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三十九章 黼氣不止  
   
第三十九章 黼氣不止

走到墳丘子跟前李富貴徹底傻了只見兒子李剛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一個似人非人的"東西"正在掐他的脖子此時的李剛嘴角已經開始淌白沫了兩只手在掐人者的臂上下漫無目的的亂抓仿佛已經連掙紮的能力都沒有了.

"你個王八操的…!"看見有人要殺兒子李富貴瘋般的從旁邊的墳頭搬起一塊壓墳頭的石頭緊跑了兩步哐的一下就砸在了掐人者的腦袋上絕對是致命的力道換作常人就算練過鐵頭功也得當場死亡可沒想到掐人的哥們挨了這下砸以後非但沒倒地反而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專頭撲向李富貴.

李富貴也沒想到這位哥們挨了這一下還能站起來頓時不由自主的王後退了兩步剛想定睛看個究竟頓時感到兩只鐵鉗搬的雙手掐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撞客!!"單憑這種掐人的力道李富貴頓時想起了當年的李大明…

"我…我…"僅僅十幾秒的工夫李富貴已經支支吾吾的被掐倒在地兩只手拼了命的想抓點什麼東西反抗但手能夠到的地方除了亂草什麼都沒有.

"完了…"李富貴心中暗道完蛋當年李大明那股子邪勁十幾個大伙子都不是對手今天單憑自己這把老骨頭怎麼可能杠得過這東西?一瞬間李富貴開始後悔讓兒子來墳地這種倒黴地方李村雖不大但到了晚上黑燈瞎火的地方有的是到哪碰頭不行啊…唉…看來是天亡我老李家!不但晚上有扯著嗓子罵的這又蹦出來個動手掐的祖宗啊祖宗你到底得罪哪家子佞種了?讓你兒孫們倒這種八輩子血黴?想到這李富貴干脆放棄了抵抗兩手一攤乖乖等死…

正所謂吉人自有天向傻人定有傻福就在李富貴埋怨祖宗後悔來墳地的時候忽然感覺脖子上被掐的感覺沒有了睜眼一看掐自己的那位已經趴在了地上李剛正齜著牙用一塊大號的石頭往這位的腦袋上猛砸這塊石頭比剛才自己拿的那塊足足大了兩倍論分量沒個三十斤也下不來框框幾下只砸得掐人這位腦漿迸裂連形都沒了.

"他娘的…老子連警察都敢打你敢打老子…?"看著砸的差不多了李剛一下把石頭扔在了邊上撲的一口唾沫吐了上去.

"剛子…他…死啦?"李富貴被掐的眼冒金星咧著嘴從地上坐了起來.

"管他呢…"李剛蹲下身子撥弄了一下掐人者的身子貌似沒什麼反應.

"你…你…你這是又殺了個人呐…"李富貴都快哭了心這回自己這兒子可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誰叫他想掐死俺?"李剛湊合到了李富貴邊上一把把李富貴拽了起來"爹…把錢給俺俺回河北老家找俺老嬸去…!這行子你找二叔他們幫忙埋了吧!應該沒人看見…"

從懷里掏出錢和存折剛要遞給李剛李富貴的嘴頓時張大了下巴抖了半天一個字也沒出來."爹…?咋啦?錢沒拿來?"李剛一皺眉只見李富貴的抬起手哆哩哆嗦的指了指自己身後."咋啦?"李剛猛的一回頭嚇得尿尿的家伙式差點順著褲襠掉出去只見剛才被自己砸的血肉沫糊的那位又緩緩的站起來了借著月光父子二人可算看清了這哥們的臉那哪是人啊肉案子上擺的豬下水都比他好看…

李村李瘸腿家房山下.

起初張毅城還在為觀星問題而操心可聽李二貴李雙全的媳婦罵人的時間就是凌晨十二點整不早不晚比新聞聯播報時都准而且地方也不換就是紮麻袋的李瘸腿家房山下邊.如此一來張毅城干脆讓李二貴帶上了所有的必備物件直接等在了李瘸腿家附近.

"毅城…來了…"李二貴忽然緊嘬了兩口煙把煙頭往牆上一撚將事的半截煙揣回了口袋之後擰亮了手電架在了李瘸腿家的牆頭.李二貴拿的這個手電電池是新換的還挺亮順著手電的亮光只見李雙全的媳婦王月蘭身穿深色淺花的睡衣從李雙全家的方向昂闊步而至氣勢和閱兵式時的儀仗隊差不多而李雙全則按照張毅城的安排拎了一個裝香灰的大桶王月蘭每走一步便在腳踩過的地方撒一把香灰按張毅城的交待這是為了防止這些兔子的魂魄順著來時的路回去.

看了看表差五分十二點只見王月蘭在離房山大概七八米的地方站住了腳雙手一叉腰擺開了架勢."可能還得運會氣…"看來李二貴是見怪不怪了趁著這會兒功夫又把剛才掐滅的半截煙點上了.聽要給王月蘭看病此時周圍已經圍了不少看熱鬧的就連里陽光都批著衣服站在了不遠處四五個手電的光柱全部集中在了王月蘭身上跟舞台燈光差不多而這王月蘭對這一切卻仿佛沒看見一樣插著手喘著粗氣一句話不.

吊著煙李二貴從籃子里拿出了九個藍邊大弘圍著王月蘭擺了一圈而李三貴則從李瘸腿家拎出來了一個大水壺跟在李二貴後邊挨個碗倒水要這壺里裝的水可不是一般的水都是混了雞血的雖普通的水屬陰但若混了雞血可就屬陽了.其目的是為了中合子時以後稍勝的陰氣.

