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十三章 走廊鬼聲  
   
第十三章 走廊鬼聲

"什…什麼大麻煩?"聽張毅城這麼一柳東升腦門子上也是一層汗.

"那根本就不是什麼尸臭…而是死尸體內聚積的陰氣的味道…"張毅城皺眉道"尸若能出這種氣味那只能證明一件事就是死尸曾經入土埋過…而且就是聚陰之位!"

"不是…尸臭?陰氣…是什麼氣?"柳東升多少也是二十幾年的老刑警了尸臭聞過也不是一回兩回難道真是自己聞錯了?

"我大爺常至陰則無缺意思就是人埋在聚陰的地方便不會腐爛柳叔叔我也上過生物課什麼《原生動物門》,《腔腸動物門》什麼的都學了按我的理解導致人體腐爛的細菌也應該是屬陽的因為細菌畢竟也是活物!只要是活物就有陽氣!如果人的尸體被埋在聚陰的地方陰氣源源不斷湧入的話在那種至陰的環境下細菌都不能存活!防腐效果簡直比真空還好!按我的理解這就是'至陰則無缺’法的科學解釋!"張毅城道"但是如果把尸從至陰的地方忽然挖出來或讓其接觸陽氣最直接的後果就是導致其複活也就是'起尸’您聞到的那種氣味很可能就是死者在聚陰位埋葬的時候體內聚集了大量的陰氣在忽然厲害聚陰位置之後陰氣釋放出來的味道!我雖然沒聞過那種味但我爸過那個味和尸臭差不多人陽氣重聞了倒沒什麼但若是其他動物聞了恐怕會受不了!"

"那你是…那東西今天晚上肯定會活過來!?"柳東升眼淚都快下來了朱還在那值班呢加上號里幾十號蹲局子的萬一那東西要真像張毅城的那麼要命豈不是要出大亂子?"不行我得回去…我得請求支援!"柳東升擦了把汗就要出門被張毅城一把拉住了"柳叔叔你要回哪去?"

"局里啊!連夜安排火化!我就不信那東西比沖鋒槍厲害!"柳東升把瓦片和照片裝進手包就要動身.

"柳叔叔!"張毅城死死拉住了柳東升的手"千萬別回去!那東西我爸都怵頭!"

"毅城你聽著我不信那些東西今天我無論如何得回去你朱叔叔還在那值班呢!萬一出點什麼麻煩我沒辦法跟他家人交代!"其實柳東升這句話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既然不信還怕出什麼麻煩?

就在這時候忽然聽見張毅城的床鋪底下有一陣亂響聽動靜就像是一張報紙在被人來回來去的團皺.

"嗯?"張毅城撩開床單只見三四只大老鼠正在床鋪底下像沒頭蒼蠅一樣亂撞眾所周知老鼠的膽子很一旦被人現便會以最快度鑽回洞里但此刻這幾支老鼠可不一樣放任張毅城撩開床單一個勁的看硬是不往洞里鑽仍舊在床底下刺溜刺溜的亂竄其中一只還差點躥到張毅城腳面上.

"柳…叔…柳叔叔…你絕對不能回去!"一看這場景張毅城話都結巴了"老鼠…老鼠被你嚇瘋了…"罷張毅城從桌子上拿起了一本新華字典哐當一下扔進了床底下只見這幾支老鼠仍舊到處亂竄對扔字典的動靜置若罔聞.

"老鼠嚇瘋了…?"此刻柳東升心里也開始沒譜了.

"你身上帶著那屋子里的味兒…"張毅城此刻把鼻子貼到柳東升胳膊旁邊嘶嘶的聞了幾下除了臭汗味什麼味也沒有"您不警犬都尿了嗎…?這老鼠的膽子比警犬多了…老鼠聞到這味兒嚇瘋了…"動物的靈性比人要強的多尤其是老鼠這類的動物對氣味,陰陽,聲音或是光線都要比人敏感很多倍柳東升身上那些不該有的味道也許人聞不到但老鼠卻能聞到此刻老鼠似乎把柳東升當作"那東西"了.

"那…那怎辦…?"柳東升一巴掌拍在大腿上不知如何是好猶豫了片刻之後還是決定要回局里最少也得打電話請求武警支援如果自己蔫吧唧唧的不回去了一來不是老爺們該做的事二來萬一朱有個三長兩短自己這當領導的卻沒事實在沒法跟人家家里交待.

"柳叔叔您要非得去我跟您去…"張毅城穿上衣服拿起書包把書抖落了一床.

"你?不行不行!絕對不行!"柳東升夾起包就要走"你要再出點事我跟你媽沒法交代啊!"

"那您要是有麻煩…我跟蒙蒙…也沒法交代啊…嘿嘿…"張毅城倒是不避諱了"柳叔叔其實剛才我騙您呢…沒那麼厲害…那東西還沒蒙蒙的姥爺身上的東西厲害呢…"拉開儲藏室的門張毅城瓶瓶罐罐的開始往包里裝東西.

