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三十章 目的  
   
第三十章 目的

不問不知道一問嚇一跳按剛才張健的供詞柳東升還認為那個"老爺子"挺脫世外的至少在錢這方面對手下人還挺大度但後來聽張健一回憶才現實施況遠不止自己想象的那樣這個老爺子看准的東西隨便哪件都應該是國寶級的文物即使自己這個外行一聽都覺得含毛根緊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這個張健對文物的了解遠不止對盜墓那麼在行所有的文物他只能形容出個形狀和大完全不知道是哪個朝代干嗎用的.

"當時老爺子把東西都給劉傑讓他出手的時候我們也挺不服氣的尤其是我劉傑就是個生瓜蛋子愣頭青我們出道那陣他還不知道在哪套尿芥子*呢…東西都給他我們吃什麼?"到這張健的表仿佛已經比剛才輕松了很多"但後來一看…我們也是後怕了一陣幸虧沒接那些棘手的東西那些東西都給我們我們還真不知道出手…"

"怎麼?"柳東升一皺眉.

"他給劉傑的東西全是實心家伙(行話:'又大又沉’的意思)最的也有這麼大…"張健用兩只胳膊圍了一個炒菜鍋大的尺寸(由于戴著手銬所以不能用手直接比劃)"隨便哪個少五六十斤…最沉的好幾百斤誰要那玩意啊…我都不敢想他們當初是怎麼叢墳里倒騰出來的…"

"有沒有銅鍾?"張健一提"實心家伙"柳東升忽然想起編鍾的事了.

"銅鍾?什麼銅鍾?"張健一愣.

"就是…呃…"張健這麼一問柳東升也傻了所謂那個什麼編鍾啥樣自己也沒見過"就是跟廟里邊和尚撞鍾那種形狀差不多的…鍾…青銅的…有大有…"

"沒有…"張健搖頭"我就知道第一批給的東西都是缸…沒有鍾…不過銅的是不假…"

"缸?都是缸?"柳東升一愣那個老爺子又不醃咸菜要那麼多缸干嗎?"就沒別的?類似于…跟缸差不多但是能口朝下掛著的?"

"沒有…"張健微微一笑"報告政府鍾和缸我想我還是能分清的…我進來之前老爺子就給了張健一批貨都是缸各式各樣的缸…得有…十幾個…之後給過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嗯…大概尺寸都是多少花紋大概什麼樣盡量回憶!"柳東升用筆一一記錄"對了這些文物最後賣了多少錢?這筆錢最後怎麼處理的?"

"開始我不知道後來才打聽清楚…原來這個劉傑有親戚在外國這些大件國內肯定是沒人敢買的國外買的人也少…但一旦碰上識貨的買家肯定是個大頭所謂半年不開張開張吃半年…"張健道"我進來的時候那些缸大概賣出去一半老爺子自己要三分之一劉傑拿三分之一其余三分之一給我們分…賣了多少錢我不知道…但我們每個掌櫃的前後一共拿了大概一百萬左右自己留一半再把其余一半給伙計分…如果我們拿的真是三分之一的話…那總共可能得有一千萬左右…但我覺得不止這麼多…誰知道他們到底賣了多少錢…"

"一千萬…!?"柳東升眼珠子都瞪大了自己辦的案子涉案金額還沒有能到這個數的.

"對了…你看看這個…"柳東升忽然想起來了那張八卦紋龍銅盂的照片一直在自己手包里放著沒拿出去"你的那堆缸里有沒有這個…"

"好像有…"張健接過照片默默道"不過這種東西即使外國人興趣都不大談三四個買家能成一次就不錯…當時把劉傑那個子弄的也是焦頭爛額…賣這個東西老爺子是限期的限期賣不出去他可就要倒黴了…"

"限期?"作為刑警柳東升對于罪犯急于將贓物出手的動機可是再了解不過了原因無非兩個一是急于外逃需要路費二是欠下了大量賭資,毒資或者高利貸什麼的有人逼迫他但這個老爺子如若如此神通廣大被別人威脅的可能性顯然不大難道他要逃跑?"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柳東升道.

"好幾年前啦…那陣子我還沒進來哩…"張健道"以往碰上讓掌櫃的隨便拿的墓東西出手的錢也不都是我們的…要上繳一大半給老爺子…也奇怪這老爺子有的時候挖墳目的性很強掀開棺材拿一樣就走其他不讓我們動好像就為了棺材里那一樣東西但有的時候好像純粹是為錢直接挖到墳里就不管了看都不看一眼…"

"目的性…?什麼目的?他自己都拿過什麼?他著急要錢干嘛?"柳東升越不明白了由亮子和陳俊生的死亡不難看出到目前為止這個老爺子目前仍然活躍在犯罪一線似乎並沒有什麼外逃的儉一不為外逃二不為還債那這老爺子這麼著急用錢干嘛?而且除了錢以外盜墓還能有什麼目的性?

"這我就不知道了…"張健道"開始件多都是由掌櫃的分給伙計伙計再私下找找人也就出手了三千五千三萬五萬多少都有要是碰上沒人動過的墓弄個兩三百萬很平常啊但到後來老爺子就好像瘋了一樣買賣頻率由原來的兩三個月一次加到了一個月一次有的時候一個月兩次碰上點兒背的時候我們挖的墓恐怕八輩子以前就讓人刨過一遍了能拿走的早都拿乾淨了…老爺子就硬逼著掌櫃的把那些拿不走的也硬往外弄啊而且最要命的就是到了後來我們挖的墓大部分都是別人刨過的收入大不如前啊所以老爺子才把自己留的東西也拿出來賣而且有限期."

