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五十二章 莫名康複  
   
第五十二章 莫名康複

"不是…我不是警察…!"張國忠趕忙回答道"我一個朋友著了道了我過來幫著看看…"張國忠也不傻別自己真不是警察就算是警察也不能承認啊眼下命可在別人手里攥著呢錯一句話沒准腦袋就搬家了…

"著什麼道了!?!!"身後的啞嗓子還就開始刨根問底了問話的同時張國忠只覺得身後的哥們仿佛是蹲下了似乎是注意到了自己腰里的巨闕燼撩開自己的衣服想把巨闕姜下來.

"跟我一樣…"張國忠指了指自己的腿"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想救人而已…這位大哥你要錢我有求你別拿那把劍好麼?那是我師傅留給我的唯一紀念我錢包就在左邊褲口袋里您高抬貴手把劍留下吧…"要挨過窮日子的人就是不一樣雖此刻命都難保了但這張國忠竟然還想編謊把劍留下簡直就是農意識的集中體現別看老劉頭表面上要比這個師弟貪的多但此時此刻要是換成老劉頭絕對是除了命以外要什麼給什麼…

"你師傅…是趙慶云!!??"聽完張國忠這句瞎話啞嗓子似乎突然間被激怒了張國忠只感覺架在脖子上的劍刃嗖的一下被抽了回去想必下一個動作就要砍了…

"等一下!!等等!"張國忠一聲大叫心里一個勁的喊倒黴心本來想編個瞎話糊弄糊弄沒想到撞了槍口了…"別動手!我騙你的騙你的我師傅姓馬…!"

"馬什麼…?"後邊的啞嗓似乎還挺好騙什麼信什麼.

"馬淳一我師傅叫馬淳一這把劍是我撿的但這是吃飯的家伙啊大哥您高抬貴手…"

"馬…淳一?"聽見馬淳一這三個字後面這位的態度似乎有點緩和但立刻又開始激動:"馬淳一怎麼會收你這麼沒出息的徒弟!?貪生怕死!"

"這次是…真的…"張國忠感覺剛才的劍刃此刻又架在了自己脖子上"我腰里有塊玉佩就是我師傅留給我的你要真認識我師傅想必也認識那個…"

聽完張國忠的話啞嗓子似乎猶豫了片刻還真在張國忠腰里找了起來不一會張國忠便感覺腰里拴玉佩的部位被砰的拽了一下"我真沒別的目的我…就是想救人而已…"

"嗯…"啞嗓子嗯了一聲約麼有半分鍾沒話就在這時候忽然間頭頂上傳來喳的一聲鷂子叫隨著這一聲叫張國忠頓時感覺身後的啞嗓子咚咚咚的往後退了好幾步從腳步聲的凌亂程度分析應該是受到了不的驚嚇還沒等張國忠反應過來便感覺有一股嗆鼻子的粉末忽然從天而降緊接著身後便是斯拉一道閃光就好像照相機的閃光燈一樣"毅城你來干嘛!?"對于身後生的一切張國中的第一反應就是張毅城趴在地上張國忠真是後悔的腸子都清了腦袋一熱帶這麼個活寶來真是不夠他闖禍的本來這位大哥基本已經被自己忽悠住了這倒黴孩子偏偏來這麼一手這不是找死嗎…!?

"毅城快…"跑字還沒出口張國中忽然聞見了一股糊味兒緊接著便是一股痛徹心肺的灼痛"啊…!"此刻張國忠也顧不得後邊這位了壯著膽兒回頭一看原來自己的後背已經燒著了火光中只見一個黑影噌的一下躥入了周文強家的院子.

"這倒黴孩子…弄的什麼玩意這是…"張國忠一咬牙就地打起了滾把後背的火壓滅之後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也躥到了院牆的底下"哎?能動了…?"到了院牆底下後張國忠才反應過來經過剛才這一燒自己的腿竟然能動了…

"毅城!!"翻進院子後張國忠一邊觀察院里的動靜一邊喊張毅城的名字剛准備抬腳踹房門忽然聽見房頂上有人"噓"了一聲"爸剛才那人是誰啊…?"

"你個王八蛋!活膩了你!他人呢!?"張國忠這次真是有點生氣了雖兒子的做法初衷是為了救自己但畢竟太握了.

"跑了…!"張毅城撲通一下從房頂上跳了下來"從廚房里拿了一袋子東西然後往上山的方向跑了…"

"你活膩了!!"張國忠真恨不得給兒子一巴掌但手舉了半天就是沒舍得往下落.

"我也不想啊!我聽你們聊了半天但這個鳥忽然叫我一看要壞事才迫不得已點火的!"張毅城也一臉冤枉"爸那個人太怪了!"

"有什麼怪的?"張國忠道.

"你知道他怎麼看你那個玉佩嗎?"張毅城的表顯得極為詭異.

"怎麼看?"

