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茅山後裔 第九章 健民診所  
   
第九章 健民診所

當…當時因為他爹他媽死的事…有…有個法醫辭職不干了.看來這個龐大洋的酒量也不砸地其實喝了也沒多少臉已經的像猴屁股了.

"有個法醫不干了?這話什麼意思?"張國忠一愣聽龐大洋這話茬子莫非尸檢的不止一個法醫?

"可…可不是嘛開始有……有死人縣公安局去的後來聽是外……外賓上頭好象挺……挺重視省里又……又派了一幫人過去重……重新尸檢的……省里人檢出來的結論……和開始那個法醫的不……不一樣為這事開始那個法醫好象還挨了處分為……為這事那哥們一氣之下不……不干了……"龐大洋雖臉但預期好象和喝酒之前沒什麼區別.

"哦……那兩份報告……是不大一樣……"這麼一聽張國忠明白點了那兩張尸檢包裹的確太不一樣了一個是沒有尸僵一個是重度腐爛中間才隔了兩天換誰誰都不信啊.

"哪……哪兩份報告?"龐大洋自己好象有點記不清了.

"這兩份……"老劉頭遞過了廖若遠提供的尸檢報告複印件.

"這……"龐大洋叼著煙眯縫著眼看了看"這兩份報告都……都是公安局給我的……開始那個法醫等……等我去跑這事時早……早就辭職了……他寫的報告當年就銷……銷毀了……根本沒往上報."

"他是第一個見到尸體的?"張國忠問"他的報告寫的什麼?"

"他不是第一個……第一個是……是個山民……"龐大洋道."他……他負責現場尸檢據邪得很啊……當時我找了那個法醫一趟……他……他尸體上寫了不少怪字前胸後背都是……但一抬到公安局就沒……沒了他還以為是運輸的時候被……被衣服給蹭掉了但衣服都是乾淨的一點顏色都沒……沒有……嗨……不好意思∨……張真人……大伙吃著飯呢我這個……呸呸……!"

"怪字……?寫的什麼?"老劉頭問道.

"這……這我就不知道了……您們得去問……問他自己."龐大洋吃的滿嘴冒油"這個事太……太邪了……您二位也能看出來我……我這人就信這個…….我也沒跟廖若遠……人家信法律……→人家這個不是添……添堵麼?"

聽完這番話張國忠和老劉頭對了一下眼看來以前關于巧合的猜測是錯的好象這廖氏夫婦死的還真挺邪門不爛的原因很有可能是什麼陣法但殺人的人為什麼要布這種陣法讓被自己殺的人不爛呢?

吃完飯後.龐大洋醉醺醺的還想拉老劉頭和張國忠去舞廳被二人婉拒了問出當年那個法醫的名字之後張國忠花錢雇了個出租司機開著龐大洋的凱迪拉克將其送回了家而後就在這個東來順附近找了家招待所住了一宿第二天便趕回了天津.

和孫亭簡單介紹了一下到北京了解到的況後幾人准備前往甘肅而巨闕,七星這類的"管制刀具"則由張國忠和艾爾訊用透明膠纏在身上帶上了火車.為了這個事二人還每人買了一件大號的圓領T恤.本來張國忠還在為張毅城這個鷂子愁老劉頭則出主意穿個大衣藏衣服里混進去張毅城一聽就樂了"大爺現在是夏天我倒不怕把它悶死穿個大衣您不怕把我悶死啊…?"

後來張毅城自己想了個孤注一擲的辦法就是在站外邊先把鷂子放了≡己上火車後吹哨看看它能不能自己找到主人的車廂結果這招還真靈幾人上車放下行李後張毅城一個飛哨這鷂子還真就撲撲啦啦地飛過來了."大侄子你就不怕它飛丟了?"老劉頭對自己這個侄子的訓鳥技巧倒挺佩服."沒事……大不了自己飛回家去……"對這點張毅城自己倒是不擔心……

一路上最受罪的是張國忠和艾爾訊雖臥鋪車人少吧但這大刀大劍的也不能拿出來耍啊這明晃晃的刀刃要是露出來恐怕用不了三分鍾就得讓乘警銬走.兩人睡覺不能拖衣服身子不能蜷著必須跟木乃伊一個姿勢在床上躺著為閉起見大熱天的還得蓋上點毛巾被這一身白毛汗起的……身子底下硬邦邦的劍柄把肉都硌青了……

甘肅臨漳縣.

蓮花山位于甘肅南部康樂,臨漳,卓尼,渭源四縣交界處俗稱西崆峒自古就是佛道兩教的聖地但向往者大多限于教內一些追求"世外清淨之所"的高人所以這里香火和五台山武當山這些地方是不能相提並論的尤其到了解放後最尤其是文革期間干脆就被當作野山處理了直到改革開放後才被定為省級自然保護區在當時(上世紀就是年代初期)老百姓還沒有太強烈的旅游欲加之交通條件有限所以這里也並沒有什麼游客環境絕對可以是純天然無汙染.

