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五十五章 黃老漢  
   
第五十五章 黃老漢

"你就是……病人家屬……不行不行……這麼更不讓你進了你就是……文物局派下來了解況的……對就是上邊派下來慰問傷員了解況的!"車上呂隊長一個勁的幫張國忠編"他們要問誰派你來的你就是牟局長派來的!"

病房設在三樓房門的窗戶被報紙貼的密不透光的病房門口兩個民警正在聲議論一看呂隊長領來一個陌生人立即上前伸手阻止.

"哎兩位同志這是張所長剛從天津調到湖北上級這次派他來了解況慰問傷員!"呂隊長一臉堆笑.遞上兩根煙.

"張所長?"一個民警大量了一下張國忠"哪個所的所長?"

"兩位同志是牟局長派我來的!"張國忠也滿臉堆笑心想自己這個雷鋒當的可真是夠孫子的……"牟局長很關心同志們的病徹夜難眠啊!這不特地派我連夜來慰問一下!"

"進去吧……"一個民警拿出鑰匙打開了病房門張國忠一看心里也一驚只見病房門上裝著一個實心大鐵鎖顯然是新安裝的."你看人家這領導當的……!"兩個人剛進病房外面的民警便立即開始牢騷……

這是一個八人病房只有六個床上有人但這六個人一沒掛吊瓶二沒換病號服甚至連鞋都沒脫每個人都被三根胳膊寬的厚皮帶固定在床上屋內的燈是開著的但這六個人好像很怕光一樣個個一個勁的眯縫眼但就是不閉眼.

走到一一人床邊∨國忠剛想伸手去扒一個人的眼皮.便被李隊長拉了回來"張大哥不能碰!會咬人的!"

"咬人?"張國忠一皺眉這好像和席子村那個李二壯身上的東西差不多莫非這個精忠陣能制造出千魂魈來?

看了看房間四周又到窗戶邊往外看了看張國忠眉頭緊皺"呂隊長能不能……能不能把病人轉移到一樓.或者露天啊?"

"為……為什麼?"呂隊長一聽就傻了連進病房都是連蒙帶騙混近來的這轉移病人豈不勢比登天.

"我要把那東西'送入地府’啊……這里是三樓你讓我怎麼送啊……?"

"難道……沒有別的辦法……?"呂隊長一籌莫展"比如……畫個符……殺只雞什麼的?"

"我又不是磕頭拜把兄弟殺雞干嘛啊?"張國忠也愁……"這里有把個床位……六個人……加咱倆……咦?對啊!"張國忠恍然大悟"有了!"

"你有辦法了?"呂隊長比張國忠還高興.

"恩!只不過有點冒險……"張國忠琢磨著……"咱們得把他們都解開!"

"什麼?哎喲!我的張大哥!我還是想辦法把他們弄到一樓去吧……"呂隊長都快哭了."張大哥你知道這些人都多厲害嗎?"

"他們多厲害我比你知道……!"張國忠深呼一口氣"我讓他們乖乖的自己走!"罷張國忠從包里拿出一瓶子礞石粉從一個病床旁邊撒了一條"迮道"歪歪扭扭的連到了窗戶邊"呂隊長等會你就站在你那個位置.不管生什麼事!千萬不要動!"只見張國忠在每個床邊都用礞石粉撒了一條"迮道"然後在每條"迮道"的盡頭都擺了一個個的"群陽陣"香不夠用就一截掰成三截用雞喉不夠就整塊敲成碎渣使符不夠干脆就把一張撕成碎片用……水泥地面沒法插香怎麼辦?正好窗台上有兩盆花花盆里的泥倒在地上不就能插香了麼……

"准備好了麼?"張國忠深呼吸了兩下.呂隊長戰戰兢兢的點了下頭.

"來了!"張國忠以最快的度開始解捆住隊員的皮帶來也怪往常四五個人都按不住的隊員此刻竟然真的老老實實的順著"迮道"開始走了只是度慢的出奇.一個……兩個……三個……當第六個人也下了床開始慢慢走的時候張國忠也迅跑到了一個靠牆的位置.此時這八個人站的位置正是"八陽陣"的位置八陽陣+群陽陣也算是張國忠急中生智的創新陣法了……

"呂隊長千萬別動啊……"此時張國忠的臉上仿佛出現了一絲猙獰看的呂隊長心里毛不過事已至此呂隊長也只有硬著頭皮站著不動只見張國忠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念的什麼屋子里忽然颼颼的刮起了旋風涼嗖嗖吹的呂隊長直打哆嗦.

