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四章 冤沉海底  
   
第四章 冤沉海底

放學的時候張毅城和柳蒙蒙一塊回的家俗話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其實柳蒙蒙家離學笑遠的但兩個人似乎都感覺沒一會就到了.

"喲!是張同學啊!上次還沒來得及謝你呢!來來來快進屋…我老頭子!恩人來了!"孫太太開門看見自己閨女跟張毅城一塊回家連忙招呼柳蒙蒙他爸來見見這位所謂的恩人.

柳蒙蒙的父親叫柳東升是個警察本來是堅定的無神論者但此次家里出事搞得自己也開始將信將疑了尤其是自己女兒的病莫名其妙被治好的時候更是覺得新鮮.

"你…就是張國義的侄子?"柳東升腦袋上頭級亂看樣子少一個月沒洗過了油光锃亮的.

"嗯叔叔你認識我老伯?"

"嗯太認識了!"柳東升是個很健談的人也不管張毅城愛聽不愛聽就把自己文革時的事了一通原來這柳東升是張國義的初中同學但初中畢業後就沒聯系過後來頂替自己父親當了警察才在公安局的前輩嘴里又聽到張國義的大名.倒退十年張國義比公安厲害多了民警鳴槍都制止不住的百人大械斗張國義來了喊一嗓子就管用.不過這次這個柳東升可真沒想到這個當年的流氓頭竟然成了自己女兒的救命恩人而且還免費修房子↓和媳婦合計著買點東西登門道謝呢.

著著忽然電話響柳東升接完電話就匆匆出去了"你家…還有電話啊…"張毅城羨慕的眼珠子都快出來了在他印象里電話這東西都是公家才能裝的就算普通人家里能裝肯定也得是個干部.

"對了我今天主要是想問你你上課時候跟我就在旁邊看著我怎麼回事?"張毅城看著天快黑了趕緊問正事.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覺得我在房頂上身子輕輕的而且我好像也看不見自己…但能看見你們幾個大人圍著我的身體忙還有你們帶的那只鷹好像一進屋就拼命的盯著我看嚇死我了…"

"你看不見你自己?什麼意思?"張毅城想不明白莫非就是一雙眼睛飄著?

"不好形容啊我還以為自己在做夢呢…"柳蒙蒙道"我記得飄著的時間好長好長有的時候有記憶有的時候沒有."

"魂不附體?"張毅城琢磨唉算了等爸爸跟大大爺回來問問他們吧."天要黑了我走了對了你作業寫完了嗎?我順便帶走抄抄."

"英語和數學寫完了…語文還沒寫呢…"

"嗯正好都給我吧我抄的就是數學英語…"

裝起柳蒙蒙的作業本張毅城剛要出門忽然電話又一陣響孫太太一接電話立即癱軟到地下了∨毅城趕忙過去扶"哎阿姨您身體不好?"

孫太太也沒理張毅城只見兩行眼淚刷的一下又下來了"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啦!?"

"怎麼了阿姨別著急慢慢!"張毅城把柳蒙蒙的母親扶到椅子上柳蒙蒙端了杯水過來.

"蒙蒙她姥爺…殺人了…讓公安局抓起來了…剛才她爸就是這件事去的但沒想到這殺人犯怎麼會是我爸爸呢…"

這話的張毅城心里咯噔一下我的媽呀看這孫阿姨不像壞人啊她爹怎麼這麼猛?"阿姨先別著急沒准是誤會賠點醫藥費就沒事了."

"嗯聽那人已經送醫院了正搶救呢萬一要是死了就得槍斃啊…嗚…"孫太太哭的泣不成聲了"張同學…你先回家吧…天快黑了你媽該著急了…"

"恩阿姨有什麼要幫忙的我一定會幫…"在柳蒙蒙跟前張毅城這點海口還是要誇的雖然知道這是人命關天的事自己解決不了但家里不是還有個厲害的老伯呢麼"那…阿姨我先回去了有什麼事需要幫忙讓柳蒙蒙明天告訴我就行…"

第二天張毅城全班第一個到學序天晚上回家為了看《變形金剛》干脆就撒謊作業寫完了第二天到早點到學校抄也來得及結果沒想到柳蒙蒙來的也挺早而且顯然頭天晚上沒睡好覺眼圈都是黑的."張毅城你今天…能來一趟我家嗎?我爸爸有事找你幫忙…"柳蒙蒙低著頭有點不好意思."行!行!沒問題!"張毅城巴不得呢一來柳蒙蒙長的好看二來以後抄作業可算找著轍了…

在學續李二丫打了電話去班長家溫習功課以後張毅城再一次來到了柳蒙蒙家這次來跟上次來不一樣室內的氣氛非除重只見柳東升坐在沙上抽著煙一聲不吭而孫太太則拿著手巾坐在床上邊哭邊擦眼淚.

"叔叔好…阿姨好…"見著陣勢張毅城也嚇壞了沒敢大聲話.

"毅城啊!來來坐!"柳東升把煙碾滅了"叔叔有點事得問你…"

"嗯您!"張毅城瞪大眼睛聽著.

"你這世界上真的有鬼麼?"柳東升把張毅城盯的直毛.

"大概有吧…"張毅城心理虛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警察還是很嚇人的職業任何人見了警察犯沒犯法都怵頭.

毅城啊!你可得想好了再這可是人命關天."柳東升把煙又點上了"可是兩條人命!"柳東升補充道.

"這個叔叔你最好等我大大爺或我爸回家問他們…"張毅城不知道怎麼回事也不敢亂.

"你大大爺是書法協會的劉師傅吧?我聽過這麼個人他懂這東西?"柳東升問道"怪了你大爺跟你怎麼不一個姓啊?"

