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五十二章 來電  
   
第五十二章 來電

嘩啦一下醋被張國忠潑到了陽台圍牆上弄的四周一股濃濃的醋味.

"張先生你這是……?"祁經理本能的往後退了兩步.

張國忠並未理會祁經理而是從包里掏出一個瓶子將瓶里的色末倒在手心中對著潑過醋的圍牆呼的一吹色粉末立即沾了一牆.

"大家後退!"張國忠自己也退了兩步閉上眼睛又開起了慧♀次一開看見的景跟剛才完全可不一樣了只見一片暗色中間有幾絲隱隱約約的綠線仿佛是公明山曾經見過的"

骴氣"形狀的確像個人臉一樣.

睜開眼睛張國忠皺起了眉頭"奇怪啊!不應該啊!祁經理能不能找一把榔頭和一個鑿子來?"

"鑿子…系什麼東西?…噢…噢我明白了你們兩個去一下維修部…"不一會一個服務員把榔頭和鑿子送了進來拿起工具張國忠心翼翼的在陽台上一陣砸不一會圍牆上的水泥

便被鑿掉一大片.

"祁經理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看著嵌入混凝土深處的一塊白色的東西張國忠皺著眉頭問道.

"隨便問的啦!跟我還客氣?"祁經理一臉堆笑心拍馬屁的機會可算來了.

"這間酒點什麼時候建的?建這間酒店的時候有沒有出過什麼重大傷亡事故?建酒店用的建築材料水泥,沙石都是哪里運來的?"

"這個…"祁經理可沒想到張國忠問的是這種問題"張先生啊席話這間酒店本來是爛尾房的啦王主席花很便宜的價格買到的計于(至于)建造的時候有沒出過系建築材料哪里來得.要問建造它的公西(公司).我們沒有調查過這個的啦!"

"這個我來查!"羅金明可算找到能揮專業特長的地方了還沒等張國忠搭茬便走到床頭拿起電話一通狂打要這記者調查事地效率就是不一樣沒二十分鍾便已有了結果"這幢樓是江隆工貿集團86年投資建造的.金海盛建築工程公司承建當時號稱武漢第一高樓88年江隆工貿倒閉欠了金海盛公司不少工程款法院便把這棟沒蓋好的樓判給了金海盛公司.金海盛公司硬著頭皮把這棟樓草草封頂以後在89年以低價將其賣給了香港健豪投資公司.中途並沒有重大安全事故的記錄!關于沙石料的來源很複雜在江隆工貿倒閉以前沙石料是由市混凝土公司統一供應的但江隆倒閉以後.金海盛為了節約成本便開始自己采購沙石料來源嗎…大都是上游宜昌,江口一帶地一些

挖沙廠!"雖然時間但羅金明打聽的還是真夠詳細"還有一個秘密這棟樓實際上比設計時少蓋了十層因為當時金海盛實在扛不住了…"羅金明湊近張國忠的耳朵偷偷道…

"挖沙廠!?那就沒錯了!"一聽挖沙場張國忠微微點了點頭"新聞中好像也在江邊?南北一邊一個?"

"對啊!沒錯啊!怎麼啦?"羅金明一個勁的點頭."那兩個墓就在黃家灣附近離宜昌不遠…咦?那里有一些挖沙場!張大哥你不會懷疑這樓里的東西是古墓里地被挖沙船挖出來的吧?

"不是我懷疑!"張國忠讓開身子讓屋里的光線盡量照出來"這個白的東西是人的骨頭!"張國忠用斬鐵的尖點了點圍牆..羅金明和祁經理立即把腦袋湊了過來.

"哦!這怎麼可能!?挖灑船在江里挖沙子怎麼可能挖到墓里的東西?"邊羅金明邊用手去摸.

"別碰!"張國忠撥開了羅金明的手"羅你必須盡快想辦法阻止考古隊!這個骨頭不是墓里的而是被墓里的東西弄死的人身上的!考古隊很可能挖不到底就會出事!"以前張國忠根本沒接觸過精忠陣此刻猜測的成分也居多但是一個賓館的牆里竟然會有帶"骴氣"的骨頭肯定是被人施過術的此時此刻恐怕也只有這一種合理解釋.

"你的意思是…老鼠被鼠藥毒死後…貓再吃中毒的老鼠一樣會中毒!?"羅金明反應到是挺快.

"沒錯!這塊骨頭上帶陽氣!不是一般的東西很可能是那個精忠陣弄的♀種東西連度都度不了!在地下或水里陰氣重應該沒事出土就出事!"張國忠站起身用匕嘩的一下在陽台上劃了一個圈"祁經理看來要動大工程了!這一塊必須都拆掉!一定要在白天干!中間這個白的絕對不能不能碰!消您能親自監督!"

"明白!明白!我明天就安排!"祁經理滿臉是汗聽了稀里糊塗.

"羅明天你能不能帶我去趟江北哪個被改造過的古墓?"張國忠道…

"呃…這個沒問題!我現在就打電話安排!"羅金明拿起電話又是一通打(賓館的電話不打白不打啊)…

"張先生系不系把那個東西拆除就不會有系了?拆下來要怎麼處理?"祁經理點頭哈腰的語氣跟王自豪越來越像.