"哦…拿不走的…都是什麼?"柳東升明白點了看來這個老爺子不但缺錢而且好像是在找什麼東西而他要找的東西很可能就隱藏在那些所謂的水缸上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其甚至不惜采取大海撈針的方式四處作案還拉攏了一幫馬仔來銷贓為其進一步實施犯罪籌集資金!不過有一點值得肯定的就是這個老爺子的曆史知識想必很豐富似乎知道他所要尋找的"缸"可能埋在什麼樣的墓里.

"缸啊!"張健道"有的時候那個大缸得有二百多斤一人多高兩個掌櫃的一個從上面拉一個從底下推沒一宿折騰不上來窟窿挖的比下水道的井蓋都大…"

"你們就不怕被人現?"柳東升疑惑道.

"有老爺子啊他會整點子邪門歪道往掌櫃的身上別個黃旗然後在周圍折騰一通奔沒人湊前掌櫃的也不敢摘那個旗也不知道他怎麼弄的…"

"旗子是什麼樣的?"柳東升問道.

"我沒見過…我也是聽江哥的…"張健道"報告政府你們抓他的時候最好心點那個人…很可能…不是人…"

"別胡八道!"嘴上雖然這麼但柳東升心理卻一個勁的打鼓"不是人難不成是鬼啊!?"

"很有可能…"柳東升的雖然是抬杠話這張健答的倒蠻認真的…

記錄了張健供出的大概十來位"伙計"和除劉傑,李樹林外的其余兩位"掌櫃的"後柳東升拿著名單直接自費"打的"回到了局里此時大隊人馬已經下班了只有二嘎還在大院里興致勃勃的看技術人員如何安裝這個級先進的"摩托"牌車載電台"喲柳隊你怎麼回來啦?我還以為你得到半夜呢…"看柳東升風風火火的走過來了二嘎趕緊迎了上去"柳隊我跟你太先進了!真是太先進了!國防高科技啊!剛才我們試過一回聲音比打電話還清楚!真是太先進了!"

"先進個屁…!崇洋媚外…"嘴上雖然這麼柳東升自己也忍不住走到車前便看了一眼想看看這個所謂的摩托牌電台到底是哪路神仙走到車跟前只見一位年輕的技術人員正斜坐在駕駛位低頭接線原來的暖氣出風口下面多了一個黑色的設備裝的想必就是這個摩托牌電台的主機偷眼間柳東探頭升掃了一眼電台主機上的商標像看看這個所謂的摩托牌商標是不是真的是一輛摩托不過摩托雖然沒看見卻看見一排英文字母:moToRoLa.

"哦…您就是隊長吧?"技術人員一看一個歲數大的便衣在旁邊探頭探腦的便吐了手頭上的工作伸手和柳東升握手.

"哦你好你好…我來看看…辛苦您啦…"柳東升趕忙伸出手"我明天去外地不知道這個東西有效距離是多遠…"

"理論距離大概一百公里左右…"技術人員起身下車走到了汽車後備箱旁邊一把掀起了後備箱的蓋子"前面只是一部分大頭都在這…這個電台的理論射功率是7o瓦平原通話距離大概是一百公里但如果有建築物的話可能要打折扣不過三四十公里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至少天津市區內肯定沒問題!"

"三四十公里…?"柳東升一愣看來去河北想用這個還是沒戲啊…

給技術人員上了根煙以後柳東升把二嘎拽到了辦公室"你子不是到西藏都能用嗎?他娘的害我自己掏錢打車…"

"天地良心啊柳隊我什麼時候提過西藏的事啊?"二嘎都快死了心自己這個領導也太能誇張了吧?

"行了先別扯了趕緊向市局請求支援…"柳東升拿出了張健供述的名單"這幾個人一個也不能跑!"

"這…"二嘎拿過名單一看眉頭就皺起來了:楊子家住橋區勤儉道附近…大羅家住河北區王串場附近…胖墩家住河北區郭莊子附近宋家住河北區一宮附近…"我柳隊這都是外號啊…詳細地址也沒有啊…"

"廢話有名有姓有地址還請求個屁支援啊!?我明天去河北你給我動力量去打聽一個也不許跑是死是活都得把人給我找出來!"柳東升道"如果現有外逃儉的就立即在火車站,長途汽車站和各個國道,高路的出口設卡子這件事你要是給我辦砸了等我回來你就給我上馬路對過賣大仁果*去!"

"是!"此時二嘎雖頭大但也是蠻興奮的畢竟參加工作以來第一次接到如此重要的命令看來領導挺器重自己啊以往的馬屁看這意思是沒白拍…"對了柳隊你現在干嘛去啊…不等著電台裝好了試試新啦?"

"是個屁…我現在有點要緊事那個電台你幫我盯著點…明天早晨不管裝的好裝不好我肯定得用車…"柳東升夾起包直奔張毅城家…

——————————

注解*:

尿芥子:即尿布.

大仁果:即花生米.

上篇:第二十九章 猴子面具     下篇:第三十一章 遺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