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二十八章 虎毒不食子  
   
第二十八章 虎毒不食子

河西區洞庭路河西監獄.

接待劉東升的是一位叫商志江的獄警大概有五十多歲三杠兩星二級警督號稱是監獄里的輔導員看上去挺厚道的劉東升也是一愣讓這麼個老實疙瘩去管理犯人誰改造誰啊?

"你就是柳隊長吧?久聞大名啊…"商志江給柳東升沏了杯茶"張健是我審的那個人好像有心理疾病啊唉…其實政府的改造制度還是不完善像這樣的犯人應該安排心理治療啊…"

"你審的…?"柳東升差點把茶葉噴出來怪不得什麼都審不出來呢…"對了您的心理疾病是怎麼回事?"

"唉…服刑得有三年了吧可能最多過三句話唉…"商志江好像還挺惋惜的從抽屜里取出一打子材料遞給柳東升"這是他當年的材料…一失足成千古恨啊現在家破人亡的咱們也得理解理解能看得出來他心理也很矛盾啊…"

"不是他聽兒子的死訊後…無動于衷麼?"柳東升看了一眼材料:張健男漢族1943年5月13日生12.13特大文物走私案主犯…"12.13特大文物走私案?"柳東升暗自嘟囔這個案子當年在圈兒里傳的神乎其神被公認為天津公安史上籌劃最周密,手段最高的高智商案件因為一個案犯在案後後悔了打電話向公安局自抓捕工作才得以順利進行並成功追回了幾乎所有贓物作案者一共三人其中兩人窮凶極惡曾企圖開槍拒捕被辦案民警當場擊斃另一個乖乖投降的就是那個打電話自的人沒想到這個人就是張健.

"唉他平時就那樣…"商志江道"不過從他的表看多少還是有點難受的…畢竟是親骨肉啊…"

"商同志我想單獨跟他聊聊…"柳東升道"對了…我聽有個叫李樹林的是從咱們這放出去的他們以前關在過一起麼?"

"哦…這個…我得去查查…"商志江到"柳隊長現在我就去安排審訊你審你的我去核實那個李樹林的監號兒…"

"不用了…我自己問他吧…"柳東升看了一眼手包該帶的東西都帶了…

應柳東升的要求審訊室中只留了張健和柳東升兩個人.

"你是張健?"柳東升一皺眉檔案上寫此人1943年出生到現在最多也就四十五六歲但眼前這個老頭看著少有六十了滿臉的褶子不腦袋上的頭也是花白花白的兩只眼睛總像進了沙子一樣眯縫著一滿臉的愁容就好像欠別人八屁股債沒還一樣如果不是此人走私文物人贓俱獲的話跟自己眼前這個人是個高智商作案的犯人自己還真不大信…"我叫柳東升分局刑警隊的."

張健抬頭看了一眼柳東升輕輕點了點頭.

"你兒子的事…我很難過…"柳東升也知道跟這種犯人打交道最重要的就是要"以德服人"來硬的肯定不行.

一提到兒子張建渾身上下不由得顫了一下然後又把頭低下了.

"如果想給你兒子報仇的話我可以幫你…"柳東升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了.

"報仇?"張建冷笑了一下之後便又開始沉默不語.

"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政府自然會給他們應有的懲罰!"柳東升道"但是我們需要你配合."

"你們抓不到他的…"張建嘀咕道"亮自己不爭氣這個教訓夠重了…不用政府操心…"

"那好…"柳東升取出手包三掏兩掏掏出了一個塑料袋就是警察裝證據用的那種塑料袋里裝的正是亮子肛門里塞的那個玉柱"那你認識這個麼?"

張健接過塑料袋迎著窗口的陽光看了一眼眉頭一皺詭異的看了看柳東升"我想知道你們從那弄道這個的?"

"你兒子的身體里…"柳東升微微一笑道俗話虎毒不食子這點柳東升可是太有經驗了要想感化這種陰蛋子犯人最好就是從其親人入手尤其是子女.

就在這一瞬間張建那雙眯成縫的眼睛竟然一下子瞪了起來渾身上下一個勁的哆嗦.

"還有你兒子死時的照片…"一看張建有反應柳東升趕緊趁熱打鐵遞上了亮子尸體的照片.

拿著兒子的照片張建沉默了大概得有五分鍾圓睜的雙目竟然泛起了一絲淚光按柳東升分析此人正在強烈的心理斗爭.

"張建我還想告訴你一個事…陳俊生這個人不知道你認識不認識…"見張建有反應了柳東升趕緊火上澆油從包里拿出了陳俊生尸體的照片遞了上去"你妻子左慧蘭目前下落不明我不知道她是否也參與過你們的事…如果她參與過的話為了她的安全我消你能配合我們…是犯罪分子先殺她還是我們先抓住犯罪分子…左慧蘭的死活全在你手上…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你們已經離異了我覺得你也不應該連累她…"

接過陳俊生的照片張健又深吸了一口氣兩只眼睛中似乎充滿了恐懼"報告政府…慧蘭…她…失蹤有多久了…?"

"從現你兒子的尸體後我們便開始找她…但一直沒找到…"柳東升暗自一笑心這子的媳婦敢也不乾淨啊整個一個犯罪之家…"我知道你的顧慮但我現在可以告訴你你配合我們的話她活下來的消有百分之五十但如果你繼續隱瞞那她必死無疑…"柳東升想了想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湊合到張健的耳根子底下聲嘀咕了一句"你兒子頭七那天晚上尸體就放在分局的解剖室里…那天晚上我也在!…怎麼樣?還用我再往下麼…?"

聽完柳東升的話張建的汗珠子也下來了撲通一下坐在了椅子上"為什麼…為什麼非要趕盡殺絕呢…?"

"這個要問你自己…!"柳東升也坐回了椅子"你們是否知道他什麼秘密…?"

"報告政府…我…但你們能放過慧蘭麼…?她什麼都不知道…"張健的語氣近乎哀求.

"人民公安不與任何人作交易…你也可以不…"柳東升臉一沉"怎麼處理她是政府的事!不是你我了算的!"

"好…!我!"張建歎了口氣"其實…我是故意進來的…"

"這我知道你不是自進來的麼?"柳東升一皺眉當初那個1213文物走私案涉及國家七八件戰國時期以及秦漢時期的珍貴文物倘若自的話還有個活路如果最後是被抓到的無論如何都是死刑這對于一般犯罪分子來也算是不的心理壓力.

"不…那算不上自…"張建道"我只是想進來!我算好了這個罪過應該判無期或者二十年的…但沒想到就判了十年…"

"你是…十年…判輕了…?"柳東升瞪著眼一臉的吃驚天底下的犯人怎麼還有指望自己多判的?

"上次那個案子是我親自策劃的…"張健道"報告政府如果您是刑警隊的可能也聽過這個案子…我想問您如果不是我自您有把握破案麼?"

"這…廢話!你以為你不自我們當警察的就沒辦法了?"柳東升臉一句實話當初那個案子據現場乾淨利索可以是沒有任何線索如果放到自己手上還真是棘手但此刻當著罪犯的面也不能實話實啊…

"呵呵…"張健一笑"其實我並不是怕警察…"

"那你怕的是誰?"柳東升並沒在面子問題上繼續糾纏而是繼續刨根問底.

"老爺子…我怕的是他…"張健道.

"老爺子?"柳東升一驚當時劉常有嘴里好像也過這麼個人莫非這張健與那個"老爺子"有直接接觸?

上篇:第二十七章 又見李樹林     下篇:第二十九章 猴子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