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四十三章 中華太平祈福委員會  
   
第四十三章 中華太平祈福委員會

回過頭艾爾訊幾乎傻在了當場"日…日…大家快…"

"咋啦?日來日去日誰啊到底?"老劉頭本來正用手電照著手里的石頭琢磨聽艾爾訊這麼一喊急忙用手電照了過去看這孩子平時一臉正氣也不怎麼愛話怎麼好端端的罵起來了?

"日本人!!不…不…日本鬼!"艾爾訊不自生的向後退了好幾步.

"鬼還分國籍?"老劉頭拽出龍鱗幾步竄到了艾爾訊旁邊用手電一照也傻了只見對面一個青面獠牙的"人"正齜牙咧嘴的看著艾爾訊表仿佛在笑最讓人惡心的是這個"人"的身上穿的是日本軍服在冷白色的手電光下身上有好幾個食指粗細的黑窟窿臉的正中央也有一個(好像在笑的表就是臉上的黑窟窿的緣故).

"他娘的這是剛才釘在牆上的主兒!"老劉頭胳膊橫在艾爾訊身前二人一起後退了兩三步此時張國忠也躥上來了一看也俊了"這…是什麼東西…!?"張國忠自從看見骴氣以後想象過各種各樣三頭六臂的形象但就是沒想到這東西原來就是走廊里那幾個釘在牆上的哥們.

對于觀察鬼怪的著眼點張國忠和老劉頭是完全不一樣的老劉頭習慣看"皮肉"張國忠則習慣看"甲絲"所以在這個節骨眼上兩個人對眼前這個東西的猜測竟然得出了截然不同的結論.

"莫外…是'鐾令之孽’?(茅山術中一種只有文字記載的人造怨孽相傳'施法者以利器殺于陣局之目錮其魂魄于尸身驅之行孽’白了就是殺完人以後再驅使被殺者的魂魄以其尸身行凶所以這種怨孽民間又稱為'洗刀鬼’這種怨孽會把觸特定機關的人當作是殺自己的凶手.且'怨不平則目不瞑’)"老劉頭用手電照了照對過這位哥們的臉由于光線是白色的.所以這東西除了鼻子上的黑窟窿周圍是黑色以外其他部分都呈現一種干蘆葦一樣的深黃褐色眼球甚至都沒有腐爛也是黃褐色的就是沒有眼珠(孫亭此次帶來的手電是一種冷光戰術手電.光線十分強烈所以顏色對比也很強)憑借著幾十年後還沒爛的眼球老劉頭斷定這有可能就是傳中的"洗刀鬼".

"就是普通的戕鬼(卒于酷刑的惡鬼由于對方帶著日本軍帽》看不見.所以張國忠只能通過手上黑灰色的指甲判斷)!"張國忠橫起巨闕"剛才的骴氣應該就是這東西弄出來的身上可能有什麼東洋邪術…大家都到我身後來!"

很快地孫亭和肖大生也躲到了張國忠身後.眾人開始向門的方向緩緩的後退對面這個日本鬼雖也慢慢悠悠的跟了上來但好像確實對巨闕劍有些顧及始終與眾人保持著大概兩三米的距離你走我也走你停我也挽里嘁哩喀喳地也不知道是磨牙還是什麼別的聲音.

"艾先生!快埋炸藥這東西害怕我的劍.我拖住他!"張國忠干脆用津前一比劃對面這位還真就往後退一點"這些東西沒什麼智商大家先退到洞外我托住他!艾先生你埋炸藥!"

"可…炸藥在…"艾爾訊指了指對面的方向包括裝滿金網的大包和已經掏出來的炸藥都在對面那東西的身後.

"怕他!?"老劉頭此時已經把赤硝達姆彈換好了"埃及的成魄魑祟都讓老子搬倒了怕你個日本子?大家伙給我照著點!"端起槍老劉頭瞄准對面這東西就要開槍不瞄不要緊這一瞄老劉頭汗就下來了"不對呀…!"

"什麼不對?"張國忠聽老劉頭描述過赤硝達姆彈的利害所以對這東西也寄有一點消看著老劉頭光瞄准不開槍也挺納悶.

"穴位上…都他娘是黑窟窿啊…"老劉頭咽了口唾沫.

就在老劉頭猶豫的時候對面這個日本鬼忽然嗷的一嗓子蹦起老高張牙舞爪的撲了過來目標正是老劉頭度之快以至于張國忠一點反應都沒有等感覺不對勁的時候日本鬼已經從自己身邊竄過去了.

"哎喲!!"老劉頭只感覺手腕一陣劇痛隨之嘎巴一響當啷一聲手槍落地♀時候張國忠已經把身子轉過來了照著日本鬼的脖子橫著就是一劍只見日本鬼一低頭竟然躲開了張國忠也是一愣按理惡鬼絕對沒有躲閃的智商就算懂得躲閃也不會懂的貓腰低頭躲閃這還不算什麼就在張國忠准備把劍抽回來繼續再砍的時候忽然覺得手腕子被兩支手以一個奇怪的婆勢抓住瞬時便劇痛難忍"啊!!"張國忠疼的差點昏死過去巨闕當啷一聲落在了地上"我的手…!!"張國忠感覺手腕幾乎被扭斷了拚命把整個身體順著手腕被扭曲的方向歪.

"老子戳死你!"老劉頭咬著牙左手抽出龍鱗照著這東西的後腦勺就是一刺這一刺老劉頭把吃奶的勁都使出來了雖是左手但度與力量比一般人右手刺的還要誇張但這東西後腦勺就好比長了眼晴一樣就在匕離後腦勺還有一寸的時候忽然把腦袋一歪很輕松的躲開了這一下.

