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十七章 盲點  
   
第十七章 盲點

"不是…柳叔叔…咱倆退後…"張毅城拉著柳東升退到了門口只聽朱哇的一聲醒了過來兩只眼睛有如凶神惡煞一樣彭的一把就掐住了亮子的脖子一邊掐一邊喊:"就是你!就是你!償命來!!償命來呀!!"同時砰砰砰用腦袋和亮子對撞(朱武裝了一下帶了個鋼盔算是戴對了…)只見亮子一不咬人二不反抗反而是手腳亂顫著不停的掙紮單就此此景而朱倒像個詐尸的而亮子反倒像個活人…

"哎?"柳東升也看傻了剛才還是亮子占盡了上風現在怎麼掙紮起來了朱到成了債主了"朱…這是怎麼啦?"柳東升呆著眼問張毅城.

"朱叔叔身上的東西就是孫爺爺身上的東西我一直沒處理…就是想著哪天讓它揮點余熱…"張毅城話還挺趕時髦"我本以為這個人和沖孫爺爺身體那個鬼的死沒什麼關系…所以想用點誘餌才能把那東西引出來但現在看來這個死人和孫爺爺身上那東西的死不但有關系好像還是很直接的關系…"張毅城一皺眉.

"啊?那他不會有事吧?"柳東升有點擔心朱本想上去攔著但一想此時此刻這兩位爺爺的能耐卯了半天勁也沒下狠心上前.

"沒事…孫爺爺現在不好好的嗎?"張毅城倒是胸有成竹"至多在床上躺兩天就沒事了…柳叔叔…其實這麼一來事就簡單了…所謂一物降一物再厲害的鬼也有它怕的東西比如生前的債主啊,領導啊什麼的怕老婆的要是成了惡鬼唯一能治住他的可能就是他老婆這個死尸看現在的況應該沒殺過人所以從生前就有做賊心虛的心理…今天是頭七他的魂魄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所以會害怕被自己害死的人…如果有可能的話…"

"有什麼可能?"柳東升此刻覺得這張毅城長大肯定不簡單年紀輕輕就能做出如此細致的分析來雖自己沒怎麼聽懂吧…

"害怕到一定程度魂魄可能離體…"張毅城喃喃道.

"你不是離不開嗎?"柳東升也糊塗了.

"是離不開現在這種離開是被迫的還會回來但至少得一個時這期間他就是死肉一塊不會再活過來咱們可以趁這功夫把他身體里的東西取出來…那他就可以去投胎了畢竟不是什麼惡鬼…"

"嗯!"柳東升長出一口氣拍了拍張毅城的肩膀"好樣的毅城!今天真是好樣的!像個男子漢!"柳東升新自己閨女將來要嫁給這麼個孩子自己也放心膽大心細心地善良若換作普通的初中孩今天晚上這一幕早就嚇死了沒准打著半截大鬼旁邊有多出一個鬼來…

果然朱掐了沒多久亮子忽然兩腿一蹬一動不動了這時亮子的嘴里出了一陣慎人的*笑撲通一下也躺在了地上.

"一個時…一個時…"柳東升嘟囔著看著表"毅城走跟我回躺車里那有拖車用的麻繩子直接拿那個捆…我就不信他能把那個也掙斷了…"

柳東升帶著張毅城剛走到車跟前迎面正碰上法醫老陳騎著自行車過來(老陳家離局里很近)見一看見柳東升這位從來都是一臉嚴肅的老法醫竟然呵呵的樂上了"柳大隊長你這是…剛從老山前線回來吧?"接著門口的路燈只見柳東升一臉的黑灰已經和汗水和成泥了身上蹭的黃不黃不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褲子上還破了巴掌大一個洞白嫩嫩的屁股蛋子露天展覽著旁邊還跟了個不認識的孩形象基本上也差不多.

"老陳啊你可算來了!"柳東升可沒心開玩笑一把抓住老陳的手一溜煙就到了解剖事.

看到解剖室的狼藉老陳並沒有想象中的那種驚奇而是微微一愣湊到柳東升耳朵邊上問了一句:"柳隊…莫非剛才那東西…"

"對!"柳東升已經知道老陳要問什麼了"老陳你也碰到過?"

