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四十二章 雙塔山  
   
第四十二章 雙塔山

漆黑的山坡上兩束手電的亮光一前一後晃動著由遠而近隨著草叢中一聲刺人心肺的尖嘯靠後的一束手電光驟然熄滅"二叔!!"跑在前面的人邊跑邊回頭雖明知道自己的"二叔"遭了殃但卻始終沒有勇氣吐狂奔的腳步…

第三天天津市公安局西河分局柳東升的辦公室.

"喂是我…什麼?噢…噢…什麼?還不能確診?"柳東升皺了皺眉頭彈了彈煙灰"好的明白了我們這就安排人過去!"

"怎麼了?哪個領導又住院了?"坐在一旁的二嘎就喜歡打聽點八卦新聞此刻看柳東升一臉苦大仇深的以為又是哪個領導住院了得隨份子呢.

"領導個屁還記得前幾年那個文物案麼?"柳東升道"那個在逃的'老爺子’好像在山東落網了我得過去一趟!"

"我去不就完了麼?殺雞焉用宰牛刀啊?"二嘎還挺自告奮勇.

"這件事挺怪的我得親自去!"柳東升掐滅了煙頭若有所思.

"哦…用不用我把那個張健提出來跟去山東指認一下?"

"張健還差幾年?"柳東升問道.

"沒幾年了吧?"朱道"估計也就明後年就能出來…"

"行你明天去監獄聯系一下後天動身!"著柳東升拿起了手包"我有點事出去一下今天不回來了晚上掃黃你盯一下…"

與此同時張國忠家.

不能不承認九十年代絕對是個可愛的年代各種各樣的新潮玩意充斥著人們的生活從衣著打扮到流行文化中國仿佛又回到了世界的懷抱≡從張國忠從香港攜巨款而歸後一家人的生活可謂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雖伙食上沒什麼大改變每天還是李二丫從自*市場買菜做飯但這穿的和用的可以是與國際接軌了尤其是張毅城一身上下全是名牌一件體恤衫就三百多塊一雙鞋更是上千另外隨身聽,cd機等等等等各式各樣的時髦裝備一應俱全(全是張國忠瞞著李二丫偷著給兒子買的)有的時候張國忠看李二丫一天到晚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也難受去北京找宋寬敘舊的時候總是捎一些進口化妝品回家雖自己也不大懂行吧但一分錢一分貨的道理總沒錯吧什麼蘭寇啦,雅詩蘭黛啦哪個貴買哪個什麼增白的,保濕的,補水的隨便哪瓶也得好幾百(當然在李二丫面前價格被瞞報了99%)李二丫用著感覺也不錯皮膚比以前細嫩多了一個勁的誇都就是不一樣十幾塊錢買的擦臉油效果竟然這麼好.故此時不時的李二丫回李村時還跟以前的姐妹們吹吹牛後來有幾個不長眼的竟然真給了李二丫十幾塊錢想讓張國忠再去北京的時候給自己也帶幾瓶張國忠得知後當場崩潰…

柳東升開車到張國忠家的時候正趕上張國忠開著車拉著兒子從北京回來.

"張大掌教有件事得請教你…"寒暄了一陣後柳東升話入正題.

"哦請…"張國忠還真鬧不明白他一個警察有什麼事會請教自己.

"您知道'癔症’的病因麼?"柳東升皺眉道.

"這個不好!"張國忠聞聽也是一皺眉"有的癔症是真正的精神病但有的就是那些東西搞的具體問題得具體分析…"

"實不相瞞你覺得盜墓又沒有可能盜出'癔症’來?"柳東升問道.

"單純的盜墓恐怕不會…"張國忠想了想"除非墓里有別的東西癔症大部分是動物鬧的…"

"那您有沒有把握治好?"柳東升微微一笑不用問自己也明白兒子都能搞定的東西老子怎麼可能搞不定?

"這太簡單了…只要不是真正的精神病就行…"張國忠一笑"怎麼你有熟人得了?"

"不是熟人…"柳東升一擺手"有個案子罪犯得上那玩意了給偵破工作帶來很多麻煩消你能去幫忙瞧瞧…"柳東升並沒向張國忠透露這件事與前幾年的文物案有關畢竟當時為了那個案子兩家人差點撕破臉險些連親家都做不成了…

"沒問題!"張國忠覺得作為老百姓幫警察的忙就是為國家出力理所應當啊"咱們現在就去吧那東西宜早不宜遲拖得越晚越棘手啊…"

"別…不用那麼著急…"看張國忠答應了柳東升也挺高興"你先收拾一下行李咱們後天動身…"

"行李?"張國忠頓時一愣"什麼行李?"

"哦忘了跟你了犯人是濟南那邊抓住的現在在山東…"柳東升也沒好意思觀察張國忠的表站起身以最快的度匆匆告辭.

"爸?爸?"張毅城推門進屋現張國忠兩眼目光呆滯靜坐不動"爸你沒事吧?"摸了摸鼻子張毅城嚇了一大跳"媽…!快來!我爸好像沒氣兒啦……"

第三天中午張國忠家門口.

聽父親要和柳東升去山東張毅城也吵吵著要跟著一塊玩玩去張國忠也沒反對弄個癔症而已應該沒什麼握正好也能讓兒子學習學習況且聽兒子養的這個鷂子神通廣大自己也想見識見識萬一能派上什麼用場呢.

接到柳東升的電話後父子二人便拿著一個大包等在了門口不一會一輛切諾基停在了家門口.

