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六十一章 血債血償  
   
第六十一章 血債血償

"所以你就投敵了?"張國忠捂著肚子道.

"那都是他們逼的!"王真江憤然道"我救了馬思甲的命沒想到他竟然恩將仇報從此後讓馮昆侖那個混蛋保管拿教玉佩!"

原來一直以來馬思甲並沒讓這些徒弟參與做法而是事事親力親為門下茅山五子的工作只不過是負責與其他道友的聯絡或是為中華太平祈福委員會傳遞口頭報有一次在山東濟南馬思甲也碰到了強手甚至直到口吐黑血都不知道對方是誰用的什麼招數最後還是王真江及時趕到用鐵網罩住了馬思甲才薄其一條命在馬思甲昏迷的時候王真江無意中看到了馬思甲掛于腰間的掌教玉佩便忍不住拿在手里看了幾眼但沒想到馬思甲剛剛康複便將掌教玉佩交給了馮昆侖保管正是這件事讓王真江徹底打定了投敵的決心.

然而當叛徒可不是像王真江想象的那麼簡單求職上門的叛徒誰要啊?萬一是臥底怎麼辦?因為事事都是馬思甲親力親為所以王真江也沒有什麼機會.後來終于有一次云凌子秘見馬思甲消他能幫忙搞這個引葬大陣馬思甲便派李真巒,王真江和張真岳前去協助師傅不在跟前王真江便覺得這是一個向日本人表白的機會于是就在引葬大陣上動了點手腳害死了云凌子和兩個師兄弟消以此博得日本人的信任.

"那麼…中條山的大雨…是你弄的?"張國忠惡狠狠道."你怎麼會那種招數!?"

"哈哈哈…飯桶啊飯桶…"王真江又是一陣陰笑"把引葬陣倒過來布就能招風雨!這個都不知道還當掌教!看來馬淳一這個老眼昏花的比馬思甲還糊塗!竟然把掌教傳給你這個飯桶!他們兄弟兩個都是一丘之貉!"

"這麼…緬甸的百尺崖也是你弄的…!?"

"是啊!是我!那又怎麼樣?"王真江滿不在乎"對了掌教大人.我還得告訴你一件事原田幸九郎實際上是我的徒弟.我把絕活都教給他啦!不過你放心他已經給那個天皇盡忠去了…"

"你…你這個混蛋王八蛋…"張國忠氣得咬牙切齒.

"中國有句話叫拿人錢財為人消災我要什麼日本人就給我什麼我想去哪他們就送我去哪你看我現在你再看看你!掌教到別人家偷東西?哈哈哈哈…真想把馬思甲那個老糊塗的魂魄招回來看看你這個糗相…!"王真江的語氣里充滿了蔑視."是啊我是叛變了怎麼了?有人知道麼?他馬思甲是捐軀了怎麼了?別人一樣不知道啊!古人云: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師從茅山是求道學藝去的可不是陪他馬思甲送死去的!"

當年在中條山王真江秘密的見了一次原田幸九郎.把云凌子的連環計事先透露給了原田起初這原田有些半信半疑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還是事先給櫻井省三,甘粕重太郎以及其身邊警衛都上了"鎖魂針"(也就是即使引葬大陣成功.櫻井等人也會安然無恙云凌子還是會死)在云凌子前後施法的時候原田幸九郎一直在細心觀察現其中的確有詐(原田也不是外行如果事先把引葬大陣的原理告訴他再讓他對照步驟的話還是能看透一二的).後來王真江倒布引葬陣引來風雨澆滅云凌子的陰魂香後原田才相信王真江所的話遂將事的原委如實告訴了櫻井省三與甘粕重太郎王真江也正是因為這件事而取得了日本人的信任後來為了感謝王真江對"大日本皇軍"的"幫助"櫻井決定讓王真江先進墓挑選寶貝(實際上也是想讓王真江當趟雷的)進墓後王真江先挑選的就是王羲之的傳世墨寶《蘭亭集序》不過後來被貪婪的櫻井拒絕了理由是此寶貝要獻給"大日本天皇陛下"王真江無奈又挑了一把七星劍(就是此刻搭在張國忠脖子上的寶劍)不過王真江此次也惦記上了這個寶貝並且知道了這個寶貝就在櫻井的手里.

這件事是絕對秘密的知道的人只有櫻井省三,甘粕重太郎和原田幸九郎.而王真江表面上的去向則是像傳的一樣"因為云凌子的出賣而捐軀了".為了避免中華太平祈福委員會的懷疑原田便親自安排了栽贓于云凌子的謠隨後由一些漢*散布到了民間≡此之後中華太平祈福委員會的多次秘密行動屢遭敗果其實也都是王真江和原田幸九郎在搗鬼.

