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二章 貴人  
   
第二章 貴人

茅山後裔不死傳第一部廖氏迷冤第二章貴人大力金剛掌

呵?你子爹媽花錢供你上學念書你倒跟人家閨女搞起對象來了…"老劉頭愛開玩笑的毛病又來了"這事你爹媽知道不?"

一提到爹媽廖若遠一抿嘴深深吸可口氣眼圈仿佛有點泛"劉先生實不相瞞我父母已經…不在了…!"

"厄…"老劉頭臉也一真恨不得抽自己倆嘴巴跟人家孩子第一次接觸就揭了人家的傷疤了你這張臭嘴除了大糞噴不出來還有什麼噴不出來的?"哎喲廖少爺對不起對不起我真不知道…"老劉頭一個勁的賠不是心里也在納悶看著廖若遠也就二十啷當歲爹媽想必也不會太老啊怎麼都不在了呢?莫非是什麼以外?

"沒關系…"廖若遠正了正眼睛"劉先生……"劉先生這次我請你來就是想查清我父母的死因找出凶手讓他們在九泉之下得以安息!"

"這……"老劉頭心里一陣郁悶後悔當初求蘭亭序心切也沒問幫忙干嘛就先把事應下來了理論上講命案這種事應該找警察啊更何況廖若遠的父母生前不住香港就是住英國這人生地不熟的讓自己一個糟老頭子去調查命案這不是開國際玩笑麼.

"怎麼?劉先生你後悔了?"廖若遠察觀色的本事遠遠出了老劉頭的預料.

"哦……不不……不是後悔廖少爺我雖然不知道令堂因何早逝但我覺得這種人命官司應該歸警察管啊我一個大陸人在這香港人生地不熟的就算我有心調查也多有不便啊……"

"不……劉先生.他們就是在大陸出的事!"廖若遠道"劉先生.我相信既然你們有本事能讓半個世紀前的塵封迷案重見天日就有能力為我父母討個公道!"到這廖若遠的語氣仿佛有點激動.

"唉廖少爺°有所不知我們之所以能吧那些陳年舊事都翻出來除了機緣巧合以外靠的全市人家孫家少爺頭五年的調查啊!五年啊廖少爺←個東南亞他都轉悠遍了才扒拉出那麼一點點的蛛絲馬跡.而且人家干的就是考古.對那些舊社會留下來的傳也好是文獻也好分析地比公安局還到位!人家早就把真相查出來了我們做的僅是搜集足夠的證據而已!廖少爺我不知道你對于你父母的死知道多少?"

"我也知道真相!"廖若遠目光里隱隱透出了一絲凶狠.

"那你看!"老劉頭眯縫著眼聽著.

"這件事來話長……"廖若遠從口袋里拿出一支煙點上了"當年我爺爺把家產分成了兩份一份給我大伯一份給我父親.我父親的那份比我大伯的那份要多!"

"哎?"老劉頭一臉的驚愕"你懷疑七爺!?"

"不!大伯是好人應該不會打我父親地主意……"廖若遠道"據我大伯當時爺爺有一房姨太太叫梁蘭國門的時候才16歲那時我大伯都已經快三十歲了……"

"恩……有豔福啊……接著!"老劉頭對這名門八卦還挺感興趣.

"在我爺爺65歲的時候梁蘭竟然懷孕了!"廖若遠越越激動老劉頭也聽傻了下意識的看了看65歲還有這本事有錢人保養就是好啊……

"劉先生!你真地覺得這個孩子就是我爺爺的?"廖若遠一皺眉道.

"哎…伙子…這種事可不好哦!"老劉頭都快羨慕死了人家65歲還有這個本事自己從年輕時就開始努力奮斗了幾十年了都沒完成任務啊老天爺呀睜開點眼讓這種奇跡也在自己身上生一次成不?

"劉先生你有所不知……"廖若遠道"你以為我這幾年真地是在英國念書麼?"

"你逃課?"老劉頭笑呵呵道.

"不是逃課那麼簡單……"廖若遠冷冷一笑"劉先生如果你答應幫我就請跟我來一趟!"

兩人鬼鬼祟祟地來到了廖若遠的房間只見廖若遠又和剛才一樣偷偷的往外瞅了一眼確定沒人偷聽之後才把門關上.

"廖少爺這是你家為什麼你跟做賊一樣啊?"老劉頭不解.

"因為我怕大伯……不讓我調查這件事!"廖若遠來到床鋪前從床底下拉出了一個大號的行李箱第一眼看見這個箱子老劉頭臉上就繃不住笑了"這…這密碼鎖…"

"呵呵劉先生眼熟吧?"廖若遠按了幾個密碼箱子啪的一下彈開了"這個箱子完全是機械的沒有你那個箱子那麼先進但鎖是一樣的這種鎖是青青家族公司的全球專利那家瑞士公司的機械按鍵也是青青家族公司供貨地!這個箱子是青青的父親送我的禮物一般人別想弄開!"

"你大伯不讓?"老劉頭皺起了眉頭"這是替自己兄弟洗冤討債為什麼不讓?"

"就因為這個!"廖若遠遞了兩張十二寸的放大照片給老劉頭.

照片上拍的是一個中年婦女和一個男人在湖邊喝茶的景在下張還是這兩個人環境換成了跑馬場再下張海邊再下張豪華游輪上……從畫面的模糊成都看這些照片應該都是那種長焦相機偷*拍的畫面雖然模糊但不難看出這個中年婦女雖然了福但仍然有點風韻猶存的意思年輕時想必有幾分姿色.