李二貴李三貴流水作業的同時張毅城則在更外則的地面上插了一圈銅錢和往常不同這次的銅錢是豎著插在地里的茅山術中稱其為"金剛牆"別看名字唬人但其實際作用卻很簡單驅鬼要用屬陽的材料而子時以後地陰上行陰陽相沖則會形成"黼*氣"(從物理學的角度講就是因里熱外冷而形成的渦漩氣流)而"金剛牆"的作用就是避免四周的地陰因"黻氣"而驟聚于中.

一切准備妥當後張毅城看了看李二貴的手表正好指向十二點."我這表快兩分鍾…"李二貴仍然不舍得掐嘴里的煙頭"毅城啊…咋沒啥動靜啊…?"

"別著急…"張毅城從籃子里拿出一瓶子朱砂"柴火澆上汽油不點也不著啊…等會她一開始我就點火…"

"啥?點火!?"一聽點火李二貴嚇了一跳當年對付李大明身上那個清朝進士的尸身就是用火燒的這次不會是火燒活人吧?

"我打個比方!不是真點火!我二叔你怎麼這麼笨呢…?"張毅城擰開瓶蓋站在了王月蘭身後就在這時候只聽王月蘭咳的一聲清了下嗓子指著李村長家開始破口大罵一看開始了張毅城倒是沒客氣嘩啦一下一瓶子朱砂一點不勝全潑的王月蘭身上了.

有道是陰陽相吸這王月蘭身上本就有千萬魂魄陰氣本就越了正常人肉身所能承受的限度加之此時大陽于體外身上千萬畜牲魂魄開始被一個個的引出體外只見"金剛牆"范圍內王月蘭周圍仿佛呼呼的刮起了旋風.

"咋回事!?難不成有刺猬*!?"李村長此時簡直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怕王月蘭出事更怕張毅城有什麼閃失.

"沒刺猬!正常!這是正持象!"張毅城邊邊拿出第二瓶朱砂嘩的一下又添了把"火"旋風瞬間刮到了三四丈高"二叔!快!紙兔子!"隨著張毅城一聲喊李二貴拿著笸籮嘩啦一下把一笸籮的紙兔子全都撒到了旋風之中本來紙兔子上都沾有雞血但此時差不多已經干了只見這一笸籮的紙兔子順著旋風圍著王月蘭嗖嗖的亂飛不斷有紙兔子從旋風的頂端飛落下來"都撿著!一個別落下!"張毅城攢到旋風跟前開始撿旋風里吹出來的紙兔子"都楞著干嘛!撿呐!"李村長一聲令下看熱鬧的也顧不得仔細聽王月蘭到底罵的什麼了一律開始低頭撿紙兔子此時旋風范圍越來越大已經出不少落下來的紙兔子又被二次卷入空中"怪了…不對呀…"張毅城抬頭看了看理論上講隨著紙兔子一只只被吹出來風應該越來越才對呀…怎麼變大了?

"毅城…有點不對勁啊…"一看已經落地的紙兔子又被卷走了李二貴一著急干脆頂著風走進了旋風內部開始拿手抓空中的紙兔子這哪里抓得著?

"是…是不大對勁…大家先退後…"此刻張毅城也冒汗了這個地方的陰氣顯然比其他地方要弱不少按理埋兔子尸體的地方若被那兩片瓦鎮住的話兔子在"頭七"之夜無法還魂則必生怨念化解的辦法便是將其引出人身強制其"還魂".而此刻這些紙兔子若沾了雞血便有了陽氣在金剛牆的作用下兔子魂魄不能游弋到別處便會將這些沾雞血的紙兔子當作自己的身體附上去到時候兔子魂魄與雞血陰陽相合"黼氣"便會停止之後撒上朱砂將這些紙兔子用"真火"一燒也便萬事ok關于身上那個會罵人的"撞客"在張毅城看來也不是什麼成氣候的東西到時候隨便弄個什麼陣一收也就完事了雖計劃如此但此刻越刮越大的旋風卻顯然是計劃之外的事.

"他娘的不是要刮龍卷風吧…"此時李二貴也捂著帽子出來了表都被吹扭曲了躲雨似的竄到了十幾米之外抬頭看去剛才兩三丈的旋風此時已經刮到了五六層樓高眼看就要蔓延到李瘸腿家的房山了.

李二貴前腳一出旋風王月蘭後腳一翻白眼街也不罵了撲通一下癱倒在了旋風中間開始吐白沫♀一癱可把在場所有人都癱傻了尤其是張毅城很顯然的兔子魂魄此刻已經引乾淨了而這越刮越大的旋風竟然連其身上那個會罵街的主兒都引出來了看來那哥們比張毅城想象的還要菜(想當年李大明身上那個清朝進士馬真人不惜折壽釘死李村"七關"才給收拾了而此時這位菜鳥竟然讓一陣旋風給抽出來了…).

—————

注解*:

黼:讀"fu"三聲意為縱橫交錯之形古作禮服上黑白相間的花紋茅山術中引指陰陽相沖之氣.

刺猬:民間傳的"四大仙"之一除刺猬外分別還有蛇,狐狸,黃鼬(即黃鼠狼).在民間傳中修仙的"刺猬"擅長制造旋風.

上篇:第三十八章 紙兔子     下篇:第四十章 光榮負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