳統的重金屬材料而是活蹦亂跳的大活人早期的方士們大多精研道術將人煉成丹藥時會想方設法將人的魂魄封禁于丹藥之中這種丹藥人服食以後並不會中毒相反的還會產生類似于興奮劑的作用一時間這所謂的赤靈丹便又開始在上層社會快風靡但用人煉丹不同于用金屬煉丹要涉及到風水問題大部分赤靈丹的丹房都修在深山至陰之處煉制方法亦嚴格對外避這"煉尸窯"便是煉制赤靈丹的容器學名"金身匱""煉尸窯"僅為俗稱而已.

然而並不是每個方士都是道術高手由于赤靈丹的風靡一些眼的二把刀方士也盲目上馬改行開始煉赤靈丹這些人並不具備將人的魂魄封在丹中的能力大部分被煉者的怨魂就留在了這"煉尸窯"上日久天長千魂萬魄必成氣候于是這些二把刀的方士便成了第一批倒黴蛋這也算是自食其果無獨有偶雖這"煉尸窯"讓這些二把刀的方士送了性命但卻又讓另一群人打起了財算盤這些人便是一些心術不正的道家子弟.對他們而這些廢棄的煉尸窯簡直就是物美價廉的財利器在唐末的亂世利用廢棄的煉尸窯敲詐勒索打家劫舍甚至謀財害命的道門敗類數不勝數這東西也被後世公認為最難纏的東西之一.

"莫非用頭撞就能破了那東西?"張國忠對煉尸窯了解並不多聽孫亭這麼一反倒糊塗了.

"不那方法只是那狸貓教的很奇怪當晚丁一和那狸貓用自己的命確實換回了丁一妻兒和老太太常氏的命但在以後的幾十年里常家營都是遠近聞名的鬼村去了的人沒一個活著回來的…"孫亭感歎道.

"丁一…和那狸貓…都死了?"張國忠臉上露出一股惋惜.

"對…常氏和羅氏第二天在村里挨家挨戶的找最後在常四山家找到了丁一和那只貓的尸體丁一腦漿崩裂死相很慘…"孫亭抿著嘴不斷的搖頭…

找到丁一的尸體後羅氏當場就昏死過去了而常氏也抱著那貓的尸體哭死過去好幾次好在兩個孩子還算懂事看著母親和老太太難過的緊雖然自己沒了爹也很難受但還是左右的安慰兩位長輩.

最後常老太太和羅氏在村口挖了一大一兩個淺坑把丁一和那只狸貓埋了帶著丁家的所有積蓄(丁一就是個窮算卦的家里不趁什麼值錢的東西雖當初道光爺賜了一千兩銀子還沒怎麼動但那是現銀一千兩就是一百斤羅氏帶著兩個孩子還有一個瘸老太太最多也就能拿個二百來兩事的就扔在家里了)趁著天還亮四口人逃難似的逃離了常家營到施恩落了戶.

剛到施恩沒幾天羅氏便病倒在床上這一病就是一年雖十里八鄉的郎中都請遍了但這羅氏最後還是在咸豐三年一命嗚呼去見了夫君…

上篇:第二十四章 九尾狸貓     下篇:第二十六章 云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