"這女的就是梁蘭吧?"

其實不用猜也能想到.

"對!"廖若遠並不意外老劉頭能猜到.

"那這個男的是誰?"老劉頭看了看廖若遠.

"這個人叫戴金雙……"廖若遠歎了口氣"我只知道他叫這個名字其他的就不知道了不過這個人並不重要他們兩個在一起這才是關鍵!"

"這……這有能證明什麼?"老劉頭一抬眼皮看來這個廖若遠比起孫亭可真是差了一截人家孫亭要證明一件事要照片有照片要書信有書信.甚至連日本鬼子的謝罪錄音帶都能弄來這個廖若遠單憑幾張照片就給人定了罪了.理論上講這老頭子和媳婦之間差了至少兩代人家之多是杏出牆了那麼一下牆而以難道這就能成為殺人動機?

"劉先生你有所不知我爺爺立遺囑的時候.我爸爸才14歲根本不懂經營所以我爺爺把所有不動產都留給了大伯而留給父親的幾乎全部是股票和現金!這些股票和現金.在當時來講價值要遠遠出我大伯手里的不動產!而且最關鍵的是.如果要侵吞不動產.需要有一些政府部門中間機構或律師的介入而侵吞現金和股票是不用任何官方手續地!因為當時不太平這些現金偷偷存在瑞士銀行只要有密碼和鑰匙就能取出來"銀行根本就不問你是誰!股票也是不記名的!只認股票不認人!"廖若遠斬釘截鐵道"本來我想把這件事一查到底地但我大伯死活不讓廖家多少也是名門大戶♀種事傳出去好不好聽爺爺也會死不瞑目再者……"

"恩……這個動機到是成立……接著再者什麼……?"實在的老劉頭對這種家族紛爭可真沒什麼興趣.

"再者我大伯認為我父母四的太離奇因為趙昆成害死大哥(指七叔的兒子廖思渠)的事大伯怕我也出握!所以對我花地每一筆錢都要問清來龍去脈在英國時還好但回到香港我反而查不下去了……!"

"怎麼離奇了?"聽到這老劉頭感到事似乎遠不止家族紛爭那麼簡單.

"倘若是一般的謀殺就算凶手跑到天涯海角也會被我廖家究出來我們會采取一切手段以牙還牙!"廖若遠惡狠狠道"但是對于我父母的死即使黑道上的人也束手無策……"

"廖少爺我需要知道整個事地來龍去脈你得把你知道的全告訴我!"老劉頭放下照片表也開始認真起來了"還有你既然對這個戴金雙一無所知那他地名字你是怎麼知道地?"

"是這樣的……梁蘭現在英國定居但這個戴金雙卻住在大陸!平時兩個人書信來往戴金雙每隔兩三個月就會去英國與梁蘭住上一個星期我買通了旅行社的遞送員看了戴金雙訂的回大陸的機票這才知道這個人叫戴金雙!至于他在大陸到底在干些什麼我就不知道了……當時我只能從學費里省錢雇本地地偵探大部分偵探費還是青青幫我付的……"

"哦……"老劉頭一笑看來這子還挺有心眼.

"我從四歲開始就住在姨媽家姨媽很保守所以我的童年並不幸福……"廖若遠微微搖了搖頭開始訴自己的身世……

廖若遠的父親叫廖沖因為在哥哥廖七之前廖老爺子共生過六個兒子但都沒活下來據算命先生這是錢掙地太多善事所的太少所至所以從第六個兒子開始夭折以後廖老爺子終于痛改前非大徹大悟開始花大錢修橋鋪路開粥場沒想到這麼一折騰還真靈已經26歲"高齡"的廖老太太竟然又懷上了(放在舊社會26歲生產已經算高齡了廖老太太16歲就國門了十年間平均每三年就為廖老葉子懷一次孩子雖都是男孩但一個都沒活下來于廖老太太並肩戰斗的還有兩房姨太太但沒有一個孩子出生後能挺到一歲的)這個孩子便是廖七.

廖七出生後廖老爺子高興了沒幾年噩夢就又來了這廖家從此以後還就沒孩子了懷都懷不上了這時算命先生同志又了廖七命克兄妹必須娶一個某年某月某日出生的女子過門方可沖當按舊社會的法這個女子是廖家的貴人(理論上講這種事一般算命先生是不給算的泄露天機的事但架不住廖老爺子有錢啊萬把塊的英鎊往桌子上一拍估計算命先生也就豁出去了……)有她在老廖家便可香火興旺老輩子人都講究這個"多子多福"雖此時廖老爺子都五十多了但還是硬著頭皮頂著輿論壓力又續了一房這一房媳婦便是梁蘭.

梁蘭過門後不久三姨太果然又懷了孕這一胎便是廖若遠的父親廖沖但這梁蘭自己卻沒懷過孕日子一年一年的過雖廖家從沒再有過子嗣但生過兩個兒子這廖老爺子也心滿意足了就在廖老爺子年過花甲所有人都一位大勢已去的時候這梁蘭忽然懷孕了當時雖也有一些風風語但畢竟梁蘭對于廖家的意義非同一般老大廖七可是命克子嗣啊若沒有這房姨太太迸兩個兒子沒准就得掐個你死我活啊所以廖老爺子並未深刻追究孩子到底是誰的孩子生了就生了滿月酒照擺直到有一天廖老爺子感覺自己差不多該到日子了請了個洋律師來立遺囑……

上篇:第一章 應天鎖王     下篇:第三章 勤尸檢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