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二十章 馬糞紙  
   
第二十章 馬糞紙

"喂!!喂!!"柳東升沖著電話一個勁的喉可是那邊已經掛斷了."***…到底是誰!?"

"怎麼了?柳哥?誰啊?"二嘎推門又進來了看柳東升表不對勁"沒事吧柳哥?"

"沒事…你去安排審訊室…!"柳東升定了定神把電話撥回了自己家剛響了兩聲孫太太就接了電話"喂哪位?"

"哦…是我…"柳東升一聽媳婦好像沒什麼事心才放下"剛才你給我打電話了麼?"

"我?沒有啊…"孫太太的語氣似乎莫名其妙.

"哦…那沒事了…"柳東升長出一口氣心不定又是誰在搞惡作劇了腦袋里大概過了一下被自己抓過的刑的人光刑滿釋放的也快能組一個加強連了作為破案無數的老刑警受點恐嚇在所難免但真正有經驗的刑警心理都明白那些判過刑的人嘗過蹲大獄的滋味輕易絕對不敢再生事端對于這些有前科的人而找警察打擊報複後果跟直接喝農藥是一樣的打幾個匿名電話寫幾封恐嚇信至多也就是尋求一下心理上的快感而已…

審訊室內劉常有撇著嘴一臉的滿不在乎一問三不知昨天晚上嚇得尿褲子的事好像已經忘了.

"劉常有我再問你一次!你跟亮子到底是什麼關系?"雖死豬不怕開水燙的人柳東升見多了但此刻像劉常有這麼皮糙肉厚還真是不多見.

"警察同志我都過多少遍啦?我們就是普通朋友前幾年我做過一陣子楠木家具都是找他送貨…他死在我家里你們查不出凶手跟我較嘛勁呢?"

"這個你記得吧?"二嘎拿出玉白菜的照片"沈陽道好幾百家店他干嘛專找你?"

"我人實在啊!靠得住啊…"句實話劉常有這兩句話可能鬼都不信…"誰有點好買賣不願意找個知根知底的人搭伙啊…我警察同志別欺負我不懂法你們現在拘留我可已經過12時啦!沒事的話我可得回去啦…店面關一天可就搭一天的房錢你們給我報銷啊?"

"劉老板你可想清楚了…你賣的可是文物…!"柳東升厲聲道"把亮子的事交代清楚受益最大的是你自己…!"

"我哪知道那是文物啊…?上邊又沒刻生產日期…"劉常有話里話外損的可以.

"不知道是文物你敢要十五萬!?"二嘎年輕也是火爆脾氣此刻可真想把這個劉常有活著送得北倉*去.

"賣的貴也犯法啊?我開個玉器店自己的貨賣多少錢還得去物價局申報啊?我賣的是玉器!我不管什麼文物不文物進了我的店一律按玉器賣!我賣的貴是因為那個玉好!前不久云南有一塊玉剛從礦里挖出來就賣了三十多萬那也是文物啊…?"

"那好劉老板既然你今天不願意我們也不勉強你你要想回去也可以法醫認為死者死亡時間在12時左右也就是前天晚上零點到五點之間如果你能拿出你不在場的證明我現在就放你回去…如果你想不起來那就麻煩你多在這住幾天好好回憶回憶我們好吃好喝好招待…"柳東升暗地里給二嘎使了個眼神二嘎剛到嘴邊的罵人話又全咽回去了.

"這…"劉常有一瞪眼支支吾吾半天不出話來.

"想不起來不要緊好好想我們有的是時間…李…帶劉老板回'房間’…"柳東升笑著一揮手劉常有無奈惡狠狠的看了柳東升一眼憤憤的站起身跟李回號里去了.

"哎…頭兒…你真有兩下子啊!我就不明白為什麼你一讓他出示不在場的證據他馬上就沒詞了?"二嘎追著柳東升屁股後面問.

"嘿嘿十二點到五點能干嘛?"柳東升問.

"睡覺啊…"

"要是不睡覺呢?"

"這…看電視吧…"二嘎也懵了.

"呸!虧你跟我混了這麼多年這點道理都不明白!十二點到五點之間能干什麼?無外乎嫖娼賭博入室盜竊啊!或者跟犯罪團伙的其他人在一塊!這些事就算他干了也不能啊一直接就拘了!他要是睡覺就沒有不在場的證據那就得乖乖的住這!"柳東升笑呵呵的"這不在場的證據他拿得出拿不出都得給我乖乖的呆在這!"

"哎…頭兒…真有你的!"二嘎撓撓腦袋傻乎乎一笑"對了我覺得這劉常有不大對勁啊上次審他還客客氣氣低三下四的怎麼今天橫起來了?"

"兩種可能…"這一點柳東升早就看出來了"一是有人給他通風報信交給他怎麼對付警察應付審訊了二是他已經開始對咱們的行動有所察覺了所以他也開始提高警惕了…"

"通風報信?"二嘎一愣"在號兒里關著怎麼可能有人通風報信?莫非咱們局里有內*?"

"內個屁!"柳東升一撇嘴"今天上午咱們局里是不是收了個偷自行車的據是讓居委會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大媽給逮著了有沒有這事?當時你們還當笑話來著…"

"啊!"二嘎恍然大悟"我現在就去把那子提過來!肯定是這王八蛋假借偷車混進來給劉常有報信的!"

"回來!"柳東升一吼"別打草驚蛇!看劉常有今天的表現好像還不知道咱們去了他家你子明天早晨提前半時到局長一來馬上給我簽搜查令!有了證據我就不信那子不撂!"

在外面湊合吃了一碗拉面後柳東升到家都快八點了.

"哎…怎麼這麼早啊…"孫太太有點意外"我剛收拾完桌子早知道你這麼早回來給你留口飯了…"

"沒事…我在外面吃過了…"柳東升進屋一屁股就坐在了沙上要這兩天可真夠累的渾身上下沒有一個地不酸的.

"老頭子我跟你今天我一出門就撿了五十塊錢!"孫太太也進了屋把電視聲音關了點.

"嗯?五十塊錢?我在馬路邊撿到五十元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邊…快給警察叔叔看看…"柳東升還唱上了.

"你等著我給你拿……"孫太太看來心不錯從包里拿出錢包就找"你怪不怪就在草坑里扔著這來來往往的人就愣是沒看見就我眼尖!票子倍兒新!"孫太太拿出錢包開始翻騰.

"哎?怪了…"五十塊錢沒找到孫太太反而從錢包里拿出了一張跟一塊錢紙幣差不多大的馬糞紙上邊彤彤寫了一行字像是墨水寫的但寫的很草看不清寫的什麼."怎麼有這麼個玩意?"

"什麼!?"一聽妻子怪柳東升的神經線立即繃緊了"給我看看!"

接過馬糞紙後柳東升把紙拿在手里迎著管兒燈仔細看了看絕對是質地最差的那種馬糞紙壽衣店做紙錢的那種紙上的字薊有壓痕筆畫很粗但力道均勻像是用最楷的毛筆寫上去的而從自己的軟硬程度分析寫字用的"墨水"及有可能是……血!

———————

注解:*北倉:天津市北倉鎮因為天津最早的火葬場位于北倉鎮附近所以在天津本地諺語中"奔北倉"有"奔火葬場"的隱義.

上篇:第十九章 冰山一角     下篇:第二十一章 守株待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