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三十七章 巨款之嫌  
   
第三十七章 巨款之嫌

"他養兔子不掙錢!要給俺介紹個掙錢的行子…!"李雙全無精打采道"俺沒答應誰知道是什麼套兒啊…?"

"什麼時候的事?"李富貴追問.

"月蘭(李雙全的媳婦叫王月蘭)得病前幾天."

"唉!那你咋不啊!"李富貴急的直嘬牙花子.

"我啥?那行子拎了兩瓶酒來俺家看俺來啦?"泡好大盆里的棉被和被尿濕的褲子李雙全又進屋了.

"雙全!你來!跟你個事!"李富貴把李雙全拽到了邊上開始嘀嘀咕咕的交待城里公安局通緝李樹林的事.

趁著這工夫張毅城在李雙全家院子里轉了一大圈尤其仔細注意了一下靠牆的兔舍的好聽是兔舍實際上也就是滿牆的木格子每個格子二尺見方外邊是鐵絲網做的舍門"李叔叔兔子死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張毅城問道.

"我的娘!全國通緝?"聽李富貴介紹完了況李雙全也是一陣的後怕正在這時忽然聽見張毅城問自己.

"死的時候…就是死了啊…"李雙全也不知道張毅城到底要了解什麼只能把當時的況簡單敘述了一遍"我中午喂的晚上就都死了…啥時死的不知道…"

"這些兔子的尸體怎麼處理的?"張毅城道.

"埋了…開始以為是傳染病沒敢留…早知道是毒死的把皮留下了…唉…"李雙全一個勁的搖頭.

"帶我去埋兔子的地方…"

"病人…不看了…?"李村長好像還不大放心.

"看也沒用…問題不在人…"張毅城把鷂子腿上拴的繩子解開了"家養的兔子不應該有本事鼓搗人問題可能是埋兔子的地方…"

李村邊上一片雜草叢生的空地.

"就埋的這了…"李富貴指著眼前空地中央一片亂七八糟的土坑"埋的時候填平了一下雨都陷下去了…"

"去!"張毅城一把放飛了手中的鷂子只見鷂子在空中飛了兩圈撲拉一下落在了土坑的中間一個勁的用爪子刨地就跟老母雞刨蟲子一樣.

"有問題…"張毅城心翼翼的走到土坑中間一把捏回了鷂子"能挖一下嗎?"

一刻鍾後李二貴回村拿了把鐵鍬開始順著鷂子刨地的地方往下挖沒挖兩鍬便感覺戳著了硬東西"啥行子?哥當初你帶人埋的時候還埋啥了?"

"啥也沒埋啊…"李富貴也湊合到了跟前干脆用手刨起了土不一會一片斜插在地里的瓦片被挖了出來"這誰埋的?"李富貴也是一腦袋的問號這種瓦明顯不是李村的瓦像是城里公園蓋亭子用的圓瓦.

"咦?"張毅城也一陣納悶這種挖自己見過啊這不是柳東升當初拿給自己鑒定的那種瓦片嗎?拿在手里仔細看了看現這塊瓦和那塊挖一樣上面也刻了那個奇怪的圖案.

"我明白了!"張毅城嘿嘿一笑走到埋瓦片地的對面這塊再挖挖…

果真從這片挖的對面李二貴由挖出一片瓦.

"這行子干嗎用的…?"接過瓦片李村長也是一陣納悶要真是什麼法術吧以前看跳大神的一半都用什麼八卦圖香爐什麼的怎麼還有用瓦片的?

"姥爺…這個東西我的一位當警察的叔叔前不久也拿給我過一片作用我不好但我覺得這東西有保持尸身不爛的功能不信你們挖挖那些兔子肯定沒爛."

"有這事?"李二貴也是一陣新鮮干脆抄起鐵锨繼續往下挖沒記下便挖到了當初埋的兔子尸體用鐵锨一戳身子軟囊囊的拎出來一只仔細看了看果真不爛不臭跟剛死的時候沒多大區別."哎喲這行子可真是寶貝…"李二貴接過瓦片一陣愛撫.

