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七章 縊痕  
   
第七章 縊痕

第二天下午下班張國忠和老劉頭開車來到了分局門口看見柳東升夾著手包已經在門口等了身邊還站了一個滿頭白的民警想必就是柳東升嘴里的那個有名的法醫吧.

求人辦事麼怎麼也得請個象樣點的館子接上人後張國忠開車直奔國民飯店弄的法醫老陳也有點不好意思不就是幫忙看看尸檢報告麼用得著這麼破費嗎...?

飯桌上幾人先是寒暄了一陣老劉頭把案件線索簡單了一遍後把當時那個尸檢報告的複印件遞給了老陳"陳師傅按我和國忠的分析這兩個人被現時死亡時間應該已經過半年了消您能幫著看看以您的經驗這種況該如何解釋."

"頸部有明顯縊痕角膜透明雙瞳等大..."接過驗尸報告念了幾句老陳的眉頭立即就皺起來了"哎!當時的這個法醫...哎...!"

"怎麼了?"看老陳唉聲歎氣的柳東升也納悶"記錄的不詳細?還是違規操作了?"

"沒經驗而已...淨寫些沒用的..."老陳搖搖頭.

"這話怎麼?"張國忠不解這老陳又沒看見尸體怎麼就知道人家沒經驗呢.

"先縊痕是個很籠統的詞彙不論是被人用繩索從後面勒死還是被吊死脖子上都會有縊痕.但這兩種縊痕的深淺,角度,痕跡的長短粗細等等特征都有很大的區別!而一般被人用手掐死的人雖也是窒息卻通常不會有很明顯的痕跡就算有痕賤被繩索勒過的痕跡也完全不一樣如果有明顯縊痕的話那麼死者有可能被人用繩索勒死或者吊死的!"老陳無奈道"現在這個報告上只是寫著有明顯縊痕其他什麼都沒真正的死因都不能確定啊!再有如果凶器不是金屬繩索而是尼龍繩,麻繩甚至線繩之類的東西傷口肯定會留有一些碎屑這一點對調查凶器的來源從而圈定凶手的職業范圍或居住范圍,甚至圈定第一作案現場的范圍都很重要但這份報告里一點都沒提到!干法醫就怕這種含糊其辭的報告很可能會把辦案人員帶進死胡同啊!如果死者的死亡形態是互相掐住對方脖子的話.按縊痕這個特征推斷死者自相殘殺的姿勢很可能是偽造的!"

"這一點我也有懷疑..."老劉頭道"他們的孩子向我透露他們兩口子甜蜜的很不可能自相殘殺但我沒想到這個所謂的'縊痕’能有這麼大的學問..."

"還有就是...報告上沒身體上還有沒有其他傷口尸體的指縫也沒檢查更沒有體液和血液的化驗結果..♀麼重要的細節統統漏掉了!就算家屬不同意解剖難道收集一點體液也不行嗎?"老陳道.

"沒寫...應該明尸體一切正常吧?"張國忠皺眉道.

"不!"老陳斬釘截鐵."如果是被人殺死那麼肯定會有搏斗的儉最少也要有掙紮的儉他們的死亡地點如果是山里的話死者的被勒死的時候手指肯定會不停的亂抓身上多少也會有些擦傷.如果手掌與指縫完好無損切全身無任何傷痕的話那明死者很可能死與被麻醉後或者昏厥期間甚至有可能是中毒失去行動能力後又被勒死的但現在這個報告一無體表細節二無化驗結果寫的跟散文似的基本上和廢紙沒什麼區別啊!"

"您覺得...縊痕是致命傷?"老劉頭問道.

"我只能很有可能!"老陳道."我沒看到那個縊痕究竟什麼樣所以不能確定!"

老陳這番話以後張國忠和老劉頭大眼瞪眼的看了半天一個字也沒出來沒想到這有一搭無一搭的找個專家問了兩句竟然問出這麼多疑點來按老陳這麼一分析廖氏夫婦脖子上的縊痕成了案件的焦點這麼一來老劉頭也納悶了如果那個所謂的"縊痕"真是致命傷的話那很有可能尸體不爛只是偶然況放尸體的地方是聚陰池而已如果他們真碰上了王四照這類懂得擺陣的高手殺兩個人也就是兩刀的事(孫亭拿著槍都差點讓王四照殺死)干嘛非要費那麼大勁把人勒死呢?再有人都殺了為啥要擺陣讓尸不爛還要偽造現場?身上的證件一個都沒碰好象惟恐警察查不出死者身份似的天底下有這麼仁義的凶手嗎?

"我不明白啊..."這是一直沉默的柳東升開口了"如果尸體真的在山里都放了半年了螞蟻咬也咬爛了啊為什麼嘛事都沒有?"

"嘿嘿柳老弟山里有'聚陰池’這麼一聚陰池內不見螻蟻爬蟲..."老劉頭把聚陰池的原理給柳東升簡單講了一遍這樣一來柳東升又開始繼續沉默了(准確的是聽迷糊了).

