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二章 私自行事  
   
第二章 私自行事

"拆人家房子?"張國義牙都倒了柳蒙蒙家那間有人上吊的房子左右都有鄰居還是舊社會的老式瓦房僅有房子後面有一條窄胡同拆這個房子如何拆法?要需要多大工程量?

"我毅城啊你能看出來老伯佩服你但你可別逞能…"張國義根本沒把張毅城的話當回事"這幾天先在家老實呆著你爸回來之前我不許你出門!"

"老伯…那我爸啥時候回來?"張毅城歪著腦袋問.

"怎麼還得一個月吧?"張國義也拿不准哥哥啥時候回家"明天我打個電話問問…"

"老伯剛才我看那個柳蒙蒙的臉了再拖最多半個月不想辦法她就治不好了…"

"去!別胡扯八道!你姥爺那病拖了兩三年都讓你爸鼓搗好了他這東西一個月不到我告訴你毅城你也不了也該懂事了你爸現在不在家就別惹你媽生氣…"

"老伯我不是胡扯…"張毅城的語氣真跟個大人似的"我爸那幾本書我都看過大大爺(指老劉頭)也老教我沈蒙蒙和我姥爺不一樣她是孩而且是女的再有她身上不只一樣東西…還有啊二大爺如果再拖上一禮拜不想辦法她光餓也餓死了…"

張毅城這話的張國義心里一哆嗦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咋回事但心想這子平時最愛往老劉頭家跑老劉頭沒兒女所以這對老夫妻特別喜歡孩老劉頭也有錢認識王子豪以前老劉頭就老是五塊十塊的給孩子塞零花錢想必也沒少教這子仙術大*法而且仔細想想這子的也在理男女放一邊當初李大明是個壯漢子尚且皮包骨而此刻的患者是個十來歲的女孩別是這些歪門邪道就算是普通感冒燒抵抗力也比李大明差遠了去了.

"那…你的話誰能信啊…?"張國義有點動搖了萬一這個柳蒙蒙要是真有個好歹這事在教育口傳開別自己是局長秘書就算自己是局長本人張毅城也夠嗆再能找到學校.

"你信就行啊…!"張毅城現張國義動搖了立即神奇十足"老伯只要你信我就放心了天津沒有老伯你辦不了的事!"

這馬屁拍的太是地方了張國義本是混混出身以前的哥們就算有幾個做買賣家的但于公于私還是感覺自己才是哥們弟兄里混的最好的有門路啊!誰家孩子不上學啊!想上好學校又沒本事考高分就得求我張國義!此刻張毅城這馬屁正拍到點上把張國義拍的滿面春風"行!只要我大侄子有把握我就找人辦!"張國義哼哼起曲一句話拍美了……

按張毅城的主意張國義並沒開車送他回家而是直奔老劉頭家.

"哎喲城城來啦!"陳嬸(老劉頭的媳婦)高興得嘴都合不上了自從上次轉學離家遠了之後張毅城至少兩個月沒來了.

"陳嬸有點事找您幫忙…"張國義挺不好意思的"您得幫我們演場戲…"

第三天柳蒙蒙家門外.

"哎喲張同志是你呀真麻煩上級了給你們添的麻煩夠多了…"孫太太有點不好意思了.

"孫同志這次不是麻煩上級上次我聽您了蒙蒙的事以後就想像蒙蒙這樣的三好學生要是因為身體不好而耽誤學習太可惜了將來社會又少了一個棟梁…"張國義拼命琢磨詞"所以我幫您請了位姑姑來幫蒙蒙看看…"這話的連張毅城都直咧嘴這都哪對哪啊…

等孫太太把門開了徹底傻了只見張國義身後不但跟了個一臉嚴肅的老太太而且跟了一幫建築工人不遠處還停了一輛"13o"卡車水泥沙子拉了半車還有梯子和鋼管更沒譜的還跟了一個長的跟王連舉(《燈記》里的叛徒)差不多的主兒晃晃悠悠賊眉鼠眼穿著一身"疙瘩派"的唐裝胳膊上還架著個鷹(是鷹其實按大充其量是個"鷂子").

"張同志…這是…"孫太太嚇得有點傻.

"哦這位是陳姑這位是孔大成先生都是來給蒙蒙看病的…"這話的連張國義都沒底氣了要陳嬸化化妝扮個跳大神的勉強也能得過去但這個孔大成是來治病的無論如何也不像啊…(孔大成是張國義的狐朋狗友之一家里有點錢屬于那種整天提籠架鳥斗蛐蛐玩鷹的類型此次張毅城讓張國義無論如何找一只鷹來張國義只能把他找來了…)

"孫同志為了治好蒙蒙的病您得做出點犧牲啊…"張國義一臉的嚴肅.

"什麼…犧牲…?"孫太太嚇的夠嗆.

"是這樣…"張國義湊到孫太太耳根子底下一通嘀咕.

"什麼?"孫太太滿臉驚愕"拆房子?"

"對不過您放心我帶工隊來了拆完給您蓋回去…"張國義拍著胸脯"您放心拆房子的錢組織上給您出了!"張國義這號人一旦有了倆錢基本上就會到處充大尾巴狼尤其是在自己哥們弟兄面前一定要有領導的氣概.

"那蒙蒙…不會有事吧…?"孫太太還是有些擔心.

"阿姨我們保證她沒事我們根本就不用進她的屋!"張毅城在一邊搭腔了"我保證柳蒙蒙同學不出半個月就能回學校上課!"

