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四十八章《天荒衍典》  
   
第四十八章《天荒衍典》

一個人呆在孫大鵬家里對于玩慣了電子游戲的張毅城來算得上是有生以來最嚴酷的煎熬了別是電子游戲這屋里連個電視機都沒有就有一個破收音機貌似還是壞的嘰里呱啦什麼都聽不清好像唯一能正常工作的家用電器就是房頂上的電燈泡了眼看天色漸暗張毅城開始滿屋子的尋找開關可直到天黑得什麼都看不見了也沒找到開關在哪把張毅城差點郁悶死.

要這山里夏天的晚上城市人肯定不適應晝夜溫差很大雖白天還三十多度熱的人冒汗但一到晚上天卻涼下來了把個張毅城凍的直打哆嗦雖有心把被子蓋上吧可拿起床上的毯子聞了聞味兒後還是放棄了就這麼百無聊賴的在床上直坐到快十一點外邊才傳來一陣沙沙的腳步聲.

"可算把這頓夜宵吃完了…"張毅成一萬個沒好氣心等這子回來可得好好治治他可沒想到這串腳步聲竟然從孫大鵬家的房山邊上越了過去直奔房後.

"誰!?"張毅城下意識的趴到了窗戶邊上月光下只見一個黑影鬼鬼祟祟的走到了孫大鵬家後面那間房子的窗戶下面拉開窗戶翻了進去.

"莫非是壞人又回來了!?"來的時候張毅城聽朱講過案的古住在孫大鵬家房後的周文強好像是公安局要抓的嫌疑犯而孫大鵬也反應此人也回來過莫非今天讓自己趕上了?想到這里張毅城揉了揉眼睛開始目不轉睛的盯著後排房子的動靜.

讓張毅城沒想到的是黑影翻入後排房的窗戶後並沒開燈而是在里面呆了大概五六分鍾後又出來了手里多了一團黑糊糊的東西也看不清到底是什麼.雖張毅城沒怎麼深入的學過武術但從此人跳窗戶的身手看功夫恐怕不在大爺(老劉頭)和父親之下.

"到底是干什麼的?"張毅城一陣納悶從孫大鵬家的經濟狀況分析住他家房後的人家恐怕也富不到哪去應該不會吸引如此本領高強的偷光顧的而按孫大鵬的法如果真是壞蛋回來的話應該是兩個人才對而且理論上講這兩個人都應該有房子鑰匙不應該翻窗戶啊…

這時黑影又鬼鬼祟祟的走了而走的方向並不是出村的方向而是上山的方向."壞了…老爹還在山上呢…"一看這人好像要上山張毅城不禁一陣擔心萬一這人真是周文強或者其領回家的人沒准也會去那個石柱子那此人既然是公安局通緝的嫌疑犯肯定殺人不眨眼這黑燈瞎火的萬一偷襲老爹怎麼辦?

"孫大鵬這種二百五都有膽量跟蹤壞蛋我為什麼不行…?"想到這張毅城拉開包拿了個手電一把捏過鷂子也想去跟蹤可不拿鳥還沒什麼這一拿鳥著實把張毅城嚇了一跳只見剛才還啥事沒有的鷂子此時渾身羽毛豎立好像正在抖.

"怎麼回事!?"張毅城解開拴著鷂子腿的線繩用手捏過鷂子一把遍拋向了空中可沒想到這鷂子撲楞了兩下翅膀又落在了張毅城手里"這個沒出息的什麼玩藝嚇成這樣啊…莫非剛才那個人從屋里拿出來的東西有古怪?"雖心里納悶但對于鷂子的此種表現張毅城可是很重視本來想拿著手電就走的但此刻為閉起見把自己的"百寶囊"又背上了雖背著這堆東西爬山累點吧但里頭對付活人死人的東西都有萬一有什麼握也不至于抓瞎啊…

按下山時的記憶張毅城摸著黑一路跑又來到了上山所必經的路口不出所料抬頭望去半山腰好像確實有手電光在閃看手電的顏色絕對不是張國忠(張國忠用的是秦戈給的美國軍用手電光是白的)."果然是壞人…爬的還真夠快的…"這一來張毅城還真有點害怕了自己只不過收拾了一下包這麼會功夫這位翻窗戶的便已經爬到半山腰了看來憑自己的體力想在此人之前通知老爹是不可能了不過轉念一想自己老爹也不是傻子大老遠看有手電光過來難道還不知道躲躲?想到這張毅城便開始邊爬山邊琢磨起了可能生的況與應對的方法…

與此同時山上.

從孫大鵬家拿著工具張國忠直奔北邊的石柱子(細長的)等走到地方天就已經快黑了而鑿開這個石柱子的作業難度要遠張國忠的想想堵住裂縫的那些硬邦邦的填充物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材料硬度似乎要遠水泥用鑿子足足鑿了三四個鍾頭才勉強鑿穿一個一指寬的縫隙原來這層填充物還挺厚少一尺半.

此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了張國忠只得拿起手電順著剛剛鑿開的縫隙往里照好在這美國手電的亮度絕對是厲害雖縫隙不大但憑著這種近似于閃光燈的強光柱子內部的況還是能看清個大概.