"我大爺是我爸的師兄…我爸是茅山教的掌門…"這點張毅城並沒瞞著柳東升而柳東升一聽掌門這兩個字臉上卻露出一陣苦笑心這子都什麼節骨眼了還有心思開玩笑啊還什麼掌門都出來了武打片看多了…唉…

"是是這樣的…"柳東升開始非掣致的起了柳蒙蒙姥爺這起離奇的命案.

柳蒙蒙的姥爺叫孫偉是鍋爐廠的退休工人為人很和善跟周圍鄰居也處的也不錯但自從前兩天去了趟沈陽道以後整個人就有些不正恥是悶悶不樂的沒事就磨家里的菜刀柳蒙蒙她姥姥起初以為老頭子是因為漲工資的事跟廠里領導鬧別扭就沒大往心里去結果就在昨天晚上忽然偷偷拿起菜刀敲隔壁家的門隔壁住的是個新搬來的伙子跟周圍的人也沒什麼來往現敲門的是隔壁大爺就把門開開了結果剛一開門孫偉照著這個年輕人的脖子反手就是一菜刀也不知道這一刀是怎麼砍的竟然一刀就把氣管砍斷了這時碰巧樓上的大嬸經過驚叫了兩聲就嚇暈過去了等警察和救護車來了以後只見孫偉一個人坐在樓道里一個勁的不是自己並且嚇的直哆嗦.

受害的年輕人叫劉傑送醫院後經搶救無效死亡警察清理現場時在他屋子里現了四十二萬元來曆不明的巨款(上世紀八十年代四十二萬是名符其實的巨款),兩萬美元,八千港幣以及四五件國家一級文物警方懷疑此人是文物走私犯而這些巨款也系其倒賣文物的贓款.

目前最離奇的就是柳蒙蒙的姥爺孫偉聽第一目擊者也就是樓上那位大嬸的描述孫偉在行凶時嘴里不斷的叨叨什麼"讓你害死我!讓你害死我…!"而且話的聲音好像不是孫偉本人但由于當時太緊張也沒記太清.在公安局里孫偉也一個勁的不是自己干的但刀把上的指紋就是他自己的】前唯一沒辦法確定的就是孫偉的作案動機起初刑警認為孫偉殺劉傑是為了劉傑屋子里的巨款但經審訊得知孫偉壓根就不知道劉傑屋里有巨款甚至連隔壁這個伙子姓什麼都不知道只自己眼前黑了一下等緩過神來就現劉傑已經倒在血泊里了.

"現在唯一的消就是精神病鑒定了但蒙蒙的姥爺不可能是精神病患者!"柳東升咬著牙"我會想辦法拖時間但是現在人贓俱獲這個案子我還要回避不好拖啊!"

"叔叔我明白了我可以肯定孫爺爺的問題和柳蒙蒙差不多…"張毅城轉著眼珠琢磨"不過現在孫爺爺都進了公安局了就算我能想辦法證明當時行凶的不是孫爺爺警察叔叔能信嗎?"

"真的能證明嗎?"柳東升聽見張毅城能證明立即雙眼放光"警察叔叔信不信沒關系精神病院的大夫信就行!如果在精神病鑒定的時候蒙蒙的姥爺能出現跟殺人時一樣的症狀就行!"

"嗯!叔叔那你得跟我回趟家辦這件事我得請幾天假你得跟我媽解釋一下."張毅城想了想"還有現在先要弄清孫爺爺去沈陽道干什麼了買什麼了!"

"恩!沒問題!他買的是一個蟈蟈葫蘆我已經問過了!對了…上次那個什麼姑姑是不是也能…"柳東升想起來了聽孫太太形容上次不是還有個厲害的仙姑嗎.

"那是我大娘她啥也不懂都是我教的!"張毅城這麼一柳蒙蒙也點頭作證"我都看見了一直是張毅城在暗中指揮…"

"那謝謝你了!回頭讓蒙蒙把你落下的功課給你補上!"看著張毅城答應幫忙了孫太太送算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補課?不用!…考試的時候給我抄點選擇題答案就行…"張毅城從來只信奉"拿來主義"…

當晚柳東升開著警車把張毅城送回了家明來意後李二丫並沒反對一來她也怵頭公安局的人二來這也是人命關天的事張毅城雖還是孩子但李二丫是農村人在農村孩子長到張毅城這個年紀早下地干活了再過兩年都該娶媳婦了.

第二天張毅城帶著自己那只鷂子跟柳東升來到了柳蒙蒙姥爺孫偉家現柳蒙蒙的姥姥此刻已經非塵悴了站都站不穩了.

"奶奶你記不記得孫爺爺去沈陽道那天是幾號?幾點去的?他買的東西能給我看看嗎?"柳東升明來意後張毅城倒成了偵探了.

"唉!他隔三岔五就去那天我也沒注意…讓我想想…"老太太邊邊領著張毅城到了一間屋子里推開門一屋子的亂七八糟但好像沒什麼值錢東西淨是些諸如花瓶,假山石,文房四寶類的東西.老太太從一個書櫃里拿出一個蟈蟈葫蘆來遞給張毅城"就是這個…"

"拿著蟈蟈葫蘆看了又看除了挺舊以外似乎沒什麼特別的."

"我想起來了!12號對沒錯是12號!"老太太忽然想起來了"那天他們單位分洗衣粉他去拿順便去的!時間呐大概中午12點到下午3點之間吧…"

"12號…12點到3點…"張毅城腦袋里飛的旋轉"柳叔叔!有件事得麻煩你…"

上篇:第三章 一物降一物     下篇:第五章 玉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