孫太太望著張毅城莫名其妙的就有一種信任感看著這孩子胸有成竹的神態儼然是那種品學兼優的好學生膜樣不像會謊的而且干脆眼前這個孩子的神態根本就不像是十來歲的孩子而像個二十多歲的大伙子.俗話有病亂投醫就算眼前這幫人的是假的但孩子的病連醫院都沒辦法自己又能怎辦呢…

"那…辛苦大伙了…"孫太太把眾人讓進屋里…

走到院里陳嬸假模假式的扭著屁股左看右看(陳嬸以前是唱戲的裝巫婆蠻像)漸漸溜達到了原來租房大爺上吊的屋子里扒頭看了看"這房子吊死過人吧?"

這話一出孫太太眼睛立即瞪圓了心想神仙啊我一句話沒這位姑姑就看出來了其實這都是張國義昨天教的…"對,對您真是神了…"

"嗯就是這間…"陳嬸一揮手幾個工人進屋就搬出了家具蹬梯子上房一頓拆.

眼看著幾根檁條都露出房頂了工人站在房山上一較勁一根根大木頭房梁咣當當都砸在屋子里.

"都拿走燒了!"陳嬸不敢多一句話生怕漏餡.

倒上一瓶子汽油熊熊大火立即燒了起來這火一燒不要緊只聽柳蒙蒙的屋子里瞬間傳來嗷嗷的叫聲孫太太一聽差點癱在地上張國義和那個酷似叛徒的孔大成立即到了屋子里只見柳蒙蒙雖然身上捆著繩子但卻仍然在用臂扣牆一絲絲的血痕竟然從眼睛里流了出來表痛苦無比滿牆滿手都是血.

"看個屁!快上去攔著啊!"張國義對孔大成吼道.

"張哥…咱不是好了…這事…你這邪的歪的…都你來嗎…"孔大成雖然也是文革打砸搶拼出來的但對于這種邪乎事還是心存恐懼.

"你子他娘的…"見孔大成心虛張國義從手巾架上拿了條毛巾准備往上上但此時心也虛他可是聽哥哥過這玩意有多厲害.

正在這時候張毅城也進來了看見張國義不敢上自己從兜里掏出一塊死玉(叢老劉頭的抽屜里拿的)"老伯把這個塞他嘴里…"

張國義看了看玉腦門子立即就是一層汗這感好本來怕的就是柳蒙蒙咬人還要往她嘴里塞東西…

這時候孫太太扶著牆也進來了"你們要干嗎啊…!你們要把蒙蒙怎麼樣啊…我…我跟你們拼了…!"著就撲張國義張國義一看心完蛋這身騷算是惹上了萬一柳蒙蒙出事自己也別想好過…想罷惡狠狠的瞪了張毅城一眼心"你個兔崽子不是沒事嗎你?等回去再跟你兔崽子算帳!""您放心這是正持象…我以組織的名義保證蒙蒙沒事!"張國義邊想邊應付孫太太.

正在這時陳嬸進屋了"住手!好心當成驢肝肺!我們在這救人!你跟著搗什麼亂!退下!"這語氣儼然跟地主婆沒什麼兩樣.

陳嬸這一喉還真管用孫太太瞪大了眼睛坐在地上哇的一聲哭開了"我的蒙蒙啊…"顯然近期柳蒙蒙的症狀已經讓孫太太的精神受了很大刺激似乎有些不正常了.

"孫同志你光哭也不是辦法你得配合我們啊!"張國義蹲下和顏悅色不愧是衛兵頭子出身關鍵時刻不忘關鍵事.

"嗚…張同志剛才誤會你們了…我能干什麼啊…"

"你對蒙蒙的病比較熟悉…"張國義遞上死玉"你得把這個塞到孩子嘴里…"這可好張國義充分揮了當年"你沖鋒,我掩護"的領導精神這活反倒推給孫太太了…

"嗯!行!"孫太太接過死玉看都沒看眼神里透露出一股女人特有的凶狠轉頭出了屋不一會戴著一雙特制的厚棉手套進了屋沖到柳蒙蒙跟前一把按住了柳蒙蒙用一只手掐住柳蒙蒙脖子另一只手狠了命的把死玉往柳蒙蒙嘴里塞.

眼前的一幕把張國義和孔大成兩個大老爺們眼都看直了女人啊…可怕…此時只見柳蒙蒙嗷的一聲叫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孫太太一個成年人竟然拗不過她.

"看個屁啊上啊!"張國義和孔大成受孫太太感染也來了精神兩個大老爺們一個按腿一個按身子這時候陳嬸把炒菜鏟子遞過來了"用這個!"張國義一回頭也管不了這陳嬸從哪找的鏟子了接過鏟子直接撬嘴…

來也怪死玉塞進柳蒙蒙的嘴柳蒙蒙立即不掙紮了只趴在床上呼呼喘氣不一會哇的一口粘粘糊糊的水吐了出來(這粘水跟當初李大明吐的可不一樣不臭畢竟時間短還沒形成多少"怨穢")頓時不動了.

張毅城雖胸有成竹但畢竟還是第一次實際操作此時看著這粘粘糊糊的洪水忍著惡心用衛生紙捏起了死玉."這個…咱得到郊區埋了…"

"蒙蒙好了?"孫太太戴著棉手套慢慢捧正了柳蒙蒙的臉此時怪事又出了:柳蒙蒙鬧倒是不鬧了反倒在床上蠕動起來舌頭開始和蛇吐信子一樣一吐一吐的…

張毅城拽了拽陳嬸的衣角陳嬸會意咳嗽了一聲"孔先生把鷹放了吧…"

此時已經嚇得滿頭大汗的孔大成連忙點頭從鷹爪子上解開了繩子.只見這鷹叫了一下立即在屋子里亂飛開來撲拉一下落在屋子最高的立櫃上此時張毅城從身後偷偷的打開了門…

上篇:第一章 實話實說     下篇:第三章 一物降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