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五十三章 絕書  
   
第五十三章 絕書

"喂你好!哪位?"張國忠按通手機信號不怎麼好聲音得很.

"張掌教!別來無恙啊!"電話里的聲音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秦…先生?"張國忠看了看正在交涉的王壓低了聲音"秦先生您在哪里?"

"我在北京機場!"秦戈這句話一出口張國忠眼珠子都瞪出來了心想這老子怎麼也一把年紀了怎麼跟土行孫一樣能竄啊!

"秦……先生您……什麼時侯到的中國?"

"哈哈張掌教你還是跟以前一樣我這次來帶來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想先聽哪個?"看來幾年沒見秦戈也學會開玩笑了.

"那…我先聽壞消息吧……"張國忠典型的勞動人民心理先苦後甜啊……

"中華太平祈福委員會確實是一個特工組織他們的任務五花八門但沒有一項任務是有官方紀錄的所有任務在下達的時侯全部靠口頭傳達就算偶爾有文字命令也要在閱讀完畢後立即銷毀所有人包括軍統局的高層特工人員甚至都不知道這個組織是干什麼的……"秦戈和不冷不熱道.

"這麼詳細啊!"張國忠還挺高興如果這就算壞消息那好消息還不定得多好呢"那好消息是什麼呀?"

"呵呵張掌教我還沒有完……"秦戈呵呵一笑道"這個組織的所有人員平均每半年換一個名字組織成員的身份涉及各個行業各個年齡但具體有那些職業並沒有詳細記錄……組織最高職務是秘書長.此人直接對戴笠負責所有任務一律由戴笠口頭傳達再由秘書長直接向任務執行人點對點的傳達所以這個組織究竟執行過那些任務.全知道的人只有兩個戴笠,秘書長."

"嗯這個消息的確不算太好……"張國忠看了看王好像和強子拉起家常來了.有有笑的根本就沒注意這邊.

"這個組織是國民黨唯一一個從民間直接選拔成員的組織也是抗日戰爭期間最神秘的組織組織成員並沒有名冊甚至各個成員之間都不認識不知道彼此在做些什麼還有這個組織時常在接到一些特殊任務時臨時從民間選拔成員並且不經過任何訓練.直接就去執行任務任務執行完畢後.大家相安無事很多人只為此組織服務過一次!

這種奇怪的組織形式是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特工部門都沒有的!"

"嗯!然後呢?"張國忠感覺秦戈的話茬子有點不對勁按以往的風格秦戈最習慣先鋪墊一個複雜的前提.然後提出一個及其離譜的要求或結論往往讓人有自殺的心此時此刻氣氛仿佛正在向此方向展.

"這些是我從台北官方能夠了解到的全部資料!這就是壞消息."

秦戈道.

"那好消息是什麼?"張國忠迫不及待了.

"中華太平祈福委員會唯一的在冊幸存者秘書長馮昆侖先生最後一次執行任務時雙目失明被送到美國療養1951年轉至台北.1953年死于心髒衰竭."

"死……死了…?"張國忠差點沒把電話掉在地上♀叫好消息嗎……?

"張掌教你不要激動……我們找到了他的日記……"秦戈道.

"日記?這麼秘密的組織負責人怎麼可能寫日記?"張國忠疑惑道"會不會是假的?"

"呵呵!肯定不會有假!這是馮昆侖先生生前居住的療養院院長親自交給我們的這本日記是馮昆侖先生在失明以後撰寫的可能是日記也可能是回憶錄!這種奇怪的文字咱們以前也見過我們特地來我劉先生破解!"

"真的!?殄文!?"張國忠的心一下子就放下了殄文可不是人人都會寫的看來這馮昆侖也不是個省油的燈這個孫亭比起秦戈這塊老姜來還是差了一截這麼重要的線索當年竟然輕易的就放棄了."對了馮昆侖作為一個國民黨特工怎麼會寫殄文?"張國忠心理一個勁的嘀咕…唉算了!管他從哪學得呢?重點是他寫的內容啊!張國忠也沒往深處想"孫亭先生下星期到他好像也有一些新線索!消咱們能在天津碰頭!"秦戈仍舊不喜不憂好象一切都事不關己一樣.

"好的沒問題!秦先生謝謝你!"張國忠已經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了此時王已經朝自己走了過來看表應該差不多能進去.

"張大哥你可以進去了不過只有十分鍾千萬別太久強子雖然是頭兒但手下人可都看著呢……"

"沒問題沒問題!"張國忠千恩萬謝"十分鍾足夠了!"

此時強子已經把周圍的民警支開了一多半只留了兩三個看似鐵杆的在周圍"張大哥你好消你快去快回!這次是市局直接下的命令擅自放人進去讓局里知道不好交代!"這個強子看上去倒是蠻實在的.

作了一通揖以後張國忠進入了隔離帶張毅城後腳也想進去但卻被強子攔了下來"朋友你爸爸可以你不行哦……"

隔離帶內是一個略高出地平面的土丘土丘側面有一個洞口低著頭可以進去洞口的橫梁是水泥鑄的一看就有年頭了往下走了大概四五米的斜坡使是一個水泥洞穴確實挺像防空洞典型的由前線工兵修築的應急型建築洞內面積的可憐至多有十幾平米的樣子高度比緬甸的那個山洞里稍微高一點.牆壁和屋頂全是水泥結構只有地面是由石磚砌成的石頭與石頭之間用白漿粘合看石磚的新舊仿佛與周邊地水泥是同一個年代的但好像是出自民間工匠之手而不是軍隊的工兵.分散在屋子四周有有八個斷臂殘牙的石墩想必這講究就是曾經的"精忠陣"但石樁早已不知去向只留下了八個僅幾寸高的斷柱.

