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四十三章 剔骨案  
   
第四十三章 剔骨案

打開門一看張國忠也是一愣只見柳東升滿臉堆笑的站在最前頭身後還跟著三四個人個個臉色比茄子還難看.

"老張辦案可不是一個人辦你看我這幾個兄弟…"柳東升指了指身後的幾個人"跟我一樣神經衰弱都想讓你拿那個偏方給看看…"一邊柳東升一邊沖張國忠擠眉弄眼張國忠也不傻直接把這幾個人讓進了院里.借著太陽張國忠連紙人都沒用就把這幾個人身上的"盜魘"處理了(盜魘本身不是什麼厲害東西單獨的魂或魄很脆弱給柳東升看病的時候因為是晚上才不得不用紙人).

"柳大哥你們是不是辦了什麼邪門的案子了?"張國忠繼續昨晚的問題因為時間富余張國忠干脆就把"盜魘"的前前後後和柳東升講了一遍.經曆過文物案的洗禮以後柳東升的觀念也改變了不少什麼事懂不懂放一邊先信著再啊所以聽張國忠講完"盜魘"的成因後也是眉頭緊鎖"不應該啊沒去過山里啊…更沒去過什麼古墓啊…對了老張前幾年我辦過一個文物案是不是文物上帶的過潛伏期了?"

"那東西沒有潛伏期!你當是狂犬病呐?"碰上這麼個不開竅的張國忠也沒轍"雖然明朝那個鄭道士認為這東西與古墓有關但不一定非得有古墓!不定是那幫被山洪埋了的村民呢…你想想有沒有什麼命案死的比較慘的…"

"有!死的慘的可有的是!"一提受害人的死相柳東升來勁了"我手頭一共有三個案子都夠棘手!第一個是一家測量公司在測量一處高層建築樓頂水箱壁厚的時候現水箱內有一具尸體已經泡到沒法打撈了!腦袋比籃球還大!法醫估計浸泡時間在一年以上!這個夠慘吧?"

"水里…聚陰…高層建築…高層…純陽…"張國忠一個勁的嘀咕"還有沒?"

"還有一宗器官盜竊案!"柳東升道"受害人的腎和肝在活著的時候被強行割除!這在全國都比較罕見已經引起部里的重視了!"

"盜竊器官?"張國忠也聽的有點慎"另外那個呢?"

"剔骨案!"柳東升道"連法醫都感覺別扭的案子!"

"怎麼個剔法?"張國忠一皺眉.

"尸體全身骨骼不翼而飛啊!"柳東升的表一個勁的扭曲"連法醫都覺得惡心除了頭骨還在以外脊椎,骨盆,手腳骨骼都沒了!而且尸體破壞並不嚴重老遠看上去跟普通尸體沒什麼區別但卻是癟的最棘手的就是這個案子別抓凶手現在連作案動機都沒法確定啊!割器官的多少是為了賣錢剔一堆人骨頭走想干嘛啊?現在只能暫定為仇殺但句實話我見過的仇殺多了還真沒見過這麼尋仇的!"

"法醫能不能確定是活著剔的還是死了剔的?"雖惡心但張國忠覺得這三件案子中最有可能與"盜魘"有關的就是這個剔骨案.

"這…有什麼區別嗎?"柳東升無法想象活著剔人骨頭是什麼滋味只覺得頭皮麻"就算是活著剔恐怕剔不了幾下這人就完了吧?"

"區別很大…"張國忠實在懶得跟柳東升解釋所謂的怨氣問題了"這兩天我正好沒事柳大哥你能不能帶我去事地點看看?"此刻張國忠的想法也很簡單"盜魘"是一種比較罕見的現象看著書上總寫這任掌教有什麼心得那任掌教有什麼現的如果自己能借著這次機會把"盜魘"的問題搞清楚那也不白當一回掌教啊多少能給後人們留下點東西不是?

"行!"一聽張國忠想去柳東升也挺高興上次的文物案兒子尚且那麼英勇如今換老子上了豈不是馬到成功?

案地點在市郊一個叫十六旗的地方距離大寺鎮不遠.在距離公路大概一二百米遠的一條排水溝旁邊柳東升吐了車."這是旗制藥廠的排水溝尸體就是在這現的!"

"哦…"張國忠走下車看了看周圍的地形只見排水溝兩邊一律是一馬平川的大野地即沒有莊家又沒有建築排水溝一直通到外環線旁邊的一條河里溝里的水基本上是靜止的但顏色仿佛不太正似乎有些汙染.