其實當時不止中國有一個"中華太平祈福委員會"在執行一些秘密任務同樣的組織日本也有叫"和平共榮社"其性質與"中華太平祈福委員會"幾乎完全一樣只不過活動范圍遍及整個東南亞除了日本本土的一些異類之外還吸收了各國類似于王真江這樣的叛徒為成員(當時中華太平祈福委員會的相當一部分任務就是擺平這個"和平共榮社"制造的麻煩只不過當時中國方面不知道那些事的幕後主謀是"和平共榮社"而已)直到了二戰末期日本財政崩潰,兵源枯竭已經是窮途末路不得不把消寄托于這個"和平共榮社"消能夠利用一些玄術逆天轉運挽回敗局在各國巫師異類提出的數十種方案中日本人選中了王真江提出的"百尺崖"方案(比起其他一些東亞術師動不動就要在大海上填出一座人造島嶼那種浩大工程王真江的方案還算是可行理論效果也比較直接).並任命王真江為"工程總指揮"同時任命山下奉文全權負責工程後勤(王真江知道櫻井省三把蘭亭序給了山下奉文而並沒有像他自己的那樣獻給什麼天皇.所以見到山下奉文以後第一件事便是以此要挾當時山下奉文正被東南亞的戰事搞的焦頭爛額根本沒精力應付這些事.便直接把蘭亭序給了王真江)♀個工程實際上從1943年便已經開始了由于動作過大為了避免消息泄露所以日本捏造了一個所謂的"金百合計劃"當幌子表面是藏寶實際上是在造"百尺崖".

實際上王真江也是做賊心虛因為自己始終沒聽到自己的師傅與其余兩個師弟死的消息(在此期間王真江也試著招過馬思甲的魂魄可是招不到便確信馬思甲沒死.其實當時馬真人已經羽化了只不過魂魄留于精忠陣之中)如果馬思甲知道自己還活著的話那後果是很不堪設想的于是便總是想方設法想給自己找個替身後來原田幸九郎向王真江表露了想學茅山術的想法王真江便將計就計教了原田幾招後邊讓他去督建緬甸公明山的百尺崖最後原田還真按照王真江教的方法在緬甸自裁了.達到目的後王真江的一顆心可算放下了從此搖身一變便成了日本人"原田幸九郎"(除了山下奉文本人外緬甸的日軍將領並不知道原田與王真江究竟誰是誰).

"你這只老狐狸!"張國忠也不得不歎服于這個王真江的心機"你知不知道那個百尺崖建好的後果?"

"當然不知道!"王真江道."所以我才想試驗一下如果那個沒志氣的天皇再咬牙堅持半年恐怕現在…哈哈哈…"

"弑兄叛國…你就不怕遭天譴!?"張國忠也沒什麼可的了.

"天譴?"王真江瞪大了眼珠子"哈哈哈哈…人譴我都不怕我還怕天譴?實話告訴你年輕人老五曾經來日本找我算帳弄得我很是厭煩所以我才來這!告訴你.我特意選了這麼個沒人的地方住就是怕你們這幫陰魂不散的找我麻煩!你以為你們在外面布陣我一點都不知道!?今天看見你的掌教玉佩我本以為是老四派你來的沒想到是你自己送貨上門!哈哈哈…"

"連劉真雨也…?"張國忠睜大了眼珠子喘著粗氣.

"他那叫不自量力!"王真江淡淡道"沒人逼他來他自己送上門難道要我束手就擒?"

"就是做鬼我也饒不了你!"張國忠用盡了吃奶的勁伸手摸過巨闕錦紮著要爬起來.

"那我就成全你…!"王真江揮起寶秸著張國忠脖子就是一劍只聽鏘的一下巨闕七星兩劍對刃火光四射.

"原來你是裝的?"王真江不以為然淡淡一笑.

"我不裝你能給我講這麼好聽的故事麼?"張國忠咬著牙忍著劇痛勉強應付(實在的三分裝七分真).

"你和老四一樣不自量力…"王真江罷猛然抽回寶劍攔腰又是一較的一下震得張國忠險些沒把巨闕撒手心這老不死的一把年紀了哪來這麼大的勁啊…

"破綻百出…!"王真江冷不丁又是一腳又踹在了張國忠的肚子上不偏不倚還是剛才那個位置.

"啊!!"張國忠撲通一下摔在地上疼得牙都倒了"xx你媽的…你個老不死的…"張國忠一個勁的罵.

"最後告訴你我叫王四照不叫王真江!"王真江舉起寶劍"代我向馬思甲問好…"

張國忠一閉眼心想這回可真的是山窮水盡了別是肚子已經挨了幾下即使不挨那幾下憑自己這兩下子照樣不是這老不死的對手…

就在這時候只聽砰的一聲槍響王真江舉著劍呆在了原地.

"嗯!?"張國忠睜開眼只見對面有一束明亮的手電光照了過來王真江正緩緩地轉過身子.

"這一槍本該你挨的現在替云凌子還給你…"孫亭靠在牆邊舉著手電.另一只手上的手槍口正在冒煙.

"你到底…是誰!"王真江喘著粗氣道.

"云凌子的…孫子…"孫亭有氣無力道"意外嗎?"

"孽種…"王真江低了一下頭猛然間一躥到了孫亭的面前."見你爺爺去吧!"罷揮劍就砍.

砰砰砰地幾下孫亭連開四五槍但這個王真江卻有如千魂魈一樣面對槍傷毫無反應.仍然面目猙獰的撲了上來.