達開手電張國忠仔細看了看地面除了牆邊有一塊石磚略顯松動外似乎沒什麼異常←個洞穴完全可以理解為一個防空洞但真正的防空洞通常在十幾米的地西通恥容納上百人甚至更多而這個洞穴頂層似乎只有三四米厚且如此狹♀種結構能防什麼"空"呢?

"莫非……是考古隊敲開地?"張國忠現這塊活動地石磚太奇怪了看白漿的裂縫雖然及不明顯卻並不像是自然開裂倒很像是人為所致.

抽出斬鐵張國忠慢慢的撬出了這塊磚石磚下面是整根地青石條地基仿佛沒有什麼特別."這塊磚……"張國忠用手擦了擦磚上的泥用手電仔細照了照."這是……!"之間在石磚的沿上(石磚並見棱見角其邊沿很圓滑)仿佛刻了一行字.

往石磚上吐了口唾沫用手指用力抹乾淨了石磚邊沿上的泥張國忠仔細看了看這是一行殄文每個文字大至多像黃豆燎麼大如果不是特意找還真不好現.

"青山難阻洪流湧惟有血肉鑄長提.三尊*座下難複命蒼生得度慰我軀.——溧陽馬凡初思甲絕書"

"這……!"看完這句話張國忠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下莫非……這是馬思甲真人羽化之所?身為茅山掌教不置百尺崖羽化于世外清靜之所怎麼羽化在國民黨的工事里了?再有一點讓張國忠腦袋爆炸地事就是馬思甲真人在留絕書的時候竟然道出了自己的本名!(馬思甲本名馬凡初道號思甲子故喚馬思甲)道士和僧侶一樣出家後只用道號就不用本名了就算別人呼其本名都是一種不尊重如果其自己喚出本名那麼只有兩種可能一是還俗二便是被逐出師門!可是馬思甲本人是茅山掌教掌教怎麼可能還俗呢?他自己是掌教只有逐別人的份誰有可能逐他呢?他在這個精忠陣里干嗎?莫非是來破這個精忠陣的?

"也不知道考古隊是否也現這個了……"大著腦袋張國忠把石磚心翼翼的放了回去不過張國忠倒是不擔心考古隊會有人懂殄文……

"張大哥!"強子站在洞口開始催了"您看完了嗎?"

"哦 ̄!完了完了!"張國忠關掉了手電走出了洞口"這次多謝來日必有重謝!"張國忠心里忐忑不安本來只是想學雷鋒做好事救救那些考古隊的而已沒有想到卻找到了這麼一條嚇死人的線索莫非這也是那個什麼中華祈福委員會地傑作?看來一切只有等破譯完馮昆侖的日記才能見分曉了……

"哎!什麼謝不謝的沈哥事就是我的事這次只能給張大哥你爭取十分鍾我派出去巡邏的兄弟就快回來了!你多擔待啊!"強子好像還挺不好意思……

"強子兄弟不知道江那邊歸不歸你管……?"問這話張國忠也有點不好意思.

"哎?張大哥出事的就事那邊!都是當兵的站崗!這個我實在……"

"沒關系改天一定登門道謝!"張國忠本就沒抱什麼消……

"張大哥下次你再來湖北可一定的找上兄弟我免費給你當導游啊!你看……前面那個山峰叫孝子峰傳是一個孝子變的……"王見張國忠在沈觀堂那里面子確實挺大此刻也想拍點馬屁.

張國忠哪有心思看什麼山峰啊滿腦袋都是那個精忠陣的事江邊修兩個那東西還修上防空洞了為的是什麼呢?正琢磨著半截包里電話又響了這次打電話的是羅金明.

"張大哥醫院找到了……"羅金明在電話里的聲音跟特務一樣.

"哦?什麼病?"張國忠皺眉道.

"我跟你你一定要避!"羅金明道"主治大夫私下跟我透露是癔症!有二十多年沒見過這種病了!我再問他就不了!對了張大哥你知道癔症到地是什麼病嗎?"

"癔症!?"張國忠腦袋嗡了一下怕什麼來什麼這種被精忠陣弄著了道的很難像當年李大明那樣痊愈雖都叫癔症但病原理是完全不一樣的."你能見到考古隊管事的嗎?我必須找他本人親自!"

"我正在努力!"羅金明道"但我也不敢保證!張大哥我實話跟你!這件事現在鬧大了!考古隊長跟個耗子一樣誰都不敢見!萬一讓台里知道我攙和這事我也吃不兜著走啊!"

"嗯你盡量吧!我們大概還有4個鍾頭能到武漢到時候見面再聊……"實際上張國忠想見考古隊長目的有兩個第一是了解一下考古隊員出事的經過以確定救人的方法再者就想套套詞既然馬老爺子把著這邊便想看看考古隊有沒有本事弄明白那邊是哪位神仙把著……"

------------------------------

注解*:三尊:

三尊即"道教三尊"分別是:玉清原始天尊,上清靈寶君和太清太上老君.另三尊也有"君","父","師"的含義.三尊座下難複命暗指(死後)無法向尊神與列祖列宗交待.

上篇:第五十二章 來電     下篇:第五十四章 坐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