"他娘的…這到底是什麼玩意…"順著手電的光束只見石柱子內部也是空心的與南邊那個粗柱子差不多這個石柱子的內部空間也是紡錘狀的四壁也是刻滿了怪異的銘文在"紡錘"的正中心有一條豎直的石樁大概有成年人的臂粗細雖表面還算細膩但絕不像是近代工業機器打磨的產物鐵條上豎直的固定著一排整齊的蛇骨是蛇骨其實應該是一條"干蛇"從干化的程度看死的時間應該不算很長但也絕不止一天兩天."怪了…真他娘的怪…"關掉手電張國忠的眉頭頓時皺成了一個疙瘩按理這里這個柱子應該是山里的正陰位虯褫雖為活物但蛇這種動物本身就喜陰即使在現代生物學中蛇也被定義為"冷血動物"況且修仙的蛇又屬孽畜屬陰更應當多一些即使是被釘在這正陰位也應該是如魚得水輕易是死不了的就算死了在這正陰的地方也不應該成"蛇干"而南邊的柱子是正陽位虯褫被定在那個柱子里簡直就如同魚上了岸一樣應該會很快死去而且會很快干化按照正常的理論分析應該是南邊那個柱子里的虯褫成干尸而北邊這個柱子的蛇是活的才對怎麼此刻反過來了?

"莫非是我把陰陽弄反了?"張國忠關上手電仔細的回憶了一下白天觀看的山體走勢但越回憶越覺得沒錯南邊就是正陽位北邊就是正陰位."莫非是那個周文強和他帶來那個人給弄的?"想到這張國忠心里忽然湧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當初師傅馬真人曾經給自己講過這麼一個真實的故事:北宋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金國大將粘罕率軍自孟津(河南省西部黃河南岸屬洛陽市)南渡黃河並于次月攻陷開封欽宗趙桓南逃北宋由此宣告滅亡.

當時北宋的河北西路提點刑獄名叫劉豫(宋高宗建炎二年即公元1128年任知濟南府金兵圍城殺勇將關勝而降.)此人是中國曆史上與溫韜齊名的盜墓賊早在金兵南下之初即棄職降金並于高宗建炎四年被金國扶植為傀儡皇帝國號大齊並建都大名(今河北大名).

雖是個傀儡皇帝兵權基本沒有但畢竟也是個皇帝天天一幫人對著自己磕頭作揖的這劉豫也算過了一把皇帝癮.不過這癮可不是白過的每年劉豫都必須向金國繳納大量的"歲貢"數量之大按現在的話應該叫"天文數字"了據傳大齊立國之初每年須要向金國上繳的年貢僅黃金便需一萬五千斤白銀五萬斤另外還有數以十萬計的布匹,糧食,牲畜等其他東西這個數字比起當年北宋給契丹的"歲貢"還要翻上好幾倍當時兵荒馬亂老百姓民不聊生加之天災連綿土地欠收從活人身上刮錢顯然已經不大現實了所以這劉豫便學著董卓,曹操,溫韜等前輩的樣子索性把黑手伸向了死人.

和曹操設立摸金校尉,丘中郎將等官職一樣劉豫在自己的手下設立了"淘沙官"這個職位專門負責盜墓塚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其甚至把自己的兒子也拉下了水因為手里沒什麼兵權人手有限所以劉豫便與攻陷開封的金國大將粘罕牽上了線二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粘罕出人劉豫出方案背罵名這個"合資"的盜墓團伙由此便步入了正軌按現代電影的台詞來"背黑鍋我來送死你去"這個劉豫也算是"引進外資"第一人了.

資金,人員都到位後再往下就是"項目"問題了.

在當時劉豫手下有一位狗頭軍師叫李萬杉字宏通號左良仙翁曾是全真祖師馬丹陽的門生後因偷行"逆法"被逐出師門和元末降教的創始人洛有昌一樣這個李萬杉被逐出師門後不但不思悔改反而變本加厲雖沒像洛有昌一樣專門創立邪教作*犯科吧但也自創了一套損陰喪德的法術名曰《天荒衍典》這種邪術和降術不大一樣並非是針對某個人的法術而是專門針對陰陽走勢的法術.

在茅山術中有一種更改陰陽的陣法叫"青龍赤血陣"這本是往代先人明用以治服怨孽的陣法但這種陣法受材料與環境的限制比較嚴重而且布陣以後時限很短而《天荒衍典》便是由此種陣法的原理出整理研異出的一套更改陰陽的方法大薈萃其中大多數法術屬"逆天折壽"的范疇少則一年半載多則當場壽終更不乏一些需要"團隊作業"的浩大工程總而之這是絕對是一套"損人而不利己"的法術薈萃.

按師父馬真人的法這個李萬杉應該是個天才只可惜其聰明才智沒有用在正道上.就如同現代那些執迷于編寫計算機病毒,搞黑客攻擊的電腦天才一樣總是喜歡以搞破壞的方式來炫耀自己的才能這種人對是非的分辨能力往往比普通人差只要能讓其才能找到用武之地哪怕是作*犯科其也會樂此不柒種人的才能一旦被壞人利用後患絕對是無窮的李萬杉便是如此雖然其明的這套更改陰陽的陣法術術在正道上看似意義不大但在劉豫眼中這可是不可多得的寶貝劉豫腦袋里想的是什麼?盜墓啊!機關暗道對于大多數的王陵帝塚而至多算是"入門級"的防護措施在劉豫,粘罕所組織的如此正規,龐大的盜墓軍團看來簡直是不足掛齒對于大陵大墓而最讓劉豫頭疼的還是那些防盜的墓局陣法不過這些墓局陣法都是依據陰陽走勢而揮作用的包括唐代盛行的招牌陣法"鏨龍陣"但倘若陰陽走勢變了這些邪門陣法還能揮作用麼?縱使是武則天的乾陵雖陣路複雜我來個快刀斬亂麻更改了陰陽無異于給你拉閘斷電你那些陣法還能有效果…?

上篇:第四十七章 南北雙石     下篇:第四十九章 異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