"開!!"張國忠猛然舉起手張的匕刺向堅硬的水泥地面只聽鏘的一聲火星四射劍刃雖已刺進地面半寸有余但卻折為兩截張國忠一看也傻了後悔沒把巨闕帶來但此刻已經沒的選擇了噗的一口真陽涎吐在嵌入地面的斷刃之後張國忠干脆用手掌按了上去只聽轟的一聲巨響窗戶玻璃和電燈皆被震了個粉碎六個考古隊員紛紛像爛泥一樣癱成一堆屋內瞬時一片漆黑……

"怎麼回事!?"民警哐的一腳揣開屋門借著樓道的燈光一看屋里的人都被從床上解了下來橫七豎八躺的滿地都是連呂隊長都躺在地上只吐白沫立即傻眼了"抓住他!"兩個民警一哄而上一把按住了滿手鮮血的張國忠"老實點!……魏……你……快給局里打電話!派點人過來!"此時值班的大夫也趕過來了一看屋里的景也傻了趕忙叫了幾個護士把病人連帶吐白沫的呂隊長挨個往床上搬……"沒有生命握……"用聽診器聽了病人的脈搏和呼吸後大夫長出一口氣……

早上九點看守所里.

張國忠正蜷在長椅上打盹忽然當啷一聲鐵門響"張國忠!出來!"

"哎!捅婁子了!但願那個呂隊長能早點醒過來……"大哥大也被沒收了∨國忠想給沈隊長打電話也沒戲.只能把消寄托于呂隊長身上……

跟著民警來到接待室張國忠懸著的心立即放下了只見桌子旁邊坐著三個人一個沈觀堂一個呂隊長還一個不認識的.

"哎呀張大哥你受苦了!"呂隊長哼哼唧唧的也不知道是哭是笑"這位就是牟局長特地來謝你的……"

這時一個民警上前把包和大哥大都還給了張國忠."我……想找個地方洗個澡……"張國忠神志也不太清醒了畢竟昨天晚上這一下也夠勁(當年在香港用群陽陣斗趙昆成可是躺了好幾天才下地的而這一次弄了六個群陽陣外加一個金鍾罩疲憊程度可想而知)"好!好!我們這就送你回賓館!"呂隊長假模假式的扶起張國忠……

睡的正熟忽然夢見電話響張國忠這個煩啊怎麼連做夢都是電話響啊沒想到這電話響起來沒完沒了誰啊!?張國忠睜開眼現不是做夢電話確實在響……"喂!哪位?"

"哎呀張大哥你去哪里啦?手機也不開!我找了你一天了!"電話那邊是羅金明"強子警官已經幫我找到那位黃老漢了.就住黃家灣但他什麼都不!人家生氣啦!我看還得你親自來!對了最好叫呂隊長登門道個歉上次把人家轟走老爺子耿耿于懷啊!"

"好!我馬上就到!"張國忠一聽人找到了精神頭立馬就足了起來洗了把臉就要出門"爸我也去!"張毅城不干了三天兩頭把自己扔在賓館這叫爹嗎?

剛到樓下∨國忠又接了個沈觀堂的電話是要擺酒席給自己壓驚."我現在正往宜昌趕……改天沈哥……"張國忠算服了這個沈觀堂了一天到晚怎麼沒個別的事啊……

一路上呂隊長除了誇張國忠有本事以外基本沒過別的話題張國忠開始還挺美到最後已經快崩潰了.忽然呂隊長從包里拿出把匕遞給張國忠:"張大哥咱們萍水相逢你毅然拔刀相助還毀了你一把真家伙我實在過意不去啊……"斬鐵為何物呂隊長當然識貨"這把匕名曰'天律’隋朝杜瀾芝所鑄我啟蒙老師臨送給我的現在送給你……不如你那個好還消你能收下……"

"哎呂隊長你太客氣了……"張國忠接過天律看了看鋼口確實比斬鐵又差了一個層級五馬換六羊啊算了拿著吧總比沒有強……正愁回去沒法跟老劉頭交代呢找他借幾萬塊不還他倒不在乎毀了他個物件老爺子少難受一個月……

黃家灣鎮黃四營村羅金命已經在這里等了半天了.

"這方圓幾十里年進八十還能干大車的就黃宗屬老先生一個人強子警官打了個電話就問出來了……"羅金明邊走邊介紹況"開始跟我還挺熱但我一談古墓的事立即就不理我了後來他兒子把我勸出來了看來得你們親自上陣!"

"老先生以前是干什麼的?"張國忠問道.

"聽他兒子解放前是游擊隊的開始打日本鬼子日本投降後又打國民黨國民黨打跑了又當民兵以前當過村長文革以後就不當了!"

"游擊隊?"張國忠道"歸誰管?"

"這個不知道應該歸地下黨領導吧這個得問他自己!"羅金明指了指前方一個破籬笆門"喏就是這里!"——

上篇:第五十四章 坐尸     下篇:第五十六章 塵封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