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十五章 生死關頭  
   
第十五章 生死關頭

"那…我去打電話得了…"思想斗爭了半天朱也崩潰了心橫豎都是死去打個電話總比在解剖室呆著強…

"那你快去快回!"柳東升也服了這個手下了畢竟是年輕人沒見過什麼大世面不論是膽識還是經驗和柳東升比起來這朱都差了不止一個量級.

回頭看了幾眼朱哆哩哆嗦的去打電話了."現在我們怎辦?"劉東升看著張毅城暫時關掉了手電以節省電力(八十年代的電池質量可想而知).

"看它要干嗎…"接著走廊里映進來的暗暗的光張毅城仔細的盯著這只鷂子的一舉一動.只見這鷂子在亮子的尸上跳來跳去不一會便跳到了尸體"肛門"的位置低頭啄起來沒完.

"問題在…這…"張毅城拿過柳東升手里的手電上前兩步走到了尸體跟前照了照尸體的肛門似乎沒什麼異常"柳叔叔這里…"

"你是…這里?"劉東升上前用手指著亮子的屁股縱使自己已經習慣了這些東西此時也難免一陣惡心"這里能做什麼文章?"

"不曉得…"張毅城道"但好像束著這人魂魄的東西就在這里…"

"我來解決!"劉東升打開手電在解剖室四周照了照從櫃子上放手術器具的盒里翻出了一幅橡膠手套和一把手術刀興沖沖的來到了亮子的尸跟前.

要刑警畢竟是刑警不是法醫開始想的挺好拿刀把尸體肛門豁開把東西取出來就ok了但想畢竟是想等真的站在尸體旁邊的時候這手可就哆嗦了五髒六腑翻江倒呵血淋淋惡心吧啦的一幕想想就惡心就更別提實際操作了"要不…咱們還是等法醫吧…"柳東升舉著手術刀猶豫了半天也沒下去手嗓子眼里反而直冒酸水.

"那也行…他現在好像沒什麼動靜…"張毅城正用手捂著眼不敢看聽柳東升這麼一就把手放下了.

時間就像凝固了一樣柳東升看了看表肺都快氣炸了心這個朱可真是干嘛嘛不行這都快十分鍾了打個破電話怎麼這麼長時間啊?"毅城啊!要不我先送你上樓你在我辦公室先呆會?"柳東升始終不放心張毅城.

"柳…叔叔…你給他銬手銬子的時候…是繃的這麼緊麼…?"張毅城並沒理會柳東升的問題而是在解剖床旁邊不停的觀察只見亮子的手緊緊的繃著兩副手銬的鋼鏈被拉的直直的用手一摸至少有幾百公斤的拉力繃著下面解剖床的欄杆也變形了不知道是不是這種拉力所致.

"嗯?"聽張毅城這麼一柳東升也彎下了身子用手電照了照只見亮子的兩只胳膊緊緊的繃直向前就好像冷酷的凍肉一樣硬邦邦的手銬子的環已經深深的嵌入了肉里而解剖床下面固定手銬用的欄杆已經彎了不知道是剛剛才開始的還是剛才黑燈瞎火的一直沒注意.

"這…毅城…快回來!"柳東升一把拉回了張毅城下意識的把手伸進懷里摸槍可摸了半天啥也沒摸著這人要是倒了黴真是喝口涼水都塞牙柳東升破的案多抓的人多仇家也多所以大部分況下槍都是隨身帶著的但偏趕今天沒帶不過話回來眼下要是真有什麼意外況槍還真沒什麼用…

"***…"想起自己沒帶槍柳東升干脆就把手術刀舉在了胸前一把把張毅城拽到了自己身後就好像如臨大敵一樣…

"回來…吱吱吱…回來…"張毅城躲在柳東升身後一個勁的吱吱著想叫回鷂子但著鷂子平時還算聽話但此刻好像完全傻了一樣在亮子的尸體上一縮脖好像要睡覺.

就在這時候只聽吱呀呀一聲金屬折損的聲音緊接著是咔嚓一下焊口斷裂的聲音只見亮子的左手竟然高高的舉了起來嚇的柳東升一個勁的後退都被開了膛的死人竟然活了而且還這麼大的力氣這是哪門子原理?張毅城眼也直了"柳叔叔…它要是把手銬子掙斷了…咱們就盡…盡量別呼吸…咱們身上有礞石粉…他看不見咱們…"

"你…沒有別的辦法…?"柳東升斜眼看了看張毅城暗道完蛋本來自己還指望這子能有什麼神通的沒想到他的伎倆就是"憋氣…"

"有啊…辦法有的是…"張毅城聲道"最好的辦法就是從他身體里把東西取出來…"

"那…我來!"柳東升深深的呼了一口氣"那東西應該什麼形狀?"

"我…我不知道啊…"張毅城看著舉著胳膊一動不動的尸體汗珠子一個勁的往下嘀嗒"如果是在那里…我想應該是個圓柱體的東西吧…"

"圓柱體…圓柱體…"柳東升把心一橫拿著手術刀心翼翼的挪到尸體跟前只見尸體抬著一條胳膊一動不動左手邊解剖床下的鐵杆靠床頭一端的焊口已經開了高高抬起的胳膊連著手銬子將這根鐵杆拽到了床面以上的高度.

"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柳東升努力的控制著心跳將手電放在了尸體的肚子上然後一只手哆嗦著去搬尸體的大腿就在這個時候只聽樓外有人"嗯…!嗯…!"的哼哼了幾聲聲音似遠似近乍一聽還真像大便干燥的但若仔細聽卻能聽出聲音中所蘊含的一種聲嘶力竭的掙紮估計亮子聽見的就是這種聲音.