"對了陳師傅那這兩次尸檢報告之間的區別..."

"這..."老陳也是一個勁的皺眉"其實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科學所不能解釋的問題當年馬王堆漢墓出土的女尸曆經兩千多年尸體不腐很多科學家把原因歸為在其棺材中液體的防腐作用與墓葬環境良好的密封但我看卻未必人的尸體直接埋在土里也會腐爛難道土的空氣會比墓里多?就算把人的尸體直接泡在福爾馬林溶液里過兩千年都會腐爛古代難道有比福爾馬林效果更好的防腐液?馬王堆漢墓埋的只是個官兒太太如果古代真有這麼好的防腐技術.為什麼連皇帝都無耕受一個官兒太太卻用上了?所以我覺得...應該另有原因..."老陳其實也是個好面子的人為了給自己找台階不惜把馬王堆的例子都舉出來了.

"行了國忠現在基本上可以推斷這應該是普通的凶殺不爛只是巧合陳法醫已經把咱們的調查范圍縮的很了..."老劉頭倒是挺會話"過幾天咱們跟廖少爺的同學一接上頭就立即去甘肅搜集點證據.如果真是一般的凶殺就交給公安局處理如果是邪道那咱就先把凶手撂趴下再交給公安局處理現在咱啥也沒看見再怎麼瞎猜也是白搭..."

"對了..♀個是當年那個文物案的死者身體里的東西以及現場現的符咒°看看吧..."柳東升從手包里取出了一個紙袋遞給張國忠里面似乎裝著厚厚一打子照片.

接過照片後張國忠的眉頭又皺起來了"這都是什麼玩意啊..."只見兩種自己從沒見過的圖案被從各種角度拍了個遍圖案上的文字可以確定是殄文但大部分不認識零星有幾個認識的其內容也是驢唇不對馬嘴.另外紙袋里還有一個塑料袋.里面裝著一個玉石的石柱子表面被刻的密密麻麻的但看不清刻的什麼.

"我用顯微鏡觀察過這些文字大體上和那些照片上拍的風格一樣..."老陳道"我也描了其中的幾個也在那堆照片里.太多了都描的話估計描到現在都描不完啊...局里的同志請教過曆史學家他們都不認得..."

翻了幾張照片以後張國忠看到了所謂老陳對著顯微鏡描出來的殄文別看只有短短幾個字但已經可以肯定是"馭鬼樁"了"師兄你看..."張國忠把老陳描的殄文照片遞給了老劉頭"把這個東西放在死人身體里.啥意思?"

接過照片老劉頭也是一個勁的犯嘀咕"想讓死人起尸辦法多的是干嘛費這麼大勁弄這個啊..."碰到玉雕的東西老劉頭還是比較內行的引魂經的經文有幾千字倘若都刻在這麼大個柱子上肯定得找專門搞微雕的藝術家來弄當初趙昆成家財萬貫弄在廖話祖宅的那個"馭鬼樁"尚且比這個大了不止一倍這個凶手也不知道什麼來頭竟然能弄出這麼的東西來..."柳老弟國內搞微雕的行家你應該查查啊..."

"早查過了...!"柳東升道"不查還沒事越差頭越大!"

"為什麼?"張國忠不解.

"國內搞那行的沒幾個人!我們走訪了幾個比較有名的其中一個號稱大師的作品在故宮都展出過一個作品在老外那能賣幾十萬你猜他看了這東西什麼?"柳東升的眉頭皺的就跟包子一樣"他他沒這手藝!"

"什麼意思?"張國忠也是一楞.

"他把他師傅在世時最得意的作品讓我們在顯微鏡底下看了看字的大比這個上邊大了少兩倍!他那應該是圈兒里的最高水平!已經不可能再了!雖他自己也不排除有世外高人的可能但讓我們去哪找這位高人呢?"

"我能把這個東西拿出來看看麼?"老劉頭問道.

"當然!"

那出了玉柱老劉頭戴上老花鏡一通看不由得撇了一下嘴.

"您看出什麼來了?"柳東升問道.

"恩..』有.柳老弟我們能不能把這些東西帶回去研究研究?"

"恩...可以但最好別弄丟了這個案子沒准還得查..."柳東升道...

回家路上老劉頭一個勁的嘬牙花子"國忠啊...知道我剛才懷疑啥不?"

"你看出門道來了?"張國忠問道"那當時怎麼不啊?"

"我不是因為我懷疑那個凶手的真正目的絕對不止倒賣文物那麼簡單...!"老劉頭陷入了沉思"我得找個借口把這東西暫時拿回來找行家幫忙瞧...!因為我懷疑..."

"行家?誰啊?"張國忠也納悶心莫非師兄還認識搞微雕的?

"研究玉的你我還能找誰啊?"老劉頭臉上又是一股壞笑...

上篇:第六章 舊案重提     下篇:第八章 被隱瞞的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