"我爸過人要不爛的話條件有兩種要麼只陰無陽要麼陰陽不流♀塊地上有螞蟻所以不是聚陰池現在看來唯一的解釋便是這兩個東西能夠制造一種陰陽不流的環境…"張毅城皺著眉頭琢磨李村長聽的眼珠子都瞪圓了心真是啥爹生啥兒子啊…

"這倆行子我要了…"李二貴也挺美的"惠玲(李二貴的媳婦)他爹快不行了這東西等給他爹下葬用…"

"呸!你個沒良心的這寶貝不留著給你爹用!"一聽這話李村長也急了眼看自己也快蹬腿了這個沒良心的兒子卻想著把這麼好的東西孝敬老丈人去…

"姥爺二叔你們聽我把話完行麼?"張毅城臉也綠了心這幫人怎麼什麼東西都惦記啊…"姥爺二叔這不是什麼寶貝!陰陽不流的環境活人呆長了受不了死人更受不了!"

"受不了?死人有啥受不了的?"李二貴一愣.

"我爸平時沒少教我體屬陽魂屬陰不管是活人還是死人身體里陰陽之氣是流動的所以魂魄可以離體也可以還魂一旦陰陽不留了魂魄不能離體無魂之體也不能還魂!要麼起尸要麼游魂成惡鬼!後果很嚴重的!"張毅城雖道行不深但理論知識倒是不少.

"還魂?死人還還啥魂?"李村長也聽傻了.

"姥爺您沒聽過頭七嗎?死人必須要還一次魂的否則死人永遠不可能相信自己死了!日久天長怨氣一重就成惡鬼了不能投胎!"

"哦…這麼回事…"李村長好像聽明白了點"那頭七之後再用這行子呢?"

"我姥爺這種便宜咱能別貪麼?"張毅城都快死了心這幫人怎麼這麼愛占便宜呢…

回到村里張毅城開始埋頭在李村長家翻起了書要這次來張毅城的准備還是比較充分的除了把家里能拿的都拿來了更是把張國忠的書帶來了不少雖平時沒學太多但畢竟有底子啊有道是臨陣磨槍不快也光麼…

與此同時河北岐口.

在當地民警帶領下柳東升來到李樹林住的房子里看了看並沒有找到什麼有價值的線索就在回到派出所准備和當地的同志一起開個會時天津的電話追到了打電話的是朱語氣驚的就像看見了外星人一樣"柳…柳隊…我…我查到…一個很可疑的人…"

"嗯看…"柳東升對于朱的辦事能力多少還是有點懷疑的讓他去銀行查死人帳戶沒准又把哪家公司的業務流水翻出來了.

"兩個人…上個月…私人衡彙款共計…共計…一億港幣…"朱的語氣都有點哆嗦了聽完這話柳東升手里的聽筒也差點掉地上"你看清楚了別把數點當成三位分級…"

"看清了沒錯!是一億分兩次彙的每次五千萬!這件事…銀行部門也很震驚…"朱道"已經向香港那邊核實過了好像是委托投資…"

"委托投資…?"柳東升一皺眉"先別輕舉妄動摸摸這兩個人的底!順便查查香港那邊是誰彙的款!"

"不用查了!收款人是張國忠就是那天跟咱一塊吃飯那個張國義的哥哥!還有一個叫劉鳳岩的書法協會秘書有前科!文革時曾因倒賣文物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年!給他們彙款的人叫廖七香港大款和包玉剛是一個量級的人物…"碰到這種事不用柳東升交待朱已經把細節查清了.

"倒賣文物…?真是怕什麼來什麼…"柳東升一個勁的咬牙"你聽好了不許輕舉妄動!先暗中調查一下先把他們的家人監視起來!別打草驚蛇!一旦現有外逃儉立即彙報!"

"已…已經…我已經找二嘎去調查了…"朱道越越沒底氣"昨天給你打電話請示你不在我直接請示的局長局長親自指示的…"

"你給捅上去了!?"柳東升的眼珠子立即就是一道血絲"***誰是你領導!?"

"柳隊你別急…"朱道"局長也害怕真的是外商委托投資咱們一查把外商嚇跑所以…所以也只讓我們暗地里監視…但…昨天…"

"昨天怎麼樣?"柳東升壓著火兒道.

"昨天有一個非常可疑的人開了個電三輪把李大嫂和張毅城接走了…"朱道.

"非常可疑的人?"柳東升一皺眉"電三輪牌照查了麼?"

"查了…這邊也派人跟蹤了去的站不像是要外逃的…張國忠的材料已經交到民航和各個口岸了如果現其有離境企圖會立即通知咱們!"

"聽好了以後有什麼事再敢不經過我直接往上捅你就給我滾蛋!"啪的一聲柳東升掛上了電話.

這樣一來柳東升也沒心思在河北耗著了好歹交待了一下後直接開車殺奔天津站…

上篇:第三十六章 虎子出山     下篇:第三十八章 紙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