嚴格意義上講蓮花山位于臨漳縣境內當時的凶案也是臨漳縣公安局派人處理的所以幾人從蘭州下火車後雇了輛面包車直接殺到了臨漳縣城找了個旅社住下後張國忠和孫亭第一件事就是外出打聽龐大洋嘴里那個辭職的法醫.

據龐大洋交代的辭職的法醫叫崔立嚴當地公安局的民警背地里都管他叫一只眼原因很簡單(3個字看不到推測的)那個人只有一只眼另外一只眼是假的長相比死尸還嚇人.臨漳本就不大老百姓對外鄉人也比較熱不到半天的工夫二人便找到了崔立嚴開的"診所".

來到診所門口張國忠還真是一愣.只見一個門臉房的上邊掛著一個和門臉面積差不多大的招牌:健民診所.開始聽老百姓那個人是大夫開診所的還以為是故意找樂開玩笑呢現在一看果真是診所我的娘啊以前處理死人的人現在處理起活人來了……

走進診所後就連孫亭也是一驚這診所別看門面不大設備倒是五髒俱全.不到三十平米的屋里擺了兩個大藥櫃,一張桌子和幾把椅子,一個診床,甚至還有顯微鏡工作台,心電圖儀以及化驗用的試管若干就是這個心電圖儀稍微舊了點不知道還能不能用.此外屋子角上還有個門門上掛著一扇齊腰的門簾子也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洗過了.看底色應該是白布但從孫亭這個角度怎麼看怎麼像迷彩的.簾子上還用漆歪歪扭扭的寫了三個字:住院部.

"請問……崔大夫在麼?"張國忠邊喊邊觀察這個診所的陳設.

"在……在……"聽見喊聲"住院部"的簾子一掀從里邊出來一個少一米八五的大個兒一看見這個人張國忠和孫亭不約而同的往後退了兩步.好在是白天倘若放在半夜恐怕張國忠就要抽巨闕咬舌頭噴血擺陣了.

看見張國忠和孫亭崔立嚴也是一愣工廠的工人都有公費醫療一般都是去縣衛生院看病來自己這的一般都是周邊的農民就算是成里人也是跑到農村偷著生第二胎*的.而眼前這兩位既不像農民更不像是來聲第二胎的不但穿著打扮都挺時髦還拿著大哥大看著像倆大款這種人來這干嘛?

"您……您就是崔立嚴崔大夫?"張國忠勉強擠出一點笑容實在的活人能長成這樣的確有一定難度.

"哦……是我!不知道兩位……?"崔立嚴一臉的納悶伸出一只差不多能拿住籃球的大手.

和崔立嚴握了握手張國忠簡明的闡述了一下來意一聽二人是為了幾年前那個"荒山拋尸"案來的崔立嚴立即一臉的警惕"你們是誰?問這個干嘛?"

"我們受受害者家屬所托來查這個事……"張國忠又把廖若遠的事簡單了一下順便把那兩張尸檢報告的複印件遞了上去"我們請教過一位專家他認為這兩份報告寫的不准確我聽您是第一個到現場的法醫所以想來問問當時的具體況."

一聽"專家"兩個字崔立嚴臉上顯得極不自然接過報告看都沒看就扔在了桌子上"都找到專家了還來問我干嘛?"

一聽這話張國忠也是恍然大悟當初這個人不就是因為和省里的專家意見不一樣才辭職的嗎?接著跟人家提"專家"不是揭人家傷疤嗎?"哦是這樣的我從天津來這位孫先生是專程從美國趕過來的要是信得過那邊的專家我們就不會千里迢迢來請教您了……"張國忠反應還挺快看來這幾年確實跟老劉頭學油了不少至少這個嘴皮子上的功夫是練出來了.

"美國?"崔立嚴打量了一下孫亭好象有點不信孫亭倒也實在直接把護照拿出來了崔立嚴接過護照看了看真是美國人.

"崔先生我們是聽龐大洋先生提起您的聽您堅持自己的觀點甚至不惜以辭職的方式去捍衛科學我們非常敬佩而且我們堅信您的觀點是正確的!"看來這孫亭拍馬屁的本事也不是蓋的就這兩句話已經把這個崔立嚴抬到布魯諾*的高度了……

聽兩個人這麼一拍崔立嚴的臉色頓時由怒轉喜連忙給兩人搬來兩把凳子"來來二位先生里邊還有個病人我先去處理一下……"

注解*

布魯諾:意大利哲學家和思想家因宣傳哥白尼的日心而被捕入獄.16oo年羅馬教廷宣判其為"異端"並將其燒死在羅馬鮮花廣場.

上篇:第八章 被隱瞞的細節     下篇:第十章 長生殿