"這樣…!"張毅城伸出了舌頭像狗一樣的"哈啦"了半天"開始我以為他在舔這也不足為怪我大爺有的人鑒定玉就是靠舔但後來我看明白了他的舌頭根本就沒挨著玉佩而是隔著幾厘米舔動作是在舔但舌頭不碰玉佩!"

"這他娘的…什麼毛病呢…?哎呀!玉佩!!"張國忠剛想坐下仔細琢磨琢磨忽然想起玉佩被那個啞嗓從腰里拽走了雖那不是什麼值錢的玉但畢竟是掌教的信物啊…

翻出院子後張國忠一顆心可算是放下了只見玉佩好端端的擺在地上旁邊還有一團燒焦了的油棉紗…

"爸我跟你那些火藥少有半斤多啊我剝了足足一天呢!過年那陣五十響一個的麻雷子*我剝了得有十掛…"回到孫大鵬家後張毅城開始跟父親表功原來張國忠潛伏到周文強家院子側面後從孫大鵬家的角度便看不見了張毅城起初並沒覺得有多握但沒想到父親剛剛從自己視角消失黑衣人便也從牆頭跳了出去落地的地方應該就在張國忠身後此時張毅城再也坐不住了便拿起鷂子偷偷的從周文強家另一端的院牆爬上了房頂.

起初張毅城想揭一片瓦直接把這位啞嗓哥們一板磚拍在當場的但一來怕弄出聲音暴露目標二來看這位大叔實在是怪的可以不像是一板磚能拍的死的加上父親貌似已經將其穩住了便沒動手但為了以防萬一張毅城還是從包里掏出了滿滿一罐頭瓶子火藥並且准備好了打火機和棉紗以備不測.

讓張毅城沒想到的是就在這位啞嗓大叔拿著張國忠玉佩"舔"的正帶勁的時候身邊的鷂子忽然叫了一聲這一聲不止是把下面的"啞嗓"嚇了一跳更是把張毅城自己也嚇的不輕一看下面這位大叔被驚動了張毅城一不做二不休便把這一大瓶子火藥都倒了下去緊跟著點燃了棉紗引燃火藥正當張毅城揭下兩片瓦准備居高臨下實施第二輪攻擊的時候卻現這位大俠已經像猴子般的竄進了院里從廚房拿了包東西後身上冒著火苗子就跑了.

"爸剛才你趴的地上一動不動怎麼了?"張毅城忽然問道.

"著了長蟲的道了…"張國忠雙眉緊鎖"怪真他娘的怪你燒這一下子我就好了按理…沒可能啊…你又沒燒長蟲…"

"是啊…"張毅城也覺得這事不簡單"你前腳過去那人後腳就跟出來了但我在房頂上呆了半天他竟然沒現我…而且…而且他好像很怕鷂子叫!"

"怕鷂子叫?"張國忠也想起來了剛才自己開慧的時候這人竟然能毫無聲息的走到自己背後可見此人功夫不錯而鷂子一叫這人腳底下竟然出了咚咚咚的聲響顯然是亂了方寸了雖一般人冷不丁聽這東西一叫也能嚇一跳但絕對不至于嚇成這樣叫的再響畢竟也只是只鳥又不是老虎…

"還有!他那個奇怪的舔玉佩的姿勢…"張毅城道"跟個狗似的正常人哪有那麼鑒別玉佩的?我懷疑這個人可能有神經病!"

"嗯…"張國忠此時也迷糊了要這人認識自己師傅這倒不奇怪但當時自己騙他巨闕劍是師傅傳的那人便認為自己是什麼趙慶云的徒弟好像還挺激動這劍是從霧靈山趙昆成父親的尸上撿來的莫非趙昆成的老爹叫趙慶云?那人當初把趙昆成扔在香港的孤兒院明其一直生活在香港莫非這位啞嗓大哥跟他還有接觸?也去過香港?這麼的話這人至少七十多歲了啊但聽聲音卻一點也不像雖啞點吧但聽上去至多也就四十歲出頭莫非是其父輩和趙昆成他爹有仇?

正琢磨著門外忽然傳來一陣亂糟糟的話聲沒半分鍾的工夫兩個壯漢子便把前去報警的孫大鵬架進了屋"哎?你們干嘛的?"看見張國忠父子兩個壯漢子不由得一愣.

"我…噢我是他師傅…"張國忠趕忙站了起來"他這是…怎麼了?"

"哦…這子也能拜著您這樣的師傅啊…?"一個光膀子的壯漢把孫大鵬放在了床上伸手擰了兩圈燈泡屋里頓時亮了這一下差點把張毅城氣死這電燈開關自己找了一宿也沒找到剛才給老爹洗眼的時候因為要監視周文強家也沒問原來這個燈壓根就沒開關緊兩扣就能亮…

——————

注解*:

麻雷子:泛指點燃一個便能把整個住宅區的轎車報警器全部震響的違禁爆竹.

上篇:第五十一章 啞嗓子     下篇:第一章 應天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