"唉!"孫亭一閉眼暗自絕望沒想到自己會死在父親之前但閉了一會眼卻並未感覺到有劍砍自己反而感覺到一股熱乎乎的液體滴在了臉上.

"啊!"孫亭睜開眼只見王真江站在自己面前一動不動前胸有一把劍尖探出鮮的血液正從劍尖探出的地方往外流王真江身後的黑影↓是張國忠"這一劍是替茅山五子和馬老爺子還給你…"張國忠強打精神道…"你不配拿這個!"張國忠掰開王真江的手拿回了拿教玉佩.

……

幾下針炙過後老劉頭醒了過來"哎喲輕點!我的胳膊…!"

"師兄你忍著點我替你接上!"張國忠壓住老劉頭胸脯胳膊一較勁只聽嗄巴一下疼得老劉頭嗷嗷直叫."他娘的你就不會先給我接上再把我弄醒啊!?…"

"師兄!咱們快走!警察快來了!"張國忠轉而去看秦戈和李約只見每人"七尸穴"的穴位上插了銀針"這是什麼意思!?"

"沒魂了!(正常的人體是陰陽平衡的在七尸穴上插銀針阻斷陰氣導致七脈陽氣大盛魂魄也便被沖飛了)"老劉頭抱起密碼箱."趕緊開車去!快!"此時遠方已經隱約能聽見警笛的聲音了不過半天都沒有過來估計是艾爾訊扔在路上的三角釘起作用了.

"孫先生!車停在哪!?"

"就在外面…往左…"孫亭捂著胸口道.

"師兄!你照顧一下他們!"張國忠跑出門口一會一輛貨車跌跌撞撞的被開了過來"師兄你扶他們上車!我去找艾先生!……"

牆外張國忠看見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艾爾訊.胸口中一槍(右胸中彈好在不是要害)血流了一地."艾先生!艾先生!"張國忠抱起艾爾訊一瘸一拐的來到了門口此時老劉頭已經把秦戈和李約抱上車了"警察馬上就到!快點!"孫亭捂著胸口已經坐在了駕駛位此時警車的聲音更近了遠處天邊花花綠綠的警燈閃成了一片.

"這把劍不錯…"老劉頭把巨闕七星往車廂里一扔自己也上了車"快走!"

……

公海私人游艇"海洋之耀"號一架直升機徐徐降落…

"劉先生不是我烏鴉嘴我懷疑那個箱子里裝的根本就不是蘭亭序…"(根據李約判斷密碼箱屬于7位機械式密碼且材質堅固倘若*力開箱很可能破壞箱中物品所以只能帶回美國開箱)甲板上秦戈端著一杯咖啡來到老劉頭旁邊"既然王真江知道咱們要去我懷疑那是王真江吸引咱們的誘餌."聽張國忠描述完整個事的原委後秦戈也是一陣感慨泱泱中華四萬萬同胞(抗日戰爭時期中國人口約為四億)倘若沒有苟且富貴貪生怕死者日冠鐵蹄焉能踏足我中華一步?

"你妒忌!你老子肯定是妒忌!"老劉頭伸出一個手指面帶微笑轉頭拍了拍自己腳下的密碼箱"回家嘍!跟我回家乖…天邊…飄過…故鄉的云…"老劉頭這京劇味的《故鄉的云》唱得還挺帶勁…

"劉先生!我對玉器之外的東西沒有興趣…"秦戈喝了口咖啡"我只是怕你受打擊…"

"什麼都別了…"老劉頭哼哼著曲"當初真不該救你讓你蹲局子去就對了…"

……

撲通一聲一個東西被張國忠遠遠拋向大海.

"國忠你扔的啥?"老劉頭奇怪道"這船上又沒有石頭…"

"沒什麼…"張國忠靠在圍欄上微笑著看著遠處的地平線"師兄你覺得如果當初馬老爺子把掌教的位子傳給王真江…不傳給那個王四照事會是怎麼樣?"

"你瞎啥啊國忠?"老劉頭朝海里吐了口唾沫"我要是馬老爺子廢了這個教不要了也不把位子傳給那號人啊!"

"師兄其實我覺得掌教不一定要玉佩有玉佩的也不一定就能當掌教…"

"國忠啊你…"老劉頭一皺眉"你咋啦?胡啥呐!?"

"沒事…我忽然想起來的…"張國忠微微一笑繼續看海屁股後面原來掛玉佩的地方此刻只事了一截沾著鮮血的繩…

………

注解:七星劍:

"七星劍"也作"七星龍淵"為戰國鑄劍大師歐冶子,將干聯手所鑄相傳曾為伍子胥的隨身佩劍唐初時由于"龍淵"這個名字犯了唐高祖李淵的忌諱所以改成了"龍泉"有傳此劍曾為李淵的佩劍李淵死後隨李淵葬于獻陵也有傳李淵曾將此劍傳于太宗李世民後與李世民一起葬于昭陵遂被溫韜所盜.

上篇:第六十章 茅山五子     下篇:茅山秘史《茅山後裔》之不死傳說 序 深夜造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