"啊…"柳東升一緊張手術刀掉在尸體兩腿中間的縫隙里了"***…真是沒用…"柳東升一閉眼身上出汗出的都濕透了"他娘的…"柳東升開始用手搬亮子的大腿但這兩條腿繃的就像石頭的一樣柳東升鉚了兩下勁竟然紋絲不動.起初柳東升還不敢用太大的勁兒但後來現連吃奶的勁都用上了這兩條腿跟剛才一樣還是一動不動.

"他娘的王八蛋還練過鐵布衫啊…"此刻柳東升眼珠子也了四外找了找只見牆角的水池子底下戳著一把墩布墩布杆的木頭約麼有一號電池粗細"媽的就他了!"柳東升一把拿過墩布直接把墩布杆別在了亮子兩腿之間就要硬撬這一撬不要緊只聽嘎巴一聲墩布杆折為兩截這兩條腿依舊是一動不動.

"毅城…你身後桌子上的鐵盒子…給我拿一把手術刀來…"柳東升也沒轍了拿起手電往後退了兩步用手電照了照後面靠牆的桌子.

"哦…好…"張毅城戰戰兢兢的轉過身躡手躡腳的掀開鐵盒子只見手術鉗,鑷子什麼的一大堆就是沒有像手術刀的東西張毅城又掀開了旁邊的醫用鐵盒里面裝的全是紗布和橡膠手套"柳叔叔…沒…沒有手術刀啊…"

"我看看…"柳東升跟武打片里走木樁陣年一樣挪到桌旁用手電照著翻了一通確實沒有手術刀"***這個老陳…一個破手術刀藏的這麼隱蔽…"無奈之下柳東升從盒子里拿了一把長鑷子又回到了亮子尸體旁邊用鑷子伸到兩腿中間去夾手術刀就在鑷子剛伸下去的時候只聽又是鏘的一聲解剖床右手邊的鐵杆也斷了只見亮子的兩只手抬到了相同的高度.

"唔…!!"柳東升嚇的差點叫出來不惜用帶著橡膠手套的手一捂嘴剛才張毅城過倘若出現什麼況屏住呼吸就沒事這點柳東升還是記著的.

這時候張毅城實際上已經嚇哭了雖眼淚在眼眶里打轉但這孩子硬是雙手捂著嘴沒吭一聲兩個人就這姿勢僵持了足足一分多鍾柳東升這一口氣實在憋不住了緩緩了換了口氣現這亮子除了兩只手高高抬起以外好像也沒什麼動作"***身上捆炸藥的老子都沒怕過…還怕你個赤手空拳的…?"柳東升咽了口唾沫繼續用鑷子取夾兩腿中間的手術刀一下兩下…手術刀終于被夾出來了攥著手術刀柳東升開始盤算大腿掰不開是吧?那老子就連大腿一塊切!什麼時候切對地方什麼時候算完!想罷柳東升心一橫牙一咬照著亮子大腿根就是一刀要也怪這兩條腿用手摸上去就好比凍肉一樣硬但一沾手術刀卻想豆腐一樣軟這一刀雖沒切下多少來不過柳東升的心算是放下了畢竟不像想象的那麼難切有第一下就有第二下!

就在柳東升要繼續下刀的時候只聽張毅城徒一聲叫繼而原本落在亮子尸體上的鷂子撲啦一下就飛了柳東升還沒明白過來到底怎麼回事便覺得一雙手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隨後只覺得胳膊一嘛當啷一聲手術刀也掉在了地下掙紮著抬眼一看柳東升差點在被掐死之前就被嚇死只見亮子正坐在床上掐自己的脖子那雙癟進去的眼睛此刻正跟自己的眼神對上.

張毅城也急了眼見著眼前的尸體忽然坐了起來掐住了老張杆子的脖子卻一點半法都沒有急之下張毅城也顧不得什麼惡心不惡心了趕忙去用手去抱亮子的胳膊那哪里抱得動?

"哦…咦…呀…!"柳東升拼命用手指地下的手術刀因為他知道這把手術刀切亮子的尸體就像切豆腐一樣但想歸想自己嘴里卻一句話都不出來短短幾秒鍾功夫柳東升感覺自己的意識已經模糊了.

這時候張毅城也急了不能眼見著老丈杆子就這麼掛了啊深呼了一口氣一閉眼一狠心撲哧一下咬破了舌頭撲的一口血就吐在了亮子的臉上以前常聽大爺童子眉可治妖邪今天就豁出去試試了雖張毅城不會什麼心術但這一口血可是真材實料的童子眉確實有立竿見影的效果只見亮子立即松開了柳東升的脖子躺在床上打起了滾一坨坨的腸子流了一床而床底下已經斷了一端焊口的鐵杆此刻也被亮子翻騰的兩條腿帶的上下亂晃只聽鏘鏘兩聲鐵杆另一端的焊口也斷了尸體雙手雙腳完全失去了任何束縛.

一只手捂著脖子柳東升坐在地上咳嗽著喘著粗氣"***老子跟你拼了!"定了定神柳東升一把抄起了手術刀毫無目的的照著亮子翻騰的身子就是一刀刷拉一下只見亮子後背的肉嗖的一下就被豁開一個大口子雖光線暗看不清實際況但憑柳東升手上的感覺這一刀若放在活人身上那人基本上就交待了刀片有多長刀口就有多深…

要外行就是外行興許不豁這一刀還好這一刀豁下去反而豁出了麻煩正當柳東升往後退了兩步准備觀察效果的時候只見亮子撲通一下滾到了地上兩只手順勢嘭的一下抱住了張毅城的雙腿……

上篇:第十四章"警犬"     下篇:第十六章 朱的武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