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四十章 骴氣  
   
第四十章 骴氣

"大家…最好心點…"老劉頭拿出一打子生符往每人的腰里別了一張"都提著鼻子聞著點誰身上的符要是冒煙馬上一聲!"

張國忠打頭陣眾人繼續往里走這是一條略帶弧度的通道像當年巴山的藏寶洞一樣通道中也有一層薄薄的霧氣∵了二十多米進來的鐵門就已經看不見了只有前後漆黑的通道∵著走著一團掛在牆上的黑漆漆的東西吸引了張國忠的注意"這是啥玩意?衣服?"

"好像…是個人!"孫亭青著臉咽了口睡沫實在的國內國外一些古墓寶藏孫亭見過不少邪門歪道的東西也不是沒碰到過人也是動物在面臨一些詭異事物的時候也會有一些特珠的感覺不只是孫亭在場所有人此刻都有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自己撲到鐵橛子上死的…?"老劉頭來到這團黑漆漆的東西跟前用匕尖挑開破布仔細看了看是一個人也不知道是因為洞內的陰氣還是別的緣故這具被掛在牆上的尸與外面掩體里擺著的完全不一樣腐爛並不是很嚴重甚至肉還是蠟黃色的從猙獰的表看死時似乎很痛苦.

"國忠你不覺得這些鐵橛子的位置有點怪麼?"老劉頭把頭探到尸側面看了看脖子根不由得胃起了涼氣除了身上的鐵橛子外最辣眼的就是尸的臉上一根鐵橛子從死者鼻子的位置深深釘了進去.

"怎麼?"張國忠也用劍尖挑開了死者的衣服捅了捅皮膚似乎還有彈性倘若放在現代肯定又要被那些科學家稱為什麼古今奇跡了."這……也是為了天皇?"眼前這一幕讓張國忠看的心里緊:釘進身體的鐵橛子暫且不了但釘進鼻骨的鐵橛子著實有讓人汗毛孔收縮的效果.

"國忠你他是死了被人弄上去的.還是活著自己撲上去的?"老劉頭順著死者的大腿向下觀察死者大腿仿佛很是放松所有的鐵橛子釘入身體的尺寸基本上都一樣倘若是自己撲上去的全身受力很難如此均勻.但其面部表猙獰.似乎又是被話話釘死的.

"死了被掛上去的吧…"張國忠實在不敢想象如果把一個活人釘在鐵橛子上尤其是還要從鼻骨穿過釘入頭部深處將會是怎樣一種痛苦"對天皇再怎麼盡忠也不可能活著就這樣吧…?"

"太他娘的怪了…"老劉頭用龍鱗在牆上的尸旁邊的一堆鐵橛子周圍畫出一個人形的輪廓."早就覺得怪!國忠你看這她娘的究竟是什麼旁門左道?"

"尸…穴?"張國忠參照老劉頭用匕刻出的人形輪廓大概數了數人形輪廓中間的幾根鐵橛子約麼有十一二根有幾根的位置與死人身上的尸穴吻合而有幾根卻和活人身上的七脈吻合"好像也不全是…好像…還有七脈的穴位…等等容我想想…活人和死人的穴位在一塊…"

"別想了找寶貝要緊!"老劉頭看了看羅盤貌似沒什麼事."兵來將擋.水來土屯!你想的再明白該有的東西也是得有!是騾子是馬就拉出來遛遛!他娘的日本子弄的這是什麼遭瘟玩意…!"

"大家…心…!"張國忠擦了把汗又提起了巨闕劍繼續往通道深處前進憑直覺張國忠始終感覺這個洞不像想象的這麼簡單.

大概又走了四五十米(其間眾人又看見了幾個被釘在牆上的尸與前一個不同的是♀幾個人有的是面朝外有的則是倒著掛但腐爛都不是太嚴重)又有一扇大門擋住了去路從材質上看不像是金屬.

"我去炸開它!"艾爾訊背著包來到門前看了看似乎是扇石門但四外的框子是金屬的用手一壓門把手只聽門里喀吧一聲竟然開了."喲質量還不錯!不用炸了!"

"別進!"張國忠一把拉住了准備拉門進去的艾爾訊"他娘的有問題!"

"嗯?什麼問題?"嘗過埃及那堆玩意的利害艾爾訊對這些東西也不敢不信了.

"剛才是鐵門現在是石門…"老劉頭黑著臉若有所思"剛才是鐵門咋突然弄起石門來了?又他娘的不是古代…?"

"鐵……!鐵不行陰陽!石頭可以!"聽老劉頭這麼一張國忠恍然大悟腦門子上的汗立即就下來了"外面那個大廳里的死人那麼擺是有目的的!"

聽張國忠這麼一艾爾訊心里也一哆嗦下意積的松開了手只見這扇門吱呀一下竟然自己開了.

"啊!……"艾爾訊眼都睜圓了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門這扇石門雖不厚但怎麼也有個百十來斤一沒角度二沒機關怎麼就自己開了?

"退後!"老劉頭一個箭步躥到張國忠前面從包里掏出一把銅錢擺在了地上度之快甚至連張國忠都沒反應過來.