"你子到底哪句是實話…?"柳東升也猶豫了對付那些東西別看自己是個大人卻連著孩子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倘若真的不很厲害讓這孩子去一趟倒也省了不少麻煩…自己閨女和老丈杆子身上的東西也挺厲害不也是讓這孩子搞定的麼…

"都是實話…嘿嘿柳叔叔我跟你打個比方銀行保金庫的大門用炸藥都炸不開但要是知道密碼的話三歲孩都能打開…"是這麼其實張毅城自己心里也沒底…

對李二丫一通蒙騙以後柳東升自己心里也蠻過意不去的人家孩子他媽那麼實在自己身為一個警察卻和一個孩子合起伙來蒙人家命名是去抓鬼卻非得是指認罪犯…唉…想到這柳東升暗自下了決心就算自己死了也不能讓這孩子傷到一分一毫啊…

警車上鷂子對著柳東升叫起來沒完沒了甚至好幾次都要撲過來啄柳東升的眼睛幸虧張毅城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它捏過來夾在兩腿中間了…鷂子的這些舉動讓柳東升心里更是打鼓了身上光是沾上了點味兒這些動物就這麼大反應莫非那個亮子的尸真的像張毅城的那樣?

"毅城你干嘛呢?"反光鏡中柳東升現張毅城坐在後排一個勁的忙活從上車就沒閑著.

"做炸彈呢…"張毅城道"對那東西用真炸彈沒用就得用咱這土炸彈…"

"炸彈?"柳東升一陣苦笑"毅城啊…等會千萬別逞能我會找其他警察叔叔保護你!你告訴我們怎麼做就行…"

"嘿嘿…我爸來了我告訴他怎麼做他現場都未必能學會…"張毅城忽然撲的一下吹了一口氣也不知道是什麼粉末被吹散了整個車廂里立即烏煙瘴氣嗆的柳東升直咳嗽…

"咳…咳…柳叔叔…"張毅城自己也嗆的夠嗆"等會千萬別找別人找了反而麻煩…"

"為什麼…?"柳東升不明白.

"剛才我吹的是礞石的粉末…屬陰的…身上沾上一層這種東西像今天這種頭七下來的新鬼看不見…你叫來人反而打草驚蛇啊…唉…跟你你也不明白…反正就是別找人就是了…"

"我再找來人你再吹點不就行了麼…?"

"沒啦…"張毅城拍了拍手"我們家就這麼多再要就得去我大爺家…"張毅城以翻白眼繼續忙活…

要張毅城在應付這幾件事上所用過的方法基本上都不是茅山術的正統方法沒有一招不是沒被他自己篡改過的學校班主任從來強調要活學活用張毅城也從來都是相應號召…

……

尸體解剖室在地下室最西頭的一間屋子里是地下室其實也不完全在地下在接近屋頂的地方有一個大概三十厘米見方的窗戶齊著地面.本來柳東升想先去通知一趟朱的但在張毅城的建議下還是先通過這扇窗戶觀察了一下順著手電光只見屋里的解剖床上蒙著一層白布鼓鼓的好像沒什麼動靜.

"毅城來…"柳東升跟做賊一樣拉著張毅城到了刑警隊的值班室外從門上的窗戶往里看只見朱正一個人來回亂轉掏出鑰匙一開門怎麼擰也擰不動原來門被從里面反鎖了.

"朱!開門!是我!"柳東升一邊敲門一邊喊.

"唉呀我的好領導啊你可算來了!"朱都快哭了"可嚇死我了…*****以後這種邪門案子我再也不管了…哎?柳哥你這身上弄的這黑乎乎的這是什麼玩意啊?剛從大興安嶺回來啊(指大興安嶺特大火災)?"

"怎麼了?大老爺們當著個孩子這種話你也不嫌害臊!"

"孩子?"朱瞪大眼珠子往柳東升身後一瞅只見張毅城灰頭土臉的正蹲在地上從包里往外掏東西.

"哎喲我的媽呀原來是你們啊!我頭你們倆不會是傳統好了來嚇我的吧?"朱一臉的不樂意.

"什麼串通好了嚇你?"柳東升懵了"我們剛開快車過來的誰嚇你什麼了?到底怎麼回事?"

"少來這套…!肯定是你們倆!"朱點上一根煙滿不在乎剛才的耗子樣早就無影無蹤了"剛才我聽樓道里有大人和孩的聲音…肯定是你們倆!"

"什麼聲音?"張毅城一聽這話也是一陣冷汗.

"剛才走廊里好像有個男的一個勁的'嗯嗯’了半天聲音就像…就像…就像大便干燥拉不出屎來那種使勁的聲音再放大幾倍聲音特低然後就是一個孩的聲音也是那種拉不出屎來的聲音然後又是大人的…翻過來調過去好幾遍!我柳哥咱下回就算嚇唬人也別用這麼惡心的招成麼?哎呀嚇死我了…哎不對不對…可惡心死我了…"

"嗯…!!嗯…!!是不是這樣!!?"張毅城按朱形容的聲音特征學了幾聲.

"哎!對!對!就是這聲音一模一樣!我是你們倆吧…!"朱還挺得意.

"柳…叔叔…咱現在就得過去一秒鍾都耽誤不起了!"張毅城那了一大把裝藥片用的瓶瓶罐罐一個勁的往衣服兜里賽也不知道是剛才吹的礞石粉末還是緊張過度只見張毅城臉上黑青黑青的沒有一點血色…

上篇:第十二章 頭七     下篇:第十四章"警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