"呃…深埋!最少十米越深越好!扔到江心也可以但是最好深埋!"張國忠道"拆了那東西應該不會有事了!我會再回來確認的!"

"好的謝謝您!"祁經理擦了把汗"你們兩個帶這兩位先生和這位朋友到總統套房…"

其實張國忠也挺想體驗一下所謂的總統套房別看自己幾千萬的家產但還真沒怎麼住過太豪華的地方七叔家和孫亭家算是比較豪華的了但畢竟不像賓館總統套房的裝修那麼誇張此刻也算能體驗一把總統的生活了…

正在收拾東西的時候一直嘰里呱啦個沒完的羅金明忽然頓住了哭喪著臉回頭看著張國忠.

"羅怎麼了?"張國忠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張大哥…這事怪我…"羅金明深呼吸了一下抬頭看著天花板…

"到底怎麼了?"張國忠把手里的東西也放下了.

"那邊…"羅金明把頭轉向了張國忠."那邊已經出事了…"

"什麼?出什麼事了!?"

"我也不清楚.我剛才跟他們隊長要跟蹤采訪但那邊有隊員受傷了正在醫院搶救暫時不能接受采訪…而且考古現場暫時封閉…"

"什麼傷?是不是我的那東西弄的?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不知道但如果用到搶救這個詞估計不輕…好象就是這兩天的事…他們不接受采訪♀是上邊的意思…唉!早知道就聽你的了!"羅金明握住拳頭狠狠地錘了一下大腿表沮喪至極.

"唉!"張國忠恨的牙根癢癢要不是那個沈觀堂非得要接什麼風要不是這個羅金明非得親身體驗沒准就不會有事了!

"這樣!羅°先想辦法打聽一下搶救是在哪家醫院☆好把什麼毛病套出來!明天咱們無論如何要到現場看一眼!"

"那里已經讓公安局的封了!如果真是上邊的意思我也進不去就別您了!"羅金明一陣郁悶"他們百分之百不會相信您的話!而且…"羅金明頓了頓語氣以下軟了下來."而且讓台里

知道我會有麻煩的……"

"羅你打聽醫院的事就可以了其余的事我來安排!"張國忠拿起電話o…2…2…"他娘的這破電話還不能打長途…"無奈之下張國忠拿出大哥大."柳大哥…唉這麼晚打攪你真是不好意思啊有個事你得幫忙想想辦法…"張國忠把目前的狀況了一遍.

"找沈觀堂!"柳東升那邊蹲守罪犯(現在改叫"犯罪嫌疑人"了)也沒睡覺"這件似他要辦不了我就真沒轍了…!"

"沈觀堂…"張國忠一提起這個人就頭疼也不熟怎麼開口啊…看看表快三點了明天早晨再吧…

"唉呀!國忠暗暗這件事我不知道你等等我打電話問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會給你打過去!"沈觀堂倒是沒駁張國忠的面子掛上電話張國忠心里直打鼓但沒想到剛過五分鍾沈觀堂還真把電話打回來了"國忠啊跟你句實話這件事不歸我管但那里的現場負責人是我以前的一個下級我會給他打招呼等會派王送你們過去如果還是不行我也沒辦法…畢竟現在不是一個系統嘍…"

"謝謝謝謝!"張國忠一顆心可算放下了看來這個沈觀堂的朋友還挺廣…

要三峽的風光可真不是蓋的雖沒走江邊但沿途的風景也著實不錯不過此刻張國忠可沒心思看風景了一個勁的催王快開實在的王平時給領導開車慢慢悠悠也煩了張國

忠這一催可是正中下懷一路時基本沒下過1oo公里…

也不知怎麼繞了剛才還看不見江呢拐來拐去竟然拐到了江邊老遠以外就看見警車了只見四五輛警車停在江邊不遠處的一處空地上(這一帶的江邊大多是山地少有平地)警車後面是

一圈用熒光帶圍起來的隔離圈幾個民警正在隔離圈周圍溜達…

王直接把車開到了空地上停在了警車旁邊一個正坐在警車里抽煙的警察好像認識這輛車笑呵呵的走上來象征性的敬了個禮…"這是強子以前我們都是沈書記的兵後來沈書記升官想帶我們兩個走但他不願意就願意當警察…"王拉了一下手刹開門下車.

張國忠也下來了雖然不認識但強子還是很熱的跟張國忠握了握手"這是沈哥的表兄這是強子!"王介紹道"強子你來一下沈哥有事找你…"王把強子叫到一邊一陣聲嘀

咕這一嘀咕不要緊只見強子的臉色立即變了腦袋搖的像撥浪鼓…

"唉!"張國忠心里又是一陣郁悶心自己這個好人怎麼當的這麼費勁呢!?皇上不急急死太監啊…

正著急張毅城從車後排座下來了拿著鈴鈴響的大哥大遞給張國忠:"爸!你電話!"…

上篇:第五十一章 臉影     下篇:第五十三章 絕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