"他娘的…這東西…是活的!!"老劉頭也傻眼了眼前這東西很顯然有智商不但會"空手奪刀"的功夫還會躲匕!而且躲閃的姿勢甚至和武術高手差不多.

老劉頭正喊著忽聽砰的一聲槍響"日本鬼"的軍帽被打飛了頭散起半尺長黑呼呼的"腦漿"濺了老劉頭一胳膊原來肖大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躲到了七八米以外正咬著手電端著槍瞄准.

這一槍不要緊."日本鬼"立即松開了張國忠嗷的一嗓子向肖大生躥了過去.肖大生也不是個省油的燈看著這東西朝自己過來了干脆拉了下槍栓砰准備開第二槍就在這時.身後槍聲又響了起來只見孫亭瞄著這東西一口氣打了一梭子彈.

孫亭一開槍這日本鬼猶豫了一下趁著這功夫肖大生砰的一槍正打中日本鬼的左眼.日本鬼嗷地一聲慘叫.瞬時開始沒頭蒼蠅般的掙紮亂竄雖然動作很快但竄的范圍卻不大東一下西一下.始終就在一塊地方打轉.

"給我回來吧你…!"艾爾訊舉起手中的繩槍啪的一下射向這個日本鬼雖然沒打著但繩子卻掠過了肖大生的身邊肖大生可是打獵出身的一看見繩子第一反應就是抓起來繞著這日本鬼跑艾爾訊干脆也拽著繩子圍著日本鬼轉起了圈.不一會這日本鬼就消停了被八百公斤拉力的尼龍繩捆了個結實.

"這東西…她娘的…好像怕槍!"老劉頭左手握住脫臼的右胳膊咬住了牙一軟勁嘎巴一下又把"環"上上了.

"不是怕…"張國忠齜牙咧嘴的活動著手腕"我知道這東西到底是什麼了!"

"啥?"老劉頭問道.

"留著活人的腦子但還有惡鬼的道行!"張國忠道"這東西不靠陰陽辨方向而是跟咱們一樣靠眼睛!"

"厄…國忠這不大可能吧…"老劉頭一皺眉"你留著襠里那套家伙我倒能想象但留著腦子這個解釋不通啊!剛才大子一槍把它腦漿子都打飛了咋還懂得撲人?"

"師兄剛才屋外邊那些鐵橛子我一開始就覺得怪現在我知道是咋回事了!鐵器不透陰陽啊用鐵橛子釘死七脈七穴人雖死了但尸身不爛陽氣就不泄啊!陽氣不泄元神就不散啊!七尸穴也被釘死陰氣不流尸身就不爛啊!我雖然不知道是什麼陣局能讓這些東西起尸但在起尸的一刹那有'骴氣’不稀奇啊!"張國忠用力握了握拳頭感覺腕子差不多恢複了"這麼筒單的道理怎麼當時就沒想到呢!?"

"對啊!"聽張國忠這麼一老劉頭也憂然大悟"我怎麼你拿巨闕都沒啥事我一掏槍反而沖我過來了呢當兵的對槍這玩意在意!"

"劉前輩您剛才這東西是活的是什麼意思?"孫亭看了看躺在地上來回掙紮的日本鬼不禁一陣的冷戰.

"嘿嘿我看它挺聰明還以為是啥不死的邪術呢不過現在看來這東西還是個死鬼!"老劉頭走到孫亭跟前"按國忠的法如果身上真帶著陽氣的話一來羅盤測不出來二來不怕治鬼的招法陣術…反而槍打在這東西身上倒比打一般惡鬼有效的多…好像…這個原田幸九郎明這東西不是為了防一般人而是專門為了對付像我和國忠這樣懂法術的…"

"那就奇怪了…"孫亭道"除了阿公云凌子以外原田好像沒跟國內其他道門中人斗過啊."

"那云凌子死了以後呢?"張國忠道.

"這…"孫亭一愣"這個我沒調查過…"

"艾先生你對緬甸這一帶比較熟不知道緬甸這塊有沒有類似于陰陽五行的方術?"張國忠把頭轉向艾爾訊.

"據我所知沒有…"艾爾訊又比劃著問了問肖大生"確實沒有!"

"那就怪了…陣都布到緬甸了卻還在想方設法防著中國的東西…我懷疑這個陣法遠不止咱們想象的簡單孫先生我覺得咱們有必要查清事實的真相!"張國忠斬釘截鐵道"等咱們回去後孫先生你能不能去日本探訪一下?看看有沒有人知道這種陣法是干什麼用的尤其是這些石頭上寫的是什麼…!師兄咱們回去想辦法查清原田除了和云凌子接觸過以外還有沒有和其他人斗過!如果有目的是什麼!"

"沒問題!"孫亭道"對了當時國民黨政府曾經組建過一個特別組織名叫'中華太平祈福委員會’表面上是民間組織.但實際上卻隸屬于軍統局好像還受戴笠的直接指揮♀個組織與一些道門中人聯系密切當時我在調查阿公的事時查到了這個線索但由于這個組織的人並未與我阿公正面接觸過所以我並未深入調查這次回去我會順著這條線索繼續查!"

"哎哎°們回去查這些東西《蘭亭序》怎辦!?"老劉頭一聽調查方句要跑題有點沉不住氣了.

"咱們應該先離開這…"艾爾訊看了看表"我馬上裝炸藥這里太握了!"

"那這個怪物怎麼處理?"孫亭指了指捆成了蠶蛹的日本鬼.

"嘿嘿…這個交給我.今天他劉爺爺我.也拿這幫日本鬼子做做試驗…"老劉頭一臉壞笑從包里拿出一把銅錢然後掏出一個瓶子笑呵呵的看了看掙紮著的日本鬼…

上篇:第四十二章 黃金網     下篇:第四十四章 9分35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