"請君入甕?看看是他娘的哪路神仙!"老劉頭自己也退後了兩步噗嗤一下一杆黃旗立在了地上(地是石質的黃旗杆子並未插入地里而是自己立在了地上把孫亭的眼珠子都看直了)"開!"老劉頭拿著龍鱗哐的一下插在地上只見四外的銅錢一個個全郡立了起來黃旗杆子吱呀呀自己彎了起來眼瞅著就要折.

"國忠把你的家伙給我!"老劉頭一把從張國忠手里奪過巨闕哐的一下也插進了地里巨闕一入地這黃旗杆子撲騰一下又直了轉了幾圈啪嗒一下倒在了地上.

"嘿嘿一物降一物!國忠你這家伙降的住這玩意!"老劉頭收起銅錢回頭把劍還給張國忠可是這頭一回就傻了.只見張國忠兩眼緊閉滿頭的汗下巴一個勁的哆嗦.

"國忠?咋了?"老劉頭一腦袋的不明白張國忠也算見過大世面的人了當年在巴山弄那個八仙局.在香港斗那個趙昆成.都是腥風血雨死里逃生就算是在真仙台被"闐鬼"圍攻的時候也沒見師弟這樣子這是怎麼了?

"師兄咱們進錯洞了!"張國忠閉著眼.一字一顫道.

"張掌教你在開玩笑?"孫亭也覺得張國忠有些怪異"這難道不是山下奉文的藏寶洞?"

"這個洞里有骴氣!"老劉頭布陣的時候張國忠開起了慧眼本想看看到底有什麼東西的然而結果卻讓自己大吃一驚.

正常況下開慧眼常見的氣息共有三種生氣,陰氣,煞氣↓常人與一般動物.在慧眼的觀察中通常呈現桔色.陽氣過重的人或動物(例如得道的高僧,真人以及各種靈獸)往往也會呈現出火色或紫色有些孽獸或修仙的畜牲在慧眼中也會呈現桔色但散色比較暗淡並沒有光暈修成真身的則會呈現淡黃色這些統稱為"生氣"野鬼在慧眼中是白色的.惡鬼,怨魂在慧眼中大多為灰色也有黑色的這些統稱為陰氣總之是顏色越深越難纏當初在巴山碰到的"千魂魈"在慧眼中就是黑色的;再有就是煞氣大多為青色有點藍頭傳統的陽宅風水學認為"利則為煞"就是有棱角的東西就帶有煞氣棱角越銳利煞氣越重而在茅山術中對煞氣則有另外的法茅山術認為"殺生為煞傷鬼神為大煞傷星宿為至煞煞可累之殺生亦惑之上焉"通俗點殺過生(尤其是人)的家伙就會帶有煞氣如果是荼毒過鬼神的家伙煞氣就會很大而殺害過大人物的家伙就是最煞的東西了(當年七叔給的問天匕相傳殺過韓信與袁崇煥應該算是至煞之物了此時的巨闕也不知道殺過哪位大俠或是殺過多少人斗過多少怨孽煞氣竟然比問天還高了不少)煞氣是可以積累的同一把家伙倘若荼毒的鬼神或普通人很多的話煞氣一樣會過殺害過大人物的家伙.

然而還有一種不常見的氣息就是"骴氣""骴"字的字面含義是肉未爛盡的骸骨顧名思義"骴氣"就是半生半死,半陰半陽的氣息理論上講活人若使用茅山術同歸于盡的招數"陽魂法"其魂魄陽氣未散之前在慧眼之中會呈現墨綠色活淺綠色(以攜帶陽氣多寡為准陽氣越多顏色越深)這種氣息便可以理解為"骴氣"在茅山術中除了指名"陽魂法"可以造出"骴氣"以外還沒有什麼別的方法或陣局也能造"骴氣"的記載.

"什麼氣?"聽張國忠這麼一孫亭也很緊張二戰時日本的生化部隊是很厲害的著名的侵華日軍七三一部隊便是日軍生化戰的典型代表類似于芥子氣一類的毒氣是日本軍隊的慣用伎倆這類武器有效期極長觸簡單很可能被應用于寶藏的防盜莫非艾爾訊一開門觸了這個洞里的什麼毒氣裝置?

"不是毒氣…"張國忠緩緩睜開眼晴"孫先生咱們有麻煩了…"

………

注解:二戰時的日軍生化部隊:二戰時日本士兵總是給人堂堂正正打仗的印象你沒子彈了我也退彈夾你上刺刀我絕對奉陪…在武士道精神熏陶下的日本兵似乎是一些堂堂正正的俠客但實際上日本高層的dna中卻始終滋長著一種缺德陰險齷齪的基因臭名昭著的七三一部隊曾對手無寸鐵的中國平民使用生物化學武器甚至用活人做人體細菌試驗1944年日本甚至在太平洋戰場使用過堪稱史上最缺德,最齷齪的生物武裘——性病Bd這個計劃在當時被稱為"金馬計劃"計劃內容是由日本特工給太平洋島嶼上的土著婦女接種一種稱為"雅司病"的熱帶性病Bd若在這些島嶼駐紮的美國大兵與被接種的土著婦女生性關系便會感染這種Bd很快便會生殖器化膿潰爛而死治無可治絕對沒有特效藥如此缺德陰險的招數在人類史上實屬罕見日本人dna中遺傳的齷齪,猥瑣與陰險由此可見!

上篇:第三十九章 鐵橛子     下篇:第四十一章 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