"當時尸體被裝在麻袋里!是一個來這里割草的老鄉現的!…真是要了我的命了一個死了一年的一個沒內髒的一個沒骨頭的這案子讓我怎麼破…"柳東升邊用手比劃距離邊抱怨.

"你們知道死這人生前是干嘛的麼?"張國忠本想看看事地點周圍有沒有類似于山的建築什麼假山啦,樓房啦煤堆什麼的但現在看來似乎沒什麼可疑的地方只能從死者生前的職業下手了倘若也是個殺人無數的歹徒結的孽怨太多興許會出現惡鬼索命*的現象不定與盜魘有關呢.

"不但沒骨頭…也沒衣服!"柳東升無奈到"愁就愁在這了里外都沒有!身份沒法確定!況且尸體現時已經嚴重腐爛根本就沒法辨認只能先進行相貌複原再從全國的失蹤人口里挨個核對!大海撈針啊!唉…"

"來這的民警都跟你一樣'神經衰弱’了?"張國忠問道.

"也不是外圍的幾個沒事就我們幾個有事更怪的是法醫也沒事!該吃吃該喝喝睡的比誰都香!"

"尸體還在不在?"張國忠問道.

"已經…火化了!"柳東升搖頭道"開始是想冷凍的但現的時候腐爛太嚴重了只能火化!不過被害人的頭骨應該還在!請專家複原死者相貌得用那個!"

"唉!"張國忠蹲在水溝邊上長歎一口氣"你們手腳可真夠麻利的…"

"頭骨!有頭骨行麼?我現在就去問!"柳東升扔抱著一線消心哪怕這個親家爹能看出點罪犯的殺人動機也行啊…

"哎…行吧…"張國忠站起身"不過我可不敢保證能有什麼現…既然罪犯留著頭骨沒拿走證明他要頭骨沒什麼用啊…"

用車載電台和局里聯系後柳東升得知死者頭骨已經被送去北京做複原處理了無奈只能先開車把張國忠送回家並約定等頭骨被送回來再當然張國忠並沒拒絕.

一周後就在張國忠准備開車帶老婆孩子去北戴河旅游的時候柳東升的電話又追到了"頭骨送回來了?"實話張國忠多少有點不耐煩畢竟自己從來沒帶家里人出去玩過好不容易有一次機會"柳大哥我這兩天有點事能不能過兩天過去?"

"不!老張不是頭骨的事!"電話里柳東升好像還有點著急"其他骨頭找到了!"

"什麼?"張國忠頓時一愣"找到了?在哪找到的?"實話張國忠關心的還是骨骸周圍的環境不論罪犯是故意制造"盜魘"還是純屬巧合想查清這東西的真相就必須弄清環境.

"垃圾箱!"柳東升道"橋那邊一個撿破爛的報的案他在垃圾箱里現了一大堆被錫紙包著的東西打開一看是人骨頭差點嚇死現在東西在橋分局那邊呢我們這邊法醫已經過去了據那些骨骼應該就是剔骨案被害人的骨骼血型一樣但還需要dna鑒定不過估計已經八九不離十了!還有據還挺怪的骨頭上好像有什麼鋸齒電話里支支吾吾的也不清!我准備現在就過去!你要是也過去我就開車接你一趟!"

"這…"一聽這消息張國忠也猶豫了轉頭看了看正在收拾東西的李二丫"我親愛的咱商量點事兒行麼…?"

"什麼?"聽張國忠這麼一李二丫也是一愣結婚這麼多年了老頭子還是頭一次這麼稱呼自己.

"北戴河…咱下禮拜去行麼…?你看毅城這暑假還長著呢咱也不差這幾天…"還沒等把話完張國忠忽然感覺一條毛巾被朝著面門惡狠狠的砸了過來…

————————————

注解*:

惡鬼索命:惡鬼沖他人身索其性命這種現象並不常見但也有.一個人的身體能承受六魂十四魄也就是兩套魂魄倘若這兩套魂魄都為同一個目的沖了同一個人的身子這種現象茅山術則稱之為惡鬼索命雖理論上是可行的但現實中的真實案例卻非常罕見與一般"撞客"不同的是鬧撞客的人身體里也有兩套魂魄但其中有一套是自己的所以鬧撞客的人有病的時候但也有正常的時候而被惡鬼索命也就是被兩套魂魄沖身的人其本人的魂魄會被沖出自身身體也就是其身上的兩套魂魄都是別人的這種人沒有一刻是正常的而且也要比一般的撞客難對付得多.

上篇:第四十二章 盜魘     下篇:第四十四章 盤龍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