"沒有…"老陳眉頭緊皺"但我曾經聽我的導師過…沒想到真的會生…"

"什麼都別了…這人的肛門里好像有什麼東西還得麻煩你給取出來!"柳東升走上前和老陳兩個人把尸體抬到了解剖床上"我的手術刀呢?"老陳翻了半天器械盒.

"我老陳啊雷鋒也沒你這麼省啊!就一把手術刀?"柳東升從地上撿起了手術刀遞了過去"還有你這個破屋子關鍵時刻燒閉!"

"呵呵…這可不是省不省的問題…這可不是一般的刀子…"老陳詭異一笑"你以為閉真是自己燒的?"

"陳叔叔您這把手術刀…是不是殺過人?"旁邊的張毅城早就看出這把手術刀不一般來了.

"伙子這話可不能亂我可是警察…"聽張毅城這麼一老陳顯得有點不高興"不過實在的也不能沒殺過…這把手術刀以前是醫院動手術用的但這把手術刀動過的最後一次手術失敗了患者死在了手術台上…我便連刀柄到刀片一塊要了過來這也是我導師交給我的辦法…有的時候死者身體會莫名其妙的僵硬普通刀片根本就切不開即使能勉強切開也很費勁但是若用作手術死過人的手術刀就跟切豆腐一樣…雖然我不明白其中的原理但卻實很好用…"老陳歎了口氣"這把手術刀已經一年沒換過刀片了連真正的豆腐都快切不動了但不知道為什麼切死人卻像切豆腐一樣…"

"嗯!我明白了!"張毅城道"其實這叫殺生刃…"

"看來凶手的反偵察能力很強!"不一會老陳果然從亮子的肛門里找到了一個東西—一個長僅一厘米左右粗細和牙簽相仿的柱形物體"柳隊長看來這次你碰到狡猾的對手了…"

"哦?"柳東升從老陳手里接過玉石柱放在手電下仔細的看了看"這是什麼東西?"

"不清楚材質好像是石頭…"老臣深呼吸道"且不管這東西的作用是什麼單單他藏的這個地方就能證明凶手很清楚法醫的驗尸過程往往為了盡快確定死因很多法醫會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死者的髒器與身體各個要害肛門在大多數況下是尸檢的盲點…而且這個東西肯定是死者死後放進去的…而且是死亡很長時間後因為這東西直接插在肉里沒有血尖證明他插這個的時候死者的血液已經凝固了…時間至少在96時以上…如果不是劃定了范圍刻意尋找的話很難找到…看來儀器的檢測結果是正確的…為什麼血液化驗和胃中殘留物的化驗結果會不一樣呢…?"老陳開始懷疑自己的推斷"對了你們怎麼知道這個東西在這?"

"嘿嘿…"張毅城一把把櫃子上昏昏欲睡的鷂子抓了過來"我們帶了警犬…"

……

張毅城被柳東升送回家的時候李二丫也崩潰了是去指認罪犯怎麼把自己弄的跟非洲人似的?滿臉黑泥不身上還臭哄哄的…

回到家後柳東升也是松了一口氣把身上的衣服偷著都扔了之後洗了個熱水澡腦子里反反複複全是問號:為什麼要殺死亮子?動機是什麼?滅口?分贓不均?還是仇殺?為什麼法醫的兩種化驗得出的死亡時間不一樣?莫非真的像張毅城所的這人在地下已經埋過幾天了?那凶手把尸體又弄到劉常有家是為什麼?恐嚇?還是想利用亮子複活再將劉常有滅口?劉常有他見鬼了那鬼又是什麼?人裝的?還是和亮子一樣也是死人?眼下生的這一切和劉傑的死有沒有關系?還是完全是巧合?…

憑借著一種直覺柳東升死活認為劉常有在隱瞞什麼但又沒有證據…

混混沌沌的睡了半宿後柳東升第二天第一個到了局里第一件事就是想再提劉常有就在二嘎去准備審訊室的時候桌子上的電話又響了起來"喂…是我!我是柳東升…噢噢李江同志啊!你好你好…"原來是那個文物局的李江打來的電話…

上篇:第十六章 朱的武裝     下篇:第十八章 碗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