"這位是…"張國忠現除了柳東升外車副駕駛位上還坐了一個人看樣子得六十左右歲了雙手垂的很低好像拿著什麼東西一樣.

"是個犯人跟著去指認罪犯的…"柳東升開門下了車掀開了車後門"行李放後邊吧你們爺兒倆坐後排…"

"犯人?"一聽是犯人張國忠眼中閃過一絲警覺"柳大哥我坐他後邊要是他敢逃跑我就把他按住."

"呵呵沒必要…"柳東升一笑"他判的十年還有十個月就刑滿釋放了這時候逃跑的是傻子…"

走1o4國道到濟南也就四百公里最多但因為國道上貨車多度起不來所以到濟南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一路上張國忠一直在偷偷觀察這個所謂的犯人只見其並沒穿囚服而是穿了一件淺灰色的體恤衫一條藍褲子手上戴的也並非是那種手鐲搬的手銬子而是一種以前從來沒見過的"隱形手銬"整個手銬也就有公共汽車票那麼大只銬兩個大拇指.看來柳東升還是很照顧犯人的面子的.

都山東人熱這次張國忠可算親身感受了一把『責接待柳東升的是一個派出所的所長姓裴外號裴大肚其實這個人肚子也算不上大不知道怎麼落了這麼個外號把犯人張健安頓好以後裴所長帶上幾個手下直接把柳東升一行人拉到了飯館直到喝上酒張國忠才知道了"裴大肚"這個外號的來源——山東人陪客人喝酒很有講究分"主陪"和"副陪"後邊還有"三陪","四陪"等候補陪酒員若干主陪趴下副陪上副陪趴下三陪上反正是不把客人喝倒誓不罷休.酒桌上任何事都可以成為敬酒理由甚至主陪被喝趴下了副陪升任主陪的時候也要以自己"升官"為由敬客人酒在張國忠看來眼前這個裴所長仿佛天生就是為陪酒而生的喝到最後包括柳東升在內的所有人都已經開始胡八道了唯獨這個裴大肚還是精神頭不減敢"大肚"這個外號是指喝酒…

"這次的案子忒怪!"每人平均喝了一斤白酒以後裴所長開始分析案"我跟文物局的打聽過盜墓的一半最少倆人其余的可能跑了…"

"嗯…然後呢…?"柳東升被灌了差不多一斤半都開始上海話了…

"抓住這個就跟牲口一樣動不動就咬人現在醫院下班了明天帶你們過去…要是你們要抓的人就帶走不是就在本地處理…"

"爸…人家分析案呢…"張毅城沒喝酒就喝了點飲料此刻一個勁的捅張國忠但基本上沒什麼反應.

"毅城…你聽好了就行…明天轉告你爸…"柳東升強打精神道.

"哦?伙子你是這位同志的兒子啊…?"裴所長一直以為張國忠也是警察.

"嗯還有什麼奇怪的況您跟我吧我爸和柳叔叔可能不行了…"張毅城道.

"行!唉呀…這個事來話長啊!"看來這裴所長多少也有點高"雙塔山可不是一般地方!"

"這話怎麼?"張毅城問道.

"雙塔山底下有個雙塔村在雙塔村西古道邊上曾有一塊古石碑大概內容是不讓人在山上動土動土就倒黴啊!當地老百姓稱這石碑為"封山碑"那邊還傳了不少邪乎事這次這個盜墓賊就是在雙塔山被抓住的出了這種事底下村里更是傳啥的都有…"裴所長拍了拍肚子拿起酒杯"來柳大哥張大哥為犯人伏法干杯!"

"哎…"柳東升也快哭了剛才是"為犯人落網干杯","為犯人歸案干杯"現在是"為犯人伏法干杯"同一件事換了三個詞干了三次杯…這中國話里近義詞怎麼這麼多啊…

"老百姓都傳什麼了?"張毅城對這種八卦新聞倒挺感興趣.

"伙子這事講給你你就當個笑話聽別當了真了…"裴所長一撇嘴"來柳大哥張大哥咱們為犯人就擒再干最後一杯…"

按裴所長的法雙塔山被老百姓稱為"寶山"因為傳山里埋的全是寶貝曆朝曆代不少盜墓賊關顧過這里據傳也有真正挖到過寶貝的但相比之下瘋的死的倒是更多所以到清朝以後指望雙塔山財的盜墓賊也沒多少了.解放後不少文物工作者也勘查過這里同樣沒什麼現.不知道這次的盜墓賊為什麼來挖雙塔山.

被抓住的這個盜墓賊是早上幾個上山的農民現的當時這人就跟瘋子一樣見人就抓就咬最後還是出動了武警才將其制服的.從其身上攜帶的作案工具分析盜掘作案的工作量似乎很大但抓獲盜墓賊的地點附近卻沒有任何被盜掘的痕跡.

根據裴所長的分析這次抓住的盜墓賊很可能是在實施一次有目的的犯罪很可能他們事先得到了什麼准確的消息或是找到了一些文物隱藏地點的信息為了搶在盜墓賊之前找到並搶救文物目前山東警方正在全力追捕其余的嫌犯…

"被抓住的這個人很關鍵啊他要是能交代線索破案就容易多了…"裴所長道"但大夫這個人並不是蓄意裝瘋賣傻!好像生理指標卻實比較異常…"

上篇:第四十一章 水落石